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

升出了水面,他看到普照的陽光,看到岸上的人車、碼頭,看到印度人在沐浴。

彼一把他送到在瓦拉納西的一段聖河裏去。

以赤要裸體的他來說,沒有更適合的地方了。

後記凌渡宇來到營地時,沈翎等仍在清理鑽井,準備下去救他,雖然他跌進鑽井內已是三天前的事。

王子的犯罪集團冰消瓦解,雲絲蘭達到她的夢想,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艾理斯在地震時給塌下的鑽油架壓斃,免去了被憤怒印度教徒活活打死之禍。

沈翎對於未能進入“彼一”的身體內,經歷凌渡宇經歷的異事。耿耿於懷,不過他也有值得開心的地方,就是說過不嫁人的海藍娜,答應了他的婚事。

印度人嫁女最重嫁妝,富有人家尤甚,海藍娜的嫁妝卻很奇怪,只有一隻紙牌:是隻葵扇A。

那也是當日沈翎末翻開來的底牌。下卷

凌渡宇變色道:“什麼?明知地震即來,你還要下去?”

沈翎肯定地道:“是的?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凌渡宇道:“難道不可以等地震過後,才繼續我們的工作嗎?”

沈翎嘆了一口氣,道:“我也很想這樣做,但你忘記了前特納聖者的警告嗎?那是刻不容緩的事。”

凌渡宇軟弱地道:“你真的那麼相信他嗎?”

沈翎道:“假設我不是進入了冥想的狀態,才能感應到他所說的”獨一的彼”我可能也會有點猶豫,但事實卻是那樣,試想蘭特納聖者的冥想修養比我強勝千百倍,他可能早和“獨一的彼”建立了某一聯繫,他的話我們又怎能忽視。小凌!我不能錯過這人類夢寐以求的機會,即管死,也總勝似平平無奇度過此生。”

凌渡宇苦笑道:“你知道便好!爲何卻要把我的機會剝奪?”

沈翎想了一會,嘆了幾口氣,終於放棄了勸凌渡宇離去,他太清楚凌渡宇的爲人了。

翌日一早,工作如常進行。到了午飯前,營地來了個不速之客找凌渡宇。

凌渡牢一見此人,嚇了一跳,忙把他迎進了臥室,通:“阿修!有什麼事?”

阿修滿面焦急,道:“不好了!你要救雲絲蘭小姐!”

凌渡宇心中一凜,知道雲絲蘭出事了,連忙道:“鎮定點!詳細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修道:“昨天清早,雲絲蘭小姐的侍女來找我,說了一句話:就是:‘找他’,雖然只是兩個字,我已估計到她是要我找你。我曾經到過雲絲蘭小姐的寓所,見到出入的都是王子的手下……”凌渡宇道:“那侍女呢?”

阿修道:“她很驚慌,告訴找她即要返回鄉間。”

凌渡宇眉頭大皺,雲絲蘭明顯正陷在極大危險裏,否則總能親自給自己一個電話,問題是那侍女的可信性,這可能只是王子佈下的一個陷阱,引他上釣。照理他和雲絲蘭的行動異常祕密,怎會給王子識破呢?”

阿修道:“我曾經親自跟蹤那侍女,她的確乘火車離開了印度,往南部去了。”

凌渡宇眉頭一舒,大力一拍阿修的肩頭,讚道:“幹得好!這解決了很多疑難,那侍女登火車前,可有打電話或與什麼人接觸?”

阿修道:“絕對沒有!”

凌渡宇道:“好!現在我們立刻回新德里!”

阿修一呆道:“只是你和我嗎?”凌渡宇笑道:“還不夠嗎?”

雲絲蘭的寓所位於新德里市近郊的豪華住宅區,是座兩層的洋房,屋外有個小花園,雅緻非常,尤其是現在夜闌人靜,屋內的客廳透出柔和的光線,份外使人感到安樂窩般的溫暖,凌渡宇暗歎一聲,難怪雲絲蘭舍割不下眼前擁有的一切,不過看來她日下唯一之計,就是要遠離印度,隱姓埋名,除非能幹掉王子。一邊想,一邊審視洋房旁幾株高插入雲的白楊樹,比較樹和屋間的距離。

阿修在他身旁輕聲道:“就是這幢房子!”

凌渡宇應了一聲,輕巧地閃出了街角,大約半小時後又走了回來道:“我在供電給這附近電力的電箱安裝了遙控爆炸,希望甩不上。”

凌渡宇檢視背囊內的物件,包括了輕便的塑膠炸藥、爆霧催淚彈、攀山的工具,希望能給王子一個“驚喜”。

凌渡宇望了這印度少年一眼,後者臉上激射興奮的光芒,絲毫沒有他預期中的畏怯。

凌渡宇道:“我現在要進入屋內,無論發生什麼事,又或我逾時末出,你也千萬不要現身,只能偷偷地給”船長”一個電話,知道沒有。”一邊說,一邊戴上紅外光夜視鏡和防毒面具,拍了拍背上的背囊。

阿修嚴肅答道:“知道了!領袖。”

凌渡宇莞爾一笑,靈巧地閃出街角,隱沒在屋旁的樹影裏。

阿修只見黑影一閃,凌渡宇已翻造高牆,隱沒在花園裏。

凌渡宇迅速地越過花園,來到屋的後門,他把兩支長長的鋼線伸進鎖孔,才半分鐘,這普通的門鎖應聲而開,連忙閃身入內。

在夜視鏡下,凌渡宇看到自己進入了僂下的廚房內,微弱燈光,從通往屋內的門腳縫下傳來,隱弱聽到幾個男人的笑罵聲。

凌渡宇來到門前,掏出能發射二十四口麻醉彈的滅音手槍,沈翎爲了應付可能的危險,早於半年前從組織處要了小批但非常精良的武器和裝備,想不到被他多次先用了,上一次挑起王子和達德爭鬥的烈性炸藥,便是由此而來。

凌渡宇估計王子一方面忙於戰鬥,對雲絲蘭的防衛難免簡陋不周全,而另一方面,王子應該想不到阿修這條線上,亦不知消息外泄,所以對他應是沒有防範之心的。

廚房門輕輕打開。一道走廊直通往燈火通明的正廳,聲音從那裏傳來。

凌渡宇輕靈地推前,聽聲音只有兩個人在那裏。

凌渡宇藝高人膽大,一個箭步從走廊撲出去,手中的麻醉槍閃電發射。

兩名在玩撲克的大漢,頭也來不及擡起,倒了下去。

凌渡宇眼光轉到盤繞而上的梯階,那是往二樓的通道。

他一下撲至梯階起點,剛好一名大漢走下來,兩個人打個照面,大漢反應極快,立時伸手往腰際的配槍,凌渡宇的麻醉彈已打進他的左肩。

大漢悶哼一聲,倒了下來。凌渡宇標上樓梯,剛好託扶他倒下的身體。順手把一支催淚爆霧彈拿在手中。

凌渡宇把大漢輕輕放倒一旁,拾級而上,階梯盡處是另一個小客廳,牆上掛滿雲絲蘭各類造型照,卻看不到其他守衛。

客廳正南處是個大露臺,對正土來的梯階,梯階的左方有道走廊,通往二樓的屋後。

凌渡宇把警覺提到最高,步進走廊。走廊兩旁各有兩道門,總共是四間房。

就在這時,他心中忽現警兆,那是給人窺視的感覺,但四周明明沒有人,當他省起閉路電視這個意念時,右手的房門“膨”一聲給人推了開來。

換了是其他人,一定會措手不及,可是凌渡宇身經百戰,何等敏捷,幾乎在同一時間下他已擲出了手中的催淚煙霧彈。

剎那間整條走廊陷進伸手不見指的黑霧裏,凌渡宇奮力一躍,利用雙腳抵左右牆壁的撐力,升上了走廊的頂部。

自動武器的聲音轟然響起,在黑霧中整條走廊閃滅,光和嗆咳聲。

一切很快回復平靜。

凌渡宇躍回地上,滿意地審視地上躺的兩名大漢每人都給餵了一顆麻醉彈。時間緊迫,他迅速打開緊閉的其他三道門,一間是空房,一道則是通往天台的門戶,第三間是上了鎖的。

凌渡宇拿出鋼線,伸進銷孔裏,屋外這時響起連續三下的鳥鳴聲。心中一凜,剛進屋前,他曾和阿修約好,一下鳴聲,表示危險來臨;兩下鳴聲,代表情況危急:三下鳴聲,代表刻不容緩,必須立時撤退。這時傳來三下鳥鳴,表示再不走便來不及,他幾乎想也沒想,門鎖“的”一聲打了開來。

門內是個寬大的臥室,淡黃的色調裏,一個裸女被手銬鎖在窗花上,跪在牆角,垂頭,長髮把她的面孔遮了。

時間無多,凌渡宇一個箭步標前往裸女處,叫道:“雲絲……”他第三個字還末說出,已凝固在那裏,不敢有任何動作。

裸女擡起頭來,是張美麗的臉孔,可是卻不是雲絲蘭。

他並不認得它是誰,卻認得她手上大口徑雙管散彈槍,只要她一拉槍掣,整間房都會籠罩在巨大殺傷力的鐵碎片下,任由他身手如何敏捷,也將躲避不了。

這是個特別爲他而設的陷阱。

裸女向停在身前四尺許虛的凌渡宇冷冰冰地道:“不要有任何動作,否則你立即會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具體。”

凌渡宇笑道:“你看我的樣子像個蠢人馮?”他的聲音有種出奇的平和,使人不自覺放下提防的心,他同時拉下了紅外光夜視鏡。

裸女呆了一呆,道:“我……”

凌渡宇眼中異芒更盛,牢牢吸引她的目光。裸女手上的槍嘴垂了下來。

凌渡宇豈會放過如此良機,腳一起踢飛了她手上的槍,踉上身用腰勁帶前,左手閃電劈在裸女頸側,裸女應聲倒地。

凌渡宇急退出房外的走廊處,恰在這時,樓梯響起細碎的腳步聲。

凌渡宇估量這些人是配合裸女的陰謀行動,暗幸自己以催眠法脫身,一伸手擲出兩支催淚爆霧彈,整道旋梯立時被吞噬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裏。

一時嗆咳聲大作。

凌渡宇從背囊掏出自動武器,瘋狂向樓梯處掃射,慘嘶利掉下旋梯聲音亂成一片。

凌渡宇迅速來到通往天台的門前,一把拉開門,奔上往天台的樓梯。

星的四面八方響起密集的機槍聲,所有窗門的玻璃一齊化作粉碎。

走出天台前,凌渡宇在衣袋中掏出爆炸遙控器,一按鈕,東北方傳來一下爆炸聲,附近樓房的燈光和街燈一齊熄滅,四周陷進黑暗裏。他戴回紅外光夜視鏡。

凌渡宇輕盈地躍上天台,從背囊中掏出一個鐵筒和滑輪。

槍聲從樓梯處傳來,敵人登上了二樓。凌渡宇在背囊取出一個計時炸彈,較好了在十秒後爆炸,放在天台的一角。

凌渡宇把鐵筒向屋後方二十多碼虛的一棵白楊樹粗大的樹幹,一按開關,鐵筒一陣彈簧的爆響,一支鐵鉤帶長長的鋼線,筆直越過天台和樹身問的空間,深深插入了樹身內。

凌渡宇把另一端緊緊纏在天台的水喉鐵上,把滑輪裝套在手指般粗的鋼線上。

樓梯處傳來機槍聲,敵人往天台奔土來。

凌渡牢一躍彈起,翻過天台的圍欄,兩手緊握滑輪的扶把,任由在鋼線上滑行的輪軸,把他帶得斜斜向二十多碼外的白楊樹要衝去,不一會腳下經過了花園的高牆,來到樹身時,他把雙腳一撐一縮,化去了俯衝的猛力。這時他離地足有十多尺高,凌渡宇悶哼一聲,一個筋斗,安然翻落地上。

就在同一時刻,天台處驚天動地爆炸起來,碎石激飛半天,烈焰沖天而起。

凌渡宇心想,這總可以把警察惹來吧,即管以王子的強橫,也須立時撤退。換了是別人,現在一定逃之夭夭,但凌渡宇拯救雲絲蘭的目的未達,豈肯逃去。他隱沒在黑暗裏,向屋的正前方處摸去。

在夜視鏡下,遠近景物清晰可見,雲絲蘭寓所的正門處停了一列汽車,目下紛紛駛往遠處,避開掉下來的火屑。寓所冒起熊熊的大火和黑煙,不斷有人從花園的閘門撤退出來,受傷的被攙扶出來,形勢混亂之極。

十多名手持自動武器的大漢,散佈四方,槍頭指向焚燒中的房舍。懵然不知凌渡宇已借鋼線滑輪從空中離去。

王子一面怒容,在幾名手下陪同下,站在較遠處街道的暗影中。火光把四周照得忽暗忽明。暴行在這種公開的形式下進行,令人髮指。

凌渡宇撲至汽車停下的地方,這處只剩下三名大漢守衛,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往火場處。

凌渡宇躡足伏身,來到王子銀白色的勞斯萊斯座駕車的車尾箱處,不一會打開了尾鎖,無聲無息地縮進了車尾箱內,跟他把鋼線插進了尾鎖孔內,做成尾箱蓋鎖上的假象,否則車頭的顯示器“尾蓋末關上”的紅燈將會閃亮,做了這步工夫,他才把尾蓋拉下,剩下一道半寸許狹縫,以供呼吸。

待了三分多鐘,勞斯萊斯一陣顫動,王子的聲音響起道:“撤退!警局那邊我的人有電話來,說他們的人十分鐘內會到達。”

另一把聲音道:“要不要留下兄弟,搜索那姓凌的雜種?”

王於懊惱道:“人在屋內你們也奈何不了他,何況逃了出來,走!全部走!讓我回去生劊了那賤人,把內臟寄給他,哈……”必門,勞斯萊斯開出。 第3344章

隨著擂台上的人數減少,中午開始的比試,也慢慢到了夕陽西下了,此刻擂台上還有近千人,正在對戰!

除了墨九狸和白素珍,還有其餘幾個人數眾多,實力強悍的隊伍之外,其餘的隊伍都打的熱火朝天的!

墨九狸站的有些累了,直接拿出一把椅子,往身後一放,直接坐在上面,拿出顆靈果吃了起來!

看得擂台上其餘人的人,嘴角抽搐不已!

沒看他們都在比試么?她這樣是覺得自己是評委啊?竟然還邊吃邊看,簡直太不像話了啊!

所有,有兩伙人看墨九狸吃靈果,心裡十分不平衡,於是乾脆先不打了,兩個隊伍二十多個人,紛紛朝著墨九狸走了過來!

「這是擂台比試,不是你們女人繡花的地方,沒本事就滾下去,在這裡吃東西秀什麼呢?」有人不客氣的瞪著墨九狸怒道。

墨九狸掃了眼說話的哪個人,直接無視了!

看到墨九狸無視自己的問話還有那眼神,對方瞬間怒了:「兄弟們,給我上,把這兩個礙眼的女人丟下擂台,我們再繼續!」

其餘人聞言一轟而上,可惜還沒等他們的攻擊發出來,靠近墨九狸和身邊,一個個就紛紛腳下一軟,紛紛跌坐在地上!

他們驚駭的看著走過來的白素珍,想說什麼卻被震驚的傻眼了!

白素珍幾乎不用墨九狸出手了,直接就掄起自己的長劍,走到一群人的身後,手腳並用,長劍一掃一大片,抬起腳一踹一個準!

只有開頭第一個瞪著墨九狸怒吼的男子,被廢了修為,其餘的全部被白素珍踹到擂台,或者被劍掃下擂台去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白素珍又回到墨九狸身邊,跟個護衛似的站著繼續看熱鬧了!

墨九狸挑眉看了看白素珍,這丫頭倒是越來越上道了!

然後,墨九狸遞給白素珍一盤靈果道:「給,天黑了,吃點東西!」

白素珍看著被墨九狸塞到懷裡的靈果,有些傻眼!

如果是別的東西,她就不要了,偏偏她最愛吃的就是靈果了,平時修鍊太無聊,丹藥又覺得沒味道,所以她很喜歡吃靈果!

每次出門採藥的時候,遇到任何靈果,哪怕是野果也會全部摘下來,放進儲物戒指,沒事當零食吃,所以墨九狸遞過來的靈果,聞著濃郁的果香,讓白素顏實在是難以拒絕!

最後還是收下來看著墨九狸說道:「謝謝恩人!」

「墨九狸!」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謝謝九狸!」白素珍開心的笑著道。

這才拿起靈果吃起來,她是不敢跟墨九狸一樣,拿出椅子坐下來的,但是就算站著悠閑的吃靈果,也讓擂台上和擂台外面的人十分無語好吧!

天啊,什麼時候比試變得這樣悠閑了啊!

簡直是……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擂台上的人數,終於剩下了102人!

除了墨九狸和白素珍之外,剛好還有十個隊伍共100個人,這就讓所有人都覺得有些意思了! 約一個半小時後,車子速度減緩下來,最後停下不動。車門打開的聲響傳入凌渡宇的耳內。還有三個多小時才天亮。

王子的聲音在車外道:“記得放掉所有狼犬巡邏,加強警衛,留心街外每一個角落。”

另一把聲音道:“街上剛那樣靜悄悄,沒有人可以踉琮我們不破發現?”

再另一把男聲插口道:“小心點好!這雜種不易對付,竟然能一手包辦,挑起我們和達德的鬥爭,明明已踏進了我們的陷阱,居然又逃之夭夭,還使我們失去了幾個好手……”

聲音逐漸遠去。

車子開動。不一會車子完全停下來,機器關掉。

凌渡宇掀起尾蓋,躡足走了出去,剛好看到全身制服的司機在上鎖。

這是王子座駕的車房。槍管輕響下,司機中了麻醉彈,倒在地上。

三分鐘後,凌渡宇換了司機的紅色制服,把帽緊壓至眼眉,大步從車房向華宅的後門走去。一邊走,一邊留意四面的環境,心中暗暗叫苦。

換了是平時,這是個非常優美的環境,高牆圍繞佔地六至七萬方尺的大花園,亭臺樓閣,小橋流水,樹木掩映。花園正中是一主二副三幢建物,正中的華宅美輪美奐,是一座如假包換的宮殿。這時華宅燈火通明,正門處聚了十多名大漢。

出口的大間與宮殿式的華宅由一道柏油路連接起來,約有四百多米長,路旁植滿鮮花。車房十多個橫排一起,位於建物的左後方。

這樣的陣仗和距離,就算王子把雲絲蘭送還給他,凌渡宇也沒有本事活命逃出去。

不過目下騎虎難下。狗吠聲從右方傳來。

凌渡宇嚇了一跳,望往右方,一名大漢死命扯三頭要向他撲來的狼犬,一邊喝道:

“還不快入屋內,我要放犬了。”

凌渡宇知道對方誤以爲他是那司機,急步走向華宅的後門,他目光銳利,看到大宅後不同的角落都安裝了閉路電視,連忙緊垂下頭,來到後門處,門把應手而開,連忙閃身入內。門內一道長廊,向前推展。凌渡宇硬頭皮,大步前行,轉了一個彎,兩旁各有三道門戶,其中一道是大鐵門。他正要繼續前行,人聲從另一端傳來。

凌渡宇退回轉彎處,掏出麻醉槍,時間無多,他一定要儘快找到雲絲蘭,否則王子盛怒下,她便凶多吉少了,現在只好強闖下去。

腳步聲走到與他日下走廊成九十度角的另一條走廊中間,停在那一道鐵門前。

凌渡宇探頭一看,見到兩名大漢在一道門前停下按鈴。

聲音通過鐵門旁的傳呼器響起道:“誰?”

站在門外兩名大漢其中之一道:“我是沙那星,交更的時候到了。”

“卡”一聲,門打了開來,兩名大漢走了出來,調笑幾句,從另一端走了,來按門鈴的兩名大漢走了入內。

凌渡宇待要乘機通過,門忽又打了開來,剛入內的其中一名大漢走了出來,一邊回頭道:“你拍檔先看一會,我去去便回來。”說完關上門,直向凌渡宇的方向走來。

凌渡宇避無可避,嘆了一口氣,把手槍拿走。

那人轉出彎角,還末來得及看清楚,便中彈倒下,凌渡宇把他託在肩上,來到他出來的門戶處,心中一動,這裏不比車房,不能就讓他躺在地上。

凌渡宇按門鈴。門旁的傳聲器沙沙響起,男聲道:“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