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對,畢竟這次是動用了最好的資源,安排了最頂尖的馭鬼者,如果這都處理不了的話,局勢早就崩潰了,也撐不到今天了。」

他微微抬頭看了看街道上的車流人往。

依然是燈火璀璨,繁花似錦,路上的行人悠閑自在,小情侶之間嬉笑玩樂,彷彿城郊正在發生的那件可怕的靈異事件和這裡絲毫沒有關係。

這些人又這麼會知道,一旦今天晚上的事情處理不了,鬼進入了這裡,這座國際最繁華的都市將瞬間崩潰。

死亡將來到每個人的身上。

「所為的S級靈異事件,最危險的不是鬼的無解,而是馭鬼者將大概率面對一隻已上鬼,和鬼的接觸之上一旦人數上佔據不到優勢的話,那麼絕望將會無限被擴大……畢竟鬼的數量越多,被鬼殺死的幾率就越大,除此之外無法逃離的鬼域也是S級靈異事件的一個共同點。」

楊間回憶起了餓死鬼事件,然後和鬼差事件比較了一下。

總結了一些個人的經驗。

尤其是鬼域這方面最難對付,比較目前為止能擁有鬼域的馭鬼者實在是少的可憐。

據楊間所知,總部也就是李軍有鬼域,除此之外朋友圈的某個人也有鬼域。

但他們的鬼域應該都不如自己。

畢竟現在楊間的鬼域已經能夠入侵到鬼差的鬼域當中了。

所以在某個領域他還是有優勢的。

但這優勢卻並不能說明什麼,因為馭鬼者自身的鬼是不一樣的,能力有所不同也是合乎常理的。

很快

一個人在街道上晃蕩了一圈之後,楊間選擇返回平安酒店休息去了。

不過剛乘坐電梯來到自己方面門口的時候,隔壁的一間客房的大門卻突然打開了。

「這麼晚了,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帶著幾分懶散的哈欠,那是一個身材婀娜的女子,穿著黑色的連衣裙,宛如走台上的模特一般。

李瑤?

楊間目光一動,看向了她:「你一直在這裡等我?」

「不然我來這裡做什麼?」李瑤靠在門框上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之前我給你發的信息你應該收到了吧。」

「白天的簡訊的確是收到了,朋友圈的人要對我動手了么?」

楊間說完旋即又眉頭一皺:「白天你才發過了信息,現在有再跑到我這裡說這事情,這麼說來那邊的情況有變了?」

李瑤笑著走了過來,主動的挽著楊間的胳膊道:「去你的房間我再告訴你。」

「好吧。」楊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收回了目光。

雖然李瑤和他關係顯得很親密,但實際上他心中是很厭惡這個女人的,只是他已經習慣了將情緒隱藏起來了,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想是一個死人一樣。

這不是針對她一個人,而是楊間早就感覺到了自己的作為人的情緒正在逐漸的消失。

來到房間里。

楊間略顯隨意的坐在了沙發上:「放心,這裡沒有監控,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們之間的談話可以在鬼域之中進行。」

「這麼隨意的動用鬼的能力真的好么?」李瑤卷著腿,靠在楊間的肩膀上笑嘻嘻道。

「暫時的一段時間裡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我和其他的馭鬼者不一樣。」楊間言語雖然冷淡,卻也透露出一股自信。

接連活過兩場S級靈異事件,經歷了數次的死亡,他在駕馭厲鬼的道路上不知不覺已經甩開了其他人一大截。

「不用這麼麻煩,這次我主動過來實在是不放心一條簡訊傳送的信息。」

李瑤這個時候收起了笑容,帶著幾分嚴肅道。

「朋友圈的人已經決定在隊長計劃結束之前把你給幹掉,不過幸好這次總部的行動帶來了一些影響,他們的行動應該會稍微推后一點點。」

楊間點了點頭道:「這我大致猜得出來,而且我已經做了相應的準備了。」

這麼迅速的行動很符合馭鬼者的性格。

「不過具體的計劃我暫時還不知道,但是從目前他們會議上討論的話來判斷,他們似乎比較偏向於在你處理下一件靈異事件的時候動手,這樣一來就可以徹底的抹去陷害你的嫌疑,避免被總部算賬。」李瑤貼在楊間的耳旁小聲道。

「很不錯的主意。」楊間目光一凝。

看來朋友圈的那一群人還是做過功課的。

讓自己死在下一次的靈異事件當中,估計任誰都不會懷疑。

如果這次沒有李瑤的情報,楊間毫不懷疑自己真會被弄死,畢竟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之下,又身處於某件靈異事件當中,再加上被人刻意動手針對,當真要死的稀里糊塗。

「你還誇讚他們,現在你應該感到緊張才對,畢竟朋友圈是一群人對付你。」李瑤翻了一下白眼。

楊間卻抿抿嘴道:「你錯了,該緊張的是他們,一旦計劃敗露,他們就要承受我的瘋狂報復,我的威脅他們很清楚,所以才要這麼迫不及待。」

「那你打算怎麼辦?」李瑤又問道。

「我需要朋友圈馭鬼者的名單資料,越詳細越好。」楊間沉聲道。

李瑤先是一愣,隨後睜大了眼睛看著他道:「你想要先動手?」

「不行,這太魯莽了。」

緊接著李瑤就有些激動的勸解起來:「你先動手的話就等於捅了馬蜂窩,這樣一來朋友圈的人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對付你了,而且事情鬧大了的話總部那邊也不會保你,現在這個局勢處於相當微妙的狀態。」

「一旦你先站出來打破了局勢的平衡,那麼你將得罪很多人,總部也好,朋友圈也好,亦或者是其他勢力的人都會想方設法的扼殺這個苗頭。」

「你還年輕,不知道這裡面的水有多深,這不是處理靈異事件那麼簡單,也不是幹掉幾個人那麼簡單。」

李瑤覺得楊間這個想法太過簡單了,也太過危險了。

馭鬼者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個人這麼簡單,背後還有很多看不見摸不著的勢力。

每一個站在門面上的馭鬼者都是牽扯很大,楊間如果先接二連三的幹掉其他的馭鬼者,那麼帶來的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這個世界畢竟是人的世界。

不是鬼主宰一切的世界,只要秩序還在,控制權勢財富的還是人,那麼楊間就不能肆意妄為。

「你的話的確是有道理。」

楊間並不否認李瑤的觀點,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客廳那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外面燈光璀璨的都市夜景然後反問道:「你覺得我從這十幾樓高的地方跳下去的話會不會摔死?」

「不會。」李瑤立刻回答道。

「那你如果跳下去的話會不會摔死?」楊間又問道。

李瑤白了一眼:「這不是廢話了,肯定摔的死死的。」

「這就是了,你是站在你的角度上看待問題,我是站在我的角度上看待問題,所以你沒有錯,我也沒有錯,你害怕財富,權勢的力量是正確的,畢竟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但是我卻不一樣。」

「我身體里有三隻鬼,只要我願意可以在一分鐘之內抹殺任意一座城市。」

「一分鐘有些保守了,真行動起來的話……十秒以內吧。」

楊間伸手放在這面厚實的落地玻璃上,那蒼白沒有血色的手掌彷彿握住了這座城市之中所有人的生命。

李瑤聽到這話,渾身一顫,看著楊間那不算高大的背影眼中有驚愕,又敬畏,亦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人啊,在鬼的面前真的很脆弱,脆弱的就像是螞蟻一樣,被踩死了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楊間說完轉過頭又道:「我如果連自己的生命都要被別人控制的話,那麼我駕馭三隻鬼掙扎的活到了現在又有什麼意義?」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收集他們的情報資料。」李瑤聲音略顯不安道,她被楊間的這番話給震到了。

亦或者說,楊間的存在徹底的顛覆了她對馭鬼者的認知。

畢竟從未有夠馭鬼者敢說出這樣的話,十秒鐘之內抹殺一座城市。

但李瑤也絲毫不懷疑楊間真的可以做到這點。

不,不只是楊間,他或許只是其中之一而已,這個世界還有很多類似於楊間一樣的人應該也可以做到。

一旦這些人從黑暗之中走到了世人的眼中,那麼伴隨著靈異事件的曝光,整個世界將翻天覆地。

「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麼你就先回去工作吧,這次你到我這裡來這麼久要是被發現了的話你的處境只怕會很不妙。」楊間旋即又認真道。

他不希望自己這個卧底出問題。

至少在解決朋友圈之前不能有事。

「好,我現在就回去整理資料。」李瑤站了起來,然後立刻往外走去。

當她來到大門外準備關上門的時候,又忍不住朝楊間看了一眼。

楊間依然站在站在那窗戶旁,身後一個高大的無頭人影將他籠罩在黑暗之中,身形彷彿被遮蓋了,若隱若現,唯一醒目的是一隻無法被黑暗覆蓋的慘白手掌,還有那一隻詭異猩紅的眼睛。

「他不是人……但也不是鬼。」李瑤腦海之中冒出了這麼一個想法。

(本章完) 刺眼的光束自神屍手中戰槍投射而出,落在了人群外的一處空地之上,在那光束內,諸人只見一棵綠色的樹苗隱隱浮現而出。

樹苗有拇指粗細,通體碧綠,它憑空長在了地面之上,微風中,左右搖擺。

看著這一幕,眾人不明所以,凌凡和莫風流等人也皺了皺眉,不知道神屍這是在賣什麼關子。

光束連接著戰槍和小樹苗,陡然間,那投射的光束暴漲了起來,而隨著光束的暴漲,地面的小樹苗竟也開始生長,逐漸的開始變大。

人群眼睛亮了起來,眨也不眨的盯著那急速成長的小樹苗,眼看著小樹苗一點點變大,僅僅是片刻時間,原本拇指粗細的小樹苗便成長為了一棵參天大樹。

濃密的綠色枝葉從大樹上伸展而開,遮天蔽日,整個祭壇這一刻都被綠色枝葉遮蓋,人群站在伸展的枝葉下方,面露驚駭。

「這是……」看著前方遮天蔽日的大樹,凌凡喃喃道了一聲,神屍突然弄了一棵樹出來,這是何意,莫非這就是神屍所謂的造化?

不等凌凡猜想,此刻,只見大樹再次變化,在那枝葉的盡頭,忽然綻放出了一朵朵幽藍的花朵來,密密麻麻的幽藍色花朵開在綠樹之上,這一幕,極為絢爛。

幽藍花朵爭相開放,很快,花朵又是凋謝,花朵凋謝后,竟是結出了一個個金色的果實,果實由小變大,逐漸的,成長到了拳頭大小,像是金色蘋果一般掛在了參天大樹之上。

眾人目光齊齊望向了那金色的果實,眼中露出了驚異之色,神屍,曾經究竟是何等大能,抬手之間就能創造這樣的奇迹,而這金色果實究竟又是何物,神屍將此展現出來不可能只是一個噱頭。

「此乃參天神果!」就在此時,忽然間方鼎上懸浮的神屍開口道了一聲,祭壇周圍眾人的視線霎時間又是齊齊轉回到了神屍身上。

只見神屍繼續道:「此果蘊含了吾修鍊的力量,食此果,則可獲得吾之規則力量,食之越多,則力量越強。」

「參天神果還可助爾等順利突破御境桎梏,御境之後,便可施展吾之規則力量,吾之完整力量,可橫掃同境對手,強大至極。」

「參天神果,九九八十一顆,爾等皆可去摘取,能得多少,各憑造化。」

神屍的聲音落下,人群先是靜了靜,不過緊跟著就沸騰了起來,參天神果,竟然就是神屍所謂的第二場造化,而聽神屍所描述,這參天神果似乎是極為逆天的東西。

食此果,就能擁有神屍的規則力量,吃得越多,規則力量就越強,這彷彿是一種傳承,一種規則之力的傳承,吃參天神果越多,傳承就越多。

「參天神果!」聽得神屍的描述,凌凡內心顫了一下,他轉過身,目光盯向了大樹上那金光閃閃的果實,此果實,竟然能傳承到規則力量。

世人皆知,只有達到至尊境,成為至尊強者才能領悟到規則力量,這種力量全靠自己領悟,無法傳承給後人,沒想到此果實竟然能將神屍的規則力量傳承下來。

神屍估計是上古時期的大能之人,他的規則力量,定是強橫無比,能傳承到他的規則力量,那是何等的造化。

而且,參天神果不僅能傳承規則力量,居然還能幫助天武境巔峰突破御境的桎梏,僅僅是這一項功效,在外面恐怕就能引起無數人的瘋搶,更不用說傳承規則力量了。

在尋常的皇朝,天武境巔峰有很多,可御境強者,卻極為少見,只因為那一層桎梏,太難,太多人都被擋在了那道桎梏前,終身都無法邁出那質變的一步,就如青凌郡,天武境巔峰太多,可御境,只有寥寥幾個。

可想而知,參天神果這一項功效有著什麼樣的含金量,如果流入市面,恐怕不少人拚命都要將其弄到手。

神屍的規則力量,想必也是一種極為強橫的力量,只不過聽神屍講述,傳承的規則力量只有達到御境才可以施展,御境以下,似乎無法使用他的規則力量。

不過想想也是,規則力量那是何等之強,一般都只有至尊強者才能施展,御境就能施展規則力量,已經很逆天了。

其實凌凡的極道之力就是一種規則力量,一種衝破天道規則自成的規則力量,只不過凌凡現在境界還太低,無法發揮出極道之力的真正威力而已。

參天神果就這樣閃爍著懸挂在大樹之上,之前眾人都並沒有太過在意這些果實,僅僅是覺得好看而已,不過現在,聽完神屍的講述,眾人再次望向金色果實時,眼眸中已是湧現出了渴望和貪婪。

「參天神果,這果然是一場造化。」莫風流眼眸也閃爍起了精芒,參天神果,不僅可以助天武境巔峰突破到御境,還能傳承神屍規則之力,若得參天神果,莫過於一場極大造化。

律政總裁:老婆請撤訴! 唰!

場內,此刻只聽一聲破風聲響,短暫的嘩然之後,終於是有人動了。

此人天武境後期巔峰,速度很快,眨眼間便是到了參天大樹之下,腳一踏,便掠上了大樹,看著近在咫尺的一個個金色果實,他眼睛都鼓了起來。

「你也配第一個摘神果?」看著那少年掠上大樹,祭壇前,魔無敵忽然冷哼了一聲,只見他身形一閃,一道黑線從虛空劃過,剎那間便到了大樹之下,腳下一踏,同樣掠上了大樹。

魔無敵身上邪氣繚繞,森冷的黑色玄力涌動而出,一句話未說,抬手就向那天武境後期巔峰轟殺而去。

那天武境巔峰少年瞳孔一縮,緊忙伸出手,一道道光盾霎時凝聚在了跟前,試圖將魔無敵這一掌擋下。

然而,魔無敵掌印落下,卻見那少年的防禦層層崩滅,在魔無敵邪氣的侵蝕下,他的防禦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眨眼間,所有防禦崩塌,魔無敵的大掌毫無阻攔的轟殺在了他的身上。

砰!

一聲沉悶聲響,只見那少年驟然從大樹上飛射而下,狠狠砸在了地面,一大口鮮血噴出后,眼睛一閉,再沒有了動靜。

一擊,秒殺!(未完待續。) 第536章轉身的人

就在楊間已經返回了平安酒店休息的時候。

可是在城郊,危險卻還未離去,甚至對某些人來說,現在的情況比之前還要嚴重,雖然局勢或許好上許多,可是鬼還未離去,更別說解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