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人在這亂石陣裏鑽來鑽去,透過岩石間的縫隙,能看到狼羣就在亂石陣的外面,遊移徘徊,不時的堵住一些出口的方向。

月牙泉,酒店房間內。

胡圖最近早出晚歸,今天回來的比較早。剛進酒店,就看到紅顏和胡婷捂着嘴,一聲不吭的緊盯着屏幕,心知肯定出事了。

趕忙連拖鞋都沒換,跑了過去,通過無人機的航拍鳥瞰,立馬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看了十幾秒鐘,胡圖突然疑惑道:

“咦?這狼羣似乎是在控制大江和壬晴兒的行走方向,它們只想把倆人圈在這亂石裏,而自己並不衝進去。”

紅顏和胡婷剛纔緊張的都失去思考能力了,這時候胡圖一說話,倆人立馬發現,還真是那麼回事。

狼羣並不進入亂石陣內,只是在外圍來回移動,堵住一些出口,而壬晴兒和江子涯每當如此,就必須移動。

狼王用這樣的方式,似乎可以比較準確的控制倆人最終的走向。

胡圖急忙打開電腦,找到了米蘭遺址的還原圖,這是歷史學家根據那個年代的建築,城市佈局,根據遺址的一些訊息完成的。

雖然不是百分百準確,但是大概格局不會差。

胡圖用手在還原圖上,尋找着江子涯和壬晴兒所在亂石陣的位置,當他的食指在某個點上定住,現實一愣,緊接着臉色微變,忙對着麥克風喊了句:

“大江,別亂跑,你們旁邊就是米蘭城的祭臺……” 狼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動物。

因爲它是世界上發育最完善,最成功,也是最古老的大型肉食動物。

在人類成爲這個世界主人之前,這顆星球一度是狼的領地。

無論是沙漠,雨林,高原,雪原,沒有它們不能生存之地,都遍佈着它們的身影。

有人曾說:“狼纔是創世神選定的萬物控制者,這個世界真正的主人。”

聽起來是天方夜譚,但是仔細分析卻會發現,狼這個族羣,的確一直在控制着大自然生態系統和生物鏈的平衡。

它們捕食草食動物,保護着草原和森林。它們多以草食羣體裏面的老弱病殘爲食,起到了復壯食草種羣的作用。

可以說,它是整個生物鏈裏面,不可缺少的一環,同時它們沒有真正的天敵,控制它們自身種羣數量的生物,正是它們自己。(人類出現之前!)

即便是人類成爲這片大地的主人之後,對狼族羣的尊崇也一直凌駕於萬物之上。

上古真正傳下來的圖騰,據說只有兩個,那就是狼圖騰與蛇蟲圖騰。

(其實龍圖騰出現更早,可以追溯到炎帝時期,但是因爲世人沒見過龍,所以認定龍圖騰爲蛇蟲圖騰的後期演變,西方科學家不認可,同樣的,龍的傳人裏,大部分的專家也不認可。

哪怕歷史上記載了多次墜龍事件,人們也依舊認爲龍是神話。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把揚子鱷編排出來,說那就是龍的原型。

揚子鱷龍說噁心了幾十年後,終於美麗的瓦窯龍化石出土了,有雙角,有鱗片,有利爪,於是乎,揚子鱷龍說終於開始消聲但是還沒有匿跡。

瓦窯龍就是龍圖騰的原身嗎?怕是也未必!細看世界各地圖騰史,但凡動物圖騰,必是原型生物,狼便是狼,熊便是熊,鷹便是鷹,那麼,龍也應當一定是龍。)

不辯解這個了,書接上文。

狼圖騰與蛇蟲圖騰誰先誰後不可考證,但是這兩個圖騰下的人類,現如今卻正好分成了兩個思維體系,亦或是兩個哲學體系。

狼圖騰的後裔,發展出了絕路逢生的體系,也就是飢餓哲學。

所謂飢餓哲學的特點就是,一個生活方式或者是種族文明走到了盡頭,無法前進之後,他們想到的不是尋找出現這個問題的根源,而是腳疼醫腳,直接利用另一種方式,抹殺掉讓他們無法前進的環節。

以相剋相殺爲歷史前進的車輪。並由此哲學思想,產生了無數的科學體系,比如X醫。

蛇蟲圖騰的後裔,發展出了天人合一的體系,也就是富足哲學。

所謂富足哲學的特點就是,以一個簡單正確的宏觀規律爲參照,來調整微小的生活部分,萬事萬物在他們看來,就是一條吞吃自己尾巴的蛇,都在一個圈裏,永遠跑不出圈外。

他們觀察自然,探索自我意識,讓精神與道理同歸一處。他們相信萬事萬物皆有因果,出現了不好的事情,就要找出原因,尋其根本將其扶正到道理上。

這也就是可怕的歸納法。

這種哲學體系,若是沒有外力因素的干擾,則可以好像車輪一樣,一直前進,而不會脫軌。由此產生的一些學科也很有意思,他們不是腳疼醫腳,有可能醫頭或者屁股。比如由此產生的Z醫。

(在這篇小說以外,一個平行空間內,有個叫Z國的地方,他們被科技封鎖,共享不到現今的科技。但是幸運在,這個國家是銜尾蛇哲學的正宗。

他們沒有科技,卻可以看到其他國家高科技的外形還有羨慕人的功能。比如一架超音速隱形飛機,速度快,能隱形,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們可以做到。

於是,他們由這個隱形和超音速的果,循着道往回推,尋找產生這個果的因,於是乎,讓全世界害怕震驚的逆向工程出現了,一個大國甦醒。)

很有意思的是,在很多的狼圖騰民族之中,狼經常以王的形式出現,甚至在古老的時候,真的有狼軍馴養。

它們和狗一樣,擁有着超高的智慧,還有無比的忠誠。甚至有狼族世代爲主守墓的傳說。

之所以說到這些,是因爲江子涯和壬晴兒遇到的這個狼羣的所作所爲很詭異,它們不追進來捕殺吃食二人,而是轉着圈的想把倆人逼進祭壇之中。

面對着這樣一羣被作爲古老圖騰.聰明,冷酷,嗜血的生物,江子涯和壬晴兒雖然不慫,但是也絕不會主動衝過去挑起血殺。

亂石之中,可以保證他們不會被幾隻狼同時攻擊,而單對單,倆人是完勝的。

這也是倆人始終沒有求救的原因,他們認爲還有機會贏得與狼羣的較量。

除非最後變成持久戰,倆人餓老實了,否則不會投降。

他們倆不斷地遊弋,就是害怕狼羣用持久戰的方法。找出合適的出口,逼迫狼羣進攻,這纔是他們倆的目的。

逃避,審視,遊弋之中,倆人不知不覺的已經走到一塊凹陷的地面上。

江子涯拉着壬晴兒,說着:“要快走,這裏地方略闊,小心被圍。”

不過僅僅方圓五六米的距離,還有一些歪倒的巨石,倆人秒過之地,倒是也不必太過擔心。

過去這裏,便到了這片亂石陣的另一頭,他們要看看那面是否有好的可攻可守之地。

也就在踏入那凹陷處的一瞬間,胡圖的聲音傳來:“別亂走,那裏是米蘭古城的祭壇……”

江子涯的反應很快,雖然他不明白祭壇有什麼可怕,但是胡圖指出來危險,那麼必定有其原因。

當下,正要拉着壬晴兒後退,卻看到兩隻沙漠狼在他們剛走過的岩石縫隙裏露出頭來,嘴巴里還傳出“吼吼”的低吟。

退無可退。

江子涯一狠心,和壬晴兒並肩向前奔跑,想要儘快逃離祭壇的範圍。

可是,就在倆人踏上祭壇那一刻,最後一抹夕陽消失在天邊,陽盡陰出之時來臨。

祭壇上的黃沙突然一陣翻滾,緊接着形成了一個漩渦,江子涯和壬晴兒雙腳使力,正準備跳躍,卻感覺腳下一空,無處着力。

身體不由自主的極速向下墜去。

那祭壇上的黃沙漩渦,以比水和陷泥沼澤還快的速度,把倆人吞噬進去。

智能無人機迅速做出反應,兩條一頭帶着爪子的長線飛射而出,奔着陷入流沙的江子涯和壬晴兒抓過去,這是智能系統的天險危害應激反應,比主辦方的工作人員要快很多。

但是即便如此,那兩隻勁爪深入流沙之中,抽出來以後,也只帶起了兩捧細沙,江子涯和壬晴兒徹底被吞進了那祭壇的肚皮,沙漠海洋的深處。

觀衆們瘋狂了,他們無法想象,一對璧人,自己關注喜歡的選手,就這麼死在了自己的眼前,一時之間不敢相信,緊接着就是不知所措。

紅顏和胡婷倆個女孩,愣了足足有十秒鐘,然後開始嚎啕大哭,尤其是胡婷,往酒店外走,要開車去米蘭遺蹟,要去救江子涯和壬晴兒。

胡圖也震驚,也悲傷,但是卻很冷靜,他知道,無論自己的速度多快,此時此刻,也無法救出被流沙吞噬的倆人。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撫自己的妹妹…… 這一天的黑夜來的特別快,幾乎在日落後不久,沙漠之中就完全陷入了黑暗。

也或許是因爲星光太過明亮,所以顯得天幕更加的漆黑。

所有人,都震驚在兩名選手被流沙吞噬的悲劇之中,至於屏幕邊上滑過的文字新聞:

“今日天空之中將出現罕見的三星一線天文現象。美麗的土星.距離我們最近的火星和天蠍座最明亮的恆星心宿二,三者依次連成一條直線。

屆時,天上最赤紅的兩顆天體匯聚在一處,非常引人注目。這種天文現象,中心國的歷史上一共出現了二十三次,皆有文字記載。

值得一提的是,這二十三次,皆有大事發聲,而這種天文現象,更有着讓古代人迷信恐懼的名稱【熒惑守心】。”

胡婷趴在哥哥的肩膀上無聲的哭着,紅顏看着胡圖,在她眼裏,這個男人雖然吊兒郎當,但是一直很有辦法。

然而胡圖一言不發,盯着屏幕上已經接近靜止的畫面。

流沙旋渦消失不見,一切恢復了平靜,只有那熒惑守心的文字新聞在屏幕下方走過。

“熒惑守心?難道,祭壇突然出現旋渦,是因爲這種天象?”

胡圖眯着眼睛,看着隱藏在石縫裏的狼羣,它們安靜的注視着祭壇,良久,直到那流沙完全靜止,才擡頭向天鳴嘯,似乎在禱告,又好像是向着主人討好自己的功績。

“這些狼的祖先,或許屬於米蘭古國,與米蘭的祭祀有着神祕的關聯。熒惑守心在古代象徵着死亡和戰爭,難道米蘭古國的祭祀活動,都是選擇在這樣的天象之下?是祈求戰爭還是祈求和平?”

胡圖陷入了沉思,而幾乎所有關注到熒惑守心新聞的人,都不自覺的把這種天象和祭壇,米蘭,死去的兩名選手聯繫在一起。

主辦方已經亂成一團,數輛搜救車已經趕赴米蘭遺址,他們擁有爆破和挖掘的工具,在定位儀的回饋來看,兩個人的生命體徵還在。

所以,時間就是生命。

倆人落入祭壇內部半個多小時,搜救車才走了一多半的路程,廣大網友們已經開始了祈福接力。

千萬人爲二人祈禱,WX和扣扣這最大的聊天互動軟件官方,最快的速度發佈了爲二人點亮的祈福標誌。

無數的並不是二人粉絲的觀衆,來到了二人的視頻畫面,面對着空蕩蕩的古城遺蹟,默默關注着。

主辦方:

“二人定位儀信號模糊,已經無法探尋,生命體徵不明!”

“定位儀信號回饋徹底中斷,有電磁輻射干擾,初步斷定祭壇下有磁石亦或是輻射型結晶礦。”

“工程車已到位,正在展開挖掘,黃沙很深,五米深處的祭壇看起來爲整塊岩石,無法明瞭流沙如何產生,亦未發現二人身影,懷疑爲古老的機關,二人在祭壇巨石之下,匪夷所思。”

“岩石異常堅硬,爲不明礦物,挖掘機無法深入,申請爆破。”

這些信息也是隨時透明的以文字和語音的形式出現在江子涯和壬晴的線路畫面上,當觀衆聽到申請爆破的話時,都騷動起來。

因爲爆破的話,就沒法確定下面倆人的安全,換句話說,這基本的等於主辦方認定二人已經離世,所以使用爆破,只爲尋屍體。

把這場比賽當成綜藝來看的觀衆,此時此刻終於明白,荒野遠不是他們看到的那般美麗,富饒,輕鬆。而是,時時刻刻伴隨着危險,甚至不知何時何地,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屏幕上,無數的網友彈幕着祈福的話語,祈禱二人能夠脫離險境,雖然他們心裏清楚,兩名選手在此時,基本已經斷定爲死亡。

沒人能在流沙內生存超過十分鐘。

所謂的祈禱,只能是期望出現奇蹟。

二人的祈福標識,已經被點亮一千多萬次,還在快速遞增。

此時,屏幕上傳來主辦方的答覆:“同意使用爆破,儘量定點。”

爆破組開始準備相應爆破物,以及計算祭壇岩石的物理結構,儘量用最溫和的方式將其炸碎。

觀衆們目不轉睛的盯着屏幕,看着搜救人員忙碌穿梭,他們知道,奇蹟沒有出現,動用了爆破,證明主辦發通過儀器,已經發現不了二人的生命體徵,那麼反之就是死亡。

“爆破組準備完畢,現場人員撤離,三十秒後引爆!”

工作人員開始疏散開來,藏到了碎石陣中,等待着爆破倒計時。

“30…25…16…10…6…”

每一聲倒計時,都抽動着觀衆們的心臟。

那是判定死亡的倒計時。

他們期待奇蹟,但是卻無法主動捕獲。

爆破組工作人員手扶着開關,聽着耳邊的倒計時時間,深吸了一口氣,準備按壓開關。

當爆炸的巨響響起來之後,那麼一切幻想都將消失。

時間到了!

就在這時,主辦方工作人員的聲音急急傳來:

“爆破終止!爆破終止!爆破終止!”

那爆破組的工作人員,深吸一口氣,正準備往下按壓開關,聽到這句話,急忙身子一斜歪,卸去了手上的力道,整個人趴在沙地上,迷惑的看着旁邊的人。

但是可惜,沒人看到他的出糗,而都是仰着臉看着天空,一臉的迷茫,轉而驚喜,最後歡呼。

這名爆破人員急忙也擡頭看去,夜空之中沒有什麼特殊,只有那顆紅色的火星異常閃亮,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同之處。

因爲天空之中,有東西在飄動,那是兩架無人智能拍攝機,極限爭霸賽的專用無人機。

而那兩架無人機正在緩緩的在離地五米左右移動,很緩慢,但是卻沒有停止。

無數的觀衆也看到了這一幕,他們也同現場的工作人員一般,先是疑惑,迷茫,緊接着是無數的歡呼,甚至把手裏的鍵盤和手機扔上半空。

然後傻傻的看着摔碎的機器,急忙趕往電器城。

這一天,手機的銷量很好,鍵盤的銷量很好,電腦顯示器的銷量很好……

紅顏,胡婷和胡圖,三人歡呼的抱在一處,爲了慶祝,紅顏決定爲觀衆表演蛇舞。

智能無人機與選手的定位儀匹配,無人機在移動,那麼證明選手也在移動。

觀衆彈幕:

“曹爺:贈送主播母艦x100。留言:爽!心情好!打賞命運的奇蹟!”

“冷暖自知:贈送主播母艦x10.留言:難以相信,我們見證了奇蹟,他們還活着。”

“淺嘗雲霧唱離騷:贈送主播母艦x10.留言:幸好我有兩部手機,另外一部興奮的摔壞了!”

“同樓上,剛去換了手機,人窮學生黨,贈送漁船x20.別嫌少,我的所有家當了!”

直播間,比賽的屏幕上佈滿了禮物的彈幕和洋溢着驚喜的祝福。

紅顏看着彈幕,先是心裏美,都是錢啊!後來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對着麥克風大吼道:

“姐姐我要跳蛇舞啊?你們提都不提……不跳啦!”

“洪八公:贈送主播母艦x10.留言:哈哈,紅顏不生氣,我們這不是感悟死裏逃生嗎!”

“9494,禮物接住,蛇舞走起!GOGOGO!”

“期待蛇舞+1.”

“已經備好禮物和雙眼!”

“……”

祭壇下,荒涼的沙漠腹中,兩個身影艱難的行走在散發着淡藍色光暈的地下洞穴之中…… 江子涯和壬晴兒掉進流沙之中的一瞬間,倆人心裏都暗歎一聲:“完蛋了!”

在沒有外力的幫助下,沒人能在流沙之中自己爬出去,長着翅膀都不行,因爲無處借力。

所有物體,包括沙子本身,也只能做一個動作,那就是旋轉下墜。

沙子碎石捂住了臉面,堵住了鼻孔嘴巴。

胸口好像被巨石壓着,憋悶疼痛,卻連呻吟都發不出。

好在,這種情況只持續了一小會,倆人就落進了一個地洞之中。

身下是比他們先落下去的沙堆,成爲了良好的減震,所以二人並沒有受傷,只是因爲憋悶和沙子深處的壓力,身體疲軟,不能動彈。

緩了良久,江子涯先恢復了力氣。

但是周圍一團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根本看不到任何影像。

他勉強坐起身來,一邊向着身邊摸索,一邊喊着壬晴兒的名字。

“嗯…我在這!”

壬晴兒的聲音傳來,江子涯尋聲爬過去,隨之是壬晴兒的驚叫:“啊!”

即便如此,江子涯也沒捨得把手拿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