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激動,聽我慢慢說……」羅嵐給老漢斯倒了一杯茶,說出一部分事情,只涉及弗蘭克家族、紫羅蘭家族、食人者家族和南方大公,並沒有說皇子。

老漢斯義憤填膺,恨不得馬上出去為老主人報仇。

羅嵐嘆了口氣,看著老漢斯,說:「就在剛才,隱秘騎士發現,邁爾斯和紫羅蘭家族的人有關係,而且在策劃什麼。」

老漢斯急忙說:「羅嵐大人,這一定是誤會!我為羅嵐家族服務一輩子,對羅嵐家族忠心耿耿,邁爾斯也一樣,他絕對不會聯合仇人暗害您。大人,一定是弄錯了什麼。」

羅嵐憐憫地看著老漢斯,一言不發。

看到羅嵐的反應,老漢斯沉默。他早就聽到一些流言說邁爾斯大罵羅嵐,對羅嵐極為反感。

直到這一刻,老漢斯才明白為什麼上次見面提到羅嵐的時候,邁爾斯一臉的不耐煩,而且再也沒來過瓷器店。

老漢斯低著頭,過了許久,才抬起頭,用沙啞的聲音說:「羅嵐大人,我知道您是好人,您為羅嵐港做得一切我都看在眼裡。您不是為一點小事就會害人的貴族,您既然來到這裡,就說明邁爾斯犯了不可挽回的錯誤。我不求您別的,請讓他……痛快地了結。」

羅嵐站起來,說:「如果邁爾斯真的沒做什麼,我會還他一個清白;如果他真做了什麼,我會聽您的建議。」

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多餘,羅嵐轉身離開。

老漢斯望著羅嵐的背影,巍巍顫顫地站起來,從柜子里拿出羅蘭父親的畫像,輕聲說:「老爺,少爺長大了,我也該走了,該走了……」

羅嵐回到伯爵府,練了一個多小時的劍,華森趕來報告:「大人,已經把相關的人全部抓獲!他們竟然想在羅嵐港投毒,製造混亂。其中有一個魔法師反抗,被我們殺死。」

「帶我去見邁爾斯。」羅嵐冷冷地說。

「是,大人!」

「問清楚了嗎?說說怎麼回事。」

在路上,華森講述了事情經過。

在半個月前,紫羅蘭家族的人找上邁爾斯,並以封地男爵為報酬,要邁爾斯配合,在羅嵐港中投毒。邁爾斯原本以為自己能獲封人魚帝國親王、迎娶美麗的人魚公主,但幻想破滅,於是把一切都歸咎於羅嵐,恨極羅嵐。

邁爾斯正好想報復羅嵐,雙方一拍即合。由於紫羅蘭家族的人想來一場大規模的投毒,準備時間過長,涉及人員很多,暴露了身份,被隱秘騎士查出問題。

經過審訊得知,曾經在諾丁王國獵場跟羅嵐打賭的菲力普派出這些人,而且菲力普的行為得到紫羅蘭家族的默認。

羅嵐進入伯爵府的私牢,看到了狼狽的邁爾斯。

邁爾斯一見羅嵐,馬上跪倒在地,沒了往日的驕傲,哭嚎著說:「羅嵐大人!是他們逼我的,他們給我使用魔法,如果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會殺了我!羅嵐大人,我們一家人都為伯爵府工作老漢斯是我的叔叔的份上,您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馬上離開羅嵐港,再也不回來了,求求您,羅嵐伯爵,求求您……」

羅嵐冷漠地看著他,說:「其實我不想殺你,因為我不願意看到老漢斯傷心。不過,你必須死。我原本想用殘酷的方式殺死你,震懾那些圖謀不軌的人,但因為老漢斯,我給你個痛快。」

羅嵐手中冒出熔岩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下邁爾斯的頭,然後快步退去,避出的鮮血。

羅嵐轉身離邊走一邊說:「華森,把那些人綁到刑場,用殘酷的手段折磨致死,並向貴族院起訴紫羅蘭家族!還有,派出刺客,暗殺菲力普……算了,他們一定早有準備,我們的人去是自投羅網。派出隱秘騎士,用最安全的方式破壞紫羅蘭家族的商隊和倉庫,如果危險就不要去做,我的人比他們的人重要。」

「還有,制定一份打擊紫羅蘭家族商人的方案,同時放出風去,就說一個月後,所有跟紫羅蘭家族有來往的商人禁止在留在羅嵐港。查一下紫羅蘭家族在羅嵐港的活動,凡是他們家族的東西,全都扣下來!另外……算了,本來想製造鼠疫、蟲災和投毒,但那些平民是無辜的,想想還是算了。」

「是,大人!」

第二天,貴族院收到羅嵐的起訴。

第三天,紫羅蘭家族則以羅嵐伯爵污衊和扣押紫羅蘭家族貨物為由,第一順位繼承人李維斯向羅嵐發起生死決鬥,地點安排在諾丁王都。

羅嵐之所以沒有像對付弗蘭克家族那樣對付紫羅蘭家族,是因為忌憚紫羅蘭家族的兩個人。一個是紫羅蘭家族的初始劍聖紫色劍聖,另一個就是紫羅蘭家族的第一繼承人李維斯。

伯爵府收集了李維斯的大量資料,羅嵐對他的了解甚至多過許多紫羅蘭家族的人――其中有一部分資料是諾丁王室提供的。

李維斯,二十五歲,自小展現出極強的劍術天賦,是荷曼帝國近百年來唯一的「見習劍聖」,在十六歲不靠任何藥物晉陞初級劍士!

十八歲的時候,李維斯已經是中級劍士,然後離開紫羅蘭家族,孤身遊歷大陸,此後杳無音訊。

二十三歲的時候,李維斯返回紫羅蘭家族,以大劍師的實力震驚整個帝國,被譽為荷曼帝國千年第一天才。

李維斯簡直就是劍痴,是為劍生、為劍死的狂人,每天至少練劍十二個小時,耗費大量的魔葯。李維斯的鬥氣非常奇特,是非常少見的雷之鬥氣,人稱「雷劍李維斯」。

甚至有人預言,李維斯能在三十歲前成為上位劍師,在四十歲前成為蔚藍大陸歷史上最年輕的劍聖。

李維斯唯一的缺點就是嗜殺,只參與生死決鬥,每次都會殺死對手,從來不留活口。

以李維斯的天賦,原本可以得到劍聖議會全力培養,紫羅蘭家族也會水漲船高。可惜因為李維斯太過於嗜殺,殺死了幾位劍聖議會「執行官」的天才子孫,引發劍聖議會眾怒。要不是「大執行官」愛惜人才,李維斯早就被執行官們聯手殺死。

紫羅蘭家族因此受到連累,成為劍聖議會中不受歡迎的成員。不過紫羅蘭家族的初始劍聖仍在,即使暗地被幾個家族打壓,仍然能屹立不倒。

不過,李維斯剛剛宣布要跟羅嵐生死決鬥,同樣在劍聖議會中地位不高、一向跟紫羅蘭家族是盟友的食人者家族反戈一擊,宣稱紫羅蘭家族卑鄙無恥,竟然毒害平民,紫羅蘭家族應該自請降爵!

隨後,食人者家族花高價用集體傳送陣,把參與殺害羅蘭一家的成員全部送到伯爵府。

羅嵐毫不留情,親手殺死所有人,跟食人者家族的恩怨正式了結,集中精力對付其他人。

蝴蝶山家族派來談判團,和伯爵府的人開始了長期的談判。

羅嵐考慮一天,最後選擇接受李維斯的生死決鬥,不過要安排在十五天後――挑戰者定了地點,那麼被挑戰者可以決定時間,反之亦然。

選擇接受決鬥有很多原因,一是在劍術的道路上可以失敗,但不能退縮,如果他拒絕挑戰,將會留下極大的心理陰影,甚至會成為他的破綻;二是如果他不接受決鬥,聲譽會受到打擊,同時助長紫羅蘭家族的氣焰。三是紫羅蘭家族是他的復仇對象,他如果避而不戰,位面之力必然會減少對他的眷顧。

羅嵐不打無準備之仗,既然要戰鬥,那就做好準備。

先是武器裝備,劍士比劍中,除了武器,不允許使用任何攻擊性魔導器,但可以使用防護性的。

羅嵐手中的聖器原本有黃金面具、美人魚水晶雕像和算半件聖器的龍眼項鏈,現在只剩黃金面具和龍眼項鏈。其中黃金面具能形成黃金護罩,而龍眼項鏈能附加龍鱗護體,都擁有防護能力。

羅嵐和侍劍又在那些神國遺址撿的巨大聖器中挑選,最後找到一面巨盾聖器。可惜這面巨盾聖器因為長時間不用威力大減,不過這件聖器的煉製手法高明、材質極佳,只要放入精神湖泊滋養幾天,防護能力絕對超過黃金面具。

除了聖器,身上穿的也需要重新調整一下。煉金室的**師們開始連夜趕工,要用銀龍為羅嵐打造一件龍皮甲。以**師的能力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最後不得不讓上位法師路易幫忙。

無論是誰到羅嵐的的裝備后,都認為他必勝無疑,因為羅嵐帶著這身東西完全可以殺死普通上位劍師。

在接受決鬥的第三天晚上,羅嵐進入劍天地。

侍劍出現在羅嵐面前,她現在仍然身穿極美的白色仙女服,漂亮至極,一雙黑亮的眼睛宛如璀璨的星辰。

「準備好了嗎?」侍劍問。

「好了。」

羅嵐昏昏睡去,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出現在一棵乾枯的樹上,變成了一團小小的火苗。

周圍是稀疏的森林,除了小火苗所在的樹木,其它的樹木綠草生機盎然,小草上還掛著露珠。

火苗慢慢地燃燒,他小心翼翼團著身子,生怕被大風吹散,生怕被露水沾濕,慢慢地,樹木燃燼,他心中充滿了絕望。

但是,強風吹來,他連忙躲在樹榦下面,樹榦被吹倒,許多枯枝敗葉聚集在一起。

他奮力躍動,點燃了枯枝敗葉,點燃了更多的乾枯樹木,形成了一團熊熊的火焰,他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

火堆咆哮,冒出一米多高的火舌,向樹木展現自己的力量。

我真的開外掛 好景不長,天空下起了細雨,火舌馬上降低,最後越來越弱。火焰火堆不得不蜷縮身子,藏入柴堆底部,躲過這場由小雨帶來的災難。

雨很快停止,秋日當空,青草變黃,枯葉落地。

秋風起,火堆下面的火星四散,落在枯黃的樹葉和小草上。

火堆感覺身體越來越熱,最後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長,最後包圍了整片森林。火勢繼續蔓延,整座大山都被點著,火堆變成了熊熊山火。

山火高傲地仰著頭顱,彷彿點著了整個天空,在黑夜裡,山火就是最耀眼的存在。

樹木被燒光,山火漸漸變小。山火害怕了,四處尋找自己的寄身之處。

山火發現了一個山洞,裡面有奇怪的氣體,但是他剛剛進去,山洞的空氣迅速被點燃,發生劇烈的爆炸,整座山都被震塌。

山火和氣體融合后,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如此巨大,於是不停尋找合適的氣體甚至粉塵引燃,然後產生巨大的爆炸。他歡呼雀躍,雄心勃勃。

他突然明白,山火再大,也只是燃燒樹木,但當和氣體結合,由單純的火焰轉化為爆炸后,可以炸掉一座大山!

擁有爆炸力量的他,開山炸石,無所不能。

大山炸開,露出了漆黑的液體和漆黑的固體,他毫不猶豫投身其中,點燃整片黑色。

和以前相比,他的身體更加熾熱,而且在黑色液體上燃燒的時候最為猛烈。他享受這種力量,他喜悅,他咆哮,他被這種力量所引導,盡情地宣洩自己被風吹被雨淋的憤怒。

慢慢地,他發現自己不僅能燃燒黑色的石頭,甚至還能把其它原本無法點燃的東西燒成灰燼。

擁有更多熱量的他,可以把更多的物品化為灰燼,甚至化為他看不到的虛無。

當黑夜過去,白天來臨,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變冷了,不過,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更加龐大,簡直無所不在。

他摸不到自己的身體,但卻能感覺到,自己就是那無所不在的光。

陽光非常溫情,細細體驗這個世界。他很快發現,自己的力量不斷被轉化,無論是大風還是雨水,無論是原本黑色的石頭還是液體,無論是大樹還是小草,都是因為吸收了自己的能量而存在。

他靜靜地注視著一切,正是因為他的存在,才有那一切,沒有他,許多力量根本不存在。

化身為陽光的他,照耀一切,給予萬物力量。

陽光繼續變化,當他看到一個巨大的大火球的時候,天地破裂,一切回歸。

羅嵐睜開眼睛,低聲說:「火焰可以轉化爆震的力量,可以燃燼一切,但最偉大的卻是光耀,因為光耀能給予萬物更強大的力量。」

侍劍面色蒼白,點點頭,消失在劍天地。

和上次不同,羅嵐這次領悟的劍意非常模糊,不如領悟地之劍意的時候那麼清晰,他不知道為什麼,但覺得總有其存在的道理,便不再多想。

爆震、燃燼和光耀是他所能領悟的最強火之劍意,他要從爆震劍意開始練起。

毫無疑問,最適合爆震劍意的就是爆裂之錘。

他不斷地練習爆裂之錘,但總覺得缺點什麼。他極力回憶爆炸的力量,最後恍然大悟。

爆炸不僅僅需要火焰,還需要其它輔助的力量。

羅嵐的想法很簡單,他用火之鬥氣包裹著風之鬥氣,先製造爆裂之錘的雛形,然後在最後以最快的速度凝聚成爆裂之錘,再用盡全力激發出去。

可惜想的簡單用起來卻很難,因為火和風都是非常活躍的鬥氣,不可能靜靜地同時存在,以他的能力很難讓兩者平穩地組成爆裂之錘。

經歷了失敗,他苦思冥想,想到了新的辦法。那就是先釋放帶有少許斷絕劍意的地之鬥氣,把風之鬥氣包住。然後在地之鬥氣外層注入火之鬥氣,最後形成完整的爆裂之錘。

這個辦法非常正確,他在劍天地中練習三天後,終於能在外面施展這個新爆裂之錘。

新的爆裂之錘超出了羅嵐的想象,因為在斷絕劍意消散后,風之鬥氣是氣態而地之鬥氣形成粉塵狀,和火之鬥氣融合后瞬間產生比單純爆裂之錘強三倍的爆震能力。

「爆震的真意就是讓火的力量聯合其它的力量!燃燼就是把外物毀滅,比爆震更強;光耀則讓其它力量變得更強。但光耀自身還應該有破壞力,我還沒有領悟,可惜。」



bk手打小說盡在- 第1519章公主殿下(72)

除了每年的宮宴和千秋節,基本沒有進宮過。

第一次被皇帝宣進宮,他當下有些發愣。回神過來,他連忙給傳旨的公公塞銀兩,傳旨公公拒絕,不透露一分,只叫他立馬進宮去。

唐溪今日也沒有出去遊玩,聽說皇帝傳旨讓呂青進宮,下意識問,「你是不是又出去惹了事?」

呂青否認,最近他表面是安安分分的,暗地裡幫著三皇子招兵買馬,確實沒惹事。

要三皇子養私兵的事情,被皇帝知道,肯定不是這麼輕鬆了。

「那你快進宮,別讓父皇等久,呂青,我可警告你,最好按照你說的,沒有惹事。要真惹到父皇那裡,本公主可救不了你。」

唐溪句句鄙夷和瞧不起,還是當著傳旨公公面,呂青心裡憤怒,臉上還火辣辣的,連忙跟傳旨公公走了。

呂青一路上,問了好幾次,是什麼事。

奈何傳旨的公公,並不透露,只好作罷。

當他直接被帶到金鑾殿的時候,有些傻眼,也有些茫然和回憶。

他這算是第二次來金鑾殿了,上一次是在十幾年前,那個時候他風光啊,皇帝親口點的狀元,人人羨慕。

來到金鑾殿,呂青看到好些個熟悉的人,心裡有些打鼓。

他一瘸一拐的走進去,先給皇帝下跪行禮。

皇帝並沒有第一時間讓他平身,而是問道,「呂青,有人告你拋棄妻兒,為榮華富貴,不惜派人殘忍殺害你的妻兒,朕今日宣你進宮,是想親耳聽你說。」

在那一瞬間,呂青差點直接癱軟在地上,渾身都在發抖。

他慶幸,現在是跪著的,而不是站著的。

若站著的,誰都能夠看得到,他雙腿發抖,發軟的樣子。

他大腦一片空白,心裡亂糟糟的。

這件事已經過去很久,怎麼會突然被暴露出來。

他派人去追殺林月香的事情,做的很隱秘。

那些人是他養的心腹,養這些一群人,月月都是一筆大的花費,應該不至於背叛他。

他腦子飛快的轉著,絕對不能夠承認殺害妻兒的事情。

但,他曾經娶妻生子的事,怕是瞞不過了。

要怎麼樣說,才能夠洗刷他的罪名呢,讓皇帝放他一馬,甚至認為他委屈了,能夠博得眾人的同情?

呂青的衣裳,已經被汗水浸透兩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