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着,更糾結了。

這不就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嘛。

唔,好吧,就算是怪物,那也是兩隻可愛的怪物。

突聽簡諾淡聲問道:“你們剛剛爲什麼要用網兜抓我們?”

我抽了抽嘴角,有些無語。

沒想到他還挺在意這件事兒,果然,不能隨便挑戰鬼帝的面子!

大小寶顯然很怕他,我很明顯感覺她們瑟縮了一下,才聽大寶弱弱地回答,“那是因爲,我們答應了一個姐姐,要保管好一樣東西,不能讓人搶走,我們以爲,是村裏的那些怪物來了,要搶走這東西。”

“怪物?”展湘詫異道:“你是說,這個村裏的人,都是怪物?”

“嗯,他們早就已經死了。”大小寶點着小腦袋,像是想起了什麼,她們低下頭,失落道:“雖然,他們以前也是父皇母后的子民,可他們害死好多人,他們是怪物……” 大小寶的話讓我大吃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村裏的人,早就已經死了?什麼時候死的?是因爲之前的那場瘟疫,還是其他?

所以現在在村裏出現的,其實都是鬼,包括陳父?

可是不對啊,哪有鬼能光明正大的走在太陽底下?還是我孤陋寡聞了?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無數個疑問擁擠在腦海,幾度讓我頭痛欲裂。

餘光瞥見展湘的臉色有些難看,江城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便轉頭看向大寶,臉上雖掛着笑,眼裏卻無半分笑意,“你是大寶是吧,來,你告訴哥哥,這村裏的人,是什麼時候死的,又爲什麼還能像普通人一樣生活?”

大寶歪着小腦袋,許久之後,又是那樣一句話,“不記得什麼時候死的,就是死了很久很久了,它們專門吸人的精魄和陽壽,本來這大山裏,還有很多村,很多人的,都被它們害死了,就只剩這個烏村了。”

聞言,江城擡頭看了眼簡諾,勾脣一笑道:“boss,看來我們之前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我愣愣地看着他們,心裏忽然有個疑問。

大寶說,村裏的人,很久以前就死了,而小默,是烏村來的,這裏還有個“父親”收了她的骨灰,那她,又算什麼?

只覺渾身的溫度都消失了,通體寒涼,我僵着臉,轉頭看展湘,才發現她的臉色已經不是難看能形容的了。

“展湘,小默她……”我聲音有些沙啞,像是許久沒有喝過水了。

展湘木着臉,咬牙道:“我知道她沒投胎,我也知道她也想要血玉麒麟,可我從沒想過,她從一開始就不是人!”

她從一開始就不是人……

簡單的一句話,讓我再不能自欺欺人了,小默她……從一開始就在騙我們,她又到底是誰?

頭隱隱作痛,放在膝上的手下意識的想要抓住些什麼,直到手背上傳來讓人安心的觸感,我莫名的不安纔得到點點舒緩。

“從得知那個姓湯的警察,一直在調查陳默和樑可心,再到樑可心威脅你開始,我們就一直在查這其中的關聯,結果發現,是因爲姓湯的在暗中觀察你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陳默,而那個時候,他因爲一直懷疑你,便也打聽過你身邊朋友的事情,自然也包括陳默已死的消息……”

江城看着我,陸陸續續地說出了一些事情的真相,“想當然的,這對無神論者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他不相信有鬼的存在,只當是陳默死而復生,就一直在調查她,又發現,她和樑可心有所接觸……”

頓了頓,他接着說道:“直到,他的跟蹤被發現了,打電話給你的當晚,陳默就找上了門。”

後面的話,再不用他說清楚,我已經明白了。

湯隊長說相信有鬼,是因爲他看到了小默,而他,是被小默殺了,因爲他發現了小默的祕密!

只覺全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凍得我瑟瑟發抖,我下意識的拽緊了搭在手背上的那隻手,儘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她爲什麼要這樣做?爲什麼要騙我們?還一騙就騙了這麼多年,直到她‘死’,我也以爲,她真的是想不開……”

“爲的東西,湘湘剛纔已經說過了,她也想要血玉麒麟……”江城深吸一口氣,似乎在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直到展湘略顯沙啞的聲音響起,“事到如今,還有什麼不能說的,都說了吧。”

我心下了然。

看來,展湘知道的事情,也比我多一些。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簡諾淡聲道:“還記得一開始,顧曉婉冒充你的樣子,恐嚇你,逼你交出血玉麒麟的事情嗎?”

我愣了愣,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見他眸色深邃,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不由點點頭。

“我那時就和你說過,救走她的,是一隻怨力極強的厲鬼,而顧曉婉之所以會找你,是有天女指引,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所謂的天女,其實就是那隻厲鬼。”

簡諾看了我一眼,續道:“後來,樑悅跳樓,你在這之前,接到一通恐嚇電話,再之後,又是劉晴的死,以及後來的艾琳,甚至包括樑可心的活死人身份……相信都跟那厲鬼脫不開關係,至於厲鬼的身份,相信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猜到了。”

——要怪,就怪他查到了不該查的東西!

突兀的,樑可心曾說過的話竄入腦海,我忍不住想,這個不該查的東西,是不是就是小默?

所以,小默就是顧曉婉口中的天女,也就是,那隻厲鬼……嗎?

一瞬間,曾經所有發生過的事情,走馬觀花似的涌現,那種種解釋不清的疑問,一旦將小默代入,似乎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

可是……不對,還是不對,小默不該是這樣的人,她不該是這樣的。

腦子一團亂,我無意識的撫摸着腕上的手鍊,幾乎想反駁,事實上,也真的反駁了,“這些事情,不都是邪魂做的嗎?艾琳和他的關係最好啊。”

“不,事實上,邪魂的事情只是個巧合,甚至連陳默都沒想到。”簡諾搖搖頭,語氣一如既往的平靜,“學校裏之所以有鬼母的存在,是邪魂爲了利用蠱曼童吸食人類的貪念、……這原本和陳默的目的沒有衝突,直到鬼母的勢力土崩瓦解,艾琳被心魔所困,陳默便利用她,再次逼迫你。”

這時,一直擁着展湘的江城又接過話頭,“其實,要想擊潰你的心理防線,就應該從你身邊最親近的人下手,但我想,她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拿你們當朋友的,所以才犧牲了一些不相干的人。但不管怎麼樣,她爲了讓自己更像個普通人,不知道吸食過多少人的壽命和精魄,害了那麼多的人,都是事實。”

“不、不是……”我倉惶地連連搖頭,“就算、就算她是千年厲鬼,她也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把握的剛剛好,就像、就像艾琳那一次,小默怎麼可能會知道,我會重新回去自己以前住的地方,然後通知艾琳呢。” “你忘了嗎曉曉。”展湘擡起眼睛,苦笑地看着我,“那之前,你和樑可心待在一起,不是嗎?”

我愣了愣,“你、你怎麼知道?”

她搖了搖頭,目光突然落在我的手腕上,眼神複雜,“你再看這手鍊上的水鑽,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小默用來監視你的媒介。”

“什麼?”我徹底懵了,低頭看着這條小默最後留給我的手鍊,滿心的震驚。

一瞬間,我只覺得可笑,那時,我還曾想過,這冰藍色的水鑽,彷彿是小默的眼睛,呵……看來,還真是她的眼睛啊。

想着,我慢慢把手鍊解了下來,走到門口,揚手把手鍊丟了出去。

銀色的鏈條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線,便落到了不遠處的小池塘裏,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大寶,姐姐好像不開心。”身後,有稚嫩的同音小心翼翼的說着。

“嗯,姐姐不開心。可姐姐爲什麼不開心?”

“大寶,是不是我們惹姐姐不高興啦?剛剛、剛剛是我們說了村裏的人都是怪物以後,他們臉色就都變了。”

“啊,好像是……”

然後,我就感覺手指頭被輕輕拽着搖了搖,“姐姐,別生我們的氣……”

軟軟糯糯的童音,讓人聽着心裏都酥了一大半,我勉強壓下因遭到背叛而難受的心理,強笑着低頭捏捏大寶的臉,“你們又沒有錯,姐姐怎麼會生你們的氣呢,姐姐只是……在生自己的氣罷了。”

氣自己全心全意的相信,卻換來對方的背叛。

“好了,曉曉,事已至此,難過也沒用。”展湘走過來,明明也在爲小默的背叛而傷心,卻反而安慰起我來,“或者,我們應該儘快找到她,搞清楚,她到底爲什麼那麼想要血玉麒麟。”

“血玉麒麟……”又聽小寶喃喃自語,抓了抓大寶的袖子,用自以爲很小的聲音小聲道:“大寶,那個姐姐讓我們保管的東西,是不是也是這個啊。”

聞言,我和展湘同時一驚,不等我追問,身後突然傳來淡漠的聲音,“那個讓你們保管東西的姐姐叫什麼名字?保管的又是什麼東西?”

小寶看大寶,大寶搖搖腦袋,“不知道姐姐叫什麼,不過,她讓我們等一個叫黎曉的姐姐,如果是這個姐姐找來,就讓我們把東西交給她。”

乍然聽到我的名字,我吃了一驚,連忙道:“我就是黎曉!”

“誒?” 真想吃口飽飯 想不到的是,大小寶居然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才異口同聲的問我,“姐姐不是叫任妍嗎?怎麼又叫黎曉了?”

“啊?”我愣住了,心下暗暗猜測。

這個任妍,應該就是她們的親姐姐無疑了。

那我要怎麼說?說你們的確認錯人了,其實我是黎曉,不是任妍?

得,那她們準得哭。

手下意識地撓了撓腮幫子,我尷尬道:“那個,其實,黎曉這個名字,是我的化名,這麼多年,在外行走,多有不便嘛啊,呵呵……”

汗,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到最後只能傻笑。

大小寶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隨即拍掌一笑,“太好了,我們圓滿完成任務了。”

緊接着,兩個小東西一人拉住我一隻手,拽着我來到月老像的底座前,興致勃勃的嚷嚷,“那東西就在這下面。”

說着,小寶回頭招呼道:“幾位哥哥姐姐,你們也一起來吧。”

那幾個人自然不會推辭,然後我就眼看着小寶不知按下了啥機關,那笨重的底座,自動移開了位置,底座下,赫然露出一個一人寬的階梯來,階梯直通地底下。

大小寶徑直打頭陣,我跟在後面,再後面是簡諾、展湘,江城墊後,憑着大小寶手裏蠟燭散發出的昏黃燭光,走在階梯上……唔,別問我哪來的蠟燭,事實上,我也不太清楚她們怎麼變出蠟燭的。

階梯一直下到十幾階,拐彎後繼續往下,直到前方隱隱現出空曠的輪廓,纔算到底。

走下最後一級臺階,我擡眼望去,才發現這是一個比月老廟大不了多少的地下室。

地下室正中有個檀香木製的案几,這讓我暗暗咂舌。

要知道,檀香木可是很珍貴的木材,在這種地方出現檀香木,的確很稀奇。

大寶蹦蹦跳跳的跑過去,從案几上拿過一個同樣是檀香木製的盒子,再顛顛兒地跑回來,雙手舉起盒子,獻寶似的遞到我面前,“姐姐,給你。”

我接過盒子,幾乎不敢相信,一直苦苦尋找的血玉麒麟,或許就在這盒子裏,而我也已經肯定,這是顧筱婉特意將東西放在大小寶這裏的。

只是,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她爲什麼不直接把東西給小默?她不是要需要這東西救丈夫嗎?

大明春色 無數個疑問在腦海翻滾,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耳邊響起簡諾低沉磁性的嗓音,“別想那麼多,先打開看看吧。”

我瞬間回神,下意識看了他一眼,就見他面色沉靜如水,彷彿,這個被衆人爭相搶佔的神物,在他眼裏,並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怎麼了?”許是我目光停留的時間太長,他擡眸對上我的視線,嘴角幾不可查的掀起一絲淺淺的弧度。

恍惚地搖搖頭,我重新將注意力放在手上的盒子上,深吸口氣,慢慢打開盒蓋。

纔剛開一點兒縫隙,泣血般的紅芒便迫不及待的從罅隙裏漏了出來,等到盒蓋完全打開,整個地下室都被這耀眼的光芒照得如同白晝。

待紅芒散去,出現在我眼前的,便是傳說中的血玉麒麟。

這血玉麒麟僅有手心大小,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這麒麟雕刻的栩栩如生,湊在眼前細看,像會活過來似的。

“轟隆隆——”

突然,頭頂傳來一陣坍塌聲,震得頭頂有灰塵撲簌簌的落下,所幸簡諾眼疾手快,立刻用結界將我們罩住,才避免了被灰塵落得滿頭滿臉的狼狽下場。

“怎麼回事兒?”我皺了皺眉,看向簡諾。

他眯起眼睛,眸中有寒芒閃過,“失去了對你的監視,某人按耐不住了。” 沒等我想明白簡諾話裏的意思,便聽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在順着階梯,緩緩朝這邊靠近。

我忙回頭看去,就見失蹤數日的言樂和顧筱婉,竟就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言樂!筱婉!”我一瞬間感覺驚喜,就想衝過去,胳膊卻被一把拽住,“等等,曉曉。”

我側頭看了眼,才發現拉着我的是簡諾,不由疑問,“怎麼了?”

他一雙眼睛緊盯着那兩人,沉聲道:“他們的神情不對勁。”

我一驚,連忙細細打量,就見他們的眼睛竟然都是血紅色的,臉上的表情僵硬而詭異,像被控制的惡鬼。

展湘顯然也注意到了,就聽她驚聲卻不掩擔憂的問,“他們,他們怎麼了?”

“攝魂術!”江城收起了嬉皮笑臉,神色凝重,“和曉曉上次中的血控術差不多,雖然比那個高明不了多少,但要解開,還是有點難度。”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顧筱婉的脖子像斷了一樣,腦袋歪着掛在上面,僵硬的朝我伸出手,聲音沙啞難聽,“交出……血玉麒麟……”

她身邊的言樂亦是如此,臉上還掛着詭異的笑,“曉曉……把血玉麒麟給我……”

森冷的寒氣自腳底襲遍全身,我僵着臉,倒退一步。

簡諾一隻手將我護在身後,另一隻手上,憑空多出怨靈鞭。

一看到這鞭子,我心下一顫,幾乎條件反射的拽緊了他的袖子,“不要,不要傷害他們……”

他們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在自己人的手中受傷。

展湘看了眼簡諾手裏的鞭子,咬咬脣,她從江城身後跳出來,大喊道:“言樂!你醒醒啊,我是展湘!”

說話間,她不由分說的拽住我的胳膊,拽的我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沒等我站穩,就聽她接着說道:“還有她,黎曉,曉曉,她是你從小愛護到大的曉曉,你不認識了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話起了作用,那一瞬間,言樂的臉上竟然有一絲茫然閃過,彷彿在問,曉曉?

心頭一喜,我也顧不得其他了,立刻跟着大喊,“言樂!我是曉曉!你快醒一醒,不要被控制了!”

而後,我又轉頭對顧筱婉喊道:“筱婉,你忘了嗎?你還要救你的丈夫!你這樣,還怎麼救他?你快醒過來啊。”

這次的效果更明顯,兩人的臉上分明出現了一絲掙扎,可沒等我高興,他們眼底的血紅忽然越積越濃,那神情竟變得更加陰森恐怖,“交出……血玉麒麟……”

我只覺一陣刺骨的陰風朝我撲面襲來,再看時,筱婉那張放大的詭異笑臉,竟然就近在眼前。

駭然一驚,我緊緊閉上眼睛,連連後退。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簡諾一把攬住我的腰,帶着我迅疾地逃離出筱婉的攻擊範圍。

“怎麼、怎麼會這樣?他們剛剛,不是要醒了嗎?”我怔怔地看着在紫色結界裏拼命撞擊的言樂和顧筱婉,喃喃自語。

簡諾皺起眉頭,嗓音淡漠低沉,“一旦察覺他們有掙扎的跡象,控制他們的人會立刻察覺,然後,加固咒語,讓他們陷得更深。”

“那怎麼辦?”我焦急的追問道,總不能一直這樣僵持下去。

突聽展湘緊張的大喊,“喂,你們別撞了,頭上都流血了,你們感覺不到疼嗎?”

我循聲望去,隨即大吃一驚。

只見言樂和顧筱婉,爲了撞破結界,從裏面出來,居然已經將腦袋撞得頭破血流。

展湘焦急的就想衝過去,卻被江城拽住了,“沒用的,他們現在心裏只想要血玉麒麟,就算死了,也不會知道疼。”

我緊緊拽着手裏的盒子,尖利的棱角幾乎刺進肉裏,鑽心的疼。

大小寶一直緊拽着我的衣襬,低頭看時,還能看到她們大大的眼睛裏,盡是害怕,可她們卻沒有哭,只是緊張的拽着我。

這種時候,她們反而很勇敢,這給了我莫大的安慰。

深吸口氣,我轉頭看向簡諾,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平靜,“把結界撤了的吧,放他們出來,不然,他們還是會受傷。”

簡諾凝眸看着我,“決定了?”

“既然她想要,那就給她吧,只要她不再傷害我的朋友。”這一刻,我突然想通了。

其實從頭到尾,我都不知道這血玉麒麟到底有什麼用處,既然小默需要,或者說,是很需要,那不如給她。

簡諾看了我半晌,緩緩點頭,“好,既然這是你的決定,那麼,我支持你。”

“謝謝!”我滿心感激,這一刻,我最需要的,就是支持。

他搖搖頭,大掌熟門熟路的按在我頭頂上,使勁揉了揉。

緊接着,他隨手一揮,紫色的結界憑空消失,言樂和顧筱婉立刻像發了狂一樣,徑直朝我衝來。

我打開盒子,拿出血玉麒麟,耀眼的紅芒再次閃爍起來,刺的人睜不開眼。

我下意識的拿手擋住眼睛,陡見眼前白光一閃,再看時,我頓時傻眼了。

這……是哪裏?

一片火海,將夜空映照的如同白晝,空氣裏,瀰漫着濃濃的燒焦氣味。

還有許多人在哭喊,在哀叫,鈍器刺進肉裏的聲音清晰可辨。

我就那樣看着,看着一個熟悉的身影,如地獄爬上來的奪命閻王,穿梭在那片浩瀚的火海里,舉起手中的長劍,每一次將劍刺出,便奪走了一個人的生命。

他的表情是冷酷的,眼裏有掩不住的厭惡和憎恨,白色的衣袍上浸滿了鮮紅的血,像一朵一朵盛開在雪裏的紅梅,妖異邪肆。

倏地,畫面一轉,又是相同一襲白衣,白衣上,依舊沾染着鮮血,手中的劍,直直指向另一個男人。

那是一個俊美如神祗的男人,華貴的氣質,疏離的眼神,叫人不敢輕易靠近。

突然,那個穿着白衣的青年,狠狠的將劍,刺進了這個男人的胸膛。 我的女團爆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