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你們可是知道我們的規矩的。」金甲中年先是一怔,隨後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當然知道啦,不過我倒是對你們的弓弩挺感興趣的,不知閣下能否賞個臉,借我幾張弓弩玩玩?」羅星似笑非笑的說道。

「看來武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那金甲衛士臉色陰沉,眼神幽冷。

「可惜啊,你身上沒有帶著弓弩。」羅星雲淡風輕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金甲衛士一驚。

「什麼意思,你以為我還能讓你活著回去報信。」羅星嗤笑道。(未完待續。) 一頭猛獸,在黑暗中猛的抓住了自己的胸口,血肉模糊的感覺讓梁倩在那瞬間彷彿入墮深淵,她猛的驚醒,驚叫了一聲,緊緊的抱住了葉皓軒,一時間她身上的冷汗就好像是雨一般的流了下來。

「怎麼了,做惡夢了?」葉皓軒微微的一怔,他有些關切的看著梁倩道,一抹黑色的氣體從梁倩的印堂里一閃而逝。

這抹氣息很輕很淡,即使是神識異於常人的葉皓軒,也只是勉強能看見,但是葉皓軒還是看見了梁倩身上的這抹氣息。

「恩。」梁倩點點頭,剛剛的夢,她還是心有餘悸,她做這樣的夢,不是第一次了,雖然不是每天都做,但是每次當她醒來的時候,她都是混身大汗,衣服幾乎都濕透了。

很快,梁倩尷尬的發現,自己的一身白色襯衣套裝,在被汗水打濕了之後,其實跟沒穿沒有什麼區別,而本來就不是正人君子的葉皓軒,在有意無意的掃過她的身體。

當他的目光掃過,梁倩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微微的一顫,她連忙坐起來,雙手護住了某些地方。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了起來,葉皓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這件外套,你先披著吧。」

他脫下了一件外套,給梁倩披上,遮住了她身上的春光,不然的話還有些尷尬,葉皓軒覺得自己本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如果不檔一下,他自己可不保證自己會不會做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梁倩沒有拒絕,她披上了葉皓軒的外套以後感覺好了一些,至少,葉皓軒看向她的目光,不在是那麼火辣辣的了。

「經常做惡夢?」葉皓軒看著梁倩道。

「恩,是的,經常做。」梁倩微微的點點頭,雖然她的夢不是天天都有,但是隔三岔五重複的夢境,還是讓她有些驚恐,而且每次夢醒之後,她都混身香汗淋淋,好長時間都沒有一點力氣,那種虛脫一般的感覺很難受。

「夢境重複吧?」葉皓軒又問道。

「重複,翻來覆去就三個夢,不定時的做哪個,每個夢都很恐怖。」梁倩點點頭,想到夢境,她還是有些驚恐,儘管同樣的夢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但她還是覺得這些夢有些可怕。

「體虛的表現。」葉皓軒道:「你的身子,該調理一下了,如果沒錯的話,這是你生孩子時候留下的病根吧,月子沒有坐好?」

「那時候,剛好遇上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科研項目,而且那方面,我是主力軍,所以月子沒有出,我便急急的趕去工作了,可能那個時候落下了病根。」梁倩道。

「別太拼了,身體是自己的。」葉皓軒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你也是華夏人,你難道不知道月子對於一個女人的重要性?」

是的,月子里落下的病根是一輩子的事情,所以華夏的傳統就是女人生了孩子之後,必須坐月子,這一個月,是十分重要的要。

「那時候……覺得自己年輕。」梁倩嘆了一口氣道:「如果重新在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在那樣了,太拼了,我是覺得沒有必要那麼拼。」

「是的,沒有必要那麼拼,畢竟身體可是自己的。」葉皓軒深有感同的點點頭道:「這夢伴隨你有幾年了吧。」

「是,好多年了,三個夢境,翻來覆去的重複著。」梁倩點點頭道:「雖然這些夢一開始我就會知道後面會是什麼樣的,可是我每次做夢,還是大汗淋淋,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每次做夢都會被嚇醒,然後身體沒有一點力氣。」

「你迷信嗎?」葉皓軒笑道:「鬼神妖魔,信還是不信?」

「不太信,但也不是不全信。」梁倩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道:「你怎麼突然間問起了這個?」

「因為你的夢,除了月子沒有調理好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葉皓軒笑了笑道。

「什麼原因?」梁倩脫口問道,她突然聯想到了葉皓軒剛才所問的鬼神之說,一瞬間似乎是明白了什麼,她臉色蒼白的說:「難道……我是遇到了什麼?」

「是。」葉皓軒一本正經的一點頭。

一時間,梁倩的臉都綠了,剛剛做了惡夢,兩人又是在這麼黑暗的環境中,葉皓軒的這句話讓她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她的臉幾乎都要變白了。

「不過你也不要想多了,這些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而且天地有道,好多東西,其實他們都是怕人的。」葉皓軒連忙說。

「我是不是遇上什麼東西了?」梁倩沉默了片刻問道。

「那種東西,叫做夢魘。」葉皓軒伸手,在她的印堂上微微一點,只見她的印堂處出現一團黑氣,這團黑氣升騰不已,瞬間凝聚成一個小小的人形。

葉皓軒右手一引,那團人形黑氣掙扎怒吼著,發出一陣普通人聽不到的聲音,它在和葉皓軒抗爭,它似乎不願意離開它所寄宿的人體。

「出來吧,在別人的身體里呆了這麼久了,你該換個人禍害了。」葉皓軒右手真氣突然加劇,這那個小小的人影更是痛苦,在無聲的嘶吼中,它化做一團黑氣,葉皓軒右手一收,把它收在自己的手中。

雖然聽不到自己印堂處那個夢魘的叫聲,但是梁倩覺得自己都有些毛骨悚然,一些無形的嘈雜聲音在自己的意識里不停的吼叫著,一絲恐懼從她的心頭湧起。

她不解的看著葉皓軒握著的拳頭,然後驚異的問道:「你手裡握著的是什麼?」

「夢魘,你看不到它。」葉皓軒伸出了手,只見一團肉眼不可見的氣息在他的掌心不停的浮動著,「這種東西,以人體為寄體,是一種類似於精靈一般的東西,對人體無害,但是會影響你的情緒。」

「它以人體為主,一旦離開了人體,它就會顯得萎靡不振。」葉皓軒道。

果然,現在葉皓軒掌心的這團氣體,根本沒有剛才的凶像,它有些害怕的倦縮在葉皓軒的手心裡,跟個乖寶寶一樣。 刷!

金甲衛士腳掌一踏地面,身軀扭動,就朝前面暴射而去,速度猶如閃電驚虹。

「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羅星淡淡的語氣響起。

他心念一動,九幽劍便是出現在手中,直接是施展出了九殺技中的星隕,黑劍化身流星,以無匹的姿態朝疾馳中的金甲衛士****而去。

由於速度極快,擠壓的空氣疊加,猶如水的波紋一樣,朝兩邊蕩漾漣漪而去。

噗!

黑劍一閃即逝,直接是洞穿了後者的胸口,令得後者瞬間隕落,砰的一聲載到金黃色的沙子中。

「曦兒,保護他們。」羅星回首說道。

旋即他便是腳掌一踏地面,身體黑色流光,朝前****而去,順手將他的黑劍從那金甲衛士的屍體上拔出。

「隊長,他們擊殺了我們的衛士。」一名身材削瘦的人對著旁邊的高大壯漢說道。

「射殺他們。」高大壯漢淡漠的說道。

刷刷刷…

弩箭上膛的聲音接連響起,隨後便是看見十幾根金色的箭矢朝羅星暴射而來,速度極快,剎那便是洞穿千丈距離,來到他的身前。

「凌波微步!」

修鍊到萬象無影的地步,這些箭矢還奈何不了他,身軀如蛇一般扭動,轉瞬即逝,輕巧的從那些箭矢的空隙處穿過。

金色的箭矢繼續朝前****而去,瞬間來到了雨曦等人的身前,咻咻咻咻!四人身體晃動躲過凌厲的金色箭矢。

「加快速度,給我射擊!」高大男子看見後者輕描淡寫的頓過去箭矢,立刻開口。

咻咻咻咻…

一連串的嗡鳴聲頓時響起,猶如蝗蟲的金色箭矢洞穿虛空,猶如夜空的閃電,剎那來臨,攜帶著無匹的銳利之芒來到羅星的前面。

「哼!」羅星一道冷哼,身體連連晃動,又是輕而易舉的躲過,繼續朝前暴射而去,千丈的距離已經拉短一半。

刷!

金色箭雨繼續呼嘯而去,朝後面的白蓮轟擊而去,後者身體晃動,將來臨的箭矢躲避開,實在躲避不開的便出手將其擊落掉。

「什麼?!」羅菲菲一聲尖叫,只見得一根金色箭矢距離她的大腿只有一寸距離,想要躲顯然是來不及了。

咻!

一抹白芒閃過,直接是將那根金色的箭矢斬斷,顯然是雨曦出手,同時她那美眸中閃過寒芒。

呼!羅菲菲嚇出一身冷汗,道:「謝謝雨曦妹妹。」

「菲菲姐,來我身後。」雨曦說道。

「嗯。」羅菲菲回道。

「一群廢物,連個毛都沒有扎齊的小子都擊殺不了,給我一張弓弩。」高大壯漢怒道。

「是。」手下的人不敢吭聲,連忙遞過去一張弓弩。

咻咻咻……

又是一輪金色的箭雨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去,而就在這時那高大壯漢立刻裝箭上弩,瞄準,所有的動作皆是一氣呵成,看不到絲毫生澀感。

咻!猶如金色閃電劃破虛空,攜帶著浩蕩的威能朝羅星的眉心暴射而去。

羅星依舊身軀晃動,躲過去金色的箭雨,不過就在這時,羅星心中猛然一驚,使得他身體驀然停住,手中黑劍陡然晃動,直接是施展出了防禦武技,封天!

一道道黑色劍光魚游而出,瞬間在其身前凝聚出一張大網,猛然暴射而出,朝那氣勢如虹的金色箭矢籠罩而去。

隨即羅星又是雙肩一晃,陡然自原地消失不見,刺啦…就在他消失的瞬間,那鋒銳的箭氣便是將劍網洞穿而過,直接是刺穿羅星先前所在位置的眉心處,呼嘯著朝後面暴射而去。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咦?」那高大壯漢臉上露出吃驚神色。

他對自己的箭術可是極為的自信,即便是元種境大圓滿的武者,在如此近距離下,怕也是躲避不開,沒想到眼前的小子竟然能躲避開,此人不可小覷。

「就剩下幾十丈距離了。」待得羅星現出身形,先是喃喃了一句,隨後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知道這幾十丈距離並不好過,躲避箭矢將更加的困難。

「搭箭,射!」高大壯漢揮手道。

咻咻咻咻咻…

金色箭矢劃破虛空,轉瞬即逝,剎那便是來到了羅星面前,散發著凌厲森寒的氣息朝他胸口暴射而來。

鏘!

羅星施展著凌波微步,能躲避的他都是盡量躲避了開來,實在是躲避不掉的,他便以強悍的肉身力量將箭矢挑飛或者崩開。

那高大壯漢眼睛虛眯,看著那一往無前的羅星,突然,他眼睛猛的張開,瞬間抬起右手,一道金色的箭矢呼嘯著暴射而出,猶如洞穿虛空,剎那來到了羅星的丹田處。

「等的就是你!」羅星黑色的眸子閃過精芒。

「八荒掌!」

羅星元力運轉,直接一掌朝前抓去,刷!手掌猛然握曲,那根威能不容小覷仙兒金色箭矢便是被他抓在手中,可怖的穿透力量瞬間透過他的手臂作用在他的體內。

即便是以他如今的肉身力量,也是沒有將那強悍的力量卸去,使得他身軀朝後****而去。

咻!

羅星腳尖猛然一點地面,沙子頓時朝四周****而出,而他藉此轉身,元力灌注到手臂處,直接是將金色箭矢向著後者甩去,速度之快,猶如閃電驚虹。

他也是藉此在一踏地面,身體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緊隨金色箭矢暴射而去。

「什麼?」高大壯漢心驚,竟然徒手抓住箭矢而不傷,這小子的肉身力量該多強。

高大壯漢心念一動,直接是取出一柄金色的槍,揮手朝前劈去,呼嘯間,浩蕩的威能也是陡然爆發,以強悍的姿態砸在了暴射而來的箭矢上。

鏘!

一道金屬交鳴聲陡然響起,隨後便是看見那呼嘯直奔他而來的金色箭矢崩飛開來,插進遠處的沙粒中,沒入其中,消失不見。

高大壯漢一擊后,並沒有再次出手,而是神色冷漠的看向眼前的少年,少年一身黑袍,臉龐俊逸,負手而立,站在他的面前。

「你可知道我是誰?」高大壯漢聲音洪亮。

「知道,李家的狗腿子。」羅星淡然回道。

「看來你是在自找死路。」高大壯漢聲音冰寒,一股殺意自他體內席捲而出。

「只怕你們沒有那個本事。」羅星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而後不屑的說道。

羅星先前使用靈目術看了一眼,十八人,只有六人是元種境武者,而其餘的人都是煉體境武者,這樣的陣容雖然說不說豪華,但也是不弱。

「給我殺了他!」高大壯漢命令道。

「慢著!」羅星突然說道。

「怎麼,後悔?已經晚了!」高大壯漢冷笑。

「你們就這十八個人?」羅星問道。

「什麼意思?」高大壯漢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他也沒有多想。

「你們的人數太少,恐怕還不夠我熱身。」羅星那俊逸的面龐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道。(未完待續。) 當羅星的話音落下時,高大壯漢等人的臉色都是剎那間變得陰沉森寒起來,一股衝天的殺意自他們體內席捲而出,猶如洪流般,朝羅星轟擊而來。

咻!

羅星揮手間,直接是將黑鳳祭了出來,滴溜溜一轉,黑鳳漲大十丈大小,猶如一座黑色的宮殿。

他接著腳掌一踏地面,身體化作黑色流光,瞬間來到了黑鳳的背面,當即雙手掐出一道印訣,打在黑鳳上。

呼!一道黑色的火焰猶如怒龍般橫掃而出,直接是落在前面的金甲衛士身上。

啊…

一道凄厲的聲音驀然響起,隨後便是看見那被火焰擊中的武者快速消融起來,僅僅半秒時間,一個元種境武者就這樣隕落。

嘶…剩餘的人都是倒吸冷氣,那是什麼火焰,竟然如此可怖霸道。

「散開!」高大壯漢喝道。

咻咻咻…

周圍的人身形晃動,急忙分散開來,將黑鳳包圍在其中,揮手間,將自身的兵器祭出,刀槍劍戟,不一而足,都是清一色的三階兵器。

羅星看見後者的兵器,心中嘖嘖驚嘆,不愧是白石城兩大家族之一,連手下的普通衛士都是三階兵器。

咻咻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