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來,看着就很不是那麼回事了。

林成海倒不是沒有能力好好訓練他們,不過他心眼多,不磨一磨,輕易不肯暴露大魔王的真面目,這才讓他們暫時喘口氣。

他的策略也沒錯,換了地方,下午眼瞅着隔壁是一個女生在前頭做示範,男生們悄悄打量了周霜霜比別人白嫩些好看些的臉蛋,再看看那寬大軍訓服腰帶掐出來的一把腰……

不用多說,林成海轉第二趟時,他們的胸膛就已經暗暗挺起來了。

………………………………………

而這頭,周深經驗豐富,深諳學生的心理,自然也曉得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在大家一遍又一遍踢正步時,突然給出一個好消息——

“大家都用點心,打起精神來。練的好的話,晚上的訓練,我可以教你們幾招軍體拳。”

他一挑眉頭,說不出的有魅力:“比如……一招制敵什麼的。” 周深周教官這套手段用了不知幾年,但是學生們每回都上鉤,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都是九零後,男男女女的,誰心裏還沒個武俠夢?就算沒有武俠夢,可也不妨礙他們對於傳說中的軍體拳心生憧憬啊!

這個承諾一出口,接下來的訓練都彷彿變得容易了許多。尤其男生們,動作不提標不標準,但確確實實是很有氣勢的。

周深見狀,不由微笑。

抱着對軍體拳的期待,傍晚解散時,還有同學再次確認道:“教官,我們表現的好不好?真的會教我們軍體拳嗎?”

言出必行,這點,周深是從不耍賴的。

“下午大家表現的很好,今晚就教教你們最基礎的動作吧。”

這話一說,隊伍中一片歡呼。

“不過,”周深看了看隔壁林成海:“晚上拉歌,你們得把隔壁計算機的給幹翻才行。”

不訓練時的教官,說起話來還挺有意思,學生們對他也服氣,於是利落的應道:“行!您就看着吧!”

周霜霜混在人羣裏,心神早已沉入到另一個世界。

——天也黑了。

距離他們從輝市出發已經足足七個小時了,目前,車子正停在合陽縣的縣城外。

這七個小時裏,他們陸陸續續打散四波喪屍,就連周霜霜,也在有隊友壓陣的情況下,獨自手刃三隻能力最基本的喪屍。

她悟性不是頂頂好,可卻有一樣好處最爲突出——

那就是有韌性!

今天既然被陸鋒逼着出了手,她彷彿也放飛了自我,再見到喪屍,除了覺得噁心之外,根本就不怕。中間閒暇時間,還在搖搖晃晃的卡車車斗裏接受方旋和葉鶯的調教……

半天過去了,不說戰鬥力爆表,可一些基本的動作,她卻還是熟悉了的。

畢竟,沒有什麼比在實戰裏,更令人進步飛快的了。

想起下午被一羣喪屍追的嘰哇亂叫的慫樣,再到自己拎着大砍刀主動衝進喪屍堆裏的模樣,周霜霜揉揉痠痛的胳膊,真是痛並快樂着。

但遺憾的是,下午他們經過十幾處居民區,卻半點吃的也沒翻出來。

末世一年了,喪屍都快消滅的差不多了,可糧食,卻成了人類最大的短板。

他們搜尋的這麼多家,也不是沒有存糧,但是在怪異環境的侵蝕下,早就腐爛成肥料了。原先輝市基地裏的糧食,可都是末世初期,從腐爛的食物堆裏扒出來,然後費盡心思儲存的。

窩窩頭雖然難吃,可它來的有多艱辛,只有常年出任務的人,才知道它的珍貴。

在這種絕境一般的情況下,又哪裏還能找到沒腐壞的糧食呢?

陸鋒他們挨家挨戶的搜尋,也不是沒有碰到過真空包裝的食物。一整櫃的小孩子零食蝦片薯條,還有密封的雞腿什麼的。

可惜,時間太久了,打開一看,全部都長滿了青茸茸的毛,根本沒法下嘴。

所幸之前那一小個窩頭,其實也根本吃不飽,他們如今已餓出習慣來,如今再少吃一頓,也沒什麼。

對於末世人而言,飢餓是一種習慣。

但對於周霜霜來說,在明明自己有能力的情況下,還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隊友餓肚子!以及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危險,那不叫獨善其身,而叫自私自利。

爲此,晚上她一口氣買了八個饅頭!

害怕魯麗她們發現,這饅頭是特意拍扁了藏起來的。

但是。

在她捏起自己脖子裏的銅錢,卻發現,銅錢冰冰涼的,竟然進不去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一下子急了!

不過,下午被陸豐打擊了一下午,周霜霜此刻倒是穩重許多。

片刻的惶急後,她沉下心思,細細思索這兩天的行動。

這兩天,她因爲對新世界無比新奇,又不想耽誤軍訓的體驗,每天數次來回兩個世界,根本數不清多少次了。

銅錢冰冰涼的,連體溫都沒沾染上。但最開始,周霜霜明明記得,在自己穿越初的那兩次,銅錢,是熱到發燙的。

但這幾次,溫度卻越來越低了。

如今,更是捂都捂不熱!

那麼,問題來了。

怎樣才能讓銅錢發燙呢?

難道是需要能量?可這麼多年來,它被周霜霜貼身帶着,從未接觸過任何一種能量,連太陽光都很少見。

那麼,能夠帶她來去兩個不同的時空,應該還是銅錢自身的力量。

這麼一來,再結合銅錢從滾燙到冰涼的感覺,周霜霜恍然大悟——

莫非,是自己來去太過頻繁,而導致它的能量透支了?

假如是透支了,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呢?

因爲沒法子再去那邊,周霜霜的心神便有些不寧。所幸晚上並沒有例行訓練,只是各個班級之間相互拉歌,彼此展示一下才藝,也叫同學們互相熟悉。

周霜霜跟大家一起盤坐在訓練場上,看似激情高昂,實則心裏忐忑萬分,生怕自己再也過不去了。

——末世的世界是如此危險,人性所有的黑暗點全都被放開,叫人看着都心生絕望。

可正因如此,那原本就璀璨的,如同星辰一樣崇高道德觀,也越發璀璨起來。

也就越發的,叫她難以割捨。

…………………………………………

此刻,周霜霜嘴裏跟着吼着歌,實則心亂如麻。

“……12號……”

“12號?!”

周霜霜回過神來,聽到這個熟悉的代號,下意識一愣。

隔壁魯麗趕緊捅了捅她的胳膊:“教官叫你呀。”

周霜霜趕緊站起來。

因爲不是正經訓練,教官的神態也放鬆許多,此刻調侃道:“唱這歌你還走神!不是白給大家當榜樣了嗎?”

周深問道:“今晚軍體拳,我就問你們想不想學?”

雖然仍舊掛心着那邊,可軍訓也不能這樣敷衍。

周霜霜點點頭,跟着同學們一起喊:“想學。”

她還沒弄清楚,這銅錢的功能是暫時的還是永久性的,此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能學一點,就盡力多學一點!

這樣,萬一再過去了,陸鋒他們也少些負擔。

“來來。”

教官伸手叫她:“我看你白天的動作很有氣勢,悟性也好,動作都很標準。來,站到前頭來,待會兒我教你們軍體拳,你離得近,要是能學會啊,就可以帶他們一起練。”

“教官你偏心啊!”

隊伍裏有男生叫喊着。

“她是女生啊,打架本來就不是強項,該叫我的呀!我當年可是打遍巷子無敵手呀!”

周深笑着看了看男生的胸牌。

調侃道:“就你?還打遍巷子無敵手?上午踢正步的時候,就是你心不在焉,連續幾次左右不分了吧?”

這話一說,全場鬨堂大笑。

男生的臉脹紅了:“我那只是一時出錯誤……”

“那人家小姑娘一個岔子也沒出,反而領着你們訓練呢,怎麼說?”

技不如人,男生只好敗退下來。

說實在的,白天周霜霜的動作,是真的比他們更加鏗鏘有力,帶着一股說不清的氣勢。

他們在底下看着,心裏暗自都猜測,她可能是出自什麼軍事家庭,或者從小正經練過的。

“來來……”

周教官二次催促,周霜霜也不猶豫,直接走到最前邊。 其實軍體拳的動作並不算特別難。

尤其是展示給學生們的,都是些基礎動作,只要大家動作一致,不拖泥帶水,氣勢鏗鏘一點,只稍一連貫,便能顯出幾分帥氣來。

周霜霜就是如此。

她跟着周教官一起動作,袖子捋了上去,露出又白又瘦的胳膊,分明柔弱的很。

然而每一拳打出去,都帶着虎虎風聲,側臉柔潤的線條彷彿都利落很多,憑空生出一股子酷帥勁兒,讓後排的男男女女都忍不住有些心折。

其實周霜霜以前,明明感覺自己沒那麼厲害的。

可不知爲什麼,自從去過另一個世界之後,她的能力便大幅增長。

不管是之前軍訓的基本動作,還是周深教官在最前方慢動作分解的軍體拳,都一一映入她的腦海,印象深刻。

甚至,每一個動作發力的軌跡,她都能模糊知曉。

一邊重複打着拳,周霜霜忍不住納悶。

——總不至於是葉鶯和方旋兩人之前教導的結果吧!可就半天時間,在搖搖晃晃的車斗裏,學的都是些赤手空拳的基本動作,跟軍體拳也不太像啊。

畢竟,末世訓練身手,當然是以殺傷力爲主。

而他們所學的軍體拳,準確來說,更是爲擒敵所用!

軍體拳最開始兩個基礎動作,無非就是左直拳右直拳。周教官帶着大家練了三遍,自覺已經相當仔細了。

他看着身邊這個白嫩嫩的女生,別看人家一副軟妹子的模樣,可這出拳的氣勢,跟他相比,也不相上下呢。

打架……啊不,打拳,最基本的“快準狠”三個要素,她已經很有幾分水平了。

“12號啊……”

周霜霜正來回練着那連貫的三招,此刻冷不丁聽周深在旁叫她。

“你叫什麼名字?”

他們指導學員都是以編號爲主,故此周深有此一問,周霜霜也不奇怪。

“報告教官,我叫周霜霜。霜是霜降的霜。”

周深打量着她,納悶道:“你以前練過嗎?”

小姑娘的骨架,還有站起來的模樣,不像是練過武、或受過訓練的呀?

甚至剛纔看她踢腿的動作,有那麼點伸不開,很有可能舞蹈都沒正經練過,韌帶都沒拉開。

周霜霜一愣,之前……就那半天的訓練,不算吧?

她淡定的回答道:“沒練過呀。”

“咦?”

這下子,周深倒是嘆道了:“好坯子啊,好坯子。不去軍校太可惜……”

話說一半,他又醒悟過來,這可不是什麼野雞大學,而是全國排名前三的閱微大學,不知多少學生擠破頭都想考進來呢。

這麼說吧,每年想進閱微大學的學生,肯定要比想進軍校的多。

因此,他最後一句“上什麼大學”,就又被咽回肚子裏去。

又一想,到底身體素質在那裏放着,學習動作有天分,不代表真打起來也有優勢。

畢竟,看她這嬌滴滴的模樣,還有前兩天,一曬就暈過去的前科,真不像部隊裏那些力拔山兮的霸王花。

周深灑然一笑,接着轉頭對着其他學生道:“剛纔的動作都練熟沒?有沒有學生願意上來跟我對打一下?”

眼見底下學生面面相覷,他又補充道:“放心,就那幾招!對完招,也不會讓你們怎麼樣的。”

騙人!

幾個學生心裏齊齊啐他。

當他們沒看到呢,隔壁計算機系的,就在他話音剛落前,被教官一招撂倒三個。那些男生們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分明是摔痛了。

周深就有些恨鐵不成鋼了。

“我說你們,是不是男人啊?瞅瞅,還沒人家女生有勇氣。來,周霜霜是吧?跟我打,敢不敢?”

啊?

周霜霜今天躺槍的次數不要太多。

但是,她雖然這邊練着軍體拳,另一頭還要擔憂陸鋒他們,再有自己的開元通寶大銅錢到現在沒法送自己過去……

種種憂慮匯聚在一起,此刻,她全然忘了自己也是隻菜鳥,反而格外利索的答道。

“打就打。”

周深冷哼一聲,接着掃視着前排的一羣男生,表情分外容易解讀。

倒是魯麗這個傻大姐不知道教官對男生們的冷嘲諷,反而在後頭唯恐天下不亂的加油助威!

“霜霜,好樣的!把咱班的男生都給壓下去!”

周婷婷也火上澆油:“對對!最好把咱教官也給壓下去!”

學生們鬨堂大笑。

周霜霜囧的臉都紅了,然而此刻箭在弦上,她一咬牙,看着周深:“怎麼打都可以嗎?”

周深一樂。

“行啊。你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那行吧。”

周霜霜答的很放心了。

周深一愣,便見周霜霜整個人便如炮彈一般衝上前去。

這動作飛快,倒讓周深都不由得驚喜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