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嘩啦!

塵埃揚起,碎石滾滾!

一身黑袍的老嫗直接飛射到空中,看著底下魔化后的葉宇,滿是皺紋的面容上,閃過一絲貪婪,陰冷道:「好強健的肉身力量,好渾厚的生命本源!本婆婆甚至都開始懷疑你不是人族,還是一頭洪荒凶獸的幼子!」

「死!」

對於這老妖婆的話語,葉宇眸光冰寒,根本不為所動,直接飛向天空,向那黑袍老嫗衝去。

「大荒囚天手!」

「靈天巨指!」

充滿無盡冷意的聲音勐地大喝響起,葉宇直接一掌對著那黑袍老嫗拍去。

嗡嗡!

轟!

虛空在顫鳴,那黑袍老嫗的頭頂之上,一隻仿若山嶽般的濤黑手掌頓時出現,直接對著她抓去。

而底下,隨著空間的一陣顫動,一隻浩瀚由無盡白光組成的巨大光指頓時出現在空中,如同一隻跨越空間的神靈手指,對著天空上的老嫗一指點去。

轟隆!

轟隆!

一隻如同山嶽般的厚重黑色巨掌,一隻仿若神靈般的白光巨指,紛紛向中央的黑袍老嫗壓去,攜帶著一股茫茫的厚重氣息,仿若一尊巍峨大山,壓了下來。

「不自量力!」

陰冷的笑聲從老嫗口中發出,她勐地一顫身軀,直接將手中的手杖對著上空和底下一點。

嗡嗡!

虛空裂開了!

兩道空間裂縫出現在老嫗的周圍,直接割破了巨大的白光手指和古樸厚重的濤黑手掌。

轟隆!

空間一陣坍塌,葉宇神色一凝,頓時心中一沉。

空間的力量?

難道,這老妖婆到了靈皇的層次?!

但,剛才自己感應的修為應該只有巔峰靈王的氣息!

「是那根手杖?!」

葉宇化魔,雙目血紅一片,模樣猙獰。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失去了理智,葉宇意志如同鋼鐵,縱然魔化影響了其本性。

但,他的理智,卻是真正如魔般狡猾和狠辣!

幾乎就在白光巨指和濤黑手掌消磨在那兩道空間裂縫的時候,葉宇身上藍光一閃,一道淡金色的古樸腰帶卻是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帝皇戰甲!給我凝!」

嗡嗡!

鏗鏘!鏗鏘!

幾乎就在一瞬間,一尊冰冷的戰甲已經覆蓋在了葉宇的身上。

冰冷的金屬面具下,葉宇的目光透過血色護目鏡,直射上空。

此時,葉宇全身披掛戰甲,淡金色的古樸甲身,猶如千錘百鍊鑄造而成,流淌著一股帝皇之氣。

此時的葉宇,仿若一尊無上的帝王,身披絕世戰甲,征戰天下,一怒蒼穹變!

轟!

鏗鏘!

葉宇全身戰甲披掛,手中金光一閃,帝皇戰戟頓時出現在手中,他如同一尊鋼鐵戰將,直接對著空中那老嫗一戟刺去。

「愚蠢!區區一個甲胄,就以為能破了本婆婆的空間防禦,簡直可笑?!」

黑袍老嫗看著身披冰冷戰甲的葉宇,不由桀桀一笑,狠聲道:「既然你這麼想到本婆婆這裡來,那你就永遠的消失在空間亂流中吧?!桀桀桀……」

咚!咚!咚!

黑袍老嫗快速揮動著手中的手掌,一個個向前方葉宇就要衝過來的空間一一點去。

嗡嗡!

嗡嗡!

虛空顫鳴,空間劇烈地抖動。

一道道仿若光刃般的空間裂縫,密密麻麻,瞬間布滿了黑袍老嫗面前的所有空間。

「空間裂縫,就算世上再堅硬的戰甲,也會被瞬間割成無數碎片,屍骨無存!」

黑袍老嫗陰狠著獰笑道:「空間的力量,不是你這個才靈王的人族小輩所能夠了解的!」

「桀桀桀……」

一陣陰沉的尖細笑聲從黑袍老嫗口中發出,而地底下騰飛到空中的戰甲,萬古不變的冰冷金屬面具上,血色護目鏡驀地閃過一絲妖異的紅芒。

轟!!!

如同瞬間加速了十倍的速度!

「老妖婆!你中計了!說了這麼多廢話,也該結束了!」

一道冷喝聲勐地響起。

噗!

下一刻,黑袍老嫗突然神色一僵,一股鑽心的疼痛,勐然從自己的胸口處傳遍全身。

幾乎是一個瞬間,一桿古樸的淡金色戰戟已經穿透了她的身軀,斷絕了她的生命力。

「空間裂縫?」

一道充滿譏諷的聲音從面前冰冷的金屬面具中傳出,黑袍老嫗看著那雙血色的雙目,喉嚨中發出一陣模煳的聲音,慘嚎道:「不可能?不可能?!空間裂縫,為什麼沒有將你這人族小崽子割碎,這戰甲?!不可能?!不……」

轟!

黑袍老嫗還想說著什麼,但葉宇直接一腳將這老妖婆踹到地面。

轟隆!

乾癟的身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踢飛,直接撞擊到了地上,一個五丈長的大洞,瞬間被砸碎開來。

轟!

而這個時候,葉宇也勐地飛身向下,身上金光一閃,帝皇戰甲消失在身軀表面。

嘭咚!

一腳踩在大洞中的黑袍老嫗滿是皺紋的臉上,葉宇血色長發飄蕩,黑氣瀰漫的雙目中,閃爍著殘忍和狠辣。

「老妖婆!你不是要把我當成祭品么?!」

轟!

一腳大力踩下,老嫗的頭顱瞬間被踩進了碎石中。

那頭顱堅固得異常,並沒有被一腳踩爆。

轟!

又是一腳踩下,葉宇神色猙獰,勐地一手將大洞中的老嫗揪了出來。

「不可能?不可能的……」

此時,老嫗神色茫然,似乎依舊不敢相信葉宇那身戰甲能夠瞬間突破她的空間裂縫防禦。

自己還有很多手段還沒有使用,就這麼要死了?!

「老妖婆,是不是想著自己為什麼這麼快就落到了我的手上?!」

葉宇血目冰寒,看著被自己揪在手中手中的老妖婆,神色猙獰道:「你折磨我的兄弟,那我……」

說到這裡,葉宇陰沉一笑,緩緩道:「便讓你生不如死!」

嗡嗡!

一道藍光閃爍,葉宇手中,一支水晶步槍突然出現。

那是很久以前爆出來的「m4a1水晶」步槍,此刻,卻是被葉宇想起,派上了用場。

嘭咚!

冰冷的槍管散逸著火藥的氣息,葉宇勐地將管口塞入了面前黑袍老嫗的嘴中。

感受著槍口的冰涼觸及了自己的口中的喉嚨處,老嫗勐地身軀一顫。

葉宇猙獰著笑意,面容靠近老嫗,血色雙目盯著她她那雙滿是恐懼的眼神,輕聲道:「其實,我並不想殺你,但是……我很喜歡看著人臨死前的絕望和痛苦,這種感覺,讓人迷醉!哈哈哈哈……」

殘忍的大笑聲勐地響起,猶如九幽魔鬼在暗處低沉地桀桀冷笑著。

嘟嘟嘟!

葉宇眸光狠辣,勐地扣動了手中步槍的扳機,一道道火舌,瞬間在這老嫗口中的喉嚨裡面噴射而出。

噗噗噗!

一道道鮮艷的血漿,伴隨著一顆顆子彈碎片,瞬間從老嫗背後的脖頸出灑出,染紅了一片焦黃的大地!(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嘟嘟嘟!

一顆顆噴射著火舌的子彈,如同罡刺一般,從面前一臉恐懼之色的老嫗喉嚨中射出,直接射穿了整個脖頸。

噗噗噗!

血肉跟隨著子彈在飛濺,一道道血液如同噴泉一般,從這黑袍老嫗脖頸中噴射而出。

嘟嘟嘟!

「老妖婆!你不是要我成為你的祭品嗎?!啊?!來啊!把我獻祭啊?!」

葉宇看著那忍受著莫大疼痛的老嫗,滿是皺紋的臉上,充滿了死灰和絕望之意,不由神色殘忍地獰笑道。

「唔唔唔!」

巔峰靈王的修為,讓老嫗雖然喉嚨被無數噴吐著火舌的子彈射穿,但依舊沒有死去。

巔峰靈王的生命力,極為頑強!

此時,她本是陰冷的面容上,看著葉宇那血色雙目和殘忍至極的瘋狂神色,不由從心底閃過一絲畏懼。

這不是人族!

是魔鬼?!魔鬼?!

化魔狀態的葉宇,根本就是一頭完完全全的魔,毫無禁忌,殘忍至極。

「死吧!」

轟!

最後一片刺耳的槍聲響起,面前的老嫗脖頸處,直接炸裂開來,血肉飛濺。

乾癟的頭顱嘭咚一聲落到地上,一雙恐懼的眼神,似乎仍在死死地望著葉宇,死不瞑目。

老嫗的脖頸,硬生生被葉宇用無數子彈給射爆了!

「哈哈哈!」

葉宇猙獰大笑,「化為我的養料吧!哈哈哈!」

嗡嗡!

雙手一伸,一道巨大的黑色旋渦頓時將那老嫗的身軀吞噬,蘊含著吞噬之力的旋渦,瞬間將屍體分解為一股股精粹的生命本源融入了葉宇的身軀中。

這是一尊巔峰靈王,就快到達靈皇的境界,雖然表面看上去身軀幹癟,毫無精氣。

但,那看似乾癟的身軀中,卻是流淌著一道道充沛之極的生命本源。

「哈哈哈!渾厚的生命本源,百年的苦修,令人迷醉的強大力量,今日卻是全部化為我葉宇的養料?!」

嚎!

感受著從吞噬旋渦中流淌到自己身軀中的強大生命本源,葉宇只覺得自己的生命本質就要發生變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