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全部復甦,佔據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將他們包圍在了中間。

「四象推龍開始了!」

秦穆然提醒了一聲,只見四個雕像突然間,口中吐出各自的光芒,這四種顏色的光芒如光柱般射向他們的頭頂,隨後凝聚成一枚四色龍珠!

「昂!」

一道高亢的龍吟聲傳來。

眾人抬頭看你去,只見光柱逐漸消失,而四色形成的龍珠中,卻是一條四色凝聚出的龍在翱翔。

那刺耳高亢的龍吟聲正是從它的口中傳來的!

「四象推龍格局形成了,歐陽兄,小道,小白,上官美女,你們四人各自面對一個四象獸!」

「歐陽兄你的屬性與青龍相對,小道你的屬性與玄武相對,小白你的屬性與白虎相對,上官美女雖然你的屬性與朱雀不相對,但是你是唯一的女的,也可以佔據朱雀位!」

秦穆然根據風水大勢分配任務道。

「好!」

眾人點點頭,便是站在了各自的雕刻面前。

「開!」

秦穆然一刀劈出,刀芒將凝聚成的龍珠給劈碎了!

「咔嚓!」

耳邊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響,下一刻,光芒大振,裡面一直在遊走的龍,突然從中沖了出來。

這條龍並不是真的龍,而是用四象藉助風水大勢凝聚出的龍脈虛影!

「昂!」

高亢的龍吟從那條龍脈虛影精粹上傳來,秦穆然一步踏出,踩著八卦步,腳尖每每落下一處,一處便是閃爍出微弱的精芒。

「封天七禁!」

秦穆然每走一步,便是一道無形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封天七禁,這是風水秘術中的絕技,也是當初心血來潮跟著老道士學習的一招。

第一步封勢!

第二步封力!

第三步封因!

第四步封果!

第五步封靈!

第六步封地!

第七步封天!

七步踏出,秦穆然已經將這裡形成了自己的場域,四象的風水凝聚,對於空中翱翔的龍脈精粹虛影,沒有了任何的助力。

「破!」

秦穆然一聲令下,頓時,歐陽嘯,道將行,白羽,上官飛燕四人站在方位上,齊齊對著面前的雕像出手。

「霸者無雙拳!」

歐陽嘯運轉古武心法,一拳朝著面前的青龍雕像轟擊而去。

青龍雕像開啟自我防禦,青光瀰漫,可是歐陽嘯的這道武技在龍之守護之中都算是頂級的,而且本身他的修為也不弱,拳頭轟出,青光阻攔不了絲毫,直接炸裂開來。

「嘭!」

歐陽嘯的拳頭打在了青龍雕像上面,雕像瞬間破碎。

「青蓮劍式!」

白羽一劍甩出,寒光一閃,數萬道劍氣橫掃而去,將白虎的白光防禦全部斬碎,同時白虎也被青蓮劍蓮籠罩,攪碎成了齏粉。

「落雁紛飛!」

上官飛燕同樣也是用劍,手中的劍出鞘,寒光四射,一記同樣也是龍之守護之中的絕學武技使出,面前的朱雀雖然防禦了幾下,可是終究耐不住上官飛燕的強大,也被擊潰。

「萬象歸春掌!」

道將行運轉道門的古武心法,一掌隔空拍出,在玄武的背後,突然憑空冒出一隻大手,大手將玄武雕像抱住,然後一握緊。

「嘭!」

一聲爆響傳來,玄武雕像在萬象歸春掌中直接被硬生生的捏爆了!

四象雕像,在同時被他們四人破壞! 四象雕像被破碎,秦穆然看到,頭頂之上的龍脈虛影精粹突然震顫了一下。

封天七禁已經踏出,此時的龍脈虛影精粹就跟無主之物一般,成為了待宰的羔羊。

「呵呵!要不是我跟著老道士後面學了點東西,恐怕今天還就真的要折在這裡了!」

秦穆然抬起頭,淡淡地說道。

四象推龍風水大陣,若是不熟悉的人,踏入其中,九死一生。

也是他們好運,隊伍之中的人屬性剛好對應著四象,要不然,即便是他會封天七禁,也要費上一番的功夫。

人多力量大,這句話還就真的不是隨便說說的。

四象被破,接下來,就是要利用這個龍脈虛影精粹來打開他們通往下一層的道路了!

秦穆然心裡清楚,葉孤城就在暗處觀察著自己,這也是給他們的考驗。自然不能夠在葉孤城的面前落了面子。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封天七禁,破獲真龍!」

秦穆然運轉古武心法,同時也利用了風水大陣的格局,讓所有的勢都聚集在了自己的周圍,通過風水大勢,來引動龍脈虛影精粹衝擊向閣樓的正中央的位置。

「昂!」

龍脈虛影精粹在秦穆然封天七禁的指導下,彷彿受到了招引一般,朝著閣樓的正中央的那顆類似於夜明珠的圓球沖了過去。

「轟!」

龍脈虛影精粹沖入其中,整個閣樓光芒再次大振!

「轟隆隆!」

地面開始劇烈的震顫,閣樓竟然從中間一分為二!

「我去!開了啊!」

董宇豪在一旁看的是那叫一個震撼啊!

這些機關,這些風水大陣,就算是他們都很少見到,今天能夠看到如此的盛況,可算是長眼了!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道將行也是有些震撼地說道。

道門對於陣法,風水也有涉及,但是道將行對此並不算是太擅長,可是看到秦穆然使用封天七禁破開了四象推龍的風水大陣以後,也是不由自主地讚歎。

「總算是破了!」

秦穆然看到閣樓打開,也是長舒一口氣,沒有人比他更加知道這個風水格局的危險了。

若是剛剛的任何一環出現了問題的話,四象推龍的風水大勢直接就會逆傳成為四象滅龍,到時候,這裡就是絕世兇殺的風水大勢。

他們這群人根本就存活不了,恐怕葉孤城也會暴露出來解救他們。

「走吧!我感覺後面越來越難了!」

秦穆然心裡總是犯嘀咕,總有種不安穩的感覺。

似乎黑暗之中總有人在盯著他們,想到葉孤城說的話,或許他們還就真的被盯上了。

「好!」

眾人明白秦穆然的意思,而且這裡還有風水大陣,鬼知道後面會不會有傳說中的「粽子」啊。

他們是來試煉,可此時的感覺就尼瑪跟下鬥了一樣。

穿過閣樓,眼前是一片黑暗,可是,當他們穿過閣樓,以為會再遇到閣樓的時候,四周的情景,令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

「我了個大曹!」

董宇豪直接忍不住喊道。

眼前,他們想象中的閣樓並沒有出現,因為彷彿這裡就是一個空間傳送一般,當穿過閣樓以後,竟然是直接到達了漢白玉的台階下。

「我的天,這得有上千級吧!」

哪怕是歐陽嘯這麼淡定的人,當看到面前那一級,一級看不到盡頭,無限向著最上面延展的台階,也是嘴角微微顫抖。

「真的要上嗎?」

道將行也是有些懷疑人生地看著秦穆然。

「當然,都已經到這裡了!再說了,那群人不還是沒有出來嗎?」

秦穆然點點頭道。

「估計這個台階想要上去也沒有那麼容易!」

白羽看了看台階,分析道。

「走一步是一步吧!大家千萬不要分散,有什麼情況,一起出手!」

秦穆然說道。

「好!」

說著,秦穆然率先踏了出去,一馬當先,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嗖!」

整個人化成一道風,不過眨眼的功夫,已經足足拉了他們幾十個台階。

「我去!老大這個變態!」

道將行罵了一聲,不甘示弱,帶著他那微胖的身軀,向著前方沖了過去,想要追趕秦穆然。

「走吧!」

歐陽嘯對著龍之守護的眾人說了一聲后,也是踏了出去。

十幾人,就這樣在一眼看不到頭的漢白玉台階上狂奔。

不知道奔了多久,他們的身後,東瀛國的忍者也是出現在了這裡。

「大人!夏國的古武者上去了!」

一名身著忍者服的忍者對著為首的一個男子,單膝下跪,恭敬地說道。

「好!這一次,我們就在這裡將這群夏國的古武者給坑殺了!反正他們也不會懷疑到我們的頭上!」

為首的中年男子目光之中閃過一抹狠辣。

「是!」

聽到首領這麼說,跟著的東瀛國的忍者目光之中露出一道激動的精芒。

眼前的男子,在他們東瀛國那可是神一般的人物,這一次能夠跟著他出來,簡直是三生有幸,祖墳冒青煙了。

在東瀛國,等級制度十分的明顯,下忍,中忍,上忍,忍者之王,神忍!

之前秦穆然在中海殺的那個吉島福田便是忍者之王,實力在暗勁左右,但是眼前的這個首領,卻是整個東瀛國屈指可數的神忍!

對應夏國古武界的修為,便是化勁之境的大能!

化勁之下皆螻蟻。即便是東瀛國的這群忍者,在這名神忍的面前,也是大氣不敢出一身。

「這一次,只許勝,不許敗,我們已經在中海折損了太多了!」

中年男子緩緩轉過身來,他的樣貌也逐漸在光亮中露出。

東瀛國的神忍——彌天又哉!

「嗨!彌天大人!」

在場的上忍紛紛低下頭,堅定地說道。

「去吧!」

彌天又哉看了眼前方還在疾馳的秦穆然等人,揮了揮手,頓時,跪在地上的東瀛國上忍齊齊出動,踏上漢白玉的台階,向著前方追了過去。

「夏國,你們想要獲得重寶,終究還是我的!」

彌天又哉的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剛剛在外圍的時候,他便是將夏國古武界的情況都看在眼裡,化勁之境的大能基本上都離開了,彌天又哉所擔心的最大麻煩省去,接下來,憑著這群小傢伙能夠成什麼氣候?

一切都不過是給自己做嫁衣罷了!

「本尊就等著坐收漁翁之利了!」 “看你們的表情似乎很不服氣?”李明浩冷笑一聲,掃視了四人一圈,話鋒一轉,說道:“那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你們四人可以打贏我,那麼就不用再進行軍訓了。”

“不過,如果你們輸了。那就要乖乖的聽我的話,好好地完成軍訓,不許耍小聰明。不然的話,呵呵,我也不會處罰你們,只要你們承認自己不是爺們兒就行了。”

“哼,別用這種激將法,這種方法小爺小時候就用過了!”郝大寶叫道:“不就是幹你麼?來來來,小爺長這麼大,幹架還怕沒過誰!”

李明浩聽到郝大寶的話,臉色黑了下來,而趙小川想了想,覺得如果是四個人一起上的話,打贏李明浩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於是微微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就,”趙小川上前一步,聲音頓了頓,說道:“開始了!”

話音剛落,趙小川猛然間舉起拳頭全力向李明浩砸去。

李明浩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但很快反應過來,不急不忙的向後退了一步,錯開趙小川的拳頭,順勢一帶,趙小川已經倒在了地上。

“哥幾個,上啊!”

郝大寶大叫一聲,三人立刻衝了上去。

看着三人衝了上來,李明浩嘴角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微笑。

半個小時之後,李明浩擒拿郝大寶,看着躺在地上不斷喘氣的三人問道:“服了麼?”

“不服!”

倒在地上的三人齊齊喊道。

李明浩手中一錯,郝大寶發出一陣求饒。

“哎呦呦,大教官,李大哥,我錯了!服了,我服了!”

李明浩眼角含笑,幽幽的說道:“單單是你一個人服也沒用啊!要知道他們三個可不服啊!”

“大寶,你放心吧!他不敢把你怎麼樣的,最多斷你一隻胳膊,不然的話,他也會吃官司的。”

“說的沒錯,大寶,你的胳膊可以斷,我們身爲男人的氣節絕對不能丟。爲了兄弟,你就犧牲一回吧!”

“人家太累了,不想軍訓,嗚嗚,我要回學校,我要回家!”

李明浩聽到三人的話,頓時無語,轉頭看向郝大寶。

郝大寶大怒,說道:“小川,子豪,你們這是什麼話?還是兄弟麼?能有點義氣麼?”

“不是兄弟們不講義氣啊!實在是現實太殘酷了!不過,大寶你放心,哪怕你斷了一隻胳膊也沒事,我和子豪不是在陪着你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