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通,人生在世大不了一死,以咱們兩家的底蘊,難道還拼不過他秦巖嗎?”

其實虎嘯庭說的非常對,秦巖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但是虎家和羅家不一樣了,他們實力雖低,但是貴在人多。

這像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一根筷子會被輕輕折斷,但是一把筷子很難被折斷。

聽到虎嘯庭的話,羅通咬了咬牙,大聲高喊起來:“羅家人聽令,我們今天一定和秦巖不死不休。”

羅家人頓時從各個暗處走出來,他們全部向秦巖望去,準備和秦巖同歸於盡。

與此同時,虎嘯庭也舉起了手,虎家人紛紛從暗走出來,準備和秦巖決一死戰。

其他陰陽世家的人看到這種情況,紛紛退到了一邊,準備兩不相干。

當然,如果誰贏了,他們臣服於誰。

馬澤洪等馬家幾個人紛紛走到了秦巖身邊,將秦巖圍在了間,也準備和羅家人以及虎家人決一死戰。

看到馬澤洪他們如臨大敵的樣子,秦巖卻不以爲然。

別看羅家人和虎家人人多勢衆,但是他們是一盤散沙,只要殺掉了虎嘯庭和羅通,羅家人和虎家人必定一鬨而散。

因爲誰都怕死。

“好啊,有本事來啊!”秦巖翹起嘴角嗤笑起來,不屑一顧的看着羅家人和虎家人。

雖然秦巖表面很蔑視對方,但是他卻在暗偷偷念動咒語佈置陣法。

在沒有了解敵人之前,秦巖也不想太大意。

在這種時候,有時候大意是意味着死亡。

“殺!”羅通大吼起來,帶着羅家人首先向秦巖殺去。

原來羅家人爲了能徹底擊敗秦巖,還準備了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叫天魂地魄玄冥陣,是通過將人的三魂祭獻給天,七魄祭獻給地組成的陣法。

這種陣法陰毒無,一旦施展,陣法的人無論是誰都會在施展完陣法後死去。

因爲他們的魂魄已經祭獻給了天,祭獻給了地,只剩下一具驅殼。

看到天魂地魄玄冥陣,秦巖眯起了眼睛,他沒有想到羅家爲了利益居然不顧門人弟子的生死。

凡是施展這種陣法的人必須是本家族的死士,外姓人是無法施展的,因爲他們的魂魄在祭獻給天地前必須通過自家祠堂的認可。

也是說必須要經過自家祖輩的認可。

等天魂地魄玄冥陣施展後,整個會議室魂氣澎湃,像將人塞進了蒸房裏。

施展這個陣法的羅家弟子們像喝醉了一樣,一個個東倒西歪,但是他們的速度卻偏偏極快。

他們看似一個踉蹌沒有站穩,但是下一刻突然出現在幾米外的另外一個地方。

這種速度不但馬澤洪他們看到心驚,連秦巖看到了也不由心驚。

“乾坤問道,********,天地借法,普高萬靈。去!”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隱身在暗處的慕容雪菡指去。

慕容雪菡立即現出身形,將焚魂爐拋了出來。

焚魂爐冉冉升起,像一輪朝日一樣耀眼無。

看到焚魂爐後,所有的人都大驚失色。

這裏的人都認識焚魂爐,焚魂爐可是崔俊洛的成名鬼器。

曾幾何時,崔俊洛借用焚魂爐焚燒了成千萬陰陽師的魂魄,令人間無數陰陽師聞風喪膽。

“這是怎麼搞的?焚魂爐怎麼會在秦巖的手?”

“是啊!太怪了!崔俊洛不是被地府府君關起來了嗎?他的成名鬼器怎麼會在這裏?”

與此同時,羅通也被嚇壞了。

焚魂爐恰好是天魂地魄玄冥陣的剋星。

“焚魂爐,魂被焚,魂飛揚,魄離散,爐仍在,焚萬物!去!”

秦巖再次念動咒語,對着焚魂爐指去。

“轟”的一聲,焚魂爐裏面響起一聲爆裂聲,一團團魂火在焚魂爐劇烈地燃燒起來。

一道道鎖魂鏈從焚魂爐飛出來,“嗖嗖嗖”地將羅家死士的魂魄紛紛鎖住,並且拽進了焚魂爐。

“啊!啊!”

一陣陣淒厲的慘叫聲頓時響起,一個個魂魄像一片片白紙一樣,在焚魂爐被焚化成灰。

組成天魂地魄玄冥陣的死士們,在沒有魂魄的支撐下,紛紛像木頭一樣摔倒在地。

這樣,天魂地魄玄冥陣被秦巖輕鬆至極地破掉了。

羅通臉色慘白,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陣法會敗的這麼快。

在他萬念俱灰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虎嘯庭,想起了虎家。

虎家的底蘊雖然不如他們羅家,但是在在場的所有陰陽世家,那至少也能排進前五。

可是當羅通轉過頭向虎嘯庭望去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 整個會議室內根本沒有虎嘯庭,也沒有虎家人。

虎家人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羅通突然覺得他似乎被耍了,而且是被當傻子一樣耍了。

原來虎嘯庭的確在戲耍羅家,他想讓羅家和秦巖兩敗俱傷,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所以他才鼓動羅通現在出手。

與此同時,秦巖也注意到虎家人不見了。

不過秦巖也希望這樣,如果讓他同時對付羅家和虎家,他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

現在的他只對付一個羅家,他有十成的把握將羅家滅掉。

“羅通,虎家的人已經跑了,你等着受死吧!”

說罷,秦巖念動咒語向羅通指去。

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指和食指閃現出,向羅通飈射而去。

羅通來不及躲閃,被金光穿喉而過。

羅通眼神渙散,在原地搖晃了兩下,“砰”的一聲摔倒在地。

看到長老死了,羅家人嚇得一鬨而散。

秦巖沒有去追這些羅家人,他覺得此刻最好還是穩住現在的局面,而不是斬草除根。

“師傅,羅家已經被我殺退,請您登第一陰陽世家的寶座。”

馬澤洪也不謙讓,轉過身重新坐到了首位。

只不過此刻的會議桌因爲剛纔的爭鬥被打的七零八落,散成一堆木頭,而且還有很多木屑。

“各位,請座。”秦巖擡起頭向其他陰陽世家的家主望去。

其他家主對視了一眼,立即依據實力大小坐在了馬澤洪的左右兩側。

他們此刻特別聽話,根本不敢觸怒秦巖。

他們可不希望自己變成下一個羅家。

秦巖挺直胸膛,大聲的問:“請問各位,是否願意推舉馬家當陰陽世家第一家?”

其他陰陽世家的家主紛紛表態,願意推舉馬家當陰陽世家第一家。

其實此刻馬家人丁單薄,綜合實力根本無法和其他陰陽世家相抗衡,如果不是秦巖強行出手,馬家能排進前二十名不錯了。

兩個小時後,羅家被馬家接管了。

秦巖和馬澤洪他們回到了房間。

馬澤洪坐在椅子,心事重重的對秦巖說:“秦巖,今天我們馬家雖然重新當了陰陽世家第一家,但是我們的綜合實力太差了。長此下去,還是有可能會被擠下去。”

馬嬌卻不以爲然:“爸,有秦巖在,你怕什麼。我覺得秦巖的實力還沒有被徹底挖掘出來。等他晉升到了天尊,或者是天尊以,我相信這第一陰陽世家的名頭我們會坐的更牢靠。”

在馬嬌心裏面,秦巖此刻是萬能的神。

馬澤洪苦笑起來:“閨女,以前我有些事情瞞着你,今天還是和你實話實說了吧,同時我也讓秦巖知道一些陰陽界的祕事。”

聽說馬澤洪要說陰陽界祕事,秦巖立即來了興趣。

秦巖一直以來對稀古怪的事情十分感興趣。

緊接着,馬澤洪將陰陽界的祕聞告訴了秦巖和馬嬌。

原來無論是誰,一旦他的道術達到了天尊後期,必須要離開世俗,即便不願意離開世俗,也會被強行帶走。

秦巖好的問:“師傅,莫非那些隱祕陰陽世家之所以隱祕起來,是這個原因嗎?”

在此之前,人們一直流傳隱祕世家隱祕起來是爲了躲避戰亂,不想捲入戰爭的漩渦。

可是現在看來,顯然是因爲他們實力太強大,被人強行逼到了世俗之外。

“沒有錯,他們之所以隱祕起來,正是因爲要遵循這個法則。這個法則沒有人能逃得過,連你也不行。”馬澤洪嘆了口氣說。

不過秦巖卻有個疑問:“師傅,按照你這樣說,那隱祕起來的應該是達到天尊後期的那個人,而不應該是他們整個家族。”

“你說的非常對,不過哪一個陰陽世家的手不沾一些血,他一個人如果走了,那留下來的家族肯定會被仇家算計。所以他們乾脆連整個家族都隱祕起來,以免被人報復。”

聽到馬澤洪這樣說,秦巖恍然大悟。

緊接着,秦巖又問了一個困惑他的問題。

之前的白家、秦家,他們都是隱祕世家,但是他們爲什麼沒有天尊後期的高手?他們爲什麼也要隱祕起來?

“秦巖,他們沒有天尊後期高手,一般有兩個原因。第一個,他們的天尊後期高手有可能死了;第二個,他們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他們必須藏起來。”

“哦,原來是這樣。”

“哦,難怪爹你這麼擔心,原來你是怕秦巖晉升到天尊後期,他無法保護我們了,是嗎?”

馬嬌擡起頭向馬澤洪望去,因爲自己猜到了原因而興奮。

馬澤洪點了點頭,無奈地說:“以秦巖的天賦,我估計他用不了兩年能晉升到天尊後期。到時候我們沒有了靠山。”

“爹,那我們跟着秦巖一起隱祕起來不行了嘛?”

“小孩子懂什麼!秦巖和我們不是一個姓,他帶着我們隱祕是不被認可的!”

聽到馬澤洪的話,秦巖立即表態:“師傅,你放心,在我隱祕起來之前,我一定將他們馬家的人全部培養成高手!不要忘了,我有靈地。”

緊接着,秦巖突然眯起了眼睛,不屑一顧地說:“更何況,隱祕不隱祕是我的事情,我倒要看看誰敢逼迫我隱祕。”

說到最後,秦巖攥緊了拳頭。

他生平最痛恨的是被人逼迫。

“哎呀!我差點忘了!爸,虎家肯定會來找我們麻煩的!你趕快想想辦法吧。”

馬嬌覺得虎家既然敢在陰陽大會和他們對着幹,肯定不怕他們,所以必須趕快想一個萬全之策。

現在對付虎家纔是重之重。

“虎家啊!一隻狼而已,和虎差的還遠。我們沒有必要在乎他們!”馬澤洪根本看不起虎家。

秦巖和馬澤洪的想法一樣。

虎家在他眼根本不入流。

“哦?是嗎?我們虎家真的只是一匹狼嗎?”

在這時,虎嘯庭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

緊接着,“砰”的一聲,門被虎嘯庭推開了。

虎嘯庭笑眯眯地站在門口,眼神犀利地看着秦巖三人。 能無聲無息的走到門口,這說明馬家的守衛已經被虎嘯庭殺掉了。

秦巖冷冷的問:“我們馬家的人是不是全部被你殺掉了?”

虎嘯庭豎起大拇指,讚歎的說:“你說的沒有錯,你們馬家的人的確被我全部咔嚓了。否則我也不會站在這裏。”

停頓了一下,虎嘯庭接着說:“他們臨死的時候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想一想都覺得可惜。”

聽到虎嘯庭的話,馬澤洪和馬嬌立即站了起來。

經過多次內鬥,馬家的人死傷慘重,現在的這些人是馬家僅存的一些碩果了。

現在他們被虎嘯庭殺了,也是說馬家再也沒有任何手下了。

馬澤洪和馬嬌變成了光桿司令。

“什麼?你把我們馬家的人全殺了?”馬澤洪咬牙切齒的問,難以置信的看着虎嘯庭,似乎想從虎嘯庭的眼神得到答案。

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馬澤洪啊馬澤洪,你真是老糊塗了,他們沒有死,我怎麼可能來這裏。”

馬嬌當即念動咒語與馬家的人聯繫,可是無論她怎麼聯繫都無法聯繫到她的同族。

“怎麼樣?”馬澤洪關切的向馬嬌望去。

馬嬌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像被抽空了魂魄一樣。

看到馬嬌的樣子,馬澤洪一個踉蹌沒有站穩,一屁股坐在了牀。

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他原本幻想着重振馬家雄風,可是現在馬家的人幾乎都死了,他不可能再重振雄風了。

秦巖一把扶住馬澤洪:“師傅,你不要擔心,即便馬家只剩下我們三個人,我們也依舊是陰陽世家第一家。”

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用嘲諷的語氣說:“無知小兒,陰陽世家從來都是大家族,你們三個人,還怎麼變成陰陽世家第一家。”

停頓了一下,虎嘯庭接着說:“更何況,你們沒有機會了,因爲我現在要殺了你們。”

秦巖眯起眼睛向虎嘯庭望去:“莫非你們虎家有人達到了天尊?”

在秦巖看來,虎嘯庭敢這樣肆無忌憚的闖進來,肯定有所依仗。

如果虎嘯庭沒有依仗,他絕對不敢這麼肆無忌憚,除非他是傻子。

可是誰都能看出來虎嘯庭不是傻子,他非常聰明。

虎嘯庭立即又伸出了大拇指,讚揚無的看着秦巖:“秦巖,我突然間越來越喜歡你了,你真是一個天才,居然連這都能想到。只可惜你拜錯了師傅。”

原來虎嘯庭早在馬家和毛家沒有沒落的時候突破了天師,達到了天尊。

只不過他爲了保存實力一直沒有公開。

他爲了漁翁得利,在暗給馬家和毛家制造了很多摩擦,爲的是讓馬家和毛家互相殘殺。

後來馬家和毛家因爲秦巖互相殘殺並沒落,按理說這個時候他可以出手了。

但是虎嘯庭覺得還不到時候,因爲他知道還有幾個實力強大的陰陽世家,最突出的是羅家。

這一次虎嘯庭原本想讓羅家藉機對馬家動手,可是他卻沒有想到實力最強的羅家居然被秦巖一個人幹翻了。

現在只能由他對馬家出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