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收了頂上三花,稍微休息一下,順勢問道:“雪兒,這個三寶玉如意,究竟是什麼東西?”

柳雪說道:“我也沒見過,聽我師父說,那就是三色玉如意,上面鑲嵌着三顆無極寶珠。玉如意一出,可以駕馭九條天龍,所到之處,萬靈跪服。”

葉知秋一笑:“萬靈跪服,恐怕也是有限定人羣的。比如女媧娘娘,見了三寶玉如意以後,一定不會跪服。”

柳雪也是一笑:“那是自然,一切都靠實力說話。假如你的修爲勝過了四大高靈,你自然不用跪服。”

葉知秋點點頭,凝視着前方結界,準備出擊。

柳雪和幼藍,都很自覺地站到了葉知秋的身後。

葉知秋暗運神功,再一次祭出三花,凝聚功力。

片刻之後,三朵金蓮都大放神光,將分寶巖上下,照得金碧輝煌!

“起!”葉知秋用手向前一指,口中喝道。

隨着葉知秋的心念一動,頂上那朵金蓮已經射出,直奔結界而去!

砰!

第一朵金蓮撞上結界之後,立刻彈回。

葉知秋也不管不問,再次向着剛纔的撞擊點一指!

嗖嗖!

第二朵和第三朵金蓮,也接連飛出,先後撞在了同一個位置上!

砰砰!

連續三次撞擊,天地震動,整座分寶巖都搖搖欲墜,碎石亂滾。

但是,葉知秋還是沒有打開分寶巖的結界。

九頭鳥在結界裏現身,張口罵道:“下界的妖孽,螻蟻一般的東西,憑你們這點修爲,也想登臨分寶巖?別癡心妄想了!”

“是嗎?我們可以再試試!”葉知秋冷笑,再一次凝聚三花。

剛纔的碰撞,葉知秋雖然沒有打開結界,但是也已經知道了對方的底細。

如此強攻,再有三五下,分寶巖的結界必破。

九頭鳥的九條脖子忽然變長,互相糾纏在一起,擰成了一根dàmá花,嚴陣以待。

嗖嗖嗖!

葉知秋的三朵金蓮,再一次飛出,前後排成一線,繼續撞向剛纔的地點。

呼呼!

九頭鳥的九張嘴一起張開,噴出九道靈力,彙集在一起,從結界內壁,抵擋葉知秋的攻擊。

九頭鳥剛纔的話,純粹是死鴨子嘴硬。

它也知道這個結界撐不了多久,所以不得不親自上陣,從結界內壁抵抗。

砰!

葉知秋的三朵金蓮一起撞了上去,被再一次彈開。

但是九頭鳥在結界內壁,也被震得倒飛出去百丈之遠!

而且可以看到,九頭鳥狼狽無比,明顯是受了傷。

葉知秋收回三花,再一次運功,氣定神閒地問道:“九頭鳥,還能戰否?”

九頭鳥強撐着飛回來,惡狠狠地盯着葉知秋:“來吧!”

“好,是一條有骨氣的狗!”葉知秋點點頭,準備出擊。

嗖——!

然而就在這時,葉知秋三人的身後,青光大盛,一道劍氣射來。

劍氣之凌厲,前所未見,雲空之中,幻化出一道巨大寶劍的身影,更有無數青蓮之葉追隨,片片如刀,讓人目眩神迷,一見生畏!

“知秋小心,這是陸壓道人的青萍劍!”柳雪駭然大叫!

青萍劍,是造化青蓮化出的四大神器之一,陸壓道人的神器。(10.17日,第二更。明天繼續。)

——念響新書《陰陽先生奇談》,已經發布,大家點我頭像,查看全部作品,就能看到。謝謝!

(本章完) 葉知秋正欲再次催動三花撞擊分寶巖結界,察覺劍氣來襲,急忙分出一道金蓮,迎頭抵住!

嗤嗤

左右兩側,數十里之外的雲天中,同時傳來破空之聲,一個毛茸茸的長尾,一大片huángsè的霧氣,同時夾擊而來。

這兩者帶來的威壓,竟然一點不低於青萍劍!

“知秋,那是太乙拂塵和九天息壤,快退!”柳雪知道不妙,急忙叫道。

四大神器,一下子冒出來三個,聲勢駭人。

那個毛茸茸的長尾,便是太乙拂塵;黃色的霧氣,便是九天息壤。

葉知秋修爲高,感知力和洞察力在柳雪之上,立刻分出另外兩道金蓮,將左右兩邊的攻擊一起頂住,帶着柳雪幼藍向下急落,一邊說道:“這不是真正的四大神器,只是從三個方向射來的殺氣,應該是大羅天的禁制,其中有陣法維繫的。”

說話間,葉知秋三人下墜了數里路,避開了山頂上的攻擊。

三花回落,被葉知秋收回。

分寶巖上,也並沒有追擊。

“哈哈哈,你們幾個下界妖孽,現在知道厲害了嗎?”山頭上,傳來九頭鳥狂妄而又得意的大笑。

柳雪還是驚魂未定,說道:“知秋,我剛纔看得清楚,來的就是青萍劍、太乙拂塵和九天息壤……我們這次,是把大羅天四大高靈一起得罪了!”

葉知秋搖搖頭:

“不是,那是青萍劍、太乙拂塵和九天息壤射出的殺氣,真正的神器,都沒有出現。雪兒也別擔心,現在看來,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了,四大神器應該都在大羅天,我們有機會的!”

幼藍說道:“可是三寶玉如意並沒有現身啊?”

柳雪冷靜下來,分析道:

“想必這是一個守望相助的陣法,三寶玉如意就在分寶巖。當分寶巖受到攻擊,其他三個藏寶之地就會射來殺氣,保護分寶巖。其他地方也是如此,比如我們前往師父的四柱山,那麼三寶玉如意就會和其他兩件神器,對我們發起攻擊,保護四柱山……”

葉知秋點頭笑道:“我也覺得是這樣!”

柳雪仰面看着分寶巖,問道:“我看剛纔的陣法嚴密,威力強大,再加上分寶巖結界本身的防禦力,知秋,你可有把握取勝?”我的22歲俏老闆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要破分寶巖的結界,必須先破掉這個守望相助的陣法。現在,對於這個陣法,我們還搞不清楚。我覺得,可以暫時放棄分寶巖,去別的地方看看,確定另外的三個藏寶之地。”

剛纔交手,葉知秋便已經知道,暫時無法pòjiě分寶巖的結界。

要破這個結界,葉知秋必須全力以赴。

可是,另外三處射來的殺氣,不會讓自己從容破陣的。

如果葉知秋分心抵抗,則首尾難顧,難以奏效。

柳雪沉吟了一下,問道:“你的意思是,先把四處藏寶之地全部找到,再搞清楚四處的聯繫和陣法禁制,然後再……”

“是的,這四處藏寶之地,一定是四位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們先看全局,然後找一個薄弱點。”葉知秋說道。

幼藍建議道:“師父師孃,我覺得女媧娘娘的四柱山,是一個突破口。因爲那是女媧娘娘的道場,而我師父又是女媧娘娘的弟子。在那裏,我們會有地利和人和的優勢!”

葉知秋微笑點頭,贊成幼藍的看法。

柳雪也是一笑:“幼藍說的不錯,走吧,我們先去四柱山看看!”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柳雪幼藍繼續下落,會合應聲鳥。

去四柱山,還需要應聲鳥帶路的。

回到山下一看,應聲鳥已經不見蹤影。

幼藍罵道:“這畜生,言而無信,竟然欺騙了我們!”

上山之前,柳雪都和應聲鳥說好的,讓它等在這裏,繼續做嚮導,誰知道這畜生竟然溜之大吉!

柳雪苦笑:“罷了,我師父的四柱山,我自己也能找到的……”

“等我搜一搜。”葉知秋說道。

神思放出,繞過分寶巖,葉知秋髮現應聲鳥正躲在山後的一個洞穴裏,笑道:“哈哈,應聲鳥還在,只是剛纔的大戰嚇到它了,所以,這傢伙就顧頭不顧腚,一頭鑽進了山洞裏!”

“原來如此!”柳雪和幼藍都是一笑。

三人立刻動身,瞬間來到應聲鳥藏身的洞穴前。

仙尊系統

應聲鳥鑽了出去,問道:“那個九頭鳥,是不是很兇?你們有沒有上去分寶巖頂?”

柳雪點頭:“沒錯,九頭鳥很兇,把守着分寶巖,我們上不去。所以我們打算去四柱山看看,還請你幫忙帶路。”

應聲鳥點點頭,振翅飛起,頭前帶路。

應聲鳥走的路線很奇怪,忽高忽低,忽左忽右。

葉知秋和柳雪也不說話,用心地記住路徑,查看方位。

一個時辰過去,前方終於出現一座大山。

山基就像刀切出來的一般,是一個標準的正方形。正方形的四角,矗立着四座山峯,直入萬里雲天。

遠看起來,這四座山峯,的確像是四根巨大的天柱。想必四柱山之名,便是從此而來。

柳雪也看見了前方的大山,激動地叫道:“師父,弟子回來了!”

可是應聲鳥掃人興致,忽地停下,說道:“此山有四大神龜守護,我不敢靠前。各位,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裏了。”

“四大神龜?我怎麼不知道?”柳雪一愣。

“應該是後期的佈置,所以你不知道。”應聲鳥說道。

“好吧,我過去看看再說。”柳雪點了點頭。

“雪兒,還是我先看看吧,那四大神龜認不得你,別被它們暗算了。”葉知秋說道。

說罷,葉知秋放出神思,探查四柱山的情況。

和分寶巖一樣,四柱山上也有結界,切好在四柱的交叉點位置上。

四大神龜各守一峯,也已經察覺到了不速之客,正在虎視眈眈地看着葉知秋和柳雪三人。

“雪兒,四柱山中間地帶有陣法禁制,四大神龜守護着。禁制裏面的情況,我看不到,會不會是九天息壤在那裏?”葉知秋將情況說了一下。

柳雪搖搖頭:“以前不是這樣的……沒有神龜,也沒有陣法禁制。”

〔10.18日,第一更。晚上還有一章。即將完結,寫作速度會慢一點,大家理解。〕

https:

。www 柳雪搖搖頭:“以前不是這樣的沒有神龜,也沒有陣法禁制。”

六千年了,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柳雪面對着師父的道場四柱山,既覺得親切,又覺得陌生,百感難言。

葉知秋打量着柳雪的神色,問道:“雪兒,你是不是擔心我們強衝結界,和四個老烏龜引發衝突,以後你師父怪罪你?放心吧,我先去看看,除非實在不得已,否則,我不動手就是了。”

柳雪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我們也顧不得許多了。師父真的要怪罪,要打要罰,我認着就是。”

葉知秋一笑:“沒有這麼嚴重,就算是女媧娘娘怪罪下來,我也不會讓你受罰的。”

就算是翻臉,葉知秋也會保護柳雪,這個不用質疑。

柳雪點頭一笑:“好,我先上前溝通一下。或許這四大神龜,還念及香火之情,對我面。”

說罷,柳雪緩步而出,上前兩步,端端正正地跪了下來,叩了三個頭,朗聲說道:

“弟子九天玄女,前來拜謁師尊。一別六千年,弟子無時無刻不在惦記着師尊,惟願師尊金體安康,歷萬劫而永生,聚萬天之祥瑞,從亙古太初,到永永遠遠,吉祥永駐,仙顏不老!”

葉知秋和幼藍都在一邊點頭,暗自讚歎,柳雪對師父,也算是一片赤誠了。

幼藍更是有些臉紅,心生慚愧,自己也是做徒弟的,結果卻搶了師父的

柳雪祝福完畢,依舊跪在地上,仰望着四柱山,等待迴應。

四道天柱上,各自探出一顆小腦袋來,綠豆眼盯着這方。

柳雪又說道:“啓稟上面的四位神尊,我是女媧娘娘的弟子九天玄女,特來拜見師父。還請四位神尊代爲通傳,感激不盡!”

東北角的一個烏龜終於張口,口吐人言,說道:“女媧娘娘暢遊萬天,不在這裏,你們可以回去了。”

果然又是不在!

柳雪心中失望,卻又道:“弟子橫渡虛空,億萬裏而來,雖然師父不在這裏,但是我也要進山看看,瞻仰一下師父的道場。幾位神尊,還請撤開結界,放我們進去。”

神龜緩緩地搖着腦袋,說道:“玄女,我們知道你。但是不能放你進來,因爲娘娘出遊之時,曾經有話留下來,任何人不得進入,包括玄女在內。”

柳雪又驚又喜,急忙跪下,說道:“師尊有話留給我嗎?還請四位神尊代爲宣諭!”

既然師父有話留下,一定事關天機,一定會給自己一些指引。

老烏龜點點頭,說道:

“娘娘說,包括你等在內的六道衆生,冥頑不靈,爭強鬥勝,勾心鬥角,殺戮不停,將一個大好乾坤,弄得戾氣騰騰。所以,六千年後斗轉星移,六道必然會滅於冥河魔族之手。那時候,玄女必然來求援,且不管他,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與人無尤!”

葉知秋等人都吃了一驚,六千年前,女媧娘娘就已經知道了今日之事?

而且,女媧娘娘這麼無情,面對六道的劫難,竟然無動於衷,讓大家自生自滅?

柳雪是她的關門弟子,也不管了?

柳雪更是震驚迷茫,站起身說道:“這怎麼可能?我師父化生萬物,摶土造人,煉石補天,母儀萬世,絕不可能如此無情,坐視自己的創造的乾坤毀於一旦!”

老烏龜搖頭:“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罷,娘娘留下來的話,就是如此!”

柳雪看着四柱山,茫然不已。

葉知秋仰頭說道:“神龜,大羅天也是六道的wàiwéi,如果冥河魔族繼續壯大,遲早也會將大羅天吞沒。女媧娘娘不管六道,難道也不管大羅天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大羅天也被冥河魔族侵佔,女媧娘娘又將如何自處?”

幼藍也說道:“就是,女媧娘娘不爲六道萬靈考慮,也該爲自己想想啊!”

老烏龜冷笑:

“女媧娘娘的事,就不用你們擔心了。至於冥河魔族,大羅天裏早有安排,就怕他不來。你們以爲,女媧娘娘等四位師尊,留下來的禁制,是對付你們的嗎?”

柳雪皺眉:“這麼說,如此佈置,是爲了對付冥河老祖?”

“那還用說?四位師尊的神器,都留在大羅天,就等着滅世黑蓮和冥河老祖出現!”老龜冷笑。。

葉知秋問道:“就算是女媧娘娘的佈置,可以剿除冥河魔族,但是六道生靈也已經萬劫不復了。那時候,留下一個空蕩蕩的乾坤,就是女媧娘娘想要的結局嗎?”

老烏龜說道:“六道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循環往復,本該如此,有什麼不對嗎?”

另一個老烏龜說道:“娘娘說過,等六道覆滅以後,她們會再造乾坤,重定地水風火,再化生出另一個世界來。所以你們還是回去等待天命到來吧,不用囉嗦了。”

幼藍憤怒,瞪大眼睛,和老烏龜對視。

柳雪皺眉思索,尋思要不要強衝結界,奪取九天息壤。根據老烏龜的說法來看,四大神器,必然都在大羅天。眼前的結界和老烏龜所守護的,一定就是九天息壤!

葉知秋看着老烏龜,問道:“四位前輩,你們的意思是,叫我們回去等死,是吧?”

老烏龜不屑地冷笑:“除了等死,你們還能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