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白無故,為什麼神殿的四位護法長老,都要招收關門弟子呢?難道是有什麼陰謀?

越想墨九狸越覺得不對勁,反正也沒有睡意,墨九狸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變成了黑色,然後離開了酒樓!

墨九狸在夜晚的諸神城逛了一圈后,來到一個名為風雲茶樓的地方,從一樓直接來到了三樓,卻被三樓閃出來一個黑衣人攔住道:「客觀,三樓是茶樓夥計休息的地方,請止步!」

墨九狸看了眼眼前的黑衣人,微微勾唇直接道:「我找白未央,或者風老闆!」

黑衣人聞言微微一愣,隨即仔細打量了一翻墨九狸之後,讓墨九狸稍等,轉身離開! 一語驚醒夢中人,今晚就要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那可是百萬陰兵。而且魔剎鬼王不可能是光桿司令,肯定會有無數實力強悍的鬼魂追隨其後。

修道者的實力雖然也不俗,可對方勝在人多,又有韓羅這喪心病狂的傢伙接應。稍有不慎,這真的很可能會成爲我們坐在一塊吃的最後一頓飯。

如果我這個狀態去參加戰鬥,少了我一個煉氣化神後期的戰力是小事,要是敗在韓羅的手下,他就會成功的成爲逆命者,到時候恐怕整個世界都不會再安寧。

擡起頭看了一眼,大家都在看着我,似乎是等着我的迴應。多年的好兄弟蘇陽,不打不相識的鄭飛,忘年交一木大師,每個人我都不願意失去,我怎麼能因爲那些煩心事,影響了今晚的狀態?這一戰,是必須要勝的。

我咧嘴笑了笑:“說那麼嚇人幹啥,什麼叫最後一頓飯?淨瞎說,今晚收拾了韓羅和魔剎鬼王,龍蘭你再爲我們擺上一桌慶功酒。”

看到狀態低迷的我總算是精神了起來,大家都鬆了口氣。龍蘭嫣然一笑:“那行,明天還是這個時候,我擺好慶功酒,等着你們回來。”

還別說,這個幾乎讓每個男人都心驚膽戰的美女,笑起來的時候,真挺美。鄭飛這小子有豔福了,要說暗警首領不是考慮讓龍蘭當自己的孫媳婦,我們誰都不相信。

龍蘭年紀輕輕,就受到暗警首領如此的器重,甚至連鄭飛都沒有的好玩意,都給了她。而且她還被安排在鄭飛的身邊,一直陪着他,意思已經很明顯。

只不過鄭飛這小子,一直都裝糊塗,他害怕龍蘭,就算是有想法,也只能隱藏起來。鄭飛可謂是一直都身在福中不知福,他自己根本沒發現,其實龍蘭對他的態度和別人完全不一樣,倆人之間就像是小情侶一般,只是女方太強勢了點而已。

“哈哈,那可有盼頭了。多整點好吃的,別怕花錢,反正也不是我的錢。”蘇陽笑道。

鄭飛毫不在意:“儘管吃,也不是我的錢,都是上頭批的。”

我和蘇陽還在學校做憤青那會,完全沒想過,有一天我們也能這麼暢快淋漓的公款吃喝。但這些錢花的真不冤,我們可都是用命在拼。

一木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微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這頓飯從我的狀態好轉開始,氣氛也變的越來越熱烈,吃到最後,已經變成了歡聲笑語不斷的座談會。

因爲害怕我們誤事,龍蘭不讓喝酒,這是一大遺憾。不過她信誓旦旦的跟我們保證,得勝歸來,一定準備好酒菜,等着我們一醉方休。

吃完飯之後,太陽已經完全落山,我們是時候出發四處巡視了。暗警和王家的人已經在整個海城市佈下了天羅地網,不管哪個方向發現了異常,都會發出信號,八方支援。

據說道門也會派人來,但他們是出力不出工,還是真心想來幫忙對付魔剎鬼王,我們說不準。也許只有到了真正天地大亂之際,他們纔會真的願意拼盡全力。

龍蘭並不用四處巡視,她的最大任務就是固守暗警分部,隨時準備調兵遣將。而且我們也不能排除韓羅趁暗警分部空虛,鋌而走險,把打破封印之地選在這裏的可能。

臨出發之前,龍蘭耐心的叮囑了一陣,讓我們四個千萬不能分開。如果我們四個聯合在一起,就算是遇到煉神還虛境界的高手,也有一戰之力,但如果分開,就極有可能會被各個擊破。

更何況,我們要面對的並不是一個兩個敵人,而是百萬陰兵。就算沒高手,獨自一人,也會活生生被熬死。

“好了好了,我們大老爺們出去打仗,你們這些個女人,就老老實實看家吧,別瞎擔心。”鄭飛難得的硬氣了一回。

龍蘭當即收斂了笑容,冷聲道:“你說什麼?”

鄭飛漲紅了臉,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我們會拼盡全力保護好你……你們的。安心在家等着吧,準備好慶功酒!”

這次龍蘭並沒有發火,沉默了片刻之後,說了一句:“你們一切小心!”

往日到了半夜,海城市纔算是徹底沉睡下去。但今天情況特殊,防空警報響了一天,不明情況的普通市民,都被忽悠,早早回了家,此時的海城市,顯得格外安靜。

暗警和王家派出的修道者並不少,但跟偌大的市區想必,還是兵力分散還是太過稀薄。我們四個分到的就足足有七八個小區,想要把每個細節都把握住,非常困難。

不過韓羅想要打開封印,放出百萬陰兵,需要的面積也會非常大,所以只要能大概的觀察附近的異狀,應該就可以察覺到他到底想在哪裏破開封印。

我們四人一路,到了這幾個小區中最高樓的樓頂,俯瞰四周。仔細觀察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能耐心的等待。

大概八點半的時候,突然天空中亮起了信號燈。我們四個幾乎是同時把注意力投向那裏,有些蠢蠢欲動。

根據我對海城市的瞭解,亮起信號燈的地方,好像是東區的老年病醫院。我心中一緊,每個醫院都曾死過不少人,有停屍房的存在,陰氣比較濃郁。

老年病醫院,因爲病人幾乎全部都是老年人,死亡率更高。而且老年人身上攜帶的陽氣也比較淡,所以在海城市的醫院中,老年病醫院和西區的腫瘤醫院,是陰氣最濃郁的地方。

韓羅要是真的選擇在老年病醫院破開封印,也確實是很有眼光。屆時他藉助濃郁的陰氣打開封印,魔剎鬼域內的陰氣外泄,肯定會讓那裏的病人死傷慘重,讓整個老年病醫院及周邊區域,都變成適合陰兵活動的鬼域。

“我先去看看吧!”我沉聲道。

以我的速度,從這裏趕過去,根本不費事。我擔心這是韓羅放的煙幕彈,說不定只是虛晃一槍,讓我們的人疲於奔命。但我不過去看看,又不甘心。

一木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搖搖頭道:“你可不能過去冒險,如果真的是破開封印之地,魔剎鬼王肯定會出來打頭陣。還是耐心等待,說不定這只是虛驚一場。”

我苦笑一聲:“我又不是國寶大熊貓,哪有那麼金貴?更何況,如果孟老他們真的想保護我的安全,完全可以把我藏起來,何必讓我參戰?”

對高層的想法,我不是不瞭解,這次天地大亂來臨的時間,比預想的要早。我們都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這個時候去應對天地大劫,沒什麼大用處。

如果能解決了韓羅,我有信心進階煉神還虛。蘇陽和鄭飛他們,也會在這一戰中積累實戰經驗,逐漸提升實力。

要不然,對我來說,最安全的就是躲在暗警總部或者什麼地方,等解決掉魔剎鬼王之後再露頭。甚至乾脆等他們把韓羅抓到,送到我面前讓我融合。

“我知道你很想去找韓羅,不過現在還不確定韓羅就在那邊。我先過去看看吧!”蘇陽擼了擼袖子準備出發。

最懂我的還是蘇陽,不過我知道韓羅這孫子不敢冒險,在打開封印之後,肯定會躲起來。要不然暗警首領和王家老子去壓制魔剎鬼王,十有八九會順手把他給解決了。

所以我必須儘快趕過去,去的晚了,想再找到韓羅就難了。我個人力量並不算太強大,在這場戰爭中的作用並不大,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能擒住韓羅,融合他的靈魂。

時間緊迫,我堅持要過去,他們三個攔不住。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帶着蘇陽一塊,趕過去看看情況。

蘇陽的速度比我慢,自認爲會拖我後腿,讓我儘管先跑過去,他會緊跟在我後面。我們這距離老年病醫院也並不是很遠,我點頭答應,一路狂奔。

等我抵達的時候,看到幾個阿修羅,正在被一羣暗警和王家的好手圍攻。雖然那幾個阿修羅的實力也不弱,有煉氣化神後期的實力,但依然被死死壓制,眼看就要落敗。

我嘆了口氣,看了還是我太心急了,這裏根本沒有韓羅的氣息。那幾個阿修羅,肯定是受到他的指使,前來搗亂,讓不少人奔波而來,引起了一場不小的騷亂。

瞭解了這裏的情況,我猶豫了片刻,扭頭往回跑。但很快,我發現自己忘掉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蘇陽好像一直沒跟上來!

我用“巽”字決,速度確實很驚人。但蘇陽使用輕身符,速度也不慢,我剛纔在老年病醫院附近徘徊了三五分鐘,都沒等到他趕來。

正想着這茬,我前方不遠處,又有信號燈亮起。那個地方我來的時候也路過了,是一所中學。我皺了皺眉,學校內每天都會有不少陽氣旺盛的青少年,韓羅沒理由會選擇那裏。

我加快速度趕了過去,正巧看到了蘇陽,他一看是我,大笑道:“快來,這幾個傢伙想從這裏打破封印!” 第4080章

墨九狸對於黑衣人的處理還算滿意,起碼對方在不清楚自己身份的時候,沒有囂張的把自己趕走,而是讓自己等待,自己去彙報了!

這樣也算是謹慎行事,又不會增加事端和帶著有色眼鏡看人了,所以墨九狸也沒說什麼,站在一邊等著!

很快,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隨著黑衣人走了過來,墨九狸看到對方的第一感覺,就覺得對方應該就是哥哥嘴裡說的暗衛風了……

「見過殿主!」風看到墨九狸的時候微微一愣,隨即直接上前行禮道。

墨九狸有些詫異,風竟然一樣就認出自己,看到黑衣震驚的模樣,墨九狸手一撫,就把風扶了起來道:「換個地方說話吧!」

「是,殿主跟我來吧!」風十分恭敬的說道。

帶著墨九狸來到三樓一個雅間內,墨九狸在進入雅間前,眉頭微微一皺,但是卻很快就舒展開來,沒有讓前面的風察覺出來!

進入雅間后,風直接開啟了一道隔音結界,不過他的動作雖然快,但是在墨九狸面前卻跟慢鏡頭一般,因此風弄出來的這道看似隔音,卻又在其中一個方向,留下一絲漏洞的結界,基本上就是擺設了……

墨九狸的唇角微勾,看起來自己的哥哥千源,也是對他的暗衛太過放心了啊,這個風如此,不知道白未央又如何呢?

原本墨九狸是不打算攙和暗殿的事情的,今晚也就是睡不著,對於神殿這次的目的不清楚,因此想到了哥哥千源給自己的另外一個身份,暗殿的殿主,翡翠樓的樓主!

而對於神殿最了解的,莫過於向來和神殿不合的暗殿了,所以墨九狸才會來到暗殿,想查一下關於神殿的最近舉動背後的目的!

但是,現在墨九狸短暫的和風一個碰面,已經改變主意了!

「殿主,這次來可是要拿神殿的信息?」風看著墨九狸恭敬的問道。

「不用,我來找白未央的!」墨九狸看著風淡淡的說道。

而墨九狸在提到白未央三個字的時候,發現風的眼底閃過一抹冷意,雖然很快,但還是被留意著他的墨九狸撲捉到了!

墨九狸心裡閃過一絲不太好的預感,覺得白未央有可能出事了!

但是,墨九狸現在又無法確定!

這時風若無其事的說道:「未央我也許久未見了,可能是在翡翠樓,不然就是跑到什麼地方歷練和閉關去了!我和未央因為身份關係,每次閉關都會找個僻靜,無人能夠找到的地方,免得被人打擾!」

「是嗎?那你帶我去翡翠樓看看吧,如果不在的話,就等到他回來后,你轉告他,讓他去找我好了……」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好的,殿主要不要參觀下暗殿再去翡翠樓?」風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用了,來日方長,先去翡翠樓看看白未央在不在吧!」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好的,殿主!」風說道。

然後帶著墨九狸從後門直接離開了茶樓! 因爲剛纔老年病醫院的騷亂,附近巡視之人大部分都還沒趕回來。站在蘇陽對面的,是幾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和尚,只不過一個個臉色都異常陰冷。

果然,佛門還是不甘心失敗,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韓羅的身上。但他們未免有些過分,明知道莫凡是要放出莫凡鬼域的陰兵,竟然還跟着他一塊瘋狂。

“剛纔我剛從這邊路過,就感覺到身後的陰氣瞬間變的濃郁起來。我進學校看了看,這幾個和尚竟然在聯手想打開魔剎鬼域的封印。”蘇陽解釋道。

學校內的陽氣並不算弱,他們打開封印之處,露出的薄弱陰氣,被陽氣所掩蓋。所以在這學校內,也算是能遮掩他們的行爲。

蘇陽告訴我,他們當時正在用一瓶血液破壞封印。此刻這裏的封印力量已經很薄弱,如果蘇陽沒及時發現,封印還真有可能會被打開。

也得虧蘇陽比較果斷,毫不猶豫的擊殺了其中一人,引起他們的憤怒,讓他們不得不中斷手中打開封印,轉而攻擊蘇陽。

“有沒有韓羅的蹤跡?”我問道。

蘇陽搖了搖頭:“一直沒見那傢伙,膽小鬼,這種重要的事,自己都不敢露頭。”

蘇陽很樂觀的以爲自己破壞力韓羅打開封印的計劃,但我卻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韓羅怎麼可能僅僅只貢獻一瓶血,不親自出手?

沒錯,如果我們再疏忽一些,或許這幾個和尚真的能從這裏破開封印,可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的被發現?

打開魔剎鬼域的封印,可是韓羅計劃中很重要的一環,也是他的救命稻草。沒有魔剎鬼王和那百萬陰兵的助力,韓羅宿命之戰的失敗,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絕對不可能不重視打開魔剎鬼域封印這件事。

“不要大意,剛纔在老年病醫院,也有幾個阿修羅,準備打開封印。或許這幾個人,也只是韓羅的棄子而已,他還隱藏在暗處!”我沉聲道。

不管我的話蘇陽到底有沒有聽進去,他還是鄭重的點了點頭。這幾個和尚的實力也都不弱,已經是煉氣化神後期,一時半會還有些難以戰勝。

以前我從來不知道金頂寺竟然有着那麼多高手,也或許這些和尚都是最近才實力大增,跟當初修煉了阿修羅之道的一言老和尚一樣。

果然,這羣和尚也修了阿修羅之道,幾乎是在一瞬間,全部變身阿修羅,實力大增。我和蘇陽都感受到了壓力,使出最強攻擊。

有蘇陽在,我根本無需擔心防禦的問題,他站在我面前,就是最堅固的肉盾。玄武甲的效果真不是蓋的,那些阿修羅的攻擊,對蘇陽沒有一點效果。

唯一很遺憾的是,玄武甲的造型實在有夠糟糕,跟龜殼一模一樣。蘇陽穿着玄武甲,就像是一個體型比較高大的忍者神龜。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念出之後,飛出了兩隻大刀輪,頃刻間,幾個阿修羅就只剩下了殘肢斷臂。

蘇陽瞪大眼睛看着我:“你念的什麼經?那麼厲害?真不愧是當過幾天和尚的人!有這殺手鐗,你還墨跡什麼啊,應該早就念出來的。”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念,只是剛纔他們看起來還都是普通和尚,我就算是念了,也沒什麼效果。

在他們變成阿修羅之後,我纔想起了這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而且有蘇陽擋在我的前面,我也不用擔心他們會打斷我念經,不然不可能這麼順利。

把阿修羅全部解決之後,才總算是來了三四個暗警的人。他們負責巡視附近,來到之後被蘇陽一頓臭罵,但這是他們的失職,也不敢辯解。

“這邊的封印已經十分薄弱,有沒有什麼辦法加固?”我問道。

他們幾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搖了搖頭。這也是一大隱患,如果待會韓羅趁其不備,再殺個回馬槍,這封印很可能真的被完全破壞。

我皺了皺眉頭,又問道:“剛纔在老年病醫院,地下的封印是不是也即將被破壞?”

“沒錯,只不過那裏的破壞程度還沒這裏嚴重。”其中一人迴應道。

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突然間一陣寒意席捲全身。我趕緊跟龍蘭聯繫,跟她說了這裏的情況,我不怕韓羅渾水摸魚,就怕他圖謀太大。

根據老年病醫院和這所學校內的情況來看,這兩撥人應該是同時下的手。只不過老年病醫院那邊是重點巡視區域,而且本身陰氣很重,陰氣越發濃郁之後,立即就被發現。

但是這學校內陽氣還算充足,所以就算是有微弱的陰氣滲出,也並沒有引起注意,被充足的陽氣所掩蓋。

我心中閃過一個可怕的想法,如果韓羅安排了上百支小隊破壞封印,那很快,這海城市就會變的滿目瘡痍。只要有一處的封印被打破,剩下那些已經十分薄弱的區域,也肯定會發生連鎖反應。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龍蘭,也引起了她的重視。她當即下命令,讓暗警的人固守本職區域,仔細排查。如果遠處發現異狀,先不要輕舉妄動,等確定情況之後,再酌情出手。

我和蘇陽趕回了劃分給我們的區域,跟鄭飛和一木大師匯合。但剛進入小區,我發現竟然有人尾隨着我們,那人並不是鬼魂,也不是修道者,只是一個普通人。

“蘇陽,你怎麼看?”我沉聲道。

蘇陽也發現了身後的情況,聳了聳肩:“扭頭看唄,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怕什麼。”

扭頭一看,原來是小區保安,我鬆了口氣,看來是我的神經繃得太緊。那保安看到我們倆回頭,立即用手電照在我們臉上,不停的晃動。

“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趕緊把你們的同夥叫出來!”那保安義正言辭的吼道。

蘇陽冷哼了一聲:“我最煩別人用手電照我眼睛!”

話還沒說完,他就已經衝了上去,把保安制服。我理解蘇陽的心情,高中我們一塊跳牆出去上網的時候,就是被政教處主任和一羣保安堵在牆角,用手電晃眼睛。

政教處主任一直都是我們最討厭的人,沒有之一。那傢伙根本不配當老師,經常捕風捉影的抓學生小辮子,一個過錯是一千塊,不然就通知家長,然後開除。當然,我們確實是違紀,也沒反抗。

當時羞憤之下,蘇陽簡直想把政教處主任暴打一頓。後來這個願望也得到了滿足,在一次打羣架時,政教處主任喜滋滋的帶着保安過來抓人,以爲又能大賺一筆,結果被不少人圍着打,蘇陽也去踢了兩腳,報了仇。

用手電晃眼睛這一招,很實用,適應了夜色,眼睛突然被強光刺激,根本就什麼東西也看不清,只顧着去用手擋眼睛了。但這招對我們沒用,就算是閉着眼,這保安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被蘇陽抓起來之後,那保安立即就扯開嗓子大叫,還不算是個慫貨,知道自己的職責。有些不靠譜的保安,恐怕早就開始求饒了,管別人闖進來到底是幹嘛的。

“行了,別叫了,我們不是壞人,是警察。”蘇陽從兜裏掏出來一個證。

那證並不算是假的,是鄭飛幫他辦的,有了這張證,能省掉很多事。遇到修道者,能以拳頭論道理,但跟普通人,還是警察證管用。

保安拿過那證,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問道:“你們是來抓犯人的?剛纔也有人闖進了這小區,我找了一圈,也沒找着人影。”

我和蘇陽笑了笑,他說的很可能是鄭飛和一木大師。看來他們兩個也是坐不住了,纔出來晃盪了一圈。

“是兩個人吧,一個光頭,一個年輕人。那也是我們同事。”蘇陽解釋道。

保安先是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不對,不是兩個人,至少有五六個。但光頭是有的,我只看到他們最後一個人是光頭,前面幾個離得太遠,我沒看清。等我追過去的時候,都不見了!”

蘇陽一聽這話,趕緊跟鄭飛聯繫,鄭飛說他和一木大師一直都在樓頂,根本沒下來。看來,剛纔進來的那幾個人,很有可能也是韓羅派來的和尚!

我們也顧不上跟這個保安解釋,知會了鄭飛和一木大師之後,立即在小區內巡視。如果被他們從這裏打開封印,那這附近幾個小區內的居民都危險了!

轉了一圈,我沒發現有可疑的現象。突然,腳下陰氣開始瀰漫,對了,這個小區內好像有地下停車場!

問過了剛纔那個保安之後,我和蘇陽火速趕往地下停車場。剛邁進其中,就感受到了濃郁的陰氣,空蕩蕩的停車場內,無比陰冷。

“在那!”蘇陽大吼了一聲。

還是蘇陽眼尖,看到了幾個和尚,正在對着停車場內的大柱子澆灌着血液。

我感受到地底深處已經開始有了反應,似乎是有些東西在蠢蠢欲動,封印要被打開了! 第4081章

路上風試探著詢問墨九狸找白未央什麼事情,墨九狸也如實告知,說是之前自己把契約***給白未央照顧了,自己是來找白未央接回契約獸的!

風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他那閃爍不斷,又充滿算計的眼神,都被墨九狸收入眼底!

很快,風帶著墨九狸來到了翡翠樓,墨九狸發現翡翠樓的人,對風似乎都有些敵意,這讓墨九狸覺得有趣,直接問道:「你和白未央有仇?」

「沒有,我們都是為主子效力的,只是我們兩個天生不合,除了我們有共同的主子外,屬於相看兩相厭的那種,我主要都留在暗殿,他負責翡翠樓,因此誰也不待見誰,見面就是切磋……」風這次倒是沒有隱瞞,如實的說道。

「也挺好的,男人之間沒有必要像女人那麼膩歪著!」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是啊,雖然我們兩個相互看不順眼,但是對於主子,我們的忠心不會改變的,不管是我還是他!」風故意的說道。

「那就好!」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翡翠樓的四樓,風直接對著四樓中的一個老者道:「白未央呢?」

「樓主不在,出去好些日子了,一直沒有回來過!」老者看了眼風,然後直接說道。

「殿主,看起來他是真的出去閉關了,估計短期內回不來了!」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那沒辦法了,等到過些日子再說吧,沒什麼事情你回去忙吧,我在這裡隨便看看……」墨九狸看著風說道。

「好的,殿主,那我先回去了!」風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看著風轉身下樓,離開了翡翠樓!

墨九狸來到其中一扇窗邊,微微把窗戶打開一個縫隙,看到風離開翡翠樓后,直接進了對面一個茶樓,在二樓找了位置坐下來,視線剛好能夠看到翡翠樓的門口……

墨九狸把窗戶放下,在翡翠樓的四樓轉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