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多金的小少爺,絕對不能放過這種獵物,哪怕是用藥。

就在凱蒂等待藥效的時候。

突然酒館的大門打開了,蘭科聞聲望了過去。

走進來的是一個揹着大劍的女性冒險者。

女性冒險者身材高挑窈窕,一雙長靴修飾出渾圓筆直的大腿,胸前雙峯飽滿,柳腰盈盈一握,臉蛋也是極爲漂亮,看上去奪目誘人。

這位少女的眼神掃視了一圈,突然凝視着某個人,不敢確定的叫道:

“蘭科?”

“嗯?”有些醉了的蘭科看了看對方,似乎並不認識對方。

但看着那性感高挑的身材,感覺內心燥熱的蘭科,又看向了那個漂亮少女。

有些眼熟啊。

那好像是……伊芙蕾雅?

而伊芙蕾雅也注意到了蘭科,少女那雙漂亮的深藍色眼眸,因爲驚訝而瞬間睜大。

腦子裏回憶起伊芙蕾雅這個名字,蘭科突然清醒了八分,看着那個熟悉的高挑倩影,二話不說朝着酒館後門拔腿就跑。

留下身後伊芙蕾雅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充滿了愕然,隨後不禁露出好笑的表情。

蘭科卻頭也不回,苦着臉雙腳用力直接就跳出了窗戶。

伊芙蕾雅見狀,也是有些無奈,知道蘭科在怕自己,馬上追着蘭科就跑了出去,雙腿邁動身影嗖的一聲消失在酒館。

最後酒館的衆人愣了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有凱蒂臉上表情最精彩,因爲她估計藥效馬上就要發揮了。

……

伊芙蕾雅這個名字,在蘭科腦海裏佔據的地方並不大。

如果要說起這位身材極好的少女,蘭科能想起的詞,大概就是開朗、熱情、主動……美腿讓人迷戀。

這位伊芙蕾雅就是蘭科曾經的龍使主人,雖然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但也跟蘭科相處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原本伊芙蕾雅以爲憑藉自己如今六階的實力,可以很輕鬆的追上蘭科。

不過蘭科的實力成長也讓人吃驚,那速度居然與身爲六階武者的自己不相上下。

伊芙蕾雅還記得當初蘭科的人類形態實力弱的可憐,不光跑路的時候是累贅,有時候還需要自己保護他,真不知道誰是主人誰是龍。

想到這裏,伊芙蕾雅也不打算嚇唬蘭科了,朝着前面逃竄的身影嬌喝:

“蘭科,當初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解除了契約,但我也不怪你,你有本事逃掉龍神制定的法則,那就是你厲害!”

聽到這**的話,蘭科愣了愣,隨後悶頭狂跑,絲毫不理會伊芙蕾雅的話。

蘭科又不傻!

那時候蘭科剛剛開始冒險,心中裝滿了對外界的好奇,還有成爲龍的桀驁不馴,卻經常被伊芙蕾雅呼來喝去,感覺不到絲毫的自由。

結果蘭科當初就想着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所以連準備的時間都沒給自己的龍使。

他可是記得伊芙蕾雅第二天醒來發現枕頭旁邊是空的,那充滿了憤怒的詛咒,讓當時的蘭科發誓再也不要見到伊芙蕾雅。

龍使,是龍神創造的職業。

因爲千年前的事情,龍使在龍神設定的規則下,只能由女性擔當,整個西納普斯的龍使都是女性。

而同樣因爲五百年前的事情,龍神規定龍使擁有對契約龍的絕對命令權,並且契約龍和龍使是同生共死的,避免了龍的一切反抗。

龍使和龍穩固契約的方式,只有一種,那就是體液交換。

體液交換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常見的是接吻,效果最好的就是晚上做羞人的事情。

但蘭科偏偏能夠通過變回人類,而暫時擺脫龍契約的控制,直到長時間沒有進行體液交換,導致龍契約失效,重獲自由身。

這是因爲蘭科本身是人類,而脫離了龍神原本的規則。

不得不說龍使的出現,對於龍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看到蘭科完全不理自己,伊芙蕾雅也瞭解蘭科的性格,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隨後手中大劍一甩,帶着嘶嘶破風聲衝着蘭科飛了出去。

她沒打算殺了蘭科,這一劍瞄準的是蘭科側身的地面。

但讓伊芙蕾雅大吃一驚的是,蘭科聽到身後的聲音,腳下急剎車,轉身居然一拳迎上了大劍。

伊芙蕾雅如今可是六階實力,就算這一下沒有盡全力出手,照樣能把蘭科那不上臺面的實力打傷。

注意到伊芙蕾雅的吃驚,蘭科嘴角露出一絲隱晦的笑容,右拳浮現深紅色與紅色龍鱗,悍然與大劍撞在了一起,竟然發出了金鐵交擊的聲音。

如今的蘭科完全半龍化,可是擁有着堪比七階的實力,自然不會害怕伊芙蕾雅的攻擊。

接住倒飛而回的大劍,伊芙蕾雅目光驚奇的看着面前黑髮黑瞳的少年,似乎不認識他了一樣。

蘭科深吸了口氣,無奈的打招呼:“好久不見,伊芙蕾雅。”

“好久不見,”伊芙蕾雅挑了挑眉頭,面帶笑意的看着蘭科,“我說你跑什麼啊,我就那麼嚇人麼?”

“我只是突然尿急……”蘭科解釋道。

“尿急你特麼跑這麼遠,跟死了爹似的!”伊芙蕾雅翻了翻白眼,嘴上罵道。

伊芙蕾雅從小在山裏長大,跟着師傅與野獸搏殺,沒受到任何系統的教育,因爲也絲毫沒有淑女的氣質。

但正因此,渾身野性灑脫的伊芙蕾雅,有着自己渾然天成的魅力。

順帶說一句,伊芙蕾雅的師傅是王階強者,不過似乎受了重傷,王階印記殘缺不全,不然接受了王階強者完整傳承的伊芙蕾雅,如今絕對不止六階實力這麼簡單。

王階印記是王階強者靈魂昇華的產物,凝聚了王階強者一生的體悟,是王階強者靈魂印記的體現。

西納普斯年輕一輩如今擁有五階實力足以說的上天賦出衆,六階實力就是天才。

不過這只是普通的概念,那些真正擁有着世家傳承的天才,都是跟極惡之龍相差不遠的實力。

就像是伊芙蕾雅,她的天賦驚豔,卻代表着一位王階強者的隕落。

每一位王階強者,都曾經是西納普斯上驚採絕豔的天才。

蘭科現在還不過是起步,只有傳奇開始,纔是真正的舞臺。

“好啦,我又不怪你,當初確實我沒有在乎你的感受。”伊芙蕾雅看到蘭科表情很糾結,先開口說道。

伊芙蕾雅嬌俏的臉頰上也帶着少許歉意:

“那時候我也不知道龍使的契約對於龍幾乎就是死亡,所以很隨意的讓你陪我一起旅行……這幾年我已經忘記我龍使的身份,不再去在意那些天空中的生命了。”

龍使終歸是人類,壽命最高不過二百歲,而契約龍也會同生共死,讓一頭可以活上千年的龍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死期,而且還失去了自由,確實與死亡無疑。

蘭科撓了撓頭,不想再去說這方面的話題:

“你怎麼來這裏了?”

“是救贖者發佈的信息。”

“救贖者?”蘭科聽到這個名字,眼神不由一凝。

(三渣結婚了……這是今天對我來說最震驚的消息,導致我拼命複習了一下午的高數,都震驚的失憶了……咳咳,我感覺我的高數迎來了希望。) 救贖者,由龍使與龍組成的勢力。

如果說古堡是西納普斯最具危害性的勢力,那救贖者就是西納普斯發展最快的勢力。

從五百年前西納普斯最後一位男性龍使寧清消失後,救贖者就神祕的出現了。

以無法想象的速度聯絡拉攏了大陸上有名的龍使和龍使學院,成立了這個信仰龍使之神寧清的龍使勢力。

這個勢力對於龍使非常友好,幫助了很多剛剛入門的龍使,甚至還可以組隊幫忙沒有龍的龍使契約自己的龍。

……由此可見救贖者對龍族是多麼的不友好。

“救贖者發佈什麼消息了?”蘭科對伊芙蕾雅問道。

伊芙蕾雅歪了歪頭,一頭棕色長髮垂了下來:“你很久沒去救贖者據點了嗎?半個月前,有人發佈消息,說吸血鬼最高貴的血脈在阿託亞城。”

“吸血鬼女王嗎?那怎麼了?”蘭科有些奇怪,吸血鬼女王連王階強者都不怕,如果她在阿託亞城,那誰敢找她麻煩啊。

沒想到伊芙蕾雅搖頭,輕笑道:“不是女王哦,是吸血鬼的小女王。因爲吸血鬼內部的分歧,而逃到了阿託亞城。”

這讓蘭科大吃一驚:“新生的吸血鬼女王?!誰發佈的消息知道嗎?”

“那個人匿名了,不過想也知道,是魔改派吸血鬼那幫人吧。”伊芙蕾雅撇了撇嘴。

吸血鬼,也就是血族,是一種完全依靠血脈提升力量的種族。

強大的吸血鬼完全可以和王階強者對抗,而新生的低賤吸血鬼,甚至比嬰兒還要脆弱,經不起一點陽光的照射。

這個小女王很明顯是擁有着高貴血統的新生吸血鬼,註定擁有強大的實力和俯覽蒼生的地位,卻在這時候被內部爭鬥嚇得逃到了阿託亞城這種敏感地帶。

吸血鬼分爲兩派,一派是原始吸血鬼血脈的原派,一派是經過古堡魔法師們改造逃出來的新生派。

當然蘭科更願意稱呼爲原派和魔改派(魔法師改造)。

原派吸血鬼在內部掌握着更多的話語權,也擁有着更純粹的血統。

而魔改派因爲古堡的魔法師的改造,對於陽光等吸血鬼弱點有了很高的抗性,生命力頑強,隨着時間也不斷髮展。

兩派互相都瞧不起,原派覺得魔改派血統不夠純正,是一羣雜種,魔改派覺得原派沒有自己血統高貴,是落後時代的產物。

這次小女王的出逃,恐怕也是兩派之間鬥爭的結果。

吸血鬼內部兩派,星空神教,各方勢力都因爲小女王匯聚在了阿託亞城。

“這次事情鬧得很大,估計很多勢力都在注視着這裏,救贖者自然也不能落後,就組織了人手來阿託亞城,看能不能撈到便宜。”伊芙蕾雅看着沉思的蘭科,笑吟吟的說道。

蘭科理解的點了點頭,又問道:“那你是接受了救贖者的任務?”

“沒有哦,”沒想到伊芙蕾雅又搖了搖頭,“我可不喜歡參加這些大勢力的利益爭奪,我純粹是來湊熱鬧的。”

蘭科聽到這話,嘴角抽了抽……

真是無聊到爆的傢伙啊,爲了湊熱鬧跑到這麼北方的地方。

“喂!你那是什麼眼神!”伊芙蕾雅看到蘭科的眼神,不滿的叫道,“我可是在關注大陸局勢啊,像我這種好少女已經不多了啊!”

沒想到伊芙蕾雅說完,卻看到蘭科眼神更不屑:“都二十多歲了,也好意思自稱少女。”

“蘭科你找死!”

臉蛋泛紅的伊芙蕾雅狠狠的咬着銀牙,手中大劍揮向了蘭科。

蘭科也是神色一變,右腳點地竄了出去,躲過這一下,看到身後深深凹陷的地面,後背都在發涼:

“你個怪力女!下手沒輕沒重的!”

“就是要你這個傢伙去死!”伊芙蕾雅惱怒的大喊,手中大劍輕飄飄的橫掃了出去。

但蘭科可不敢小看這一下,就算如今平時實力可以達到七階,但伊芙蕾雅的重劍力道可不是七階就不會受傷了。

蘭科抓住旁邊的牆壁,手指插了進去,之後全身用力猛的撲向了伊芙蕾雅。

“呀!”

沒有料到蘭科突然襲擊的伊芙蕾雅驚呼出聲。

把伊芙蕾雅壓在身下,蘭科感受着熟悉又陌生的豐滿觸感,身體裏的火焰在蠢蠢欲動。

蘭科看着面前這張精緻漂亮帶着幾分也行的臉頰,呼吸打在了伊芙蕾雅吹彈可破的肌膚上,雙眼與深藍色的美眸對視着。

伴隨着剛剛被凱蒂下的藥,蘭科毫不猶豫的低頭吻了下去。

“唔!”

感覺到熟悉的傢伙鑽進了自己小嘴裏,與香舌糾纏在一起,伊芙蕾雅發出幾聲嗚咽聲。

但蘭科很明顯沒打算結束,一手感受着衣服裏面細嫩水潤的肌膚,一手撫摸着伊芙蕾雅圓潤修長的大腿。

伊芙蕾雅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隨後就不再反抗。

……

一夜過後。

“我的意志力怎麼這麼薄弱……”蘭科躺在牀上,不禁喃喃自語。

旁邊的伊芙蕾雅,閉着眼睛抱着蘭科,迷迷糊糊的說道:“你根本就沒有意志力好嗎……昨天晚上居然那麼用力……”

“放屁!你當我失憶了嗎!昨晚上明明是你發瘋!” 都市有神王 蘭科反駁。

伊芙蕾雅一掌拍在了蘭科胸口,拍的蘭科差點一口血吐出來,柳眉倒豎的嬌喝道:

“我這麼淑女的美少女怎麼會做那麼不要臉的事情!你要在污衊我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你這一句話槽點實在太多了好嗎……”蘭科揉着胸口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後眼神就開始往下飄。

昨天晚上兩個人瘋了一整夜,伊芙蕾雅自然什麼都沒穿,此時一隻手撐着趴在蘭科身上,豐滿的酥胸和平坦的小腹都一覽無遺。

伊芙蕾雅在山裏長大,身材相當完美,身體的線條完美誘人。

豐滿玲瓏的妙曼嬌軀此時展現在蘭科眼前,頓時讓蘭科氣血上涌。

明明才兩年多沒見,這傢伙已經發育的這麼好了。

被蘭科這麼直直的看着,伊芙蕾雅也有些不好意思,漂亮的臉蛋掛上紅暈,沒好氣的瞪了蘭科一眼:

“不讓你看!”

說完這句話,伊芙蕾雅就收回了撐在蘭科胸口的小手,整個人以自由落地的趨勢趴在了蘭科身上。

“噗!”

這一下壓得差點讓蘭科噴出來,雖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對挺拔的柔軟與彈力,凹凸有致的嬌軀緊緊貼在自己身上是爽的不行,但身體裏面完全是翻江倒海。

蘭科覺得自己再這麼待幾天,非要讓這小姑奶奶折騰死。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鼓着臉的伊芙蕾雅,蘭科呼了口氣,突然瞪大了眼睛。

“我是不是把什麼忘了……”

(高數什麼的感覺還是挺簡單的……咳咳,最近起點終於整治刷子了,大家還記得前幾天我說跟人噴了一晚上……就是跟某個刷子。沒辦法番長這個人爲人正氣,眼裏容不得沙子!【正色】) 鑑於蘭科昨天晚上因爲某些事情,把艾德溫給忘了,所以蘭科決定再多等一會兒再回去。

反正都是要被艾德溫喋喋不休,蘭科也想順道去一趟救贖者在阿託亞城的據點。

救贖者的影響力之廣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龍使可以在任何國家任何城市找到救贖者的據點,可以申請得到幫助,也可以兌換自己急需的物品,或者查找一些信息。

龍使的力量是讓人尊敬的,所以每一個救贖者據點,都不算是隱蔽。

“……”蘭科眼角抽搐的看着裝飾華麗的坐落在星佑教會旁邊的救贖者據點,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你這個也太光明正大了吧?!居然放在星佑教會旁邊,那是國教啊混蛋,是不是太明目張膽了點?

伊芙蕾雅似乎看出了蘭科的疑惑,開口解釋:

“阿託亞是北境最靠近海上長廊的城市,所以這邊救贖者的常駐勢力很強,基本可以算是阿託亞城最強的兩股勢力了。”

原來如此,在城裏擁有這麼強的勢力,自然可以囂張一點,把據點建在這麼矚目的位置,裝飾的也如此暴發戶。

海上長廊在西納普斯的極北方,是前往龍島的唯一也是最後一道關卡。

作爲龍使勢力的救贖者,明明對龍很不友好,但龍族那些大傢伙偏偏還喜歡自己往上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