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我爸可是本市有名的房地產開發商!你如果敢……”

“吾告訴你,吾可是唐朝赫赫有名的威武大將軍!吾還怕你個蓋房子搞地皮的?你知不知道商不與官鬥,官不與將鬥?”

李天霸撇了撇嘴,打斷了趙鵬飛的話,抓住趙鵬飛的雙手在身邊開始旋轉。

剛開始旋轉的速度並不快,還能看到趙鵬飛旋轉的軌跡。

但是很快人們就看不到軌跡了,就像是汽車輪胎跑快之後,輪胎就像靜止下來一樣。

其實這個時候不是靜止下來了,而且因爲速度太快,人眼的感官速度跟不上節奏了。

“你把我放下來,我……我……弄死……”

剛被旋轉的時候,趙鵬飛還能咒罵李天霸,但是當李天霸旋轉的速度達到一個峯值後,趙鵬飛連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了。

圍觀的人怕趙鵬飛砸到自己,紛紛向後退開。

旋轉了大約一分鐘,李天霸停下來將趙鵬飛放在了地上。

趙鵬飛還沒有站穩就“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他現在只覺得天旋地轉,好像天不是天,地不是地,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混亂的融合在一起,令他頭疼欲裂。

“哇”的一聲,趙鵬飛噁心的吐了。

當人在高速旋轉下,大腦就會失去自我調節,特別容易引起噁心嘔吐。

這和很多人暈車暈船是一個道理。

茅山遺孤 趙鵬飛早飯沒有吃,吐出的都是一些苦水。

剛纔李天霸說“悠着點兒”的時候,秦巖就覺得李天霸要搞花樣了。

因爲以前都是這樣。

他沒有想到李天霸今天的花樣雖然簡單,但是殺傷力卻大得驚人,而且符合現在的情況。

這種不傷筋動骨,卻能讓人痛苦異常的懲罰秦巖最喜歡了。

特別是用在趙鵬飛這種人身上。

“喂喂喂!吐完了沒有?吐完了吾們繼續!吾今天保證給你清理清理膽囊,讓你將膽汁都吐出來。”

不等趙鵬飛說話,李天霸抓住趙鵬飛的手再次旋轉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速度就達到了極致。

看着趙鵬飛被這麼轉來轉去,圍觀的衆人都覺得頭暈。

當李天霸將趙鵬飛再放下來的時候,趙鵬飛“砰”的一聲又摔在了地上,張開嘴“哇哇哇”地狂吐起來。

這一次吐出來的液體不再是透明的粘稠物,而是深綠色的粘稠物。

這說明趙鵬飛將膽汁也吐出來了。

“不錯!不錯!已經吐出來一部分膽汁了!咱們接着繼續!”李天霸笑眯眯地說,伸出手抓住趙鵬飛準備再給他來幾圈。

就在這個時候,趙鵬飛腦袋一歪昏過去了。

“吾去!不會吧! 聽說你要虐?抱歉我不疼[快穿] 這麼快就軟趴趴了!我一直以爲你是金槍不倒翁!原來你是十三秒噴郎!”

李天霸搖了搖頭,失望無比地聳了聳肩。

如果不是秦巖不讓在這裏動手,李天霸直接一腳上去,就把趙鵬飛的腦袋踩個稀巴爛。

“該你們兩個了!”李天霸擡起頭,眯起眼睛向趙鵬飛的兩個小弟望去。

趙鵬飛的兩個小弟剛纔被李天霸的霸氣和狠辣驚呆了,此刻正在愣怔中。

當他們聽到李天霸的話後纔回過神。

剛開始他們的反應是帶問號的“嗯”,當他們反應過來後,他們變成了帶歎號的“啊”。

什麼?也要轉我們?

兩個混子的臉綠了。

他們平常在原地轉十多圈都頭暈,現在如果被李天霸轉起來,豈不是也要將膽汁都吐出來。

“不不不!大哥,求求你,別這樣!”兩個混子一邊向後退,一邊擺手,嚇得雙腿都在發抖,再也沒有剛纔那種天老大,老子老二的架勢。

看到這兩個混子的慫樣,圍觀的學生紛紛在心中叫好,激動的雙眼發光。

這兩個傢伙在學校裏面稱王稱霸,簡直比趙鵬飛都可恨,經常用他們的飯卡打飯不給錢,而且動不動就對他們拳打腳踢。

不過圍觀的學生們卻不敢說出來。

畢竟他們沒有李天霸的實力,他們怕這兩個混子找後賬,所以只能將心中的痛快藏在心中,同時祈禱着李天霸趕快爲民除害。

“不行啊!吾只聽吾家主人的話。你們如果能讓吾家主人放過你們,吾就網開一面!”

李天霸調侃地說,但是眼神卻犀利如刀。

聽到李天霸的話,兩個混混算是明白了。

他們求李天霸沒有用,只能求秦巖。

“秦大哥,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只是跑腿的!”一個混混苦着臉,蹙着眉,可憐巴巴地說。

“巖哥,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們保證不和趙鵬飛這個王八蛋混了!”另外一個混混也苦苦哀求着秦巖。

看到這兩個狗腿子的可憐相,秦巖覺得真是諷刺。

剛纔這兩個狗腿子還在他面前吆五喝六,甚至於還想動手打他,但是現在卻就像哈巴狗一樣,苦苦哀求自己放過他們。

這就是實力帶來的好處。

秦巖乾咳了一聲,拉長聲調說:“不行啊!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難道你沒有聽過那句臺詞嗎?我要代表月亮消滅你!”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對李天霸說:“天霸,你就代表我教教他們怎麼做人吧!”

李天霸點了點頭,走到兩個混混的身後,將他們揪起來,“嗖嗖嗖”地旋轉開。

兩個混混當即“哇哇哇”地大聲叫起來。

不過很快他們就歇菜了,他們只覺得天旋地轉,別說是叫了,嘴都不聽大腦指揮了。

“喂喂喂!你們幹什麼呢?”

一道嚴厲無比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帶着幾分威嚴。 所有的人都轉過頭,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秦巖看到學校的治保主任來了。

治保主任黑着臉扒開圍觀的學生,擰着眉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趙鵬飛,又看了一眼被李天霸當猴耍的兩個混混。

“你是哪個系,哪個專業,哪個年級的?”治保主任瞪着李天霸問。

其實治保主任看得出,李天霸根本不像一個學生,因爲李天霸面相有點老,看起來就像三十多歲的人。

他這麼問,就是要讓李天霸回答他不是這個學校的人,這樣他就有藉口對付李天霸了。

而且在來的時候,治保主任已經給幾個治保科的人打過電話了。

用不了幾分鐘他們就會來。

李天霸懶得理會他,繼續旋轉。

“喂!我問你話呢!”治保主任很惱火,他沒有想到李天霸不理會他。

圍觀的學生們紛紛議論起來:

“韓馬屁肯定又來拍趙鵬飛的馬屁了!”

“那是當然,韓馬屁最近一段時間沒少助紂爲虐!你看着,用不了幾分鐘,他的馬屁隊就會趕來了。”

原來治保主任名叫韓儲,每次趙鵬飛打架的時候,他都會跳出來拍馬屁,幫助周鵬飛對付其他學生。

因此韓儲被學生們稱爲韓馬屁。

韓儲今天在監控裏面看到趙鵬飛被李天霸轉的天旋地轉,連膽汁都吐出來了,立即馬不停蹄地趕過來準備給趙鵬飛出氣。

韓儲之所以這麼熱心,有兩個原因。

第一,校長之前吩咐過韓儲,要多照顧照顧趙鵬飛。

第二,趙鵬飛這小子沒少給韓儲好東西,少則一盒中華,多則一部手機。時不時還帶着韓儲下館子,泡夜總會,順便再來一個大保健。

吃了別人的嘴軟,拿了別人的手短。得了這麼多好處,韓儲自然要維護一下趙鵬飛。

更何況還有校長的聖旨。

這也是趙鵬飛能在學校裏面橫行無忌的原因之一。

“不過今天韓馬屁恐怕要碰壁了!這個傻大個很厲害啊!而且那個男的背景不簡單!你剛纔沒有聽說嗎?這個傻大個居然叫他主人!現在的很多保鏢也最多叫個老闆!”

“是啊!能有這樣的手下,這小子背景肯定不簡單。你想一想,一般人誰敢動趙鵬飛啊!我估計他爸絕對是一個大官!”

學生們繼續議論着秦巖的背景身份。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秦巖爸媽就是倆農村人,根本不是大官。

秦巖也隱約聽到了同學們的議論聲,他搖了搖頭什麼也沒有說。

“咦!我想起來了!他不就是那個在學校裏面撒五十萬的牛人嗎?”其中一個同學突然想起來秦巖的輝煌事蹟。

“什麼?是他?難怪那麼牛!”

當初秦巖撒錢的事情,不但在學校被傳的沸沸揚揚,就是在網絡上都引起了轟動。

各種標題滿天飛。

什麼富二代炫富,豪擲千金,一次灑出五十萬;

什麼搶劫犯走投無路,狂撒五十萬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反正是好的壞的標題都有,只不過秦巖不知道。

很快,秦巖豪擲千金狂撒五十萬的事情,就像傳染病一樣在圍觀的學生中傳開了。

“我去!原來是土豪啊!難怪這麼霸氣!”

“趙鵬飛這傻缺居然敢和這樣的土豪對着幹,那不是找死嗎?不過趙鵬飛好像也是富二代。”

“我想起來了,他上次懟的就是馬亞楠和趙鵬飛啊!”

“……”

聽到同學的議論聲,韓儲不由擰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就是秦巖。

趙鵬飛之前和他在酒桌上說過秦巖的事情,他也順便了解了一下秦巖的背景。

秦巖的的確確是農二代,因爲學校的檔案裏面有。

wωw▪тt kǎn▪¢o

只是韓儲有一點想不明白,秦巖這麼長時間不來學校,爲什麼突然多了一個傻大個幫手,而且傻大個還稱呼秦巖爲主人。

就在這時,李天霸也轉完了兩個混混,將他們放在了地上。

兩個混混當即嘔吐起來。

估計是這次李天霸轉的時間長了一點,兩個混混剛吐到一半就昏過去了。

“主人,他們昏過去了!”

“哦!沒事!咱們走吧!”秦巖擺了擺手,轉過身帶着李天霸要走。

“等一等!你們打完人就想走!”韓儲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主任,我們來了!”恰在這時,韓儲的幾個手下也來了,同時攔住了秦巖的去路。

秦巖不想惹事,但是事情來了也不怕事。

“天霸,誰如果敢擋咱們的路,你給我把他們扔一邊去!”

“主人!吾明白了!”

“哎呦!反了天了!給我把他們抓起來,扭送去派出所!”剛纔韓儲看到李天霸彪悍不敢動手,現在多了五六個幫手,當即囂張起來。

學校的治安隊員立即向秦巖和李天霸撲去。

不等秦巖發話,李天霸一個耳光扇出去,治安隊的隊員當即被打的旋轉着摔在地上。

其中一個牙齒不好的,更是被李天霸一耳光把牙打掉了。

他的牙就像流星似得,從他的嘴裏面飛出來,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叮”的一聲輕響掉在了地上。

“他們都躺下了,你作爲他們的頭不躺下說不過去啊!”

李天霸笑眯眯地說,一巴掌扇在韓儲的臉上。

韓儲當即就像陀螺一樣,旋轉着倒飛出去,然後“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摔得大聲喊痛。

“不會吧!這麼牛!這傢伙一巴掌居然能把人打飛!你說秦巖是不是更厲害啊!他叫秦巖可是叫主人啊!”

“那不是廢話嗎?”

“我如果能有這傢伙一半的實力就好了!”

“我只要四分之一就好了!”

“我八分之一!”

“我十六分之一!”

秦巖懶得聽這些學生的議論聲,帶着李天霸直接走進了教學樓。

秦巖發現帶着李天霸有時候比慕容雪菡方便,如果剛纔讓慕容雪菡出手肯定會引起恐慌。

在一棟教學樓上,一個毛家的弟子正拿着望遠鏡看着秦巖。

好牛逼啊! 成神風暴 堂堂道師居然讓屍王欺負一個普通百姓!不過你的好日子到頭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去冥府報道了!

不不不,應該是魂飛魄散!

想到這裏,毛家子弟挑起眉毛嘿嘿嘿地笑起來,然後轉過頭伸出舌頭,就像蛇一樣舔他身邊女屍僕的脖子。

然後他的舌頭順着女屍僕的脖子一直向上舔去,從下巴到臉上,從臉上到額頭上。

一道若隱若現的口水從女屍僕的脖子上一直延伸到她的額頭上。

這個毛家道士不是別人,正是和秦巖有着深仇大恨的毛詹砼。

毛詹砼根本不知道,秦巖其實就是要將他們毛家人引出來。 進了教室,秦巖坐在比較靠後的位置上。

李天霸坐在秦巖的左邊。

張迪和柳佳允坐在秦巖的右邊。

大學上課,和初中高中不一樣,位置是可以隨便坐的。

不一會兒,耿瑤瑤進來了。

今天上的是耿瑤瑤的計算機數據課。

耿瑤瑤走進教室後,首先掃視在座的每一個學生,當她看到秦巖後,臉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昨天夏雪尼將秦巖救下她們的事情告訴了耿瑤瑤,耿瑤瑤原本想打電話感謝秦巖,可是秦巖的手機一直關機。

秦巖昨天關機後,因爲要爲馬騰飛和馬澤洪護法,就忘了開手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