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啊,男人一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陸傾城點點頭,話裡有話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怎麼會呢!我有錢嗎?我一分錢都沒有!」

秦穆然感覺到陸傾城目光之中的異樣,瞬間求生欲滿滿的。

「我的錢都是我老婆的,好男人怎麼能要錢呢?男人一有錢就變壞!我的賬單可簡單了!」

秦穆然保證地說道。

「呵呵,但願如此!秦家主!」

陸傾城冷哼一聲,說道。

「當家的,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對你的一顆心,那是日月可鑒,天理昭昭。」

秦穆然臉上一笑,立刻安慰道。

「少說這些,還不開車,一會兒遲到了!」

陸傾城瞪了眼秦穆然,說道。

「得令!」

秦穆然臉上一笑,於是便是迅速發動了汽車。

一陣馬達的轟鳴聲傳來,瑪莎拉蒂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等來到格林大酒店的時候,門口的停車場已經停了不少的汽車。

這裡豪車雲集,絲毫不比當初中海大酒店門口的少,簡直就是一個迷你版的五年大比啊!

秦穆然將車停下,便是有熟悉的人自動上前接過車鑰匙,將秦穆然和陸傾城引了進去。

「見過秦大少!」

門口迎賓的諸位美女看到秦穆然以後,臉上瞬間帶著笑意。

連忙問好。

他們都知道秦穆然與自己家大少的關係,紀凌風可是特意交代過了,見到秦穆然就跟見到自己一樣,他們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不過,今天看到秦穆然的身旁還帶著一個美女,她們就不敢開什麼玩笑了。

不過倒是多看了幾眼陸傾城。

這不仔細看還好,一看的話,瞬間他們感覺自慚形愧。

陸傾城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還是那氣質,都十足地碾壓了他們。

這樣貌,就算是放眼整個中海都沒有幾個人吧。

紀凌風聽到秦穆然來了,也是急忙走了過來到:「然哥!嫂子!」

「紀大少好!」

陸傾城有禮貌地回了一句道。

「然哥,嫂子,你們來的剛好,走,我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位置了!在包廂裡面,可以看到整個拍賣會。」

紀凌風說著就將秦穆然和陸傾城向著格林大酒店最為豪華的包廂里引了過去。

即便是陸傾城都沒有想到格林大酒店裡會有這麼豪華的地方。

她之前已經來過很多次了,可是這裡,她還是貨真價實地第一次到來,頓時感覺有些意外。

「嫂子,怎麼樣?還滿意嗎?」

紀凌風有些討好地說道。

「費心了!」

陸傾城禮貌地點點頭,他沒有想到紀凌風會對他們這般上心。

畢竟是跟秦穆然關係不錯的兄弟,陸傾城還是很有禮貌地回復的。

「沒有!沒有!嫂子開心,就是我小風到位了!」

紀凌風臉上堆著笑容,那樣子,像極了十足的舔狗。

若不是知道秦穆然知道紀凌風對陸傾城沒有意思,要不然的話,秦穆然現在絕對會將紀凌風摁在地上使勁地摩擦著。

護妻狂魔秦穆然!

「秦大少您來了啊,還真的是稀客啊!」

就在這個時候,楚娉婷走了進來,問道。

「娉婷姐,好久不見啊!」

秦穆然看到楚娉婷笑了笑。

若是以往,秦穆然絕對會跟楚娉婷開玩笑的,但是今天,陸傾城在這裡,就算是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呵呵,這位是?」

楚娉婷看到了秦穆然身旁的陸傾城,好奇地問道。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婆,盛康集團總裁,陸傾城。」

秦穆然給楚娉婷介紹道。

「老婆,這位是格林大酒店的經理,也是小風的小姨,楚娉婷。」

秦穆然看著陸傾城說道。

「楚總好。」

陸傾城笑了笑,伸出手,道。

「陸總好,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中海四大女神之一啊!」

楚娉婷臉上也是帶著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人的談話,落在了秦穆然和紀凌風的眼中卻是那麼的可怕。

女人的心思不要亂猜! 格林酒店包廂內,服務生擺下高腳杯和一瓶紅酒,雖然沒有開瓶,酒香卻已經瀰漫四溢。

「柏圖斯?紀大少,真是讓你費心了。」

陸傾城雖然對酒不感興趣,但這些年在商業上應酬無數,對酒文化也了解頗多。

柏圖斯,小小一瓶酒,起碼上百萬。

紀凌風嘿嘿一笑。

「嫂子,見外了,你跟然哥能夠光臨,我哪兒敢敷衍,哈哈……」

陸傾城莞爾一笑,燈光映襯的更加楚楚動人,她沒想到,紀凌風居然捨得如此破費。

此刻,包廂內,能夠將格林拍賣現場的場景一覽無餘,現在距離競拍還有一段時間,秦穆然坐在陸傾城身旁,悠然自得。

秦穆然端起高腳杯,輕輕一晃,笑道:「我說小風,你小子也太不夠意思了,這麼好的酒,以前不早點兒拿出來。」

「然哥,主要你太能喝,我怕你把我給喝窮了。」

秦穆然輕抿一口,韻味無窮,不虧是百萬名酒,果然有范兒。

「不錯,哥給你個贖罪的機會,待會兒走的時候這酒給我搬幾件放車上……」

紀凌風內心一緊,有些後悔,他起初以為秦穆然只是臉皮厚,現在看來,他不是臉皮厚,是壓根就不要臉呀!

「然哥,你這是要打土豪呀!搬幾件?你當這是二鍋頭啊!」

秦穆然一臉嚴肅:「難道,咱們兄弟情誼,還不值幾件酒嗎?小風,你太傷哥的心了。」

說著,秦穆然擺出一副故作悲痛的樣子,這演技,嘖嘖,簡直就是一個被埋沒的影帝。

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楚娉婷接過一個電話后,起身言道:「抱歉,我先失陪一下,酒店還有些工作,需要我去安排,就讓小風陪你們,我馬上就回來。」

陸傾城回道:「楚總要是有事情,先去忙,別因為我們耽誤了正事。」

看著楚娉婷離開后,陸傾城看了眼時間,也起身言道:「我去趟衛生間,馬上回來。」

「老婆,我陪你一塊兒去!」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回道:「我說秦大家主,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去趟衛生間你也要跟著嗎?」

「夫唱婦隨嘛!」

「少貧嘴。」

言罷,陸傾城起身走出包廂。

這時候,秦穆然的目光,完全挪向拍賣現場,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天之痕,獨一無二。

格林酒店拍賣天之痕項鏈的消息一傳開,便早已吸引了無數富家少爺,誰不想來看看,就算沒有實力拍下來,能看上幾眼,以後撩妹裝裝逼也是不錯的梗。

畢竟,有幾個女人能擋住這種誘惑?

「然哥,拍賣會馬上開始了,天之痕,起拍價十五個億,不過看場下的人,幾乎都是中海的名家富少,看來你要想博嫂子一笑,可得出點兒血壓!」

紀凌風微微笑道。

秦穆然回笑道:「沒關係,這不有你在嗎?待會兒隨便借哥幾千萬,放心,日後,我一定還你。」

秦穆然這話,鬼才信,甚至鬼都不信。

紀凌風眉頭一皺,恨不得立刻馬上撲上去掐死秦穆然。

「然哥,你真把我當土豪了呀,你現在,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了,還老想著算計我,你這樣容易沒兄弟呀!」

兄弟,不就是用來算計嗎?

秦穆然擺出一副死皮賴臉的樣子,讓紀凌風無話可說。

沒辦法,樹若沒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句話放在秦穆然身上,實在是在合適不過。

這時候,包廂門打開,楚娉婷走了進來。

「秦大少,姐剛才去安排了一下酒店工作,照顧不周。」

楚娉婷坐下后,此刻才發現少了陸傾城。

「秦大少,拍賣會馬上開始了,你夫人呢?」

秦穆然眉頭一皺,仔細算算,今天陸傾城日子也沒到,去個衛生間怎麼還不回來?

秦穆然起身準備出去看看,畢竟今晚拍賣現場,有不少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難免有些不長眼的。

走出包廂,秦穆然徑直朝著酒店衛生間走了過去。

剛拐過樓口兒,便聽到了陸傾城的聲音。

此刻,只見幾個渾身酒氣的人,擋在衛生間門外。

「美女,走,跟哥去包廂里喝會兒?」

「小妞兒,知道這是誰嗎?中海白家少爺白子軒,能被我們少爺邀請,你真是走大運了,還不樂意?」

陸傾城滿臉厭惡,白家算什麼東西?在中海,白家連個二流世家都算不上。

陸傾城不耐煩道:「趕緊讓開,否則,我喊人了!」

「喊人?呵呵……」白子軒臉色通紅,冷冷發笑,渾身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酒氣。

「知道我們白家的背景嗎?我們白家後面,可是有四大家族紀家給我們撐腰,這格林酒店就是紀家的地盤兒,你喊誰啊?哈哈……」

說著,白子軒借著酒意,直接伸手朝陸傾城摸了過來。

陸傾城忍無可忍,抬手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只聽「啪」的一聲響后,白子軒酒意立刻清醒幾分。

「哇靠,居然敢打我們白少爺?特.么的,真特碼是給臉不要臉啊!」

白子軒身邊幾個人剛要動手,一陣鼓掌聲響起。

「打的好,老婆威武,我喜歡!」

所有人目光看去,只見秦穆然走了過來。

陸傾城見到秦穆然,立刻趁機跑了過去。

「你怎麼才來!」

秦穆然一臉無辜:「老婆,剛才不是你說你不是三歲小孩兒了嗎?」

「還敢頂嘴?」

「我錯了老婆……」

兩人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白子軒,挨了一巴掌的白子軒,緊握拳頭,冷聲言道:「哇靠,太特碼不把老子放眼裡了吧!小子,你什麼人?知道老子是誰嗎?」

秦穆然瞥了眼白子軒,笑道:「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肯定是個不長眼的殘廢!」

白子軒氣的咬牙切齒,手都有些發抖。

雖然他白家不比中海的一流世家,可因為有在生意上和紀家有合作,所以多少能和紀家扯上關係,所以也算有點兒實力,如今居然被人打了臉,還敢嘲諷自己,這事情要是傳出去,讓自己以後還有什麼臉面?

「不長眼?我看你才是那個不長眼的殘廢!」

話音落下,白子軒身邊四五個人立刻沖了過去。

秦穆然將陸傾城一把攬在身後,笑道:「老婆,你等一下,看來你剛才下手輕了,他們不長記性,我再幫他們長長記性!」

盯著迎面衝來的四個大漢,秦穆然甚至連手都懶得出。

四個大漢沒等靠近秦穆然,便直接被震飛出十幾米遠,一下將白子軒壓在地上,差點兒一口氣沒上來。

就在這時候,鄰近的一個包間門打開,十幾個人陸續走出,看到眼前的情景,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被壓在地上的白子軒,此刻臉上還能擠出一絲笑意出來。

「小子,你死定了!」

秦穆然不禁苦笑一聲,現在這些富家紈絝子弟,不長眼也就算了,還腦殘! 那是一雙怎麼樣的眼鏡?充滿了無情和冷漠,彷彿芸芸衆生都不在他的眼中!

不含一點愛,沒有任何情感,如同機械?不,比機械更加的冷漠,或者說是遺世獨立?

彷彿蒼天憐憫地看着世人?彷彿巨人再看螻蟻一般?彷彿那雙眼瞳根本就不是人類所擁有的?

軒轅鐵不斷思索着那雙眼瞳,不知不覺中精神力完全投入了進去,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扼住了自己喉嚨,甚至連自己的後背已經被冷汗完全打溼都不知道。

“軒轅鐵!”

正當軒轅鐵的精神力快要在趙小川的那雙眼睛中迷失時,一個聲音如同天籟在軒轅鐵的耳邊響起。

軒轅鐵當即渾身打了個冷顫,然後感覺世界再次回來了。

周圍的慘叫聲,廝殺聲,還有不遠處瘋狂的李正義,讓他意識到他還活着。

“謝天謝地,我還活着!”

軒轅鐵心中感慨道,然後將目光移到了趙小川的身上。

此刻的趙小川彷彿沒有任何變化,甚至軒轅鐵有些懷疑剛纔是自己的錯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