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時的壹舒卻抱著欣兒,而不是

「大哥哥,白虎醒了是不是」是不是」欣兒一見到伏翔。還沒有觀察一下周圍,便大聲的叫道。

伏翔一看,只見此時的欣兒雙眼圓溜溜的,眼中滿是期待,滿是渴望。

而看她的神色,卻是精神無比,顯然早已經醒過來了。

「是啊,你看看。」伏翔看著欣兒的樣子,想起了白虎還沒有醒過來的時候欣兒抱著白虎那種樣子。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將因為小心謹慎而藏在自己身後的白虎拎了出來,放到欣兒面前道。

「啊,好可愛!」欣兒尖叫一聲。兩隻白白嫩嫩的胖手張開,向著白虎猛撲過來。

「唧瞄」白虎驚叫一聲,身體一縮,想要躲開。

只是,伏翔這時卻抓緊它的脖子。翅膀,它就算想躲,也躲不了啊。

因此,卻是在轉眼間就已經被欣兒雙手抱住。

原本白虎顯得十分驚慌,好似要下油鍋,上刀山的樣子,但等到真的被欣兒抱住的時候,它的臉上卻出現了喜悅,陶醉的神色。

好似被欣兒抱住感到十分舒服一樣。

伏翔不由微微一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欣兒的用力方式,肌膚的感覺也沒有什麼特別啊,怎麼會月入手神色就有著如此變化?

「唧瞄」唧瞄」白虎低聲的呼叫這,聲音好似舒服到受不了,正在無意識的呻吟一樣。

「這聲音,怎麼這麼淫蕩」聽到這聲音,伏翔忽然產生了這麼一個念頭。

再看那白虎的樣子,眼睛微眯。四肢攤開,偶爾在欣兒的脖子,臉蛋上蹭了蹭,那樣子咋一看似乎十分的可愛,但仔細一看,怎麼有種猥瑣的感覺呢?

「這小東西,不會是色狼吧」只是,三歲小孩也要?」伏翔不由有些無稽的想到。

「嗯,還不知道這西到底是公是母呢,有機會得問問看才好」伏翔忽然又想到。

「真是不讓人省心。」莖舒有著無奈的看著懷裡的欣兒,道。

「呵呵,這樣才好嘛,欣兒老是一個人會寂莫的呢。」伏翔呵呵笑著道。

「嗯」壹舒嗯了一聲,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以慈愛的神色望著正在逗弄著白虎,並不時出咯咯咯咯笑聲的欣兒。

「對了,阿翔,快來吃飯了,今天早上我特別弄了你喜歡吃的,嗯,是油條吧?咯咯咯,」壹舒轉而笑道。

沒錯,正是油條。

這一個多月,伏翔並不只是混吃混喝而已。因為對於壹舒弄的早餐並不是很習慣,因此他卻是有意識的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小吃交給壹舒。這油條,就是其中一種。

雖然,這個世界並沒有面這種東西。但類似的東西還是有的。

而油條也不是什麼特別難搞的東西,因此,只是教過幾次之後,壹舒便能夠弄得比起伏翔還要好上無數倍了。

「真的?那太好了!」伏翔不由大喜。

油條這種東西,雖然因為是油炸的,吃得多了對身體並不是很好,但那種味道,那種口感,無論吃多少次。伏翔都依然是吃不膩。而在這個世界上,這種油條更是代表了他對於地球的一種懷念,吃起來更加有味道了,因此,聽到能夠吃油條,他心中自然那是大喜了。

「當然是真的。快點來吧,再不來那油條恐怕要冷掉軟平去了呢。」壹舒笑眯眯的道。

「那快點。」伏翔一聽,不由急了,連忙說道。

著,快快鎖上門,跟著壹舒吃飯去了。

而欣兒,有了白虎在那裡玩耍。哪裡還管得了其他東西。

「欣兒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打手卜孩子應該睡多點才是呢。」路上。伏翔問道。

「還不是因為白虎。之前外面那麼吵,欣兒早早就被吵起來了。好奇之下,根本就再沒有睡著。若不是我當時正在弄早餐,恐怕早就出來看看了呢。」壹舒笑著道。

「啊,那樣啊,那等等欣兒不會又打瞌睡吧,那樣可不太好啊。」伏翔不由皺了皺眉頭。

「呵呵」沒事的啦,偶爾早起一次,不會有多大影響的。」壹舒笑道。

伏翔看著欣兒在那裡玩得如此開心。再看看豆舒那充滿母愛的笑容。不由點點頭。只看她們此時的樣子,早起卻也不算什麼了。

有了油條的早餐自然讓伏翔吃得十分滿足了。

而直舒這頓早餐卻也吃得十分輕鬆。因為,若是平常,她還得費勁口水,耗盡精力才能哄得欣兒不要吃那麼多油條油炸的東西對健康不好,這種認知不只是地球有,在這個世界也一樣。

大人能夠吃多點小孩子自然不能吃得太多。而今天,因為有白虎在,欣兒忙著和白虎玩都來不及。哪裡還管得了這早餐了。

伏翔看著白虎在那裡大嚼著油條,看著它滿足的神色,心中也是十分歡喜。

對於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朋友。伏翔自然是希望有什麼好東西都能夠和他分享一下,此時看白虎如此喜歡自己想辦法搞出來的油條。他哪裡能不開心?!

好似一家三口一般吃完早餐。伏翔並沒有在豆舒家中停留,吩咐了一下白虎之後,把白虎留在壹舒那裡,自己一個人離開了。

他已經想好了,想要突破煉體三層進入聚氣層,那需要想辦法讓自己感應氣息體悟氣息的能力由外而內。從只能夠感應外界的氣息轉變成為能夠感應自己的氣息。

而要做到這一切,自然就需要他多多鍛煉自己感應氣息的能力。

對如今的伏翔來說,這種鍛煉方法,就是不斷的使用,時刻不停的使用,盡量多的使用!只有這樣,才可能讓自己的能力進步,最終感應到自己身上的氣息!而不是只能感應到一些代表強弱的血氣!

有了這咋小認知,伏翔也不再盯死那兩個雕塑,而是四處觀察,盡量多的感應各種各樣的氣息,盡量拓展自己的感應數量,並且挑選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物體來進行感悟,以便鍛煉自己的感應能力。

而且,這麼做川好是讓他能夠對泣個東煮鄉更加的熟悉,山到哪裡能夠找到自己需要的輔助修鍊設備,讓他知道需要做什麼應該去什麼地方比較好。

「或許,那把銹刀的氣息也可以作為一種選擇。」伏翔忽然想到。

心中如此一想,他也不遲疑。轉身回到自己的租房之中,將自己收起來的銹刀重新拿出來。

這銹刀的重量雖然和那一把他昨天花了幾萬元買的長刀輕了許多,但拿著這銹刀,他卻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這刀好似變成了他身體的一份子,雖然輕飄飄的,但卻讓他感到自己握著這刀能夠揮出強悍的攻擊力!

這這那種長刀雖然沒有血脈相連,但無論是重量還是大小都完全適合的感覺完全不同,卻各有千秋,都是十分趁手。

用神感應一下這銹刀所出的氣息,伏翔心中暗自喜悅。

那種銳利,充滿殺意的氣息依然存在著。

和上次相比雖然沒有多大的變化。但卻比上次感覺稍稍清晰了一些。這銳利,殺意之中似乎若有若無的包含了一些其他氣息。

有了這種感覺,伏翔如何還能夠不明白,昨天那種在金錢和美女的誘惑下貫徹自己本心的行為對自己感應氣息的能力又有了加強。

現這銹刀之中的氣息還可以深入。他也就懶得繼續出去四處尋找那些建築物去感應氣息了。

他乾脆的盤坐在床上,好似古代修士修鍊一般,把這銹刀平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閉上雙眼,將自己感應氣息的能力揮到極限,不斷的感應著這銹刀所滲透出來的那種銳利與殺意,並努力的深入下去。

對於這一個多月來每天都必須做的這種過程,伏翔已經是熟悉無比。因此,微微閉上眼睛之時,他便已經進入了這種感應氣息的狀態,感到膝蓋上那一團氣息在緩緩的變大。漸漸的將他包裹起來。

這種銳利、殺意的氣息並不強烈。但比起那些建築物所出的氣息卻精純了不知多少,純粹了不知多少。

這銳利,顯然是這銹刀的本質。只要是刀,通過歲月的沉澱之後,都應該具有的一種氣息。那殺意。則是用這把刀殺過許多人才可能產生的氣息!代表著這把刀的危險程度!

伏翔此時在這種銳利、殺意之中穿梭翱翔著細細的體悟著這銳利與殺意的本質,體悟著其中可能包含的深層氣息,體悟著這兩種氣息以何種形式結合。

顯然,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即使此時伏翔已經有了一個多月的經驗,即使他已經將那勾零的雕塑所散的氣息深入了下一個層次,卻也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

就在他陷入那種迷迷濛蒙體悟著這誘刀滲出來氣息的時候,時間漸漸過去。

轉眼間,就是三個鐘頭。

恍然間,「篤篤篤篤

幾聲有些畏縮,有些驚慌,有些無奈的敲門聲響起,將伏翔從那種體悟銹刀氣息的過程之中驚醒過來。

伏翔聽著這敲門聲,心中明白,這絕不是豆舒,也不會是自己的鄰居!因為。壹舒絕不會有畏縮,絕不會有驚慌。而鄰居,和自己的關係絕算不上很好,但也絕算不上壞,自然不可能有著這種種情感出現。若是有著這種種情感,他們原離自己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來敲門?

正是因為這種種考量,他心中對於這敲門之人的身份卻有了大概的猜測。

他體悟氣息,卻並不像中那種修鍊內功之時的情況那樣不能受到打擾,一受到打擾就會走火入魔。這種體悟氣息的過程,頂多也只是腦海之中思維比較活躍的過程而已。

因此,卻是想停就停。

對那門外之人有了猜測,伏翔也不遲疑,來到門口,打開了門。

而在他打開門的時候,那門外之人網好像要繼續敲門,差點打手便要敲到伏翔頭上,還好那人反應不慢,在轉眼間反應了過來,收回了手。而在收回手之後,他臉上神色變得慘白慘白的,連忙低頭連連道歉。

伏翔看著眼前這人,果然正如他所猜測的,正是那天戚老大帶來的那些人之中的一個。

或許,再具體說一下,就是戚老大身邊的那光頭男,那戚老大的弟弟!

「對不起,對不起,求大哥饒命!」那光頭男不斷的鞠躬道歉道。

伏翔擺擺手,道:「不要廢話。說。有什麼事。」

他懶得和這小混混多說什麼。便直接開門見山了。

啊,謝謝大哥饒命,謝謝大哥饒命。」那光頭男連連道謝。

雖然伏翔一看就比他小了不少,但他這幾句大哥大哥的叫,卻沒有一點不自然,沒有一點勉強,似乎伏翔真的就是他的大哥一樣」

「嗯?!」伏翔眉頭一皺,對於這光頭男沒有一點眼力勁感到十分的不爽。同時心中更是疑惑,這光頭男如此沒有窩囊,怎麼會被派來。

之所以會知道這光頭男會被派來的。卻是伏翔從之前這光頭男的敲門聲之中就聽出來了。

因為,若是這光頭男是自己來的。應該有一種豁出去的意志,那種畏縮,那種無奈,是不可能出現的。

「啊,我馬上就說,馬上就說。」那光頭男還沒有傻透,聽到伏翔這一聲輕哼,明白伏翔對他十分不滿,連忙說道。

伏翔懶得理他,連神態都沒有變一下,只是淡淡的望著這光頭男,等著他分說。

「這次來打擾大哥,是想要給大哥傳達一下我們硃批老大的話。」光頭男彎腰低頭,十分諂媚的說道。

「哦?硃批?他說什麼?」伏翔一陣驚訝,沒想到居然會是硃批,不是說在戚老大頭頂還有著四大管衛嗎?怎麼直接就是是硃批了呢?!

「我們硃批老大今晚在月夜樓設宴,請大哥到時賞臉去一趟。」光頭男連忙說道。

「哦?設宴么。」伏翔不由沉吟了一下。 ?「時間。^^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章節**」伏翔考慮了一下。便直接問道他對於自己所知道的第一個煉能者心中也是十分好奇,雖然說並沒有任何想要加入硃批組織的想法,但見識見識,卻也算是一個挺不錯的選擇。

「晚上七點半,就在月夜樓二樓。請大哥有空賞臉!」那光頭男看伏翔似乎答應了,臉上原本畏縮忐忑的模樣漸漸變成了鬆口氣的樣子,快的說道。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伏翔點點頭,道。

「是!不打擾大哥了!」那光頭男好似剛剛被從監獄里放出來一樣,就算極力保持冷靜,臉上也不由透出一種欣喜,大聲說道。

完,鞠了一躬,在伏翔將門關上之後,方才好似兔子一樣快的離開了。

伏翔關上門,思考一下那硃批想要見自己的原因。想了一下之後,也明白了硃批應該是想和自己聯繫聯繫感情,最好能夠拉攏自己加入他的硃批組織吧。

想著,他為自己想了好幾種應對方法之後,便將晚上赴宴的事拋在腦後,重新體悟膝蓋上那一把誘刀所散的氣息上了。

夜晚很快就降臨。

雖然說是赴宴,但伏翔卻知道這一去主要的並不是吃東西,而是談話。因此卻也是在壹舒那裡吃完晚飯之後才出門。

這月夜樓在東色鄉來說,是最大的酒樓。

雖然比起鎮中穴那些酒樓差上許多,但卻也可以比得上地球上的四星級酒店了。

站在這月夜樓前面,看著那閃爍著五顏六色耀眼光芒的建築,伏翔忍不住感嘆起來。若是在地球上的影像效果能夠做到這月夜樓的一半。恐怕生意至少會好上好幾倍吧。

只可惜,這紅綢鎮的居民對於這酒樓的影響效果已經是見怪不怪。因此,如此殉麗的影像效果甚至還比不上一道比較有特色的菜肴,根本沒有對這酒樓的生意有多大用處。

「大哥請進,大哥請進。」伏翔在這裡站了五六秒鐘,便有一個身著類似地球上西裝制服的中年人從裡面走出來,一臉諂媚笑容的彎腰對這伏翔說道。

「你們硃批老大呢?」伏翔看看這中年背後,並沒有現硃批或者其他高層的身影,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雖然要硃批親自來迎接自己的可能性是幾乎不存在的,但至少也要找一個比較有地位的小頭目來迎接才是啊,怎麼讓這個一看就是酒樓經理的人出來迎接呢。這卻是讓他感受到了一種不受尊重的感覺,不由微微有些不爽。

好在,這點不爽很快就被他拋棄了。

在這種時候,這種不爽的負面情感根本對現實狀況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影響自己的判斷。再說。自己的實力雖然比戚老大強,但戚老大隻是這硃批組織的第三級而已,卻算不得多強大,如此,硃批會不太注重他,卻也是自然了。

「抱歉抱歉,我們硃批老大臨時有重要的事情忙,因此卻是沒有親自出來迎接,還請這位大哥恕罪,千萬恕罪。」那中年臉上依然帶著諂媚的笑容解釋道。

「哦,這麼說,今天還有人來赴宴嗎?」伏翔自然知道這些事借口。

「呵呵」今日乃是我們硃批老大宴請東色鄉警衛隊隊長以及幾咋小警衛隊隊員的日子。大哥請進」那中年人呵呵笑著,用手一引。將伏翔引入了月夜樓之中。

伏翔一聽乃是宴請東色鄉警衛隊的隊長,心中不由咯噔一聲。

對於硃批這麼一個黑社會組織和警衛隊勾結在一起,伏翔並不感到奇怪。畢竟,任何世界都是如此,黑白勾結才能夠得到最大的利益。

讓伏翔感到有些不對的,是這硃批到底是什麼意思,他請這警衛隊的隊員卻請自己來幹什麼?

莫非,是想要憑藉警衛隊的威勢來壓迫我屈服?!

伏翔心頭冷笑。

若真是如此,那恐怕他就想錯了,自己此時的實力想要勝過這警衛隊可能力有不逮,但若是要逃,只要往天上一飛,誰能攔得住自己?!

心中想到這個,伏翔網月產生那種微微的不安定感便已經消失,隨著那中年的引導向著月夜樓的二樓走去。

這月夜樓雖說只是東色鄉的最大酒樓而已,但比得上四星酒店的服務於裝修還是顯得十分雍容華貴的。

此時七點多鐘的時候,這酒樓之中的顧客卻是很多。

只是,也許是因為這環境的熏陶,也許是酒樓的規定,因此這些顧客居然顯得彬彬有禮,雖然十分熱鬧。卻並不顯得吵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