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葯宗是紫曦大陸第一宗門,卻沒想到現在淪落到滅門的地步,只剩下我一抹殘魂,苟延殘喘到現在啊,真是老天不開眼啊……」葯無殤瞬間苦澀的說道。

「紫曦大陸?」紫夜皺眉問道,不知道為何聽聞紫曦大陸時,紫夜心底劃過一抹奇異的感覺,只是太快,紫夜來不及細想。

「那這裡是何處?你可知此刻葯宗所在是地下兩千米的地方?」紫夜耐著性子看向葯無殤問道。

「我知道,當初就是我帶著葯宗唯一的寶庫逃到這裡的,我本想守護好葯宗的基業,卻沒想到……」葯無殤緩緩說道。

紫夜終於知道這裡是一個神界之外的地方,這處暗無天日的地方據說是在神界聖地的邊緣處,一個被稱之為死亡暗域的裂縫中! “當然是真的,騙你有糖吃嗎?!”我笑着看着管志傑。

“如果你想吃,也並不是沒有。”不知道哪裏來的天賦,我的功夫是讓自己都詫異!

管志傑抿了抿嘴,皺着眉頭, “沒想到你會拿我開玩笑。”

“你看我是像開玩笑的樣子嗎?!”我一本正經。

管志傑才發現我是無比認真地說出這件事情。

“這段時間我也有感覺,我不是沒心沒肺的人,我知道你對我是很好的,你對感情這件事情也特別真誠,你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讓我很佩服。大概是我自己有這樣的感受,所以我纔會噩夢,纔會夢到孟子赫,在夢裏他揪着我不放,我真是不明白,一個背叛過我的人,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幹嘛還要在夢裏也要來干擾我的生活!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已經決定要和你在一起!”我盯着管志傑,說得是有理有據。

管志傑膽大了起來,一把抓着我的手,“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這麼多年單身,只爲遇到你這樣一個女人!”

他說得是那麼讓女人沉迷,我卻高度保持自己的清醒。

就這樣,我正式以管志傑女友的身份上班,只是管志傑好像不太希望我再去公司,多次勸我,“暘暘,你看看你,你有這麼能掙錢的老公,大可在家裏做做富太太的生活,這上班也是我發工資,倒不如出去遊玩遊玩!”

我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好啊,你現在就是嫌給我發了工資的!看不出你是這樣摳門的一個人!”

他拿我沒辦法,在我的軟磨硬泡下,還是允許我去公司。

作爲他的女朋友,我當然要行駛這個權利。

我找了公司的財務,直接找她討要公司的賬本。

財務緊張地站了起來,“洛小姐,你大概忘記了,你是沒有權利讓我拿出賬本的!”

我盯着她,“你知道我是誰嗎?!”或許是我急於就成,所以也就按捺不住了!

“怎麼不知道,你是老闆的女朋友,但你也別忘記,你也就是女朋友!”財務似乎對我有着很大的意見。

我抿了抿嘴,大張旗鼓就坐了起來,對着她攤手,“知道我是女朋友,你還不把東西交給我!”

財務無動於衷。

我有些惱怒了,一拍桌子,吼道,“你信不信我讓他炒了你!”

沒想到財務是直接給管志傑打了公司內線,“管總,洛小姐不知道爲什麼,在我這邊找我要賬本!我沒有這個權利,現在我只想跟您報告一聲。”

我一把抓了她的電話,掛了。

“行,你好樣的!”我轉身就出去,還沒有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管志傑已經風風火火地趕了過來,見我臉色鐵青,上來毫無顧忌地摟着我的腰,“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我噘着嘴,一把推開他,“還不是你,我作爲你的女朋友,查看下你公司的財務狀況總沒錯吧!弄得我好想見不得人似的!”

管志傑詫異,“你看財務狀況幹什麼?!我所有你的錢以後都是你的了,再說了,你家裏那麼大的家業,我這裏你根本就看不上眼的!” 第3616章

同時也是世人發誓,陣法違背誓言者的無間地獄!

非主流女主攻略系統 發誓的誓言不管是魂飛魄散還是下地獄,不得好死等等,那些人違背誓言后,確實會被天地規則抹殺,但是那些人到底去了那裡卻無人得知!

一般世人都覺得魂飛魄散一定就是死了,至於別的可能就直接去了冥界地府,做鬼去了吧!

但是紫夜和墨九狸卻最清楚,那些沒有魂飛魄散,卻違背誓言的人,並沒有去到冥界和鬼界的,去了那裡紫夜和墨九狸也不清楚!

沒想到原來那些人來到了這裡,死亡暗域,也就是無間地獄!

一個存在天地間,卻在六界外的黑暗牢籠!

葯無殤說了很多,至於葯宗如何被滅門的,紫夜絲毫沒在意,但是最後葯無殤說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只求活著,哪怕永墜無間地獄也好,就是想保全這座葯宗寶庫的存在!

於是,連帶著葯無殤在內,葯宗的三十六名太上長老,四十名葯宗天才,紛紛立下一個簡單的誓言,違背誓言,願意被罰入無間地獄……

最後在他們違背誓言之後,瞬間開啟了這座他們葯宗的鎮宗至寶,空間藥材庫,所有人一同被拖入無間地獄,只是他們沒有想到,天地規則在把他們拉入無間地獄的時候,經歷是那麼的恐怖!

葯宗寶庫是空間神器,都沒能阻擋過程中那腐蝕性極強的狂暴力量,包括葯無殤在內,所有人都在進入無間地獄的路上隕落了!

只有少數幾名和葯無殤一樣魂力強悍的太上長老,剩下了魂魄!

其餘人連魂魄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葯無殤和三位太上長老的魂魄被困在著葯宗之內,據說開始葯宗神器雖然損壞了,但是卻也是落在一片漆黑的地上的,只是不知道過了多少年,發生了地裂,葯宗被掩埋到了地下……

而葯宗周圍的保護結界,也被損壞的搖搖欲墜,好在後來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雖然神器周圍的結界變得不可靠了,好在還能用!

至於葯無殤之外的其餘三名太上長老的魂魄,本來都比葯無殤的魂魄強,葯無殤當時為了保護其餘的天才煉丹師弟子,受傷過重,導致了魂魄變得最弱!

所以,葯宗被埋入地下若干年後,葯無殤一直的魂魄一直處於修養沉睡的狀態!

其餘三個太上長老的魂魄則還算完整,所以當三個太上長老察覺到地面有動靜的時候,想了想就好不容易出去到地面上,結果就被幾個黑衣人直接滅殺了!

當時葯無殤剛好醒來,卻已經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三個太上長老的魂魄被滅!

好在那些黑衣人並沒有察覺到三個太上長老的魂魄是從地下上去的,還以為是剛到無間地獄的魂魄!

葯無殤也不清楚那些黑衣人的身份,但是紫夜仔細一想大概也能猜到,那些人應該是因為各種各樣原因,來到無間地獄,卻幸運的沒有像葯無殤等人一樣,只剩下魂魄的! “你這是什麼話,你要看就看便是!”管志傑直接讓財務把公司的賬務信息給我,我立馬就反悔了,自己太過於急功近利,卻真的打草驚蛇了。此時若是不看,則真的是露出馬腳了,有些不自然地接過賬本,佯裝着認真的模樣當着管志傑的面就翻了起來。

財務爲了避嫌,也乖乖出去了。

管志傑摟着我的腰親暱問道,“怎麼?看出個什麼來了!”

我沒好氣地將賬本往他手裏一塞,不着痕跡地掏出他的擁抱,“沒什麼看頭,看來我這個老闆娘,以後要跟着你,肯定吃苦頭!”

管志傑拍着胸腹保證,“養一個你還是足夠的了!”

“是啊,你真不把我當大小姐看!”

“你像是嗎?我巴不得你這輩子都跟你父親這樣,這樣你一輩子都在我的身邊!”

“我父親找過你?”我正色道。

管志傑笑得有些虛假,“你放心,你父親開什麼條件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我坐了下來,望着外面的天,曾幾何時,孟子赫也是這樣對我說過。

“怎麼?不高興?難道你還要我答應你父親不成?!”

我收回了視線,“你答應了,你看我找你算賬不!”

他給我看的賬目都是明面上的賬,當然沒有任何破綻,我不必就此糾纏下去。拿起包,“既然你養得起我,那我今天就不上班了,出去逛街了!”

“等等!”他從自己的錢包裏掏出一張銀行卡交給我,“現在你也沒什麼錢,要買什麼,刷這張卡。”

“夠嗎?!”

“當然,這可是我全部積蓄,你可以悠着點!”

出了他的公司,想起父親,不自覺就走到了父親公司樓下,望着父親的辦公室窗口,卻是猶豫了,若是孟子赫,我定會上去跟父親吵一架,可管志傑就不同了!

深吸一口氣,轉身準備要走,父親的車開了過來,在我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我見司機是後座上的父親指着我,像是在提醒父親。父親卻只是下車,絲毫沒有要跟我說話的意思。父女感情到了這種地步,還真是可笑。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暘暘!”是江真的聲音。

我回頭,父親一臉難看地盯着我,江真是跟着下了車,追了過來,“你怎麼來公司了?看洛叔叔?剛好,一會一起吃個飯吧!”

我沒好氣地白了江真一眼,“你是飯桶嗎?!怎麼只知道吃飯?!”

“你難道忘記了,今天是洛叔叔的生日?!”

我震驚,忘記父親生日不說,還在心裏記恨父親,我還真不是一個好女兒!

我心懷愧疚走到父親的跟前,父親卻冷嘲熱諷了起來,“還知道回來?”

“洛叔,暘暘肯定是惦記着您的生日,所以過來找您,您就不要跟她一個小孩子計較了!”

“我說過,他要是跟那個混賬東西在一起,就別認我這個父親!”父親扭頭就走。

江真沒辦法,只能跟了上去,我淚流滿面地看着父親悲涼的背影,卻邁不動一步!

我哭得稀裏糊塗地回到了住處,一個人開酒喝了個酩酊大醉,我多想對父親說一聲生日快樂,話都沒有說出口,便是被拒絕。抱着孟子赫的照片,心裏多少酸楚無處訴說。

“咚咚咚!”門被敲響,我搖搖晃晃地去開門,眼神恍惚,似乎看到了孟子赫,一把撲倒在他的懷裏,“子赫,你可曾知道我多想你!你可曾知道,我恨透了你,原本你該在我身邊,原本我們該過着幸福的生活,爲何你要走那麼早!你知道嗎?我現在一無所有,父親再沒有我這個女兒了!”

那人抱着我,溫柔如畫,將我摟進屋裏,嘴裏勸慰着我!

我拼命捶打着那人的胸口,“孟子赫!爲了你我什麼都可以不要!你爲什麼偏偏走這麼早!”

一個溫熱的脣落下,我所有的憤懣都徹底埋藏在了心中! 第3617章

所以對方才會想盡辦法的想要離開這無間地獄!

來到這裡的人,弱者可能早就死得乾乾淨淨了!

唯獨強悍的尊者,才能活下來,所以之前那些人的實力才會那麼強悍,也就是因為本身實力的強悍,才會讓他們能在來到無間地獄后,還能跟常人一般,而不是像葯無殤一樣只剩下魂魄和殘魂吧!

說到底,葯無殤知道的已經很有限了,但是這些對於紫夜來說已經足夠了!

只要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就放心了!

紫夜看了眼藥無殤問道:「你還有什麼心愿?」

「什麼心愿?是什麼意思?」葯無殤看著沉默的紫夜終於開口,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座葯宗神器已經報廢了,支撐不了多久了,而你的殘魂也是一樣不是嗎?」紫夜淡淡的說道。

葯無殤聞言心中苦澀,紫夜說的他自然知道,剛才察覺到陌生的神識,他還以為是那些黑衣人找到了這裡,所以用盡魂力攻擊對方,那一道攻擊消耗了他大半魂力!

如果不是眼前這個長得好看的男人,用這個紫色的球把自己籠罩在其中,自己的殘魂要不了多久就會魂飛魄散了!

對方如今詢問自己的心愿又是為什麼呢?

自己的心愿自然是希望振興葯宗啊!

可是,現在葯宗已經沒有人了啊,只剩下這些都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是否還有藥效的藥材,振興葯宗?他自己都覺得可笑啊!

不過葯無殤看向還在等著自己回答的紫夜,猶豫了下問道:「你為什麼要問我還有什麼心愿?我早就是將死之人了不是嗎?」

「這葯宗神器雖然已經報廢了,但是卻可以助我離開一臂之力……」紫夜說道。

葯無殤這才明白紫夜的意思,原來紫夜想利用藥宗神器離開,所以才會問自己還有什麼心愿!

「不用了,我沒有什麼心愿了,如果可以,樓上的卧室內,有一些我們葯宗老祖宗留下的古籍,你如果出去了,就把那些古籍交給品性不錯的煉丹師,將我們葯宗的丹方傳承下去吧!」葯無殤看著紫夜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可以!」紫夜簡單的說道。

「多謝閣下!」葯無殤聞言感激的說道。

紫夜沒再說話,直接閉上眼睛開始打坐!

葯無殤不解紫夜為什麼還不把紫色球體拿走,這樣自己就能解脫了啊!

不過,很快葯無殤就知道紫夜為什麼沒動手了,因為哪怕有這個紫色力量的保護,自己的意識也慢慢開始模糊了,葯無殤知道自己就要很快魂飛魄散了!

葯無殤看了眼面前閉著眼睛休息的紫夜,露出一抹滿足的笑意,能在生命最後的時候,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他已經知足了!

葯無殤消失之際對著紫夜輕聲的再次說了句謝謝,然後魂體變成光點,慢慢消散在空氣中!

葯無殤的靈魂徹底消散后,紫夜的力量球也碎了!

紫夜睜開眼睛,看了眼周圍,抿著唇沒有說什麼! 當我醒來,牀上居然躺着一個男人,我猛地坐起來,仔細看自己身體是否有着異樣!旁邊的人跟着坐了起來,那般自然地抱着我,“你醒了?!”

我定睛一看,管志傑不假,我厭惡地推開他,“你怎麼在這裏?”

“你忘記了,昨夜是你留我下來的呀?!”

“不!不可能!”我的心裏只有子赫,昨晚的人是子赫呀!不不不!子赫已經走了,我是把他當成子赫了?!

“你是不是不想對我負責了?”管志傑捂着被子,帶着哭腔,“你做人怎麼可以這樣!”

要是一般情侶,女方定當會原諒,可我們都是互相利用,我失策了,因爲自己對孟子赫還心存感情,當然是不會承認這樣的事情!

“你給我滾!”我懊惱地裹着被子,跳下了牀,看着管志傑只穿着小褲,全然想不起昨夜情形,心裏早就暴跳如雷!

“暘暘!”管志傑試圖過來親近我。

我逃進了浴室,一直喊着讓管志傑滾。管志傑沒辦法,只能穿着衣服便是走了!

我躲在花灑下,多想把自己洗乾淨,可前夜事情都記不起,已經發生的事情又怎麼能抹掉!果然,如同婆婆所說,我與管志傑真的是不乾不淨了起來!

我多麼對不起孟子赫,我多麼對不起自己!那一刻,我對管志傑的恨意更加!

洗了不知道多久,感覺身上的皮都快被自己搓掉,可也洗不淨自己心裏的陰影。

手機裏塞滿了管志傑的電話和信息。

“暘暘,我知道你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可我做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

“暘暘,是不是你心裏還有子赫?沒關係,我可以等的!”

……………

豆大的淚珠再一次溢出,我真的不該去追查這件事情嗎?!

“叮……….”手裏的手機震動,一個陌生的號碼。

“你好,是洛暘小姐嗎?!這裏是監獄,蔣銘心想要見你,你有空嗎?!”

蔣銘心要見我?我打起了精神,穿戴整齊之後,直奔了監獄。

“孟子赫有東西在我那裏。”蔣銘心的狀態讓我驚訝,果然她母親的事情,讓她徹底不願意在庇護管志傑。

“什麼東西?是關於管志傑的嗎?!”

“是管志傑公司的真實賬本,還有……..還有管志傑幫人洗錢的證據……”蔣銘心似乎下定了決心!

我心裏一驚,管志傑真是做得隱蔽,連警察都找不到一點的證據!

“我在牢裏爲你背罪,我只有一個願望,讓管志傑徹底垮掉!我要他坐牢!”蔣銘心一拍桌子,“既然他救不了我媽,那我就沒什麼好幫他的了!”

“幫他?”我詫異,她不是一直是被管志傑所害嗎?談什麼幫?

“他一直都想要得到你,你要是坐牢了,他怎麼進你們洛家?!” 盛世囚愛:遵命,老公大人! 蔣銘心笑了!

“你到底什麼意思?”

“要不是管志傑一直拿你的命做條件,孟子赫也不用走下策,把東西交給我!”

我聽得是一頭霧水!

“我現在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孟子赫從來沒有對不起你,你該感到悔恨,所以你該爲子赫做一些事情!東西就在我家裏,廚房的吊頂裏。”蔣銘心釋然一笑。

我的整個心都揪起來了,管志傑這個人在之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甚至我的婚禮他都沒有來,他怎麼會?

“你一定很驚訝吧,管志傑是生意人,你是他最好的捷徑,他當然要選你了!” 第3618章

紫夜起身,看了眼在院中躺著的紫天,想了想將紫天心念一動,轉移到了自己手指上,墨九狸為他煉製的紫色空間戒指,然後在戒指上落下了封印!

這才掃了眼院內的藥材,想到葯無殤最後的心愿和那一聲輕微的謝謝,紫夜揮手把院內的所有藥材全部收了起來,接著是一樓和二樓內,所有的藥材和書籍!

全部都收起來后,來到寶寶所在的房間后,紫夜把寶寶手鏈上的封印從新打開,接著將葯無殤講述的關於葯宗的事情,灌輸到一枚玉簡中!

又把所有藥材葯宗院內,一樓二樓收集的藥材,全部都送入了寶寶的手鏈空間內,包括裡面的書籍,全部被紫夜放在寶寶空間內,單獨找了個地方放起來,最後把玉簡放在旁邊,揮手布下一道只有寶寶能打開的紫色結界,結界上面寫著葯宗兩個字!

最後,紫夜猶豫了下,看了眼手上的紫色戒指,想了想終究還是把紫天移動了出來,將自己的手指劃破,伸到紫天的嘴裡,讓紫天吸收了一些自己的血液后,紫夜才把手拿開!

將紫夜放在了慕容兄弟的旁邊,紫夜看著地上沉睡的紫天輕聲道:「既然你到最後心裡依舊最擔心的是寶寶,那就努力活下來,繼續陪著她,保護她吧!」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紫夜心裡泛起一抹苦澀,卻因為不是那麼明顯而被他忽略了,做完這一切后,紫夜的神識從寶寶的空間內退了出來!

接著紫夜從新把寶寶的手鏈空間封印起來,比起之前封印的時候輕鬆了一點,卻也是讓紫夜變了臉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