陳沖站在門口,仰頭望着上方的‘新招牌’,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塊招牌長220公分,寬80公分,厚5公分,由實木打造,其上龍飛鳳舞刻着‘美食江湖’四個古樸大字,透着古色古香的味道。

招牌整體以深褐色打底,字體顏色由左至右,慢慢從火紅色變成金色,色彩轉變流暢,毫無生澀之感。

遠遠看去,就像火焰被風吹動一樣,充滿立體感。

唯一不足的是,這塊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新招牌,與餐館的整體風格差異太大,就像癩蛤蟆賴上一隻白天鵝一樣。

等生意好起來以後,就想辦法給店鋪重裝一下!陳沖心想。

“既然滿意的話,那我們就撤了,要是還有需要,儘管找我。”王茂散給陳沖一支菸,招呼着工人收拾工具。

“一定。”

陳沖笑着點燃香菸,同時拿出手機,將剩下的尾款轉給了王茂。

送走王茂,剛打開厄運遊戲,便收到了任務完成提示。

【恭喜你完成普通任務,獲得‘正宗魚香肉絲配方’。獎勵已存入道具倉庫,可前往查看。】

“正宗..”

陳沖舔了舔嘴脣,還沒來得及領取,便瞧見遠處走來一羣人青年男女,爲首者,正是林甜甜。 “甜甜,你說的美食..就在這家店裏?”

餐館門口,以林甜甜爲首一共有五個人,兩男三女。

而說話之人,則是名身高一米八,梳着飛機頭的青年,叫做王雄心,算是五人中家境最殷實的學生。

“是啊,這家店的牛肉醬,真的超級好吃!”

林甜甜還穿着白天那一身俏皮的衣服,盡顯活潑與可愛。

“要不..換一家?大家難得出來聚一聚,我們去美食城吃火鍋吧。”另一名長相清秀,皮膚細膩的男生提議。

他叫周飛,與王雄心是死黨,由於少了幾分男子漢的硬氣,兩人常被同學笑稱爲‘師大版神鵰俠侶’。

“對對,去吃火鍋也行!”王雄心趕緊起鬨,“這餐館也就招牌好看,其他方面和一般的蒼蠅館沒啥區別,張萌,你覺得呢?”

他看向身後一名圓臉微胖,臉上有幾粒雀斑的女生,使勁眨了眨眼。

“我沒意見!不過你請客!”張萌趁火打劫。她的眼睛很大,五官很精緻,若能管住貪吃的嘴巴,瘦下來,絕對是個驚豔的主。

“行,沒問題!”王雄心一拍胸脯。

“你們閉嘴吧,之前都說好了,現在又要改主意,下次可別指望甜甜叫上你們。”始終沒有說話,身材高挑的長卷發女生嗆了一句,旋即拉着笑而不語的林甜甜直接走進餐館坐下。

王雄心與周飛見狀,只好默默跟上,但他們已經打定主意,稍後一定要好好挑刺,免得林甜甜成天唸叨着來這裏吃飯。

至於張萌,有吃的就行。

陳沖認識長卷發女生,昨晚和林甜甜一起來的。由於氣質高冷,很容易讓人記住她的名字,楚瀾。

“陳老闆,開飯吧。”楚瀾冷冰冰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微笑。

她還記得昨晚自己喊‘救命’之後,陳沖提着菜刀從廚房衝出來的模樣,滿臉寫着一個字,‘囧’。

“好,我先給你們把茶倒上。”

難得有這麼多人光顧,陳沖自然高興,趕緊提着水壺倒茶。

“老闆,來個紅燒排骨、乾煸土豆絲、粉蒸肉、醬爆鴨、梅菜扣肉、青椒肉..”

王雄心話還沒有說完,陳沖就眼疾手快的收走了菜單,“不好意思,你點的菜,都沒有。”

“啊?你這開餐館的,連這些基本的菜品都沒有?那我們吃什麼?”

“就是啊,難道讓我們吃草嗎?”

王雄心與周飛本就不願來這裏吃飯,當下聽到這樣的回答,頓時不耐煩了,就差抓着其他人直接離開。

林甜甜與楚瀾也表示不解,尤其是前者,好不容組織一幫人來照顧陳沖的生意,他不會這麼沒有眼力勁吧?

陳沖心裏苦笑,就是因爲有這麼一羣人上門,所以纔不想用以前的菜品毀了這難得的機會。

他仔細斟酌過,與其濫竽充數,不如精益求精。

菜,不在於多少,而是味道!

這纔是王道。

只要不斷完成任務,菜品自然會越來越多!

“那我們還能點什麼菜?”林甜甜幽怨的看了陳沖一眼,適時解圍。

陳沖撓了撓頭,“只有牛肉醬和魚香肉絲。”

“什麼?”

王雄心再也忍不住了,牛肉醬暫且不說,是林甜甜點名要吃的食物,可這魚香肉絲是什麼鬼?難道除了你這家,其他地方吃不到?

“你誠心糊弄我們吧?”

“各位別急,這道魚香肉絲是我昨晚特別研製的,味道很好。”陳沖趕緊解釋。

他理解這羣人的想法,難得出來聚個餐,結果只能吃兩個菜,換誰都難以接受。

“你味道再好又有什麼用,我們不可能五個人盯着一盤菜吧?”周飛懟道。

林甜甜與楚瀾面色不太好看,想緩和一下氣氛,又找不到切入點,當下只能悶頭不說話。

當然了,如果王雄心和周飛要換一家,她們也不會反對。

陳沖也看出林甜甜二人的難處,當下心裏一橫,說道,“我可以給你們做成套飯的形式,若到時候你們還是覺得味道不行,我自掏腰包,請你們吃火鍋!”

此話一出,五名大學生頓時一楞,不可置信的看向前者。

“你確定?”王雄心似乎沒有聽清楚,掏了掏耳朵。

“陳老闆..”

林甜甜以爲陳沖意氣用事,剛想出聲制止,卻被陳沖伸手打斷,“我確定。”

“大家有意見沒有?”

王雄心冷笑一聲,好不好吃可不是廚子說了算,而是食客!

“我沒意見。”周飛雙手抱胸,輕蔑的搖了搖頭。

“我也沒有。”張萌舉手示意。

說實話,如今這個年代,沒人會吃不起火鍋,只是陳沖的一席話,明顯挑起了衆人爭強好勝的心。

眼見三票通過,林甜甜與楚瀾也不好再說什麼,默默點了點頭。

陳沖也不廢話,轉身進入廚房。

“甜甜,這老闆估計要輸了..”張萌這個時候低聲說道。

“你吃過?”林甜甜詫異。

“你們平時不喜歡逛校園的美食論壇,自然不清楚裏面有個關於大學城周邊的‘美食排行榜TOP100’。”張萌揉了揉胖胖的臉頰,神色憂愁。

“還有這種東西?那這家店排名多少?”周飛趕緊追問。

“沒有上榜。”張萌搖頭,“倒是有幾個來這裏吃過的同學給出了評價。”

“什麼評價?”王雄心好奇。

“只有四個字。”張萌比出四根手指,一字一頓的說道,“敬、而、遠、之。”



空氣彷彿靜止了片刻,旋即王雄心與周飛再也憋不住,鬨然大笑。

……

廚房裏,陳沖將外面的談話聽得清清楚楚,除了苦笑之外,根本懶得出去辯解。

“只要贏了這場‘賭局’,所有失去的臉面,都將找回來!”

一切,當從現在開始!

他閉上眼睛,進入【道具倉庫】,領取了第三個卷軸摸樣的物體,接着腦袋出現兩秒鐘的暈感之後,腦中多了一些熟悉而陌生的記憶。

這是關於‘正宗魚香肉絲的做法’,除了步驟與各種配料外,還有對火候的掌控等等。

無微不至。

呼..

他長長的吐出一口鬱氣,拋開所有雜亂的思緒。

能否打贏這場翻身仗,就看這道‘正宗魚香肉絲’的衝擊力了! ‘魚香肉絲’算得上一道聞名全國的名菜,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毫不誇張的說,五個家庭裏面,必有會做這道菜的人,甚至更多!正因如此,這道菜從一開始,就被貼上了‘普通’的標籤,撕都撕不掉!

陳沖打開冰箱,從裏面取出一包用保鮮袋封存的水發木耳。

水發木耳是經過處理的乾貨,比鮮木耳少了一種叫做‘卟啉’的光感物質,這種物質極易引起皮膚過敏。

從安全角度來說,水發木耳比鮮木耳更好。

不過處理水發木耳相當麻煩,需要用溫水浸泡八個小時左右,才能使其恢復到生長時的物理狀態。

當然了,泡得太久也不行,除了口感變差之外,還極易滋生細菌產生毒素,所以陳沖總會提前準備這種經常使用的配菜,泡上八小時之後,便裝入保鮮袋放進冰箱封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將水發木耳放入溫水中清洗兩遍,濾水備用,再拿出今天剛買的豬裏脊切絲。

陳沖開餐館已經半年了,雖然不是專業烹飪學校出身,但切肉絲這種簡單的刀工還是看過得去。

起碼切出來的肉絲不難看,粗細均勻。

把切好的肉絲放入碗中,加上一小勺鹽、料酒、雞蛋清、澱粉以及一點點小蘇打放在一旁醃製備用。

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陳沖完全是按照新記憶的方法來做的,取多少鹽,如何揉制,力度大小,全憑本能。彷彿這種事情已經做過千百遍,轉化成了肌肉記憶。

再將黑木耳與另外一種配菜‘青筍’切絲備用。這些都是廚房裏常用的配菜,陳沖準得很周全。

做完這一切,他拿出一個空碗,神色稍顯凝重。

想要讓這道十分普通的魚香肉絲變得不普通,唯一的方法就是令其‘返祖歸宗’,區別於外界各種分支做法。

也就是正宗!

“如果手中還有‘傳奇豆瓣醬’的話,還能使這正宗的口味再飆升一個檔次,保證全世界僅此一家!”

昨晚熬製牛肉醬的時候陳沖已經用光了剩下的半瓶,想要繼續補充,就要消耗厄運值,這纔是重點。

“兌換‘傳奇豆瓣醬永久配方’需要1000厄運值,僅兌換500克的話,需要100厄運值。而‘存款’呢..加上剛剛完成的普通任務,一共才300厄運值,只夠開啓‘厄運任務’,完全不敢亂用啊!”

陳沖無奈的嘆了口氣,總算體會到厄運值的重要性!

“老闆,好了沒有,想把人餓死呀!”外面傳來王雄心不滿的聲音,打斷了陳沖的思緒。

“馬上就好!”

陳沖回過神來,趕緊把薑末、蒜末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放入碗中。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整個菜裏面最重要的東西,魚香汁!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魚香汁調製不好,就算放了傳奇豆瓣醬,也沒用。

在準備好的姜蒜末里加入米醋、白糖、生抽、澱粉、鹽。

陳沖額頭已經浮現汗水,不是累,而是緊張。

這五種調料之間有個黃金比例,54321!通俗一點來說,如果米醋放五勺,白糖就是四勺,以此類推。中間稍有差錯,就會打破整個比例,成爲廢汁,難以補救。

最後,倒入一點點料酒攪拌均勻待用。

所有材料準備完畢,陳沖趕緊打開抽油煙機,點火熱鍋。

他用的是大火,火焰都已經竄出炒鍋邊緣,使得周圍溫度急劇上升,‘哄哄’作響。

根據食材的量倒油入鍋,油溫升至八九成的時候,將單獨準備的蔥薑蒜、幹辣椒、乾花椒放入鍋中爆香。

沙。

白煙與熱油沸騰的聲音交織在一起,令陳沖熱血澎湃,火光照在臉上,能看見興奮的目光與汗水。

本來這五種佐料的味道非常刺鼻,可一旦在油鍋裏融合,就會產生絕妙的‘化學反應’,不僅不嗆,反而香氣沖天,令人食慾大振。

幾乎是在它們下鍋的瞬間,陳沖迅速將大火轉成小火,免得過度爆香,導致香味變苦,顏色變黑,那就得不嘗失了。

放入普通的豆瓣醬與佐料一同翻炒,待看見炒出紅油之後,立即加入準備好的醃製肉絲,轉大火翻炒。

咚咚咚..

陳沖左手抓着鍋耳,用力顛鍋,將邊緣的火焰引入鍋內,使其與湯汁裏的‘油霧’接觸,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極高的溫度。右手的炒勺來回翻動,讓肉絲均勻受熱,並保持鮮嫩。

見肉絲全部變色之後,同時放入青筍與木耳繼續翻炒,使調料與配菜充分結合。

鐺鐺..

陳沖拿着炒勺在鍋邊敲上兩下,彷彿是想將勺裏的殘留物震入鍋中。

這是他的習慣動作,預示着上一個步驟已經完成。

拿起一旁調製好的魚香汁攪動兩下,呈環形倒入鍋中,最大面積沾到菜上。

最後,猛火收汁,翻炒起鍋,

正宗魚香肉絲大功告成!

呼。

陳沖長出口氣,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炒菜炒得這般費力,不僅隨時要注意火候,還要觀察不同食材在高溫下的各種變化,以求達到最完美的效果。

比如最容易炒糊的蒜末,受熱不均的肉絲,極易變苦的豆瓣醬等等..

看上去這只是一道菜,實際上說它是一件藝術品也不爲過!

來不及感概,他拿出五個白色的大盤子,把一盤魚香肉絲均勻的分成五份,又把冰箱裏的牛肉醬分攤,最後在每個盤子中間扣上一碗白米飯。

陳沖被自己的做法逗笑了,明明是一盤單獨的菜,卻硬生生弄出五份套飯的形式!

“來咯。”

將五份套飯端給林甜甜等人之後,陳沖走到門口坐下,點燃一支香菸,悠閒的抽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老闆,你說的話還算數不?”王雄心看着眼前熱氣騰騰的套飯,再次確認一句。

“當然算數。”

“好!”

王雄心拿着筷子,沒有去動牛肉醬,將首要目標放在了魚香肉絲上面。

從顏色上來看,這份魚香肉絲的確沒得說,每一根肉絲都油亮晶瑩,綠色的青筍與黑色的木耳爲輔料,大大降低了油膩性,看着清爽可口,偶爾暴露在外的辣椒段鮮豔明亮,憑白增添了幾分食慾。

“你還要看多久?”

周飛皺着眉頭在一旁小聲提醒一句,因爲大家似乎都在等他給出結果,沒有動筷子。

“你懂什麼,色、香、味一樣一樣來嘛。”王雄心下意識嚥了口口水,“顏色還行,香味也很過得去,至於味道麼..”

好不好吃是食客說了算..陳沖再有信心又能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