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懷孕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有什麼特殊之處?」楊間會頭道。

「可是小區里的那個女鄰居她不孕不育,結婚快十年了都沒有懷孕,為此經常和丈夫吵架,好幾次都鬧的很大,小區里沒有不知道的。」張麗琴道。

楊間神色一動:「就這幾天發生的?」

「對,就這幾天發生的。」張麗琴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

「明天我讓人查一查。」楊間道。

張麗琴猜測道:「你說,那個鄰居會不會也和我的情況一樣?」

楊間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就變了:「最好希望不是這樣,否則的話……」

「否則怎麼樣?」

「否則這座城市就要完蛋了。」楊間壓著聲音道

張麗琴嚇了一跳:「有這麼嚴重?」

「只會比你想象中的更嚴重,明天我會讓人去調查取證,今天的事情你最好保密,不要對任何人提起,記住,是任何人。」楊間道。

「這事情我會保密的,你放心。」張麗琴點了點頭。

楊間道:「你的事情暫時搞定了,今天已經很晚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睡覺去了。」

往前走了一段路,他回頭道:「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過來啊。」

張麗琴先是楞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臉一紅:「等一下,我拿一下衣服。」

撿起地上的衣服,她當即跟了上去,主動的跟著楊間走進了房間。

而此時此刻。

在昏暗籠罩的大昌市卻有一種未知的恐怖正在醞釀。

這種大規模的異變普通的市民當然已經留意到了,有些地方甚至已經出現了一些恐慌,但好在事情的發生的還比較短,這恐慌並未蔓延。

然而在這個城市的未知角落裡,某個被黑暗籠罩的小區,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嬰兒的啼哭。

尖銳詭異,讓人毛骨悚然。

(本章完) 「雖然沒有絕對的把握,但我可以試試……」

柳銘沉吟一下后緩緩說道,他之所以敢這麼開口,是因為他體內的生死妖蓮在他進來這石室之中后,竟然變得異常的活躍,甚至對柳天北身上死亡氣息有著強烈的渴望,似乎要去吞噬吸收這些死亡氣息一樣!

所以柳銘的腦海中在閃過生死妖蓮的可怕天賦之後,心中也出現一個大膽的念頭,才會說出那一句話。

「你四叔以前可是元府境巔峰的修為,但也奈何不了這道『蝕骨腐生咒』,這可是凝泉境的強者種下的,你……」

柳赤雄激動的情緒也慢慢平復下來,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冷靜一些后,他也有些不看好柳銘能驅除這道詛咒,而柳天北沒有再多說什麼,死灰般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看著兩人的反應,柳銘也有所意料,緊接著他右手伸出,灰白光芒閃現間,生死妖蓮出現在他的手心之上。

在這朵生死妖蓮出現懸浮在柳銘的手心,緩緩旋轉之時,石室內的死亡氣息頓時變得躁動起來,緊著著生死妖蓮旋轉間爆發出一陣強大吸力,那些死亡氣息紛紛受到拉扯牽引,一股腦的蜂擁而來,然後被生死妖蓮給吞噬煉化了。

而這種變化讓石室內的柳赤雄還有柳天北兩人的眼神驟然一凝,這種死亡氣息是『蝕骨腐生咒』的詛咒之力腐蝕柳天北的生機后所衍生的死亡之力,同樣帶有霸道的腐蝕之力,能夠侵蝕生命體的身體機能,將對方的生機逐漸侵蝕轉化為死氣。

就連柳赤雄進來之後,也不得不用真元護住自身,抵禦這些死亡氣息,而他原本因為柳銘也有用自身真元護住身體,但沒想到柳銘的伴生本命花竟然能夠吞噬這些死亡氣息!

「這……你能吞噬掉這些死亡之力?!」

在柳銘顯露出這一手后,柳天北灰暗的眼眸露出一抹希翼的神采,沙啞的聲音隱隱間帶有些顫音的問道。

「恩!我的伴生本命花『生死妖蓮』具備的是生死屬性,能夠吞噬煉化生命之力還有死亡之力,所以……我才想試試能不能用生死妖蓮吞噬掉這道『蝕骨腐生咒』,畢竟這詛咒的本質也是由某種帶有死亡屬性的能量構成的!」

柳銘點了點頭道出他的想法,而生死妖蓮在旋轉間不斷吞噬著那些死亡氣息,將其轉化為精純的真元之力反饋給他。

「話雖這麼說……但是這『蝕骨腐生咒』除了擁有可怕的死亡之力之外,還擁有同樣恐怖的詛咒之力,那種層次的力量還不是現在的你可以抵擋得住的!」

在柳銘的話音落下之後,柳天北沉默了片刻,沙啞著聲音說道,眼眸的希翼光芒也漸漸隱沒下去,或許柳銘有著靈竅境圓滿的修為,再加上他的配合,可能有那麼一些希望將這道詛咒逼出來,但是現在……

「四叔,咱們不妨試試,我想四叔也不甘心就這樣一直下去,也不想看到仇敵依舊瀟洒在外……雖然我能等,但四叔你卻等不起!」柳銘眼神有些堅定的看著柳天北,沉聲說道。

「天北,既然柳銘他想試試,你就讓他試試看……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一旁的柳赤雄看了看柳銘,轉頭過頭眼神帶著異彩的對柳天北說道,雖然柳銘帶來的希望很渺茫,但他還是抱有那麼一份希望,他也不想面臨老來喪子的悲痛!

「既然這樣……那就試試吧,不過情況不對的話,我會直接震開你的!」

柳天北沉吟片刻,點了點對著柳銘說道,然後拖著鎖鏈盤腿坐下后又道:「這道『蝕骨腐生咒』遍及我周身的骨骼,蘊含的死亡之力還有詛咒之力異常霸道,你自己小心點,切記量力而行,若是因為我讓你有什麼差錯,我死後也會愧對二哥的!」

柳銘聞言只是點了點頭,生死真元爆發而出,如同潮水般湧入前方懸浮著的生死妖蓮,隨著他手中掐出印訣,生死妖蓮在灰白光芒閃耀間,化為一道流光懸浮在柳天北的頭上。

「生死妖蓮……給我吞!」

隨著柳銘手中掐出印訣,在低喝聲中,懸浮在柳天北上方的生死妖蓮驟然旋轉起來,一陣灰白的光芒從生死妖蓮上蔓延開來,籠罩了下方的柳天北,強悍的吞噬力隨著光芒的籠罩開始爆發席捲開來。

在這股強悍吞噬力的作用下,柳天北的蒼老的身子微微顫抖起來,他身上那種死亡氣息不斷被強行拉扯出來,化為一縷縷灰暗的詭異煙絲被生死妖蓮給吞噬煉化掉。

而生死妖蓮在吞噬煉化這種死亡之力之後,明顯變得有些興奮起來,旋轉的速度在這一刻再度加快,那種強悍的吞噬力也隨之變強,柳天北身上的死亡之力被抽離得更多,升騰間形成一大片詭異的灰暗煙霧,湧向那朵生死妖蓮。

「不行!這根本是治標不治本,抽離的只是由『蝕骨腐生咒』的詛咒之力腐蝕四叔的生機,轉化出來的死亡之力而已。

最根本的咒詛之力根本沒有被抽離出來,依舊如同跗骨之蛆一樣殘留在四叔的體內,必須把這些詛咒之力也抽離出來才行!」

柳銘看著眼前這一幕,通過生死妖蓮感知到柳天北的體內狀況,一顆心也有些沉下了來,這詛咒之力的難纏程度比他想的還更為難纏!

「既然這樣……那就是再試試這樣!」

在念頭閃過柳銘的心神間時,他眼神閃過一道異色,真元再次激蕩而出,在手中迅速凝結出一道真元印訣,一把打入旋轉中的生死妖蓮:「生死妖蓮之……死亡觸手!」

隨著柳銘低沉的話音從口中傳出,生死妖蓮驟然停止轉動,灰白光芒瀰漫之際,在生死妖蓮的底部,突然有八條長著尖銳的小刺,色澤灰暗如同藤蔓的觸手呼嘯而出。

只是眨眼之間便纏繞上柳天北的身軀和四肢,如同針頭般尖銳的頭部,更是一把刺進柳天北的身體之內,一種更為可怕的吞噬力從這幾道觸手上爆發席捲,在柳銘心神的控制下,強行抽取柳天北體內的詛咒之力還有死亡之力。

如果不是柳銘有心控制,這幾道死亡觸手恐怕還會強行抽取吞噬柳天北的生命之力,也就是血肉精氣,不過柳銘是想救人,而不是想殺人,也就沒有這麼做!

「呃吼……」

隨著柳銘控制生死妖蓮衍生出死亡觸手進行抽取吞噬,那一種詭異的詛咒之力伴隨著柳天北體內的死亡之力,緩緩被生死妖蓮給強行抽取一些出來。

而那幾條死亡觸手在抽取吞噬這些詭異之力后,都變得漆黑無比,上面更有邪惡的黑煙瀰漫著。

甚至連那朵生死妖蓮上面都有著黑氣環繞著,柳銘的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下來,而柳天北更是在顫抖中不斷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好可怕的詛咒之力!!」

柳銘面色凝重的呢喃一句,那些死亡之力對於生死妖蓮來說,基本沒有什麼威脅,都被生死妖蓮給強行吞噬煉化掉了。

但是那種詛咒之力卻是異常的頑固可怕,就連生死妖蓮都很難將其強行煉化掉,反而這種詛咒之力還反過來要侵蝕掉生死妖蓮,甚至還打算以生死妖蓮為樞紐,從而侵蝕他的身體!

而就在柳銘強行抽取『蝕骨腐生咒』,進行還不到半刻鐘之時,顫抖嘶吼著的柳天北突然猛的一震,蒼老的臉孔驟然大變,睜開雙眼極為急促的對柳銘大喝出聲。

「小心!快退!!這詛咒徹底反彈了!!」 第223章一天

「張麗琴?嗯,她的檔案沒有問題。」

通訊室內,劉小雨認真的看著張麗琴的檔案,同時拿著鉛筆在記事本上認真的記著:「張麗琴,已被鬼嬰附身,后被鬼眼楊間以某種方法取出,暫時脫離了鬼嬰的控制,被取出的鬼嬰已被楊間關押封存,事情確定無疑,以下是整件事情的錄音。」

然後她又將那段錄音提取出來,將錄音U盤放進了檔案袋裡。

「通過對話,張麗琴被鬼嬰附身興許不是單獨事件,她所在的小區有一女子疑是相同遭遇,需要調查取證,此事楊間已經在辦。」

「把這份檔案送給隊長去。」劉小雨在檔案袋上寫上:「大昌市鬼嬰事件。」

「好的。」立刻工作人員拿著這份檔案袋離開了。

劉小雨繼續監聽楊間和張麗琴。

其實也不算是監聽,而是光明正大的收聽,畢竟是經過了楊間同意,二十四小時保持通訊。

這個時候耳機里又傳來了通訊的聲音。

劉小雨一邊接聽一邊記錄。

這是她的工作,錄音和筆錄都要有一份,確保事情的真實可靠性,減少檔案被篡改的可能。

可是隨著時間的過去,她發現張麗琴和楊間那邊傳來的聲音越發的不對勁了。

正在記錄的筆猛地停了下來,臉色逐漸僵住了,隨後耳機里傳來的聲音讓她臉蛋瞬間就紅了,然後像是一個受驚的兔子一樣一下子從座椅上跳了起來。

「楊間你個混蛋。」劉小雨臉蛋漲紅,忍不住罵道。

旁邊的通訊員見此笑道;「怎麼了,劉小雨?你的那個楊間又做出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情了?我看你就都忍忍吧,你負責的那個楊間算好的了,上次小王負責的馭鬼者才過分呢,天天自言自語,還嘀咕著全部去死,殺你全家,我要擰下你的腦袋之類的話,嚇的小王晚上做噩夢,有點精神失常。」

「大昌市發生了這樣的大事件,他居然,他居然還有心情和,和一個女人搞在一起。」劉小雨道。

旁邊的通訊員有些納悶道:「這也算事情?這是別人的私生活吧,我們根本沒有權利去干預,只要楊間的那個對象身份沒有問題就行了,不過你上班時間少,還不清楚一些情況,要知道有些馭鬼者甚至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都無法進行正常的溝通了。」

「……」劉小雨驚道;「不會吧。」

「厲鬼侵蝕精神太深了,人的思想意識都會跟著改變,大多數馭鬼者孤單無助,面對厲鬼的侵蝕,抵擋不住很正常,畢竟他們也是人,這種情況之下他們自然會做出一些無法理解的事情來獲得心理上的依靠,從醫學的角度來說,他們都是潛在的精神病人。」

「也不看看那些從靈異事件活著出來的人,哪個不是有心理創傷,直接崩潰發瘋的也不少。」

「當然,精神比較穩定的馭鬼者也有,只是從大數據上來看這類人的數量只會越來越少,精神出問題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之前講課的時候不是有專家講過么?要克服恐懼需要足夠強大的內心和足夠堅韌的精神。」

「而大多數馭鬼者是不具備這種素養的,不過優勝劣汰之下,最後活下來的毫無疑問都是最強大的一批馭鬼者。」

「隊長為什麼讓你重點關注楊間,還不是他擁有這個潛力,否則他負責這麼多馭鬼者,又何必經常問起楊間的事情呢。」

旁邊的那個通訊員明顯經驗豐富,見多識廣。

被開導一番之後劉小雨的神色才緩和了不少。

「那這事情有沒有必要錄音,記錄?」隨後,她又紅著臉道。

「你自己做決定吧。」旁邊的同事笑了笑。

劉小雨看著那耳機,內心充滿矛盾,咬牙切齒許久,內心爭鬥了一番,最後還是紅著臉帶了上去。

她感覺自己正在逐漸變態。

然而時間一晃過去。

大昌市,早上七點。

這一天,城市陷入了恐慌和不安,因為今天早上,太陽並未升起。

整個城市被一片昏暗籠罩,黑青色的氣息充斥在整座城市裡,使得白天宛如黑夜。

城市的居民這才開始察覺到不對勁,紛紛議論起來。

恐慌的情緒在這正在發生的大規模靈異事件面前開始迅速的蔓延起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恐怖還在醞釀,並未發生,否則的話整座城市一亂,真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

而此時此刻。

觀江小區,別墅外。

「砰~!砰~!」

一聲聲槍聲突然響起,吵醒了房間里的兩人。

「大清早的,誰這麼無聊在開槍,還要不要人睡覺了。」楊間猛地睜開眼睛。

他本來就沒有睡著,只是在閉目養神。

壓制厲鬼的情況之下他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睡覺了。

「現在幾點了?」張麗琴摟著楊間的脖子,慵懶的問道。

「七點二十分。」楊間道。

張麗琴微微睜開眼睛;「可是外面天怎麼還是黑的?是不是你的鐘出錯了。」

嗯?

楊間這才留意到外面依然是昏暗一片,可是手機上的時鐘顯示卻已經是七點多了。

可這是早上的時間啊,按理說外面已經天亮了。

「出問題了。」

他臉色一變,猛地坐了起來。

來到窗戶旁邊迅速的往外看了一眼。

果然,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已經是七點多鐘了,可是外面卻依然是昏暗一片,太陽並未升起,天空之中依然被一層陰霾籠罩,整個世界彷彿已經陷入了末日一樣。

「這個靈異事件終於要開始爆發出來了么?」楊間臉色凝重。

(本章完) 「對,對的,我是流產過兩次……葉醫生,我還能要孩子嗎?」少婦先是吃驚,在是激動的問道。

她聽說過葉皓軒的種種傳聞,知道他是一個善於創造奇迹的人,所以她對葉皓軒充滿了期望。

「當然可以,不過時間有限,等會議結束后你去中醫診堂,隨便一個老中醫,都可以讓你安然無憂的生下孩子。」葉皓軒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