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王大師,我是大河馬房地產開發商的總經理助理,我姓吳。”

“嗯,吳先生有什麼能幫您的嗎?”小八說着,走到了路邊一片陰涼處,躲避着人羣問道。

“是這樣,王大師。我們大河馬集團準備開發一處樓盤,但是在風水那些地方遇到了些問題,您能來看看嗎?”

聽到這話,小八想了想,說道:“嗯,可以。請問您的地址是在哪?”

“我們的總部是在天河市,樓盤選區也是在天河市內,您看,你什麼時間能趕到呢?”

小八聽到這話,一時不知道怎麼去答覆。他對地圖不是很熟悉,自己在天朝的哪個方位,而那天河市又在哪個方位,自己全然不知。

不禁間轉頭看向了蘇夢妍。

“夢妍,你知道天河市在哪兒嗎?”小八捂住電話小聲的問道。

蘇夢妍想了想,說道:“天河市在隔壁省份最南邊的位置,在南海邊。如果坐汽車,需要一天的時間,火車也需要八個小時。”

聽到這話,小八頓時鬆了一口氣,現在已經是早上八點半了,如果抓緊時間晚上就能到。

這讓他想起了江素素的理論。

必須要儘快去,而且要給他們心裏一個底。這樣也方便開口要錢。

想到這兒,小八呼了一口氣道:“在天河市的話,由於我是長途出差,這費用可能也會高點。”

聽到這話,對面那頭頓時傳來了一絲喜悅的聲音。

“呵呵,酬勞方面您大可放心,我們大河馬房地產有限公司是當地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保證讓您滿意。”

這時,小八也是點了點頭。

“嗯,好!如果不出意外,今晚上我就可以趕到那邊!”

“哈,那實在太好了!對了,您是打算怎麼來呢?”那人欣喜道。

“火車。”

“那好,到時候能麻煩您把車次號發過來嗎?到時候我們也好派人去接您。”

“行,到時候我會給你發短信。”

“好!謝謝您,祝您一路安全。”

那人說完,小八就掛掉了電話。

蘇夢妍站在小八身邊,一臉茫然的看着小八,不知所以然。

小八見狀,輕輕笑了。

“呵呵,怎麼了?”

蘇夢妍這纔回過神來,道:“小八,你又要出去了是嗎?”

聽到這話,小八嘿嘿一笑,道:“嘿嘿,怎麼了?捨不得我啊?!”

“去你的!沒個正行!”蘇夢妍責備的拍了小八一下,然後說道:“我就是不知道你這些日子都在忙什麼,心裏沒底…”

蘇夢妍聲音越說越小。

小八在一旁笑看着,然後輕輕地托起了蘇夢妍的臉,笑着說道:“哼哼,我也老大不小了,當然要想辦法賺錢娶媳婦啊~!”

蘇夢妍聽後一愣,然後臉一下子紅了。紅撲撲的,很是羞澀。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道:“好啦,我先送你回去。那邊也不能耽擱,我得快點過去。”

蘇夢妍聽了微微的點了點頭。

西門。

小八送蘇夢妍回宿舍後,一個人站在西門門口等着車。

他心想,江素素的頭腦在有些方面是比他想到多的。這次這麼大個活,如果叫上她也許會更加妥當一點。

想着,就拿出手機撥通了江素素的店。

“嘟…”

“嘟…”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電話那頭一遍一遍的重複着這個聲音,隨後電話自動掛斷了。

小八無奈的搖了搖頭。不能再耽擱了,房地產公司肯定很有錢,必須即刻啓程!看來這次只能自己去面對了。

想完,小八攔下了一輛出租車,直奔火車站而去。

某市,某大廈。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站在一個落地窗前望着外面潮汐涌動的世界,手裏“嘎吱”“嘎吱”的捏着兩個雞蛋大小的鋼球把玩。

“吱~”

門被推開了。

“大飛那邊怎麼樣了?”

中年人看也不看,中氣十足的說道。

進來的是一個年輕人,身材纖細,戴着一副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面具,半跪在那中年人的身後。

“大飛被警察盯上了,暫時還不敢有什麼大動靜。”

聽到這話那中年人手中兩個轉動的鋼球一下子停了下來。

“讓他放心去做,警察那邊我會親自去拜訪! 妾本紈絝:邪王的獨寵醫妃 讓他放開手做就是!”

“嗯,好。”

“對了,江氏那邊有什麼動靜?”中年人接着問。

“江氏那邊並沒有做出什麼舉動,甚至都沒有報過警。”

聽到這話,那個中年人一下子笑了出來。

“哼哼,老油條不愧是老油條,看來他已經察覺出來我們的意圖了。好了~讓他們不用再繼續了,我想過不了幾天,他就會親自來拜訪我了!”

“北方飛宇那邊怎麼辦?他們最近一直很囂張,甚至揚言要滅掉我們。”

“哼!”

中年人聽了冷哼一聲,道:“冷飛宇,小毛孩子一個,只知道打打殺殺。等我拿下江氏,我要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兵不血刃! 重生之九尾落 好了,你退下吧!劉老那邊,還需要你細心監視,不可馬虎!”

“是….”

年輕人說完,轉身出去了…. 下午五點半,太陽還未落下,小八已經從那火車上下來了。

形色匆忙,他並沒有穿那身道士服。

現在一身藍色條紋運動服,背上揹着個書包,看起來就像是個二傻子一樣。

一路勞累,前面的人已經走空了。小八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出站口。

出站口仍然堵着一大羣人,對着小八垂涎欲滴。小八看都不想看一眼,他們都是一羣飢渴的出租車司機,拉客的。

透過那羣人,小八跳腳看見外面不遠處站在一小夥兒身穿筆挺西裝,戴着墨鏡的黑衣人。站在那兒議論紛紛,好似很是苦惱的樣子。

小八見狀,嘴角微微上揚擺開那些人,走到了那羣黑衣人的面前。

那羣司機跟在小八屁股後面不斷地詢問着去哪、上車,但看到小八站在那羣人面前的時候,一瞬間全都變成了啞巴漢,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轉身就走了。

這時,那幾個黑衣人也是看到了小八,目光全都定格在了他身上。

小八絲毫不懼,嘴角微微上揚,看向領頭那人。

“你們是大河馬房地產的嗎?”

領頭那個黑衣人聽到小八這話,神色立馬變色,變成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

“啊,您就是王大師對吧?!”那人點頭哈腰的說道。

小八見狀心裏偷偷一笑,剛纔這些人還一副牛鼻轟轟的樣子,見到自己,瞬間變成奴才了。

小八微笑着點了點頭。

“哈,吳祕書吩咐過了,今晚還請您隨我們到酒店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去也不遲!”

wWW ▲тtκan ▲C○

“那走吧。”

“好,請!”

說完,一行人慢慢地走向了遠處的一輛奔馳轎車。

身後的出租車司機們看着小八的背影,一個個全都瞠目結舌。

在他們看來,小八這幅着裝就是一個傻啦吧唧的二愣子,本來還想上去狠狠地宰他一刀,沒想到這個人居然這麼牛鼻!

回過神來,那輛大奔已經跑遠了。

沒過多久,小八被送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

房間是早早定好的,下車後所有人下車相送。

小八接過領頭那人遞上來的房卡,就走上了樓。那些人之後也是回車揚長而去。

這所酒店對比先前在茅山腳下住的那間要高檔到不知多少倍,但是小八是見識過江素素家的。

雖然這所足夠酒店奢華,但是比起江素素家那莊園式的家,還是略顯浮塵。

洗盡鉛華後,小八躺在牀上,靜靜地望着天花板上那奢華的吊燈。

這個大河馬房地產看來確實相當有錢,豪車接送,還五星級酒店。

自己必須在他們身上狠狠地賺一筆!權當劫富濟貧了,誰讓這些房地產開發商把房價擡得那麼高的,害苦了老百姓。羊毛出在羊身上,現在該他們反過來救濟一下老百姓了。

小八想着,就躺下睡了過去。

第二天。

天色剛亮,小八吃過早飯,那羣黑衣人又來了,只不過這次又多來了一個女的。

那女人穿一身黑色的職業裝,舉止端莊,溫文優雅,如同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空姐一樣。

“王大師,請隨我來吧~何先生和吳祕書已經在公司等候了。”

小八微笑着點了點頭。

一行人上了一輛黑色的加長林肯車上,直奔市區最豪華的地段而去。

沒過多久,車子緩緩地停在了一棟參天高樓下面。

高樓上豎着掛着三個金色大字。

“大河馬”

每一個字都有五六米高,掛在大樓上十分的顯眼。

小八在那女人的引導和周圍黑衣人護佑下走進了那個大廈。

坐上電梯,直至九十九層。

整個樓層,只有一間辦公室。

推開門,兩個中年人出現在了小八的視野中。

“何先生、吳祕書,王大師請來了~”那個女人十分恭敬地說道。

兩個男人一個坐在門口邊的沙發上,一個站在屋子最裏面的窗前。這時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男人霍的起身,看向了小八。

“啊,歡迎歡迎~總算把您盼來了~!”

那人一邊說着,一邊握着小八的手,一臉激動的說道。

接着,那羣黑衣人在那女人的帶領下走出了辦公室,並輕輕地關上了門。

“呵呵,您就是電話裏面的吳先生是嗎?”小八笑看着那個人說道。

“呵呵,正是,正是!來,王大師,我跟你引見下,這位就是我們大河馬房地產有限公司的總裁,何先生!”

小八順着那人指引的方向看去,看到了那個望着窗外的男人。

“您好,何先生!”小八笑着問好。

只見這時,那個男人慢慢的回過了頭,只是掃了小八一眼然後又看向了另外一個人。

“吳光,你先帶他去那邊看看吧!”

那人說完,手插着口袋對着小八看也不看的就走出了辦公室。

頓時,小八感覺受到了莫大的輕視。對方看他就如同是在看一個下人一樣。

這時,吳光也是注意到了小八臉色的不快。

“呵呵,王大師,要不咱就先辦正事兒?請隨我先去工地看看,您看行嗎?”吳光很是客氣的說道。

小八聽到這話,對之前的不快也是不再去多想。

畢竟自己是來辦正事的,那人什麼態度都只能忍着,只要給錢就行了!

想到這兒,小八不禁感覺憤憤不平,心想這次一定要狠狠地宰他一刀!出出這一口氣悶氣!

吳光引着小八下了樓,外面的一輛勞斯勞斯早就在那等候了。

兩人上了車,直直奔向了市區的最深處。

一路疾馳,穿過市區,車子停在了一個公園的旁邊,另一邊是一片昏黃的平地。

小八下車,朝着那片平地打眼一看,頓時笑了。

吳光也是從車的另一邊繞到了小八的身邊。

“呵呵,你們挺大膽啊!居然選擇在墳地上蓋樓,不怕賣不出去嗎?”

小八打趣的看向了吳光。

吳光聽到這話頓時驚住了,然後一下子又喜笑顏開。這裏已經被磨平,絲毫看不出墳地的跡象,而小八居然一眼就看出這裏原來是一片墳地。可見他確實是一個高人! 第541章我是在守護你,守護戰家!

議長府門口,翠蘭沒有進去,率先已經遭到阻礙。

警衛擋在翠蘭面前,冷峻的氣勢撲面而來。

「我——我找議長閣下。」

「我知道非常重要的情報,是關於姜南初的身世,請你們通報。」

「哪裡來的瘋女人,議長閣下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趕緊走!」

翠蘭還想繼續央求,這時候看到戰材昱推著輪椅過來。

戰材昱的臉龐與陸司寒有七八分相似,翠蘭乍一眼看到,心慌的轉過身,立刻跑走。

「剛才站在外面的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