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什麼?我又不是鬼,我怕毛。”我衝着月如怪笑道,“你說,他會不會來收了你。”

月如不服氣道:“只要我還在你身上,就不算孤魂野鬼,我們兩個是有契約的,契約不斷就永遠都分不開。”

“次奧,你覺得賴在我身上一輩子了,再說了我們的契約是什麼?”我從來沒聽過契約一說。

月如翻轉身體,將那綠色的內衣亮在了我面前:“這就是契約,想斷可以啊,除非你天天穿上這內衣招搖過市。”

“拜託,你們都認真點,別和你身上那東西演內心戲了。”林靈七衝着我罵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在交流什麼,但是準是些不要臉的事情。”

我定過神來,王大風已經將符紙打向了自己和我們,唯獨留了小婉一人站在死衝局上:“時辰差不多了,鬼胎聞到了女人的陰氣,就會出來的。”

“隆隆……”就在我們三人氣息隱藏的時候,地表之下便傳出了不安的聲響,那沙地的中心開始如同波浪一般的搖動了起來。 第280章全世界只有他會對我這麼好

不用多想姜南初就知道是陸司寒,全世界只有他會對自己這麼好。

想到罰站,姜南初就想起了昨天在錦都大學的那個電話。

「司寒,我已經可以確定了,之前綁架我的那個人她就在錦都。」

聽到姜南初這句話,陸司寒停下手中的動作。

「你怎麼會知道?難道你和她已經見過面了?」

「還沒有見面,但是已經撥打過電話,昨天那些我和簡梓佑的照片就是她的手筆。」

陸司寒的表情開始嚴肅起來。

「這件事情我會派人去查清楚。」

「嗯,不過昨天還真是多虧了戰材昱,他晚上偷偷摸摸的過來給我送衣服,還幫我聯繫上了你。」

「司寒,你知道他的腿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看著實在怪可憐的,我都想去問問江白朮能不能夠治好他。」

話音剛剛落下,姜南初的細腰就被陸司寒掐了一把。

「在我的床上還敢說江白朮的名字,姜南初你膽肥了。」

「再說了,以戰錚樺的地位什麼樣的神醫請不到,還用得著你去操這份心嗎?」

「至於戰材昱腿的事情,我倒是有些耳聞,似乎是在兩年前因為一個女人,他醉駕導致的車禍。」

姜南初點了點頭,隨後就被陸司寒的手指戳了戳腦袋。

「議長府的人個個深不可測,你不要太好心了被人利用,知道嗎?」

「嗯,我明白啦。」

不過這對話怎麼聽著這麼像爸爸怕女兒被人拐跑呢?

翌日,姜南初去錦都大學上課見到聶書書的那一刻才知道陸司寒原來為自己做了這麼多。

放學之後姜南初朝著校門口走去,等回家見陸司寒,自己該怎麼獎勵他好呢?也不知道一個法式親親夠不夠。

「小心!」

「砰!」

入神的想著,突然一雙大手推向自己,姜南初被推開四五步路遠,才發現教學樓陽台上的花盆掉了下來。

「你沒事吧?」

傅自橫緊張的問。

「是你救了我嗎?真的非常感謝!」

姜南初連連朝他鞠躬,總覺得這男人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姜小姐下次要注意點,不要走路還想著心事。」

說起自己的心事,姜南初的臉忍不住紅了紅,隨後發覺到了不對勁。

「你怎麼知道我姓姜?」

「我們昨天在議長府見過,你忘記了嗎?」

姜南初烏黑的眼珠微微轉動,這才恍然大悟。

「啊,我記起來了!」

姜南初說完之後臉頰微紅,昨天的她被罰站一晚上實在有些丟人。

「我叫做傅自橫,是議長閣下的秘書長。」

傅自橫說完動了動肩膀,雖然已經很小心,但似乎還是被花盆砸傷了。

「傅先生,您的肩膀沒事吧,我送您去醫務室看看?」

姜南初給陸司寒發送了一條簡訊之後,就扶著傅自橫前往醫務室。

「叫我自橫吧,傅先生聽著倒是怪生疏的。」

在醫務室檢查傷口的時候傅自橫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你是秘書長怎麼會到這邊來?」

「是我妹妹在學校圖書館看書,我來帶她回去。」

「原來是這樣,看來自橫和妹妹的關係非常好。」

「嗯,在很小的時候她就走丟了,最近剛剛找回來,說起來我真的虧欠她很多。」

傅自橫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他平時不是一個多話的人,但在姜南初面前就很想多靠近她一點。

「傅秘書長見義勇為也就罷了,還聊起家常,你什麼時候對我的未婚妻感興趣了?」

陸司寒從外面進來,語氣不善的說道。

「司寒,這一次多虧了自橫,如果不是他,我可能都要去醫院了。」

「如果是真的,我會好好感謝傅秘書長,就怕這一切都是陰謀。」

姜南初扯了扯陸司寒的手臂,他這樣說話未免有點太傷人了。

「傅秘書長,不知道你還能不能走,是不是需要我們在這邊一直陪著你。」

「不用了,你們先走吧,只是有些可惜,我原本還想著可以讓姜小姐和我的妹妹認識,一起做個朋友。」

傅自橫禮貌而要謙遜的說。

「那就下回見。」

陸司寒說完直接牽過姜南初的手拉著他走出了醫務室,直到進入車廂,姜南初都還覺得有些對不起傅自橫。

「司寒,你和這傅秘書長是有仇嗎?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姜南初,你知不知道傅自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憑空出現在錦都,光靠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成為秘書長的人,他的心計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你說他會這麼好心的為了救你不顧自己的生命危險衝上去嗎?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不要說陸司寒多想,錦都的這些個個都是人精。

聽到陸司寒這一番解釋,姜南初倒是也開始有些后怕起來。

「那我以後少和他聯繫。」

「嗯。」

見姜南初乖乖答應,陸司寒的脾氣才有所緩和,隨後溫熱的唇貼在了唇角讓陸司寒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姜南初親完之後就想要離開,卻被陸司寒握住了細腰。

「這是什麼意思,占完了我的便宜就想走?」

陸司寒說完就要湊上去狠狠欺負回來,卻被姜南初用小手堵住了嘴。

「這是獎勵,謝謝你讓聶書書也來到錦都,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姜南初垂下眼眸,嘗嘗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說。

「小傻瓜,我不對你,對誰好。」

陸司寒輕笑著說。

另一邊拘留所審訊室內,方雅紅著眼眶握住戰珉的雙手。

「我的珉兒,這才過了多久居然瘦了這麼多,你父親真是狠心!」

「好了媽,爸這也是沒有辦法,他必須要給大眾一個交代,只不過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外面傳的怎麼樣了?」

戰珉詢問道。

「已經讓傅自橫去解決了,珉兒你一定要快點出來,不然只怕那個賤人的兒子都要騎在你頭上了。」

「媽,你這是什麼意思?賤人的兒子?」

「沒錯!你這次怎麼這麼糊塗,讓人握住了這麼大的把柄,你爸他一氣之下就把時柯的兒子接回來了。」 小婉雖有心理準備,可是這地面搖動起來可比地震嚇人,因爲她腳下的地面竟然浮現出了一張張怪異的人臉,那些人臉有男有女,全都是一副驚恐的面容:“呀!救我……”

“等等,別急!”林靈七算是冷靜,因爲那小婉壓根就和他沒有關係,“至陰鬼胎還沒現身,不要前功盡棄了。”

“什麼時候上,等小婉被吃了纔出去?”我可沒有他們道士那麼好的閒心,可是這一次就連月如都要阻止我了,“月如,怎麼了?”

“咔咔咔……”地表之下再次發出了驚異的聲響,只見一隻染血的手臂從泥土裏衝了出來,那五指十分瘦弱,可是張開的時候卻好似尖利的爪子。

小婉哪裏見識過這種場面,當即就被嚇得暈倒在了地上,她的雙腳正好就在血爪子上方,這一下就被拉得死死的了。

“師弟,困他!”林靈七兩人突然叢符紙之中現身,他的動作幾塊,當即衝上去就和那血爪子握在了一起,“鬼胎,要不要上來玩玩!”

“好……好快的速度!”我見過百米運動員跑,可林靈七一發威,那十多米的距離基本就是一眨眼,關鍵是他一個凡人的手抓,竟然好像握手一般和鬼胎爪子緊緊握住了。

王大風這邊也沒閒着,他雙手一壓將各色符紙按在了鬼爪子旁邊,此刻那原本動盪的地面一下子就恢復了實體化:“看你怎麼回去!”

“呀……”那血爪子方向傳出了絕望的吼叫,那鬼胎就相當於一隻手被卡在了硬質地面上,是上又不敢上,下又下不去,真是被這兩師兄弟整得尷尬極了。

林靈七一身純黑和那鬼爪子在將至,他咬牙切齒,看來渾身的力氣都用上:“孃的,你給老子出來啊,出來啊!”

“呀啊……”那鬼胎叫聲悽慘,顯然也是往下發力,這一人一鬼也是僵持得不行。

“怎麼這聲音和上次不同呢?”此刻月如疑問道,“這分明就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那至陰鬼胎不是一隻男鬼嗎?”

聽這麼一說,我也從緊張的氛圍中衝了出來,這聲音不光是女聲,而且還是我十分熟悉的女聲:“是小晴的聲音吧,難道這血爪子是小晴?”

“情個什麼情啊,還不快過來幫忙。”林靈七累得受不了,他盯着我道,“江子說你呢,過來一起把他給扯出來。”

“哦!”我答應一聲這就跑了過去,可是那血爪子幾乎已經被林靈七雙手握住了,我又覺得有血噁心,這一時間都不知道要怎麼扯了,“沒位置了,我扯哪兒啊!”

“次奧,你拉我啊!”林靈七氣得暈了,他怒罵一聲道,“你沒玩過拔蘿蔔嗎?抱着我扯啊,快!”

我活動了雙手雙腳,這一下子就去抱住了林靈七的後背,可由於林靈七身體是傾斜的,我這麼一擁抱上去稍微就抱住了他的臀部:“這樣可以嗎?”

“拉啊,哎呀拉!”林靈七全身再次發力,他的身體就更加往後坐了下來。

頓時間竹林子妖風四起,那血爪子突然得力又想要把我們兩個都給拉近地面:“呀哈哈哈……”

“我已經很用力了!”我幾乎使出了全身力氣,這一下子發力當即將林靈七身體給壓了下來,可是我抱的部位有點低,雙手已經滑落得勾住了他的褲子,“還要多久啊啊。”

“別……別……別拉褲子啊!”林靈七轉過頭來,他的臉頰已經被漲的通紅了,“褲子……褲子要爛了!”

“嘶……”關鍵時刻一聲破布聲音,林靈七話音一落,他的長西褲就被我扯成了短褲,而且一條純紅色的大內褲了露了出來。

“額,對了師兄今年是本命年啊!”王大風本還在控地,現在也不忘笑出了聲音,“他要出來了,準備好!”

“林靈七你褲子上還有一隻喜洋洋!”我十分震驚,青城山白雲觀怎麼說也是修道的,居然上面還看得到喜洋洋,這是與時俱進啊。

“老子被你們兩個氣死了!”林靈七尷尬萬分,可是這也激發了他潛在的能力,此刻他單手一起,盡竟然將那支鬼爪子連同下面的鬼給活生生地拖了起來,“怎麼可能?是乾屍!”

“呀……”那鬼爪子下不是別人,正是當日被一陣白色粉末覆蓋之後的小晴,可是現在的小晴已經形如干屍,她的皮膚和骨架完全粘結在了一起,渾身上下到處都彈動着噁心的蠕蟲。

“呀哈哈,呀……”小晴的乾屍才一出地,口中便噴射出了各色的蠕蟲,她正要往林靈七脖子上咬去,卻被一技衝擊給洞穿了骨架子。

“噗嗤!”林靈七手握一把烏金刀面匕首,那匕首沒有刀柄卻只有一面極薄的刀面,這刀面和他的單手幾乎融爲一體,已經穿過了小晴的咽喉。

等到林靈七將那匕首抽出來的時候,小晴的身體當即就化爲了粉末,唯獨剩了一顆骷髏腦袋留在了地板上。

王大風收拾好符紙盯住那東西道:“這是上次被鬼胎附身的女聲,怎麼會變成了乾屍?”

“被惡鬼附身的變成乾屍不正常嗎?”我實在不同其中的玄妙。

月如抿着嘴道:“惡鬼附體,只能讓人的靈魂無處安放,一旦惡鬼離開身體,這身體也就飛灰湮滅了,能夠變成乾屍攻擊人的,實在是少數!”

“完了,那以後你離開我,我不是要飛灰湮滅!”我抱着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我的結局爲什麼會這麼悲哀。

林靈七倒是不擔心什麼乾屍,反而是看着自己的紅內褲罵道:“他孃的,沒有找到至陰鬼胎,還白搭上了老子的隱私,這筆賬我以後一定要給你們兩個慢慢算!”

王大風忍住不笑,拍着我的肩膀道:“林靈七師兄,你覺得……哈哈……覺得這件事情怎麼處理好?”

林靈七一手按住地面道:“下面沒有氣息證明鬼胎已經走了,這具乾屍是有人故意留下誤導我們的,和屍體最親密的行當你們應該知道吧!”

我腦子一轉快速道:“難道是盜墓的,不是把鬼胎給挖了盜走了吧!”

“次奧啊,你是小說看多了嗎?”林靈七差點就是一巴掌過來,“盜墓的要盜也是盜文物啊,盜個毛的鬼胎啊!”

我一聽就不樂意了,趕忙給林靈七普及道:“你沒聽說過有人爲了壯陽什麼的,吃胎盤補營養啊,這鬼胎要是吃了一定猛得像老虎一樣!”

王大風別住我的話分析道:“師兄,你是指那鬼胎被湘西那些道士弄走了?”

“湘西,是湘西趕屍將嗎?”我聽過湘西趕屍遠近聞名,可是鬼胎是鬼,就算擁有實體也只是鬼,不可能像屍體一樣好控制。

林靈七點着頭道:“趕屍的那些傢伙詭異得狠,我也說不上來他們到底想要怎麼樣,不過既然出現了這種乾屍,總是和他們拖不了干係的!”

“呀啊!”就在我們三人猶豫的時候,小婉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可是她一驚醒就驚叫得整個竹林子都不安靜了,“呀,救命啊!”

原來此時此刻那地面上的小晴頭顱,就好像蝙蝠一般朝着她俯衝了過去,從那獠牙面準的範圍來看,定是要吃了她美麗堅挺的胸脯了!

“月如!”乾屍敢欺負我的妹子,我怎麼能罷休,此刻我和月如合體就要動用地面上的尖銳樹枝朝着頭顱攻擊。

“不行啊!那裏只有一顆頭,沒有菊花啊,取不了!”月如一聲嘆息道,“江子,怎麼辦?”

我長吐舌頭,這他孃的我們婦女陰門的攻擊方式也太受侷限性了吧,此刻要怎麼辦,難道要眼看着那骷髏頭去咬我妹子的胸脯。

“不行!”我怒吼一聲,雙手一壓變讓自己的胸脯在瞬間提升了好幾個杯位!

“不對,不對,我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女人荷爾蒙!”林靈七看不見,可是感覺是一流的,他站在我身邊已經感覺到了我胸脯的巨大變化,那變化甚至都讓他流出了鼻血,“江子兄弟,你太狠了!”

王大風也是第一次看我施展功力,他竟在第一時間埡口無語了。

“噗嗤……”我胸脯的兩跟長針當即噴射出了白色的液體,那液體一打在骷髏頭蓋子上,就如同雪花一般將他整個給凍結了。

“咣噹!”骷髏頭硬生掉落在了地上,摔成了一片粉碎。

“呀!救命啊!”沒想到這個時候那小婉妹子聲音更加宏亮,放佛周圍還有什麼詭異的事情要發生一般。

我憋住了勁兒往着周圍巡視,可是此刻竹林子裏一片安靜,哪裏有什麼威脅:“小婉妹子,你這是怎麼了?”

“救命啊,他是流氓!”小婉指着林靈七的褲腿,臉色上有害羞更有興奮,只是那聲音吼起來讓人實在受不了,“呀啊!”

林靈七除魔心切,這纔想起了自己那火紅色的大內褲已經流露在了妹子面前,這面子是大他直接就夾住了雙腿躲在了我背後:“江子快給我擋住,擋住,哎呀我的老臉啊!” 第281章好好好,都聽你的

「女秘書的事最好不要讓我找到幕後黑手,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戰珉雙手握成拳,帶著恨意說道。

「好了,這些事情暫時都不急,珉兒,等你出來之後記得多哄哄翟薇。」

「媽媽就你和材昱兩個兒子,材昱的腿又變成這樣,我已經把所有的希望都壓在你身上,明白了嗎?」

「放心吧,媽,一個野種等我出去就收拾他。」

戰珉輕笑著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