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就在這時,忽聽風柱裡面傳來一聲驚怒的大吼,宛如受傷的野獸向天嚎叫一般。

突然之間,一陣驚天的轟響,那個風刃之柱竟然一炸而開,接著一道黑氣包圍的人影從中走了出來。

此時的黑衣女子,身上衣物全被凌霄的風刃之柱切了一個支離破碎,卻露出其緊貼全身的另外一套銀色裝束。

這套銀裝看上去赫然竟是一副甲胄,胸前後背各有一個方塊護住,其餘地方則是一塊塊的小小的銀色木片組成,看著光滑異常的樣子。

這些銀色小木片彼此之間存在絲絲空隙,但卻緊緊地粘合在一起,凌霄猜測應該是用天蠶絲一類的絲線將其縫合而成。同時,在這副甲胄的雙臂、雙腿、胸、腹等處,還鐫有一道道看著甚是玄奧的紅色靈紋,就像是什麼咒語一般。

而他剛才的風刃之柱,如此猛烈的切割態勢,竟然沒有在這些銀色的小木片上留下什麼痕迹。反倒是他之前偷襲對方雙腿的兩道風刃的斬切之處,有著兩道淡淡的寸許刀痕。

「這是什麼護甲?看起來很堅硬的樣子?」凌霄見狀不禁一愣,顯然沒想到自己的風刃之柱竟然會首發無功。

「小雜種,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的如意銀光甲的厲害!」

黑衣女子一臉怨毒地看了凌霄一眼,口中忽然念念有詞起來,跟著右手忽然一伸一抖。

只見覆蓋在黑衣女子右臂之上的那副銀甲,突然變得有如一道水銀似的,從上而下地向著黑衣女子的拳頭之處蜿蜒流去,片刻之間便在她的手中,化出來一根銀光閃閃的短棍。

但與平常短棍不同之處在於,此棍的頂端還有著長出兩根銀色的彎鉤,就好像是什麼飛蟲的觸鬚似的。

黑衣女子二話不說,對著對面的凌霄接連點了兩下。

嗖嗖兩聲,兩道銀芒從棍梢的那兩根「觸鬚」之中激射而出,一個眨眼便射到了凌霄面前。

凌霄不知這兩道銀芒是何方神聖,不敢讓其靠近自己,手指一彈,兩道迷你風刃勁射而出。

砰砰兩聲,兩道銀芒居然一爆而開,噴出一股銀色的煙霧,緊接著,一股膩人的甜香瞬間隨風彌散開來。

「迷煙!」

凌霄目光一凝,面無表情地袍袖一拂,一大股狂風對著煙霧吹了過去。 這是韓月第二次跟齊靈說死這個字了,此時齊靈不管她是人還是鬼,直接語音罵過去。

「你特么有病吧,你到底是人是鬼,你不是死了嗎,你千萬不要搞事情啊!李紳是無辜的!」

可惜齊靈這條語音根本沒發出去,因為韓月把他刪了。

齊靈問李明宇接下來怎麼辦,現在李紳聯繫不上,他真怕李紳有危險。

李明宇也是眉頭緊鎖,這個案子的確很棘手,他說先去電影院看看,然後讓齊靈繼續聯繫李紳。

警方將這條路已經封鎖,本來這邊就偏僻,如果兇手是開車來的,回去的時候一定能抓住。

齊靈還是聯繫不上李紳,他翻看李紳的朋友圈,突然發現他半個小時之前發過一條狀態,寫的是:美女邀請我看電影,外加三個流淚的表情。

齊靈覺得有問題,倘若是韓月約他,這小子應該很開心啊,為什麼會發哭泣的表情,難道說喜極而泣!

他將這個事情跟李明宇說了,李明宇表情很複雜,說李紳可能知道自己要死了。

齊靈問他自己怎麼知道自己會死,李明宇沒回他,只說是警察的直覺。

齊靈跟李明宇到了電影院門口,可能因為發生命案的緣故,這裡比昨天來的時候更荒涼了,原本昨天這個時候還有工地夜間幹活,現在連人影都沒了。

大地影院四個字,因為燈牌壞了的關係,現在只有大影院三個字忽明忽暗的在閃爍。

他們兩個立刻進入到電影院裡頭,這是一棟老式建築,七拐八拐才走到裡面,走廊里到處都是掉下來的電線,真不知道這樣的地方怎麼能看電影?

走到前台,有一個中年男子在打瞌睡,李明宇叫醒他直接表明了身份,中年男子有點禿頭,當知道李明宇是警察的時候,當時就精神了。

李明宇問他,現在有哪幾場電影在放映,預計有多少觀眾。

惡魔校草請溫柔 中年男子楞了一下,然後告訴他們,這個電影院早就黃了,根本不售賣電影票,沒有人來看電影。

李明宇轉頭看了齊靈一眼,似乎一切是他之前說的謊話。

齊靈立刻搖頭否認,他說自己沒來過這裡,是韓月告訴他說來這裡看電影的,他打車過來都得一個小時呢。

李明宇四處張望了一會兒,然後用手用力拍動桌子,大聲質問這裡是幹嘛的。

中年老闆支支吾吾的,臉憋的通紅。

李明宇作勢要打電話給警察,中年老闆這才攔著說,這裡是開發區,離這幾公里有個職高學校,電影院荒廢了之後就改成小旅館,時不時的有人來住店。

原來是個黑店啊。

李明宇立刻給附近的警察局打電話,說明了情況,讓他們派人過來處理一下。

齊靈心裡納悶,難道說韓月不知道這個電影院黃了?還是她原本就知道,故意叫齊靈過來的?

可是她當時跟自己說的是買完電影票了,到底韓月知不知道這裡是黑旅店,現在案情方向好像變了……

不到十分鐘的功夫,警局的人也過來了,一部分人留下來查處這個非法黑店,一部分去先前發現韓月屍體的地方。

可能知道這裡死過人,齊靈心裡總有些不舒服,覺得韓月就在自己身邊,李明宇一直跟著齊靈,說在沒有抓到兇手之前,暫時先保護下他,齊靈這心裡頭還挺暖的。

過了一會兒出去找的警察又回來了,說這附近並沒有什麼人,而且這地方的監控壞了,一時半會想要查人,有點麻煩,如果現在走訪的話,也很困難。

李明宇讓齊靈繼續聯繫李紳。

齊靈給李紳打了一個電話,意外的是這次李紳竟然接通!

齊靈按的是免提,電話那頭是李紳十分壓抑的聲音,他說:齊靈,救救我……你快來……

緊接著就是一陣痛苦的聲音,他像是遇到了什麼危險,齊靈大喊了李紳幾聲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齊靈沒有了主意,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說讓齊靈救他,可是他都沒告訴自己他在哪裡啊,他怎麼去救他呀。

李明宇按了一下齊靈抖動的肩膀,示意他冷靜。他說兇手應該是知道他們來了,所以才會讓李紳那麼說,剛剛一定漏掉了什麼地方,重新考慮一遍。

齊靈想了想,對李明宇說,「李紳說讓我快來?」

李明宇輕笑了一下,「他的意思就是讓你一個人過去,也許你去了就能救到李紳。」

齊靈有點緊張,問他,「我一個人過去?為什麼?這裡黑咕隆咚的,萬一兇手想要殺我怎麼辦?」

李明宇說,「因為他說你快來,不是你們快來。放心吧,警方會保護你的安全。」

李明宇的意思就是讓他一個人去,他給了齊靈一個類似對講機的東西,說有危險就按一下。

齊靈心裡還是突突的,如果兇手真的要他,哪裡會給他機會讓按求救設備。

但是齊靈心裡知道,這也是唯一一次能洗脫罪名的機會,畢竟,光是視頻裡帶鴨舌帽的自己,就已經解釋不清了。

齊靈深吸一口氣,視死如歸的出發,今天晚上註定是不平夜了。

走進黑黑的樓內之後齊靈才後悔,剛剛就應該帶個手電筒的,僅用手機的照明是遠遠不夠的。

而且離開李明宇他們,周圍越走越黑。

齊靈仗著膽子喊,「李紳?李紳?」聲音不自覺的都走調了。

可是工地一片死寂,壓根就沒有人。

這地方也不知道建的是樓房還是迷宮,齊靈拐過了一棟樓,又鑽出來一棟,而且兩個樓看起來還很相似,齊靈都分不清自己走哪兒去了。

就在齊靈小聲喊李紳的時候,他發現身後好像有人跟著自己,沙沙的腳步聲,他走一步後面的人跟著走一步,他停了,對方也停了。

齊靈心裡頓時就驚了,卧槽,這特么是有人跟著自己啊!

齊靈假裝放緩了腳步,然後快速跑起來,後面追著齊靈的人也開始跑起來。

他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頭皮都麻了。

人在這個時候任何行為都是本能的,就像是齊靈,他除了跑,還一邊尋找能躲避的地方。

他在心中把李明宇罵了個遍,兇手的目標根本就是他嘛!

齊靈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幾分鐘,實在跑不動了,他擔心再走遠就聯繫不上警察,他順著樓梯跑到還沒修建好的樓內,剛好二樓樓梯口有個空地,齊靈直接貓腰就躲了進去。

這是齊靈看到唯一能藏身的地方!

齊靈用破爛的水泥袋蓋住身體,希望不要發現他在這。

齊靈從水泥袋縫隙往外頭看,借著月光,他瞧見一雙鞋從樓梯慢慢走上來,一步步的上樓,往他這個位置走來! 呼!

煙霧就此四分五裂而開,但令人奇怪的是,它們散開的方向並非是隨風而逝,反而是向著高處一飄。而且,這些煙霧並未就此消散,而是化成了一個個小小的銀色光團。

就在這時,忽聽對面的黑衣女子喝道:「凝!」

嗤嗤嗤!

空中傳來一陣窸窣之聲,那些分裂的銀色光團居然相互勾連起來,重新化為一張銀色絲網,對著凌霄鋪天蓋地而來。

「咦?」

這種靈技凌霄還是見所未見,不禁眉頭一皺,單手一個掐訣,一顆熊熊火球瞬間浮現而出,跟著右手一揚,火球對著銀色絲網激射而出。

砰!

火球轟在銀色絲網之上,猛然爆裂而開,滾滾烈焰朝天一卷而去。

但是,又一件讓他吃驚的事情出現了:絲網竟然是絲毫無損,不僅沒有照他所想的化為灰燼,反而是向下一收將火焰瞬間湮滅,接著再次沖著底下的凌霄一罩而下。

凌霄腳下白光一閃,向著一旁讓了開去。但那絲網竟然如影隨形,跟著凌霄移動起來。

這一下,就連凌霄也對此絲網有些刮目相看了。他冷哼一聲,手中法訣猛然一變,接著嘴巴對著銀色絲網一噴。

波的一聲,一道紫色的水線匹練也似的從凌霄口中噴出。甫一出口,就橫向撒開形成一道水幕,對著銀色絲網一托而去。

正是凌霄從夔牛那裡繼承而來的水系靈技:紫液東來。

頓時,下落的銀色絲網被這片突如其來的水幕頂在半空,無法落下了。

凌霄使出這一手,不僅讓對面的黑衣女子大吃一驚,就連在一旁觀戰的冒明明,還有已經蘇醒的粉衣女子李韻兒,也是相顧駭然,心中震蕩不已。

就她們剛才所看到的,凌霄竟然能夠如臂使指一般地調用風、火、水三大元素,且不說他用的那三種靈技有多眩目,就是一人身具三元素這種聞所未聞的奇事,都足以讓她們瞠目結舌,內心劇顫不已。

「凌師兄三年前即使沒有那個奔雷令,恐怕入學也是彈指之易吧。」冒明明心中一陣苦笑,開始重新修訂起對凌霄的認知。

李韻兒心中振奮地道:「早就聽說凌師兄是罕見的靈修天才,沒想到他真正的實力竟然還在傳說之上……看來,凌師兄一定是上天派來拯救我們的人!」

黑衣女子此時卻是心裡暗恨:「這還真是流年不利,不知從哪裡鑽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子,居然還如此難纏!」

就在這時,吱吱兩聲怪叫響起,剛才飛回黑衣女子懷中的鬼臉巨蛾也再度登場,翅膀一振,兇猛地向著凌霄猛撲而來。

身形兩個閃動,鬼臉巨蛾便是有如鬼魅一般地衝到了凌霄的身後某側,兩隻鋼針狀的前肢向前一探,閃出十幾道寒光,狠狠地暴刺而下。

叮叮叮……

一連串有如雨打芭蕉一樣的清脆之聲從場中響起,只見凌霄面前閃出一枚彎月形狀的青色風刃,在其身前上下翻飛不停,將鬼臉巨蛾那一記有如狂風驟雨一般的攻擊,擋了一個風雨不透。與此同時,凌霄體內靈力一運,再度凝出一道青色的風刃,狠狠地劈在了巨蛾身上。

當的一聲大響,巨蛾的身軀被風刃擊個正著,頓時便被硬生生轟退數步。

吱吱!

鬼臉巨蛾見自己的這一道攻擊無效,目中不禁閃過一絲凶獰,猛然騰空而起,張口沖著凌霄再度噴出一道黑箭。

凌霄瞳孔一縮,曉得黑箭之上充滿了一股污穢之力,當然不願讓其近身,不假思索單掌一提,一記火焰刀對著黑箭劈了過去。

噗!

火焰刀竟然在一接觸的瞬間,便將黑箭一劈而斷,不禁令得凌霄頓時一呆。

旋即他的腦海之中靈光一閃:「看來這種污穢之力一定極耗真元,所以這頭鬼臉蛾也無法接二連三地發動。」

想明白了這一關節,凌霄不禁心中一喜,突然一聲低喝,嗖嗖嗖三枚火球對著鬼臉蛾轟去,趁它疲於應付之際,狠狠一跺地面,腳下白光一閃,身子有如弩機射出的利箭一般沖著黑衣女子激射而去。

在凌霄進入靈化境之後,以風雲靴加持在浮雲動輕身術之上,所帶來的速度已是有如平地閃電。

黑衣女子未料到凌霄竟然會突然掉頭對著自己進攻,不禁駭得一聲驚叫,但當是之時依然無從躲避,只得手忙腳亂地將手裡短棍一抖,噗噗兩聲輕響,短棍前端又是銀光一閃,又有兩道銀芒沖著凌霄激射而來。

凌霄雙手一彈,兩道風刃從手中激射而出,一閃之下,就將兩道銀芒一擊而偏。

這一次,凌霄非常小心,發出的風刃附著了一股柔和的巧力,因此銀芒在其的巧妙作用之下,並未像第一次那樣直接爆裂而開。

一個起落之後,凌霄已經來到距離黑衣女子不到兩丈之地,此時他右掌一握,一道風刃便已在其手中倏忽生成。下一刻,他掄起風刃,狠狠劈向對方面門。

黑衣女子大駭之下,猛地一咬牙,眼中掠過一抹厲色。

只見她想都不想地一手猛然往胸前一拍,一團黑氣倏然湧出,化為一個黑乎乎的光盾,在黑衣女子身前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她的另一手將手中短棍一拋,手掌在腰間猛然一拍。

嗖的一聲,一顆黑色圓球衝天而起,飛到黑衣女子頭頂丈許距離便不動了。

噗的一聲,凌霄的風刃實實在在地劈在了那面黑盾之上,黑盾表面只是微微向內一凹,接著向外一彈,竟然完好無損。

就在這時,剛才被凌霄火球擋在一旁的鬼臉蛾已經趕了回來,兩支前肢狠狠對著黑衣女子頭頂的黑球一紮。

咔嚓!

黑球在空中直接爆裂而開,一大股濃黑有如墨汁一樣的煙霧散逸而出。

突然,煙霧之中嗡嗡之聲大作,煙霧也由凝實的墨汁狀開始向著散淡的黑煙轉化。但凌霄運足目力看去,那些輕煙赫然竟是無數的迷你鬼臉蛾。

這些迷你鬼臉蛾緊緊擠在一起,匯成了剛才那個「墨汁」,此時它們從裡面飛了出來自動散開,又變成了一大股鋪天蓋地的黑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