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張易忠和藹可親道:「有志氣,好樣的!」

話罷,張易忠笑道:「譚小友在此等著,老頭子我去請一個人過來和你敘敘舊。」

說著,張易忠便笑著邁出了房門。

而譚雲便和張易寒喝起了酒。

「小淵子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你回外城吧!」張易寒笑道。

「好!」王淵正要離去時,譚雲喊住了他,右手一翻,十二顆極品煉仙丹,懸浮在了王淵身前,「這當做你送我來城主府的酬勞吧!」

「真的嗎?這十二顆極品煉仙丹,真的是給我的嗎?」王淵激動的結巴了。

他知道,有了這十二顆極品煉仙丹,待自己邁入煉仙境時,便會有可能幫助自己晉陞到煉仙境十二階!

當然光有極品煉仙丹是不夠的,只要煉仙境一階仙人,資質、悟性不錯,再有十二顆極品煉仙丹,那是絕對可以暢通無阻的晉陞煉仙境十二階!

若資質、悟性太低,就算擁有丹藥,同樣也很難提升境界!

「當然是真的。」譚雲笑道。

「多謝譚老闆!」王淵臉上笑開了花,「譚老闆今後有何吩咐,您儘管說,小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隨後,王淵笑著離開了城主府。

浩然長空殿。

大殿內,正在觀察地形圖的軒轅浩空,聽到張易忠求見的聲音后,他有些不悅道:「我不是說過了嗎?不要打擾我。」

隨後,殿外傳來張易忠的激動之音,「大老爺,老奴給您帶喜事來了,譚雲這小子沒死……」

「轟隆隆!」

不待張易忠話罷,殿門便打開了,軒轅浩空喜形於色的邁了出來,「譚雲沒死是真的嗎?他人在何處?」

「回稟大老爺,譚雲就在府上!」張易忠說完后,便引路帶著軒轅浩空朝他樓閣走去。

途中,當軒轅浩空在張易忠口中得知,副將軍戈雲浩是被罰仙境八階的譚雲所殺時,他內心翻起了驚濤駭浪,直呼譚雲是妖孽!

不多時,軒轅浩空和張易忠,來到了易忠閣,望著譚雲,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可白讓老朽難過了不少日子啊!」

「你沒死,這實在是太好了!」

譚雲起身,躬身抱拳,「晚輩見過上將軍,晚輩的命硬得很,一般人殺不死。」

「夠霸氣,老朽喜歡!」軒轅浩空說道:「方才易忠,已把你殺死陸賢、戈雲浩、苗金成之事和老朽說了。」

「既然聶龍是幕後指使,走,老朽這就為你做主找他算賬!」

譚雲情真意切道:「多謝您老的好意,方才張管事,把司馬上將在軒轅仙城的地位和晚輩說了。」

「晚輩想,沒有司馬上將的允許,聶龍未必會讓戈雲浩派人殺我。」

「此事若和司馬雍正有關,那暫時便不能找聶龍的麻煩,畢竟司馬雍正的部下是軒轅仙城的金牌仙軍。」

「帶您老的勢力超過司馬雍正時,晚輩才會依靠著您這棵大樹報仇。」

聞言,軒轅浩空對譚雲那是愈發的滿意,「你想的很周全,年輕人你很不錯。」

「之前我讓你參軍你不願意,現在四術鎮天閣暫時開不成了,怎麼樣參軍吧?」

「只要你同意,以你的實力,你便是副將軍!」

聞言,譚雲躬身道:「晚輩還是想以修鍊提升實力為主,暫時……」

軒轅浩空擺手打斷道:「既然你想修鍊,那可以!你就掛個副將的名號,暫時不用參戰,等你願意參戰時,你再參戰如何?」

譚雲苦笑道:「您老都這樣說了,晚輩豈敢不從?」 「好好好,那就這樣說定了。」軒轅浩空話罷,側視張易忠,吩咐道:「你去一趟軍營,把我部下的仙將、副將、少將都喊到府中來!」

「老奴遵命。」張易忠領命笑著離去。

軒轅浩空看著譚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雲兒啊,我聽易忠說,你打算給老朽免費提供丹藥,此事是真的嗎?」

「是真的。」譚雲說道:「在一年中,我一邊修鍊,一邊煉製了一些,希望可以幫助到您老。」

「哦?是嗎?」軒轅浩空目光期許道。

「我留了五百萬極品罰仙丹,還剩兩千一百多萬顆,都給您了。」

譚雲說著,仙戒一閃,一枚仙戒自手中憑空而出,遞給了軒轅浩空。

「這麼多?」軒轅浩空急忙操控仙識沁入了仙戒內,當看到堆積如山的極品罰仙丹時,震驚極了,「雲兒,這真是你一人,一年內煉製的?」

「嗯,是的。」譚雲應聲道。

「一年時間,你怎麼可能煉製出這麼多?」軒轅浩空忍不住發問。

譚雲笑道:「當初晚輩,收購了一些礦石,然後煉製了一座極品時空仙聖塔,然後,在塔內同時操控一萬樽煉丹爐,這才煉製出如此多。」

「你……你說什麼?你親自煉製出的極品時空仙聖塔?」軒轅浩空震驚的有些麻木了,聲音顫抖道:「莫非你的器術,乃是聖階仙聖器師?」

「還有,你同時操控一萬樽煉丹爐的情況下,還在修鍊?」

譚雲如實道:「嗯,晚輩的確是聖階仙聖器師,還有晚輩也是聖階仙聖丹師。」

「哈哈哈哈……老朽可真是撿到寶了!」軒轅浩空看著譚雲,笑得合不攏嘴。

而身旁的張易寒已震驚到了獃滯!

聖階仙聖器師、聖階仙聖丹師,這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仙器師之上,乃是仙尊器師,再往上那才是仙聖器師啊!

而譚雲呢?不僅是仙聖器師、仙聖丹師,更加重要的,兩術屆是聖階!

軒轅浩空隨口道:「雲兒吶,老朽見你開設四術鎮天閣,想必是要出售符、丹、器、陣,那麼你也懂符術和陣術了?」

「嗯。」譚雲點頭道:「晚輩也是聖階仙聖符師,和聖階仙聖陣師。」

此話一出,張易寒驚呼道:「我的天吶……」

驚呼中張易寒居然險些暈過去!

軒轅浩空激動的直吞口水,「老朽這輩子最英明的決定,便是讓你進入了軒轅仙城。」

「雲兒你知道嗎?煉丹公會、煉器公會、煉符公會、煉陣公會的會長、副會長,都沒有你在四術中的造詣高深啊!」

「哈哈哈哈,這四大公會,雖然名義上是我那城主侄女統管,可實際上是四大家族在掌管。」

「現在好了,老朽有了你,今後再也不用搭理這四大公會了!」

譚雲笑道:「若晚輩能幫的上您,晚輩定會義不容辭。」

「好,非常好!」軒轅浩空忽然想到了什麼,詢問道:「雲兒啊!老朽有一獨女軒轅靈兒,尚未出嫁,不如許配給你如何?」

「額。」譚雲錯愕,連忙擺手道:「萬萬不可。」

「為何?」軒轅上將問道。

「晚輩已經有七位妻子了。」譚雲說道。

「啊……七個夫人了?」軒轅浩空瞪大了眼睛,「你的夫人們呢?」

「她們在仙聖塔內修鍊呢,今後有機會,晚輩再介紹給您。」譚雲說道。

「好,好吧。」軒轅浩空應聲后,暗忖道:「七個就七個,只要靈兒願意,我也沒意見。」

「待靈兒和我那城主侄女出關后,我問問靈兒的意見。」

軒轅浩空的獨女軒轅靈兒,在不久前剛剛跑到堂姐閉關之地去了,否則,他現在便想找女兒談談。

這時,譚雲眼神中流露出期許之色,「晚輩打聽過了,軒轅仙城外城,並無火種,不知內城是否有?」

「沒有。」軒轅浩空說道:「這遺棄之地,是狗仙帝開闢出來的,極為貧瘠。」

「火種很是少見,不過,老朽倒是知道何處有火種出售,不過很可惜,我們去不了。」

譚雲登時來了精神,「何處?」

軒轅浩空沉聲道:「遺棄之城!」

譚雲劍眉一皺道:「晚輩剛來遺棄之地時,便聽瀟洒說過,遺棄之城是下等仙人聯手打造而成,只要交納仙石,便可進入得到庇護,購買修鍊資源,既如此為何去不了?」

「雲兒,你有所不知。」軒轅浩空彷彿想到了什麼,渾濁的眼神中透露著憤恨之色,「就在半年前,遺棄之城城主,已經甘願做上等仙人們的走狗了。」

「如今遺棄之城內仙民,居然幫著上等仙人,獵殺我們這些下等仙人!」

「簡直畜生不如!」

聞言,譚雲陷入了沉思,隨後的一句話,令軒轅浩空為之一怔。

譚雲喃喃自語道:「看來若想得到火種,只有將來把遺棄之城給滅了。」

「雲兒,你好大野心啊!非常好,老朽喜歡!」軒轅浩空嘆息道:「不過,若想滅遺棄之城談何容易?」

「你不知道,那遺棄之城的勢力,比我軒轅仙城強大了至少三成!」

「唉,遺棄之城城主龍蕭麟,本是一梟雄人物,卻成為了上等仙人的走狗。」

聽后,譚雲點了點頭,並未再說什麼,不過這一刻,譚決定無論如何,將來也要滅了遺棄之城,然後洗劫火種,給鴻蒙火焰、鴻蒙冰焰吞噬!

這時,軒轅浩空咬牙切齒道:「更可恨的便是這龍蕭麟,他在兩個月前,居然向我那城主侄女發起了挑戰書,要在二十年後在遺棄之巔生死決戰!」

「想擊殺我侄女,然後使得軒轅仙城群龍無首,然後再想覆滅我們軒轅仙城!」

譚雲若有所思道:「想必現在遺棄之城,沒有把握覆滅軒轅仙城,故而,龍蕭麟才如此做的。」

「有可能。」軒轅浩空愁眉不展道:「估計再有數年,我侄女便會出關了,屆時,讓她定奪吧。」

在隨後的半日內,譚雲和軒轅浩空閑聊了很多。

聊到了飛升前的往事,也聊到了對軒轅仙城如何抵擋強敵的計謀……

「大老爺,各位仙將、副將、少將,老奴給您找來了。」

這時閣外響起了張易忠之音。

「把人帶到議事殿。」軒轅浩空話罷,看向譚雲道:「稍後,老朽給你介紹一下你今後的同僚們!」 「好。」譚雲笑道。

隨後,譚雲跟著軒轅浩空,離開了樓閣,朝議事殿而去。

途中,譚雲看著城主府的布局,讚歎道:「風水調和,以無形中的五行為陣基,以隱藏於虛空的風雷為護盾,建造此府之人不簡單啊!」

軒轅浩空目光讚許道:「譚小友真乃高人,此陣是我城主侄女布置的。」

「我這個侄女,不僅天賦異稟,且精通陣術、器術,尤其是煉器術,和你一樣是聖階仙聖器師。」

軒轅浩空和譚雲邊聊邊走,便到了議事殿外。

途中,軒轅浩空叮囑譚雲,滅殺陸賢、戈雲浩之事要保密,不可對外人提起。

此刻,大殿內,十名仙將、百名副將、千名少將,整整齊齊的駐足而立。

每個人臉上,流露出迷惑之色,不知軒轅上將召集自己等人所為何事?

「長風兄,你說你大伯找我們何事?」

「是啊……」

眾人看著軒轅長風,好奇問道。

軒轅長風聳了聳肩,「你們問我,我問誰?我又不是我大伯肚子里的蛔蟲。」

城主府原有三兄弟。

老大軒轅浩空、老二軒轅浩志、老三軒轅浩霆。

而軒轅長風便是軒轅浩霆之子,只是其父已戰死沙場。

而城主的父親,便是老二軒轅浩志,也死在了上等仙人的手中。

「咳咳。」隨著一道蒼老的咳嗽聲,軒轅浩空率先邁進了大殿。

「末將見過上將軍!」上千人異口同聲,抱拳躬身。

「這裡不是軍營,不必拘束。」軒轅浩空擺手道:「都坐下吧。」

「謝上將軍。」上千人落座於椅。

軒轅浩空環視眾人,道:「今日召集諸位來,是老朽決定,親封一人為副將。」

「亦是說,即日起我部下,由百名副將變成一百零一人。」

「不過目前,此人只是掛個名而已,今後若上戰場,他自然會上。」

聞言,眾人好奇不已,究竟是何人,會受到軒轅上將如此器重?

「大伯,您說的此人究竟是誰?」軒轅長風迷惑道:「我們認識嗎?」

軒轅浩空說道:「你認識,至於別人也聽過他和段天德決戰的風采。」

「大伯,您是說譚雲?」軒轅長風笑道:「別逗了,他不是早就死了嗎?」

眾人亦是不解,莫非譚雲沒死?

軒轅浩空笑了笑,回首道:「雲兒,進來和他們打個招呼吧!」

「是上將軍。」隨著一道朗朗之音,譚雲邁進了大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