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生髮覺我一直看他,有些不耐吼道:白虎,你看我幹什麼,快快顯露出本體,今日我定要與你分出個勝負。

黃天生的聲音如同洪鐘,頓時嚇了我一跳,使我瞬間回過神來,心中不由得有些尷尬,暗罵了自已一聲,正戰鬥呢,我究竟在瞎想些什麼?

雖然我很尷尬,但是還不能表現出什麼,心中不由得燃起一股無名之火,心想一會我定要好好的收拾他。

我也不想耽誤時間,畢竟九嬰那邊還沒完事呢,這要是有個萬一,讓他活過來了,那我可就沒處報仇去了。

於是我朝着黃天生髮出虎吼,四肢放在地上,身體如同充了氣一般膨脹起來,嘴裏的四顆虎牙變成獠牙微微顯露在嘴邊。

這次的變身,要比之前大了許多,之前頂多也就是十多丈大,現在至少大了一倍,而體內的力量也發生了特殊的變化。

在人身的時候還感覺不出什麼,但變成獸體後,陰陽兩種力量,居然非常和諧銜接在一起,力量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這下我心中不再忐忑,反而充滿了自信,憑藉這股力量,我絕不比黃天生弱分毫。

我和黃天生相互對峙着,身上的虎勢龍威相互對碰,一時間風起雲涌,場面極爲壯觀,方圓百里的飛禽走獸感受到我們的氣息,全都紛紛逃竄,生怕被波及到。

大戰一觸即發……。 我和黃天生都蓄勢着自身的力量,靜靜的等待對方先出手,我們都不會率先出手,因爲像我們這樣的,一旦出手了,就必須沒有一絲破綻,這叫先發制人,可誰敢保證自己沒有破綻,但凡有一點都會被對手看出來,再讓人家來個後發制人,那可就是一字下錯滿盤皆輸的後果。

而我們都不想輸,所以只能靜靜的等待,現在拼的就是耐心,看誰能挺得住,或是先行出手,或是流露出破綻,這將會是一場特殊的戰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們之間的氣氛凝重到了極點,隨時都有可能會發出攻擊,身體長時間的緊繃狀態,讓我的肌肉感覺有一些僵硬。

當我們都要堅持不住的時候,黃天生附近突然颳起了一陣怪風,而他被風吹過,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

好機會!我心中暗想,手上裏利爪立刻浮現出風刃,狠狠的朝着他眼睛出揮去,隨後我猛然向天空一躍,緊跟着風刃朝他衝過去。

當然我並沒有想過,這區區幾道風刃就能傷到他,我主要的殺招,是緊跟在風刃後面的爪擊,我的爪子上匯聚了,我全身的力量,我敢保證如果這一下爪實了,黃天生絕對不會好過。

可是就當風刃即將觸碰到他的時候,異變發生了,風刃劃過這傢伙的身體,居然直接穿透了過去,黃天生的身體也化作了雲霧,消散在空中。

不好!上當了,這傢伙是故意露出的破綻,究竟是什麼時候?我的心中暗問自己,可現在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因爲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後身傳來一陣恐怖的炙熱,我的毛髮都被烤的微微卷起。

我猛然一回頭,發現黃天生就在我的斜下方,嘴張的比他腦袋都大,重點是在他嘴的中央,有着人頭大小的火球,這股火球呈現出橘黃色,看起來非常的柔和,就好像一個安靜的小孩一樣。

但是如果你因此而小瞧這個火球,那絕對會付出慘重的代價,這個火球雖然看似不起眼,可他的大名卻讓生死道的人聞風喪膽,其名曰純陽之炎。

純陽之炎,其色橙黃,外表溫和,無絲毫跳動之意,實則威能聚斂,狂暴異常,無所不焚,爲至剛至陽的火焰。

九嬰的那點火焰和黃天生的純陽之炎比,簡直就是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輝,雖然九嬰御火手段極強,但是他的火焰只是普通的火焰,頂多就是溫度要高一些,所以我破解並不麻煩。

黃天生的御火手段我不清楚,但是能孕育出純陽之炎的傢伙,對於火的掌控力,我想不會太差,純陽之炎也號稱最接近太陽的溫度,尋常鐵器只要靠近,直接就會被烤成氣態,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土地變成沙粒,是一種毀滅的存在。

純陽之炎雖然強大,但它並非什麼神功祕籍,也不是什麼不二法門,只要能達到他的條件,就是普通人也有可能。

想要煉成純陽之炎,首先你本身必須得是純陽之體,其次需要每日吸收日之精華,必須是在午時三刻,天地陽氣最旺的時候,才能吸取到。

咱先說說這種體質何其稀少,衆所周知,人體有着陰陽兩種氣,或陽盛陰衰,或陰盛陽衰,動物也是一樣,除非有那種極爲個別的個體,他有着某種極致的屬性,這樣的人或是獸我們就稱之爲純陽之體。

比如我的二弟,他就是純陰之體,體內沒有一絲一毫的陽氣,但我和老三就不行了,我們雖然體質偏陰,但是身體裏都有着一點陽氣。

據我所知這世上純陰之體少之又少,獸類我只知道我弟弟是,但人類就不知道了,不過書籍中記載過,這種純體質的人,很少能活過七載的(七年)。

而純陽之體要比純陰之體更加稀少,已經是傳說中的體質了,上一個純陽之體出現時,我們三兄弟都沒有出生。

再說第二個條件,吸收日之精華,像常言所說的採取天地靈氣,汲取日月精華,那些都是在胡說八道,天地靈氣還好,日月精華那裏是誰都能吸收的。

能夠吸收這兩種精華的,只有這兩種純粹的體質纔可以,像一些異獸,殭屍等吸收的月光精華,只不過是月光精華的殘渣而已,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月光精華。

尋常之物如果貿然吸收的話,會與自身相反的力量產生衝突,瞬間就會暴體而亡,這種危險可不是什麼實力強大就能避免的,就算你的身體十分強橫,能夠承受住這種衝突,日後也會被這兩種力量排斥,從此再無容身之地。

這種後果我想沒有人會去承擔,不過就算是純陽體質,想要吸收這日之精華,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爲這種力量異常狂暴,吸收進去後,身體就好像被烈火焚燒一般,意志不堅韌的人,根本扛不住這樣的痛苦。

就算是體質有了,意志也足夠堅韌,但是想煉成純陽之炎,那也得看運氣,資料上有記載,有一個熔岩精靈,生來就沒有半點陰氣,體質純陽,可是它吸收了上千年的日之精華,到死都沒有產生一絲一毫的純陽之炎。

純陽之炎的形成,並不是日之精華的數量多就行,他所需要的是日之精華,和身體的純陽之氣,完美的產生一個平衡,這樣纔會形成一縷純陽之炎,然後在吸收日之精華,把這縷火焰慢慢壯大。

這種純陽和日之精華的平衡是人力不可變得,只能隨緣,緣分到了自然就成了,緣分不到就像那熔岩精靈一般,到死都不會擁有,我想這也是純陽之炎爲什麼強大的原因。

可黃天生卻做到了,而且看他的樣子,形成這個火焰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和人頭差不多大小的純陽之炎,鬼知道他吸收了多長時間的日之精華來溫養。

這時黃天生的嘴,又長大了幾分,估計也是到了極限,他的嘴角因爲再次長大,竟然緩緩的流出了鮮血,可是他沒有絲毫的動容,嘴巴輕輕向前一遞,那純陽之炎,就直衝我飛了過來。

我看着那團火焰心中升起了極爲危險的感覺,直覺告訴我,如果碰到了那火焰,恐怕連魂魄都會被燒的一乾二淨。 雖然我曾經從未見過純陽之炎,但是光憑書籍上的記載就足以讓我敬而遠之,如今我堂堂正正的面對這傳說中的火焰,不由得讓我慌了方寸。

這火焰就應如何應對,我沒有明確的辦法,也沒有書籍上記載過,可能見過這種火焰的人都死了把。

黃天生看我一副驚慌的樣子,微微有些的得意的笑道:白虎,如果你現在認輸的話還來得及,我可以收回純陽之炎,否則後果自負。

當我我聽到這句話時,我心裏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傢伙是在嘲諷我麼?如果我就這樣認輸了,或許他可能會放過我,但逃是逃不了一輩子的,這件事情絕對會成爲我的心魔,日後的修爲恐怕難以寸進。

我現在只能面對,正面擊潰這純陽之炎,我要讓讓黃天生看看,他這破火焰沒什麼了不起的,我白虎無所畏懼!

看到我的眼神堅定下來,並且充滿了鬥志,黃天生臉上流露出一絲讚賞的笑容,他有些期待的喃喃自語道:白虎,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我現在根本沒有注意黃天生,眼中只有那強橫的純陽之炎,我心中瞬息萬千,可是我想破了頭,都沒有想出應對的辦法。

那股火焰離我更近了,我甚至能聞到皮毛燒焦的臭味,我很清楚如果這樣下去,恐怕我只有被燒成灰燼的下場,索性我把這些煩惱絲排出,人自己徹底進入放空的狀態,有些事情不嘗試,永遠都不會有結果。

我身上靈氣翻涌,周圍開始颳起風來,身上的炙熱感,也因爲這些風,消散了不少,甚至還留有絲絲涼意。

御風對於虎類來說,就好像吃飯一樣,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也是如此,除了本命神通外,風類的法術,就是我最強的手段了。

隨着我一聲暴喝,周圍的風瞬間就聚集在我的身邊,形成一個巨大的龍捲風直通天際,四周的樹木全都連根拔起,捲進我身上的龍捲風中。

望着眼前不過百米的純陽之炎,我兩隻虎掌抵住龍捲風,然後用力一推,這股龍捲風就朝着純陽之炎迅速的移動過去。

感受到龍捲風中蘊含的能量,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暗想,即便不能對抗純陽之炎,最起碼也能阻擋住它把。

有這樣的想法並不是我自大,相對的我對龍捲風充滿了自信,剛纔我那兩下子看似簡單,實則消耗了我不少的能量,如果再來一下這樣的,恐怕我的身體就會跨掉。

但是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是立刻向後退去,站在江面上,眼睛瞪大瞪圓,仔細的看着龍捲風和純陽之炎相遇,生怕錯過什麼,內心中充滿了緊張感。

龍捲風和純陽之炎相遇後,並沒有什麼變化,兩者就像沒有碰到一樣,純陽之炎慢慢悠悠的從龍捲風中穿過,然後筆直的向我襲來。

看到這樣的場景,我不敢相信的張開了嘴,我甚至想過,龍捲風會被瞬間擊潰,但是這種情況也太詭異了吧,難道我的神通對純陽之炎,沒有絲毫的效果麼?

這時異變突起,正常來說龍捲風穿過純陽之炎後,兩者背道而馳。完全朝着相反的方向略去,突然兩者之間出現了一道火焰連成的線,而龍捲風也被其所影響,整體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只見原本灰暗的龍捲風,居然像被染了顏色一樣,整體變成橘黃色,並且燃起熊熊烈火,我仔細看去,發現每一道風上,都均勻的承載着火焰,並且慢慢的被吞噬。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心中震驚之餘,還有一些安心,這樣的結果,雖然對我很不利,但是最起碼沒有超出我的認知,否則的話我真不知怎麼辦好了。

龍捲風被焚燒後,並沒有立刻的消失,反而繼續向前方走去,他所到之處,土地全都乾裂開,還有很多的徒弟,立即化作了熔岩,冒出大量的濃煙。

黃天生似乎早有準備,他看到龍捲風準備向山裏蔓延的時候,縱身擋在龍捲風面前,身後的尾巴用力的一甩,狠狠的擊在龍捲風上,使其消散開。

如果換我來這樣做,恐怕我的尾巴會被燒的連根毛都不剩,可那些火焰落在它尾巴上,沒有絲毫的變化,他輕輕一抖,那些火焰就脫落到地上,又把一片土地化成了岩漿,可見這傢伙的對火的抵禦力多麼的恐怖。

不過想想也是,人家畢竟是玩火的,每天都與純陽之炎這種恐怖的火焰爲伍,如果抵抗火焰的能力不強的話,那就不是玩火了,那是玩命啊!

龍捲風被他滅掉後,我也暗鬆了口氣,如果龍捲風進入山中,整座山都焚燒起來,我也不覺的意外,到時候又不知有多少生靈化作塗炭,這些的罪孽統統都會找到我們身上。

不過現在的重點並不是這些,眼前還有個大麻煩沒有解決呢,望着步步緊逼的純陽之炎,身上的靈氣再次翻涌,現在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這時我突然察覺到,純陽之炎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當然並不是他的力量減少了,他體內的蘊含的能量還是那麼恐怖。

但是那恐怖的力量下,出現了一絲不完整,具體是什麼,是什麼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火球內的速度慢了下來,而且圓潤內斂的火球上,時不時的蹦出火苗,看起來非常的彆扭。

這下我有了主意,我非常果斷的縱身一越,跳進身後的江水裏,那火球自然也跟了進來,隨着我的身後,共同跳進水裏。

黃天生看到我跳進水裏,特別不屑的笑了一下,然後高聲喊道:白虎,你真是太天真了,難道你以爲,僅憑這點江水就能澆滅我的純陽之炎嗎?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再次開口道:可以清楚的告訴你,自從我煉成純陽之炎後,曾用一海之力實驗過,結果海水都被烤乾了,純陽之炎只不是損失了三分之一而已,就憑這點江水,是擋不住它的,如果這是你最後的辦法,我勸你還是趁早投降吧!

他話音剛落,整條江水全都沸騰起來,水蒸氣不斷的上生,水位以肉眼看見的速度持續下降,估計一時三刻的功夫,這條江水就會消失。

看來黃天生並沒有騙我,可那又如何呢?他說的這些我當然清楚,所以我壓根就沒指望,這區區江水能夠抵擋住純陽之炎的高溫。

我之所以浸入水中,就是因爲水有着良好的傳導性,此時的純陽之炎已經不再完美,我必須利用這一弱點,而水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我在水中橫衝直撞,躲避着純陽之炎的追逐,但純陽之炎靈敏的像條魚兒,每一次我與他拉開距離,他都會到處穿梭,從而追趕上我的腳步。

我和純陽之炎就這樣僵持住了,貌似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這水裏的火氣越來越重,等火氣達到一個點的時候,估計整座湖都會燃燒起來,到時候我可就真的涼涼了。

但是我自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如果細心的人會發現,我每路過一個地方,都會殘留一些黑氣,而那些黑氣,就像倒進水裏的墨汁一般,逐漸的消散。

過了大概能有兩刻鐘(半個小時),水位已經下降過半了,但是現在殘留下來的水已經徹底變黑了,看起來就像被污染了一樣。

黃天生此時也不再淡定了,他靠近江水,緊張着盯着湖裏的身影,可是發現映入眼簾的只有一片漆黑,沒辦法他只好用神識感知裏面的情況。

他驚奇的發現,這條水他居然看不透了,水裏面陰陽混亂,雜亂無章,他試圖通過他與純陽之炎之間特殊的感應,可惜依舊被這混亂所幹擾,只能的感應到純陽之炎的存在,剩下的就不知道了。

這樣的情況發生,可把黃天生急壞了,純陽之炎可是他的命根子啊!如果純陽之炎折在這裏,那他可就損失大了。

雖然黃天生對純陽之炎有着絕對的信心,但凡事都有萬一,這種未知的情況,無論是誰都會驚慌失措。

黃天生一咬牙,決定進入水中,查看究竟是什麼情況,如果沒什麼問題,他再出來,如果要是出問題的話,他也好把純陽之炎收回。

黃天生縱身一躍,飛到半空中,身體一個迴旋,筆直的落下來,樣子十分的優雅,可讓他意想不的事發生了。

就當他即將落入水中的時候,湖水竟然變得像牛皮那麼堅韌,無論他的龍角多麼用力的往裏鑽,就是鑽不進去,強大的反作用力,瞬間把他彈到了一邊。

黃天生龐大的身軀,不知撞倒了多少棵樹,才堪堪停了下來,黃天生用爪子立住身體,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色。 雖然黃天生用完純陽之炎這樣強大的招式後,體內有些空虛,可這並不代表他沒有了力量,僅僅是他肉身的力量,就足夠強大了。

可是僅憑肉身的力量,對這變異的江水並沒有什麼作用,這江水似乎有着借力打力的能耐,他剛纔那一下所產生的力量,居然全部反饋到他自己身上,所以纔會被打飛出去。

這下他更加擔心純陽之炎了,面對這種未知的力量,鬼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急之下,他身上的靈力開始翻涌,然後齊齊的匯聚在他口中。

黃天生的嘴瞬間鼓起來,然後朝着江水釋放出龍族的天賦神通,龍吟!只見他的嘴脣連帶着牙齒,都開始規則的顫抖,從嘴裏放出好像利劍一般的音波。

這時我突然從江水裏竄出來,恰巧正面對上了龍吟,情急之下,我想都沒想,對着龍吟就發出了白虎嘯天。

兩種天賦神通對碰到一起,空氣中都產生了顫抖,方圓百里內都能清晰的聽到龍吟虎嘯之聲,無數的樹木被震裂,飛沙走石席捲一旁。

可能是因爲血脈的原因吧,我的白虎嘯天,要比普通的虎嘯更加純粹,而黃龍僅僅是普通的龍吟,只不過力量大要大一些而已。

最終還是我的本命神通更勝一籌,漸漸的壓過了黃天生的龍吟,虎嘯擊在他的身上,直接轟飛在一旁。

但是我也沒有比他好多少,因爲現在我的身體非常虛弱,根本就承受不住,那股能量的反震,我也被擊飛在一旁。

我躺在地上,身體微微的有些發抖,心口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我的皮毛變得有些黯淡,體內更是空空如也,勉強殘留一點陰氣,守護着鄭月牙的魂魄。

現在我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了,只能躺在地上,慢慢恢復體內的靈力,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純陽之炎這大麻煩終於解決了,現在正安安靜靜的被我困在江底。

其實發生的這一切,我也是有些不明白,和我原本的計劃有着很大的出入,不過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原本我是打算把純陽之炎帶到江底,然後藉助水良好的傳導性,還有對火的剋制,再運用體內的陰氣,把這一江之水,變成純陰之水,藉此來壓制純陽之炎。

可是後來我發現,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純陽之炎,我體內的陰氣完全不足以把整個江水改變,所以我決定先讓純陽之炎,把江水蒸發一部分,再往水裏灌注陰氣。

在躲避的過程中,我從體內緩緩的釋放出陰氣,然後等待着純陽之炎的蒸發江水,等江水還剩一半的時候,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除了留給鄭月牙一點陰氣維護她的魂體,剩下的陰氣被我一股腦傳入水中。

但是我發覺,這些純陰之水根本壓制不住純陽之炎,可能是我體內的陰氣不夠純粹吧,所以對純陽直言的壓制力不夠。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純陽之炎正迅速掙脫開江水的束縛,心中不由的大急,如果真的讓他掙脫開,那我可就危險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正因爲純陽之炎發愁呢,我體內新產生的陽氣,居然也開始不安分起來,他們非常的躁動,居然自主的朝着殘留的陰氣襲去。

如果真的讓陽氣,衝擊到陰氣上面,對我自身的影響不說,被陰氣維護魂體的鄭月牙,是絕對扛不住陽氣洗禮的,到時恐怕只能魂飛魄散了。

我一咬牙,強行把這些陽氣釋放出體內,雖然這樣有可能會加快純陽之炎的掙脫,但是無論如何,我絕對不能讓鄭月牙發生危險。

果不其然,陽氣被釋放出後,直接就被純陽之炎吸收了,隨後瞬間就掙脫了束縛,直奔着我衝過來。

我現在體內已經沒有力量了,只能靠着肉體的力量,勉強閃躲開,純陽之炎見一擊無果,反身再次向我發起衝擊。

三番兩次之後,我筋疲力盡了,四肢變得痠麻僵硬,有些不聽使喚,甚至有種就這樣死去的衝動,可是想起我身內的鄭月牙,我的求生欲再次暴漲,全身貫注的望着純陽之炎,準備下一次的閃躲。

我不知道我還能抗多久,只能暗暗祈禱,誰成想這時奇蹟發生了,就當純陽之炎臨近,我準備閃躲的時候,他突然詭異的停了下來。

我能清晰的感覺到,純陽之炎內在變得躁動,彷彿就要爆炸一樣,面對這樣的情況,我立刻向後退去,沒有半分的猶豫。

果不其然,就在我離他不到兩千米距離的時候,純陽之言毫無聲息的破碎開,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爆炸,也沒有什麼巨大的能量波動,就是那麼的悄無聲息。

如果你認爲,純陽之炎僅僅是雷聲大雨點小,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爲他百米之內的物體,全部被氣化,無論是水或者空氣,還是什麼砂石,只不過瞬間被江水填上了而已,當時我若在他身邊的話,恐怕也是同樣的後果,瞬間被氣化,屍骨無存。

純陽之炎爆開後,僅剩一個拳頭大小的珠子,漂浮在水面之上,但是很快珠子上又燃起了純陽之炎,但是這次的純陽之炎,要比之前小了整整一半,估計他也受了不少的傷害。

當我看到那顆珠子時,心中頓時一驚,真沒想到黃天生如此果敢,居然把自己的龍珠當作純陽之炎的載體,這樣做實在是太危險了,萬一沒弄好,輕則當場暴斃,重則魂飛魄散。

正所謂天道酬勤,你付出什麼代價,就會有什麼收穫,難怪他這麼強大,還對純陽之炎的操控力如此得心應手,我真是佩服他了。

純陽之炎爆破開後,所產生的陽氣和這些純陰之水交融,結果發生了特殊的變化,陽氣在外,陰氣在內,兩者之間微微的產生一點融合,而純陽之炎被這兩股氣力量困在中央,絲毫動彈不得。

江水裏發生這樣的變化,實在是把我驚住了,因爲我太熟悉了,這不就是陰陽兩氣的交融,居然和我體內的樣子完全一致,沒有絲毫的不同,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雖然眼前的情況讓我有些發矇,但我還是決定先衝出去再說,這水裏萬一要是有什麼變故,我也不至於受到牽連,再者說在這水裏我也沒辦法恢復靈氣,我可不敢隨便吸收水裏的陰陽氣,要是不小心把純陽之炎放出來,那我可就慘了。

於是我運用體內僅剩的力量,縱身一躍瞬間跳出了水面,結果我剛一露頭,就發生了剛纔的一幕,幸好白虎嘯天不需要靈氣支持,否則的話,那一聲龍吟就能吼我半條命。

女總裁的私人助理 在地上躺了能有十多分鐘,我體內的靈力稍稍恢復了一些,靠着一塊剛剛凝固的熔岩,勉強坐了起來。

這時黃天生也剛把體內白虎嘯天餘留的力量清除乾淨,他漂浮在半空中,直勾勾的向我飛來,他是真的急了,否則的話也不至於這麼匆忙的來找我。

黃天生來到我面前,把龍爪放在我的心臟處,略微有一絲焦急的說道:白虎你輸了,現在把純陽之炎還給我吧,我說過,無論輸贏都不在追究你。

聞言我微微一笑,特別淡定地說道:黃天生,此言差矣,我並沒有輸,你也沒有贏,如今這個情況你敢殺我麼?

黃天生活了那麼久,我話裏的意思,他自然也清楚,他臉色變得有些難開,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居然破開了我的純陽之炎?

聽到這話,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說呢?不過我還真挺佩服你的,要是我的話,可不敢這麼樣做,把純陽之炎附着在龍珠上,嘖嘖~你是這個,說罷我對他豎起了個大拇指。

黃天生聽到龍珠二字,他臉色更加難看了,沒想到我真的能破開他的火焰,不過他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臉上的難看,逐漸轉變成無奈,他嘆了口氣說道:白虎,咱們算作平局怎麼樣?你能毀了我,同樣我也能毀了你,在這樣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我點了點頭,這樣的結果無非是最好的了,我和他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大家得過且過就好了,再說了我哪有毀了他龍珠的能耐,我費勁全身力氣,再加上運氣的成分,我才堪堪毀滅一半的純陽之炎,更何況我現在這個鳥樣子。

黃天生看我點頭,臉上露出喜悅之色,他催促道:白虎既然如此,你快收了神通吧,把龍珠還給我。

這下我有些犯難了,這片江水的異變,完全是機緣巧合,我哪裏懂得破解啊!一時間不禁思緒萬千,想着解決的辦法。

黃天生看我在那猶豫,頓時就急了,他生氣的說道:白虎,你難道要出爾反爾不成,當我黃天生好欺負。

看他這個樣子,我腦袋生疼,這傢伙怕是誤會了,他要是一衝動把我殺了,那我哭都沒地方哭泣去,沒辦法了,正好體內空空如也,先去試試能不能吸收吧。

可是我也不好意思直接這樣說出口,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臉麼,所以我故作不耐的說道:黃天生你急什麼急,純陽之炎我要有屁用,沒看見我都啥樣了,哪還有力氣動,你要是真着急就把我託過去,要不就等我恢復恢復。

黃天生這纔看到我悽慘的樣子,我的話他也無言以對,他略微有些尷尬的說道:白虎兄弟麻煩你了,說完他用龍尾捲起我,迅速的向江邊飛去。

來到江邊後,我對他鄭重的說道:我一會就收回這道神通,但是你千萬要注意,這神通也是我最近才弄出來的,所以在我收神通的過程中,你千萬控制好純陽之炎,不要來打擾我,否則的話咱倆都得玩完。

黃天生看我如此鄭重其事,他的神情也認真起來,並且再三保證,絕對不會讓純陽之炎打擾到我。

我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隨後讓黃天生把我扔進江水裏,黃天生用力一甩,我就飛進了江水裏,我這麼龐大的身軀,江面上居然沒有泛起一點浪花,我好像被這江水吞沒了一樣,黃天生看到這詭異的場景,眼神中滿是擔憂。

我進入江水後,感受着水裏的陰陽二氣,好像回到了母體一樣,說不出來的自在,我略微享受了一下,隨後嘗試着吸收一點陰陽之氣。

誰成想,我剛一吸收,這湖水中的陰陽二氣好像找到了目標一般,不用我吸收,就自動的往我身體裏面鑽。

我吸收這些陰陽之氣,沒有一絲的生澀,反而就像是我修煉出來的一樣,說不出的暢快,所以我更加了把勁,儘快的吸收。

但是剛開始還好,這些氣息還算安分,可是越到後來,這些氣息來的就越多,也開始活躍了起來,漲的我經脈生疼。

我強忍住疼痛,軀幹甚至膨脹了起來,但我並沒有中斷吸收,反而更加快了幾分,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有種感覺,我能夠把這些氣息全部吸收,而且我還會有奇妙的變化。

隨着陰陽二氣的減少,江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清澈,黃天生此時也把懸着的心放了下來,因爲他也能感受到自身龍珠的氣息了。

這時純陽之炎掙脫開了束縛,他似乎知道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我,於是直勾勾的向我殺過來,江水再一次的沸騰起來。

現在我也到了關鍵的時候,江水裏的氣,我吸收了七八成,就剩下那麼一點了,只要再給我一炷香的時間,我就能全部吸收,可偏偏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又要麻煩了。

但是我並沒有躲避,因爲我對黃天生有着說不出的信任,這種信任很奇妙,就好像你看一個人,第一眼就感覺特別有緣分,非常值得信任,我同樣是這種感覺,但我與人類不同的是,他們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而獸類的直覺準確的堪稱恐怖。

果不其然,黃天生並沒有讓我希望,純陽之炎剛有異動,還沒飛出三秒,就突然停了下來,隨後瞬間飛出江面。

江水隨着純陽之炎的離開,漸漸冷卻了下來,我也舒適了很多,畢竟沒有什麼生物喜歡在沸騰的水裏呆着,即使我不懼怕這點溫度,但我依舊不喜歡。

我開始專心的吸收起陰陽之氣,可能是沒有後顧之憂了吧,所以我吸收的速度更加快了,還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我就把水裏的氣徹底吸收乾淨了。

我感受着體內氣息的流轉,發覺我居然從六竅初期,一下就達到了初期的巔峯,距離中期僅差一絲之隔,這一下就等於省去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苦修,要知道六竅之後想要更進一步,那可是千難萬難啊!

神奇的變化還不僅僅如此,我體內氣的運轉發生了非常奇妙的變化,原本是陽氣在上,陰氣再下,雖然偶有結合,但兩者還是存在些衝突,導致我只能運用陽氣,或者運用陰氣,但是不能兩者一同使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