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留下來等某個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薛晴說着話,再度的舉起手裏的五四警槍,對着正在她跟前啃咬地板磚殭屍的腦袋就是一槍。

此時,這殭屍和薛晴之間的距離只有三米,這麼近的距離,不要說是薛晴這樣的神槍手,就算是我這樣的菜鳥,也都可以輕易的一槍爆頭。

但是,那槍彈射入殭屍的腦中以後,卻並沒有意想中的鮮血和腦漿的溢出,而那子彈,卻是深深的埋在了殭屍的腦袋裏,再也沒有露出來。

看來我的猜測又錯了,眼前的這些傢伙,根本就不是西方電影裏那些感染了喪屍病毒的殭屍。

既不是被邪術控制,只能夠在夜間行動的東方殭屍,也不是感染了殭屍病毒的喪屍,眼前的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

“王八蛋!”

薛晴眼看着自己的最後一槍並沒有起到作用,怒吼一聲,索性的把自己的槍別回了腰間的槍套裏面。

“薛晴,你這個傻女人,別人都走了,你幹嘛還不走?”

我一邊用體內的佛力維持着眼前的障壁,一邊頗有些不解的對薛晴問道。

“哼!”

薛晴只是不屑置辯的冷哼一聲,就把自己的臉扭向了一邊,掃過我臉上的眼神裏分明的衝滿了幽怨。

我的心猛然一動,這個該死的女人,難道真的是爲了我留下來的?

想到這裏,我的心頭剎那間爲感動所填滿,卻又分明的有着深深的疑惑。

她明明就是把我當成了備胎,要不然,也不會在那加州伯克利一回來的當口,立刻就投入他的懷抱,和他公然的在學校裏摟摟抱抱。

可是,她既然那樣的喜歡加州伯克利,又爲什麼非要在這個緊要的關頭,留下來陪我這個備胎?

難道她真的是良心發現,覺得我纔是她的真愛嗎?

我冷笑一聲,這種推測,就連我自己也都不信。

“晴姐,我來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黃寧兒清脆的聲音猛然的響了起來。

隨着聲音,這丫頭飛也似的從門外衝了進來,其速度之快,居然讓人完全的看不清她的動作。

很顯然,這個丫頭在趕來這裏之前,是在自己的腿上貼上了疾行符。

這種疾行符,我曾經在閒暇時聽黃寧兒說起過,說是這種符貼在腿上的話,可以讓人的奔跑速度至少提高到十倍以上。

不過眨眼之間,黃寧兒已經衝到了一具殭屍的跟前,手中的桃木劍,兇狠凌厲的朝着殭屍的身上重重的刺了下去。

殭屍的反應速度極慢,桃木劍直接刺在了殭屍的身體上。

但是,那殭屍卻並沒有和意料中那樣,被桃木劍貫穿後立刻倒地,卻反而有力的一甩頭,直接將黃寧兒手中的桃木劍甩脫。

“我勒個去,這都是些什麼東西!”

黃寧兒搖搖頭,順勢從身前的坤包裏取出一張黃紙和丹砂製成的符籙,就勢啪的一下貼在了那殭屍的額頭上面。

我平時看林正英演的那些殭屍片,只覺得這些道家的符籙實在是牛叉到了極點,只要往殭屍的頭上一貼,立刻就能夠把殭屍定在原地。

只可惜,也不知道是黃寧兒這個半吊子的功力不夠,還是這符籙根本沒有那個作用,那殭屍居然連停都沒有停一下,索性的甩動着手臂,就勢的想要用長長的指甲去插黃寧兒。

幸虧黃寧兒早有準備,腳上綁着疾行符,一擊不中,立刻就靠着疾行符遠遠的避開,這才避免被殭屍的手爪在身上開出幾個透明的血洞。

雖然黃寧兒此時的速度的確夠快,但是,我卻依舊覺得我們並不樂觀。

對於眼前的這六具屍體,我們完全缺乏必要的攻擊手段,只能被動的捱打,長此以往,我們的力量終究會被耗盡,真要到了那個時候,我相信這些殭屍,會毫不猶豫的把我們撕成碎片!

除非……….

看着黃寧兒腳下的疾行符,我的心中猛然一動,一個脫身的計策,頓時在鬧地啊裏面成了型。

“寧兒,你的手上還有沒有疾行符?”

我一邊操控着壁障抵擋着殭屍,一邊大聲的朝着黃寧兒叫喊了起來。

“我說大哥,你知不知道那疾行符多貴啊!”

黃寧兒操控着疾行符,一邊瘋狂的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和殭屍鬥在一處,一邊心懷不滿的朝着我叫嚷了起來。

“我告訴你,光是那一套普通疾行符的價格,就至少在500塊以上…….”

“丫頭,只要咱們能夠殺出去,五百塊,我認掏了行不行!”

這丫頭,典型的就是那種鑽進了錢眼裏面的財迷,就算是到了這個危急的時刻,心裏也都依舊的還想着自己的那幾毛錢。

“行!說說你的想法吧。”

黃寧兒聽到我的保證,立刻轉怒爲笑,手中的桃木劍,也揮舞的更加賣力。

聽到黃寧兒的保證,我知道自己的計劃有了施行的可能,索性的高喊了起來。

“好,寧兒,一會聽我的命令,不顧一切的去向薛晴靠攏過去,把你的疾行符,也分給她一套!”

我頓了頓,這才繼續對她開口吩咐道。

“接下來,薛晴的一切可就都交給你了!”

這個該死的女人,就算她把我當成備胎,但是,在這最危急的時刻,我卻依舊並不想讓她給我陪葬。

“陳亮,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薛晴似乎察覺到我的想法一樣,無比焦急的朝着我嚷了起來。

只可惜,現在她至少距離我有三米還遠,根本夠不到我,也完全的沒有辦法阻止的了我下一步的行動。

我怒吼一聲,雙手高舉,警察局的過道里,立刻響起了陣陣的轟鳴聲。

轟鳴聲中,那形成壁障的地板磚完全的爆裂了開來,無形的衝擊波,直接把那些殭屍逼得後退了足足一米多的距離。

土爆術,我最近剛剛研究出來的殺招,此時使出來,幾乎已經耗盡了我體內大半的佛力。

“寧兒,你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救薛晴!”

我怒吼了一聲,趁着這些殭屍被打退的空隙,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瘋狂的朝着薛晴和黃寧兒衝了過去。

殭屍們很快從之前的土爆中回過了神,再度張牙舞爪的朝着我們衝了上來。

我眼見情況不好,連忙控制着飛在半空的盆栽,狠狠的砸在了衝在最前面一具殭屍的臉上,並且藉着這個空隙,又一次的在面前造了一道地板磚的障壁出來。

剛纔的這一番折騰,已經完全的耗盡了我體內的佛力,更是使得我體力嚴重透支,我蹲下身子,忍不住哇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陳亮!”

薛晴緊緊的抱着我,秀美的眸子裏分明的噙着淚水。

“傻瓜!”

我的心一軟,忍不住的伸出手,溫柔的替她擦去了眼淚。

“我沒事,你就放心吧。”

“行了,你們倆就別在這裏卿卿我我的了,還是說說怎麼幹掉外面這些噁心的傢伙吧。”

黃寧兒沒好氣的瞪着我們說道。

“幹掉他們?黃大小姐,你真以爲我陳亮是無所不能的神仙老子啊。”

我難過的把嘴裏的血吐淨,一臉無奈的朝着她攤開了手。

事實上我的用意可以說相當明瞭,那就是藉助黃寧兒手裏的疾行符逃走,然後再做打算。

“這些該死的王八蛋,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頭。”

黃寧兒用力的晃了晃自己可愛的小腦袋,滿心懊惱的嚷道。

“就在剛纔,我已經幾乎用盡了所有對付殭屍的方法,可是對付眼前的這些傢伙,根本就連一點用都沒有…….”

“按你以前說的,這些傢伙可以在大白天出現,那就肯定不是被邪術操控的殭屍,可是,這些傢伙,卻似乎又不是西方的那種喪屍,因爲薛晴曾經嘗試過爆他們的頭,結果還是連一點用也都沒有。”

對於眼前的這些傢伙,我真的是連半點轍也都沒有了,只好一邊操控着障壁抵擋這些殭屍的進攻,一邊無奈的嘆着氣對黃寧兒說道。

“而且,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這些殭屍的進攻相當有章法,就像是有人在背後操控着他們一樣……..”

“臭小子,你說什麼,再給本大小姐說一遍!”

黃寧兒突然間板起臉,大聲的對我喝問道。

“我說什麼?我說這些殭屍的進攻很有章法,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樣!”

“我明白了!”

黃寧兒突然間重重的一拍自己的腦袋,好像恍然大悟一樣的叫了起來。

“臭小子,你有沒有什麼可以用來引火的東西,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些傢伙最怕的東西應該就是火了!”

“叔叔,如果你想用火的話,那就交給我來好了!”

黃寧兒的話音剛落,小七的聲音猛然間在我們的耳邊響了起來。

“不過,我救了你的命,你一定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本章完) 小七這個傢伙,簡直就是太可惡了,明明有辦法幫我解圍,卻是一直的都在那裏默不作聲,直到我幾乎無計可施的時候,這才用什麼狗屁條件來要挾我。

“叔叔,你不要考慮了,那個最大的小鬼也有火,但是他的火卻並不能白天用。”

小七似乎是瞅準了我的弱點,聲音裏明顯的帶着一種把我完全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得意。

“可是我看你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沒有辦法撐到晚上啊。”

“小七,我陳亮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幫你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你就死了心好了!”

這個小七,從一開始就給我一種陰險狠毒的形象,因此,我纔不會相信他要我答應他的條件是什麼好事,索性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叔叔,你現在可是連命都快沒了呢。”

小七依舊陰森的冷笑着,聲音聽上去分明有着一種誘惑的味道。

“你想想,如果答應我的話,你無非就是替我跑一次腿,但是,如果你現在死了的話,可就什麼也都沒了呢。”

這個該死的傢伙,看起來小小的年紀,爲什麼會有這麼深沉的心機,看他這胸有成竹的樣子,分明就是已經完全的吃定了我。

這小子,早在嬰鬼廟的時候,就想要從裏面出來,說是要找什麼人去報仇,真要是現在就放他離開,我真的不知道這傢伙回頭還要惹出什麼樣的禍出來。

“叔叔,你就接着在這裏挺着吧,反正這些傢伙,早晚肯定的都會打破你現在的烏龜殼!”

小七抱着雙臂,看他那樣子,我簡直恨不得一拳狠狠打在他的臉上。

就在我和他說話的同時,我面前的那一道由地板磚形成的屏障,已經大部分的被這些殭屍用尖利的爪子挖開,眼看着就要衝到我的跟前。

“王八蛋!”

眼看小七一臉志得意滿的看着我們,黃寧兒也是真的急了,索性的從身前的揹包裏取出一大把用紫色符紙製成的符籙,啪的甩了一下手,符籙立刻瘋狂的朝着殭屍激射而去。

符籙飛出去後,立刻在殭屍的中間爆炸了開來,點點紫色中帶有一點藍焰的火苗,騰的一聲在這些殭屍的中間爆炸了開來。

這符籙顯然是和火有關的道符,紫色的火苗,頃刻間把這幾具殭屍的身體完全點燃。

和黃寧兒之前預想的一樣,這些殭屍果然都很怕火,眼見得火光飛濺,這些殭屍也似乎荒了神,不再去抓我用地板磚鋪成的障礙,而是轉身就想要跑。

“你們哪裏跑!”

小七突然間怒吼一聲,小小的手掌高高的擡起,一點火光,徑自的朝着這些逃走的殭屍射了過去。

那些火光居然是銀白色的,而且在半空飛射的時候,居然可以自動的分成六道,好似流螢樣的飛射了出去。

這些火光撞在殭屍的身上,頃刻間便使得殭屍的身體燃燒了起來,其威力居然比黃寧兒手中的那道火符來的還要兇猛。

這且不說,這白色的火光攻擊的目的性卻又是極強,除了他本身攻擊的目標,沾染在其

他的物品上,立刻就會熄滅。

不過眨眼之間,幾具殭屍就已經在小七白色的火焰下燃燒殆盡。

看着幾具已經燒的看不出本來面目的屍體,小七笑了笑,討好般的跳到了我的肩頭上。

“叔叔,說到底咱都是廖爺爺的人,打斷骨頭也還連着筋呢。就算你不肯幫我個小忙,可我不幫你還能幫誰,你說是不是?”

我相當無語的看了他一眼,這小傢伙之所以會出手,分明就是看我們已經有了勝利的跡象,這纔有意的想要在我的面前買一個好。

“小混蛋,你給老孃滾開,你知不知道這道紫陽真火符到底有多貴?”

黃寧兒怒喝一聲,毫不留情的一把掌打向了坐在我肩頭的小七,卻被小七相當輕巧的躲了過去。

“誒,你這個女人也真是挺有本事的, 居然可以看得到我。”

小七疑惑的看着黃寧兒說道。

“哼,王八蛋,少來和我套近乎,浪費了老孃的紫陽真火符,說吧,怎麼賠老孃……”

“誒,這位姑姑啊,都是我小七不好,一時貪玩,沒有出手幫助叔叔及時的打倒這些殭屍,這才使得你蒙受了這麼大的損失,說起來,真的是我的不好。”

小七這傢伙不知道葫蘆裏又在賣什麼藥,突然間鼓起小嘴,一臉歉然的看着黃寧兒說道。

“哼,要是道歉有用那還要警察幹什麼麼啊。”

黃寧兒這個貪財的小丫頭生氣的將頭甩向了一邊。

“哼,陳亮,反正我告訴你,老孃這道紫陽真火符,即便是星盤店那邊的老闆和我夠熟,都已經給我打了個七折,老孃還足足的花了2000多塊錢呢。”

黃寧兒這個財迷,果然是三句話不離老本行,聽着她興師問罪的口氣,我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

“姑姑,你可真是個財迷!”

小七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臭小鬼,你要是再敢說一句,信不信老孃直接用鍾馗十六字收鬼符直接把你給收了!”

黃寧兒怒吼着,高高的舉起自己的右手威脅道。

“別,別啊!”

小七嚇得連連擺手。

“姑姑啊,其實我的意思是說,這件事都是我的錯,是我太頑皮了,這才讓你蒙受了這麼大的損失,爲了彌補你的損失,這兩千多塊錢,就全部算在我的身上好不好。”

“你?”

黃寧兒沒好氣的瞪了小七一眼。

“你個臭小子,你以爲這人間的錢,都是在你們陰間花費的冥幣嗎,隨便一張都是上百萬面值的。”

“姑姑,其實我也不瞞你說啦,我的爸爸媽媽都是有錢人,我媽媽現在都還住着一座大別墅呢,雖然現在的經濟不怎麼好,可是也至少都有幾百萬的錢入賬啊。”

小七低垂着頭,似乎根本無意的說着話,確實讓黃寧兒的眼中放射出了點點貪婪的光彩。

“小傢伙,你沒有騙我吧,你的父母真的就那麼有錢?”

“沒,姑姑,你是修道的人,根本就是我

們這些小鬼最大的剋星嗎,我就算是有一千個膽子,也都不敢騙你是不是。”

小七嚇得連連擺手,卻看的我的心猛然的一陣抽緊。

雖然並沒有和他有過過深的交往,但是,我卻還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小傢伙絕對的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且不說他的心計比大人都要成熟不知道多少倍,光是他那一身的本事,也都是絕對不容人有半點小覷的。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我對於學善和念恩的能力,可以說是相當的清楚,這兩個小傢伙天賦異稟,又經過佛力足足一年多的薰陶,一般的修道者,恐怕都已經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這個小七,自從進入到古曼童裏面以後,已經不知道和他們兩個打過多少次架了,幾乎每一次,也都是不落一點的下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