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蔣慕白,我回了。」張靜秋推開我,在臉上抹了一把,看著我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你得好好活著,等我回來收拾你」

「在那邊,呆不慣,就回來,知道嗎?」我o了o張靜秋的腦袋。

「我是誰?我是張靜秋」張靜秋白了我一眼,打落了我的手,然後霸氣十足地走到我跟前,急促地道:「我有一個要求。」

「說。」

「你先答應」

「你說了我決定答應不答應。」

「蔣慕白,你先答應」

看著刁蠻的野丫頭,我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張靜秋貼到我跟前,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使勁地踮起了腳尖。我被她這個動作搞得o不到頭腦。

「你離開的時候,我……我給了你一個,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也得給我一個」張靜秋說這句話的時候,死命地咬著嘴chun,害羞又要保持刁蠻的辛苦樣子,讓我想笑又心酸。

「一個什麼?」我壞笑道。

「你說什麼?蔣慕白你個hun蛋那可是我第一次……」張靜秋急了,又要發飆,被我一把摟住。

「你要幹什麼?」張靜秋身體一抖。

「你說要幹什麼?」我微微一笑,低著頭,湊了過去。

張靜秋的身體,顫抖得如同水中的浮草,緊緊閉上眼睛,昂著頭,撅著小嘴,等待著那一刻。

這一ěn,落在了她那光潔的額頭上。輕輕的一ěn。

「這就算了?」張靜秋愣了一會,睜開眼,看著我,帶著怒sè。

「先給你個甜頭,想要,等你回來,要多少都行。」我呵呵一笑,然後指了指不遠處張家的宅子:「趕緊回去睡覺,明天還得坐船呢。」

張靜秋這次沒有反駁,乖乖地走向家門,一步一回頭。

「蔣慕白,明天記得來送我,如果船開了我看不到你,以後我再也不會理你」走到家門口,張靜秋轉身沖我大聲喊了一嗓子,飛也似地跑進了院子。

看著那身影,那著那樣子,佇立在昏暗中,我的心,五味陳雜。

失眠了一晚,好不容易凌晨才睡著,卻做了無數稀奇古怪的夢。夢見大海風暴里飄搖的輪船,夢見戰爭,夢見血流成河,夢見鮮hua凋零,天地茫然。

「少爺,少爺」被虎頭從chuang上叫醒,已經是中午時分。

「怎麼了?」我語氣無力地道。

「顧嘉棠急匆匆地跑來,說是有急事找你。」虎頭指了指門外。

「急事?」我急忙穿上衣服,走出來,就看見顧嘉棠、阿榮、高鑫寶、江肇銘等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轉,他們的中間,金廷蓀、張嘯林這兩個平時很難見到的人也赫然在列,而且同樣是一臉的絕望。

「怎麼了今天,來得這麼齊?」我呵呵一笑。

「師父,不好了可不好了」顧嘉棠看見我出來,跑上前,大聲嚷道。

「怎麼不好了?」我十分納悶。

江肇銘走到我跟前,噗通一聲雙膝跪地:「師爺爺,這次你得救救師父和黃老闆了。」

江肇銘這麼一跪,把我嚇了一大跳。

「金榮哥和月笙哥怎麼了?」我急道。

「師爺爺,師父和黃老闆,被人抓了」

第二更送上。呵呵。

bk 照顧秦君夜吃完早飯,餘墨和景莎莎也到了。

葉星北下樓去招待兩人。

顧君逐不在,去公司了。

他畢竟是公司老大,雖然手底下都是能人幹將,但很多事只有他一個人能拍板,別人都替代不了。

葉星北招呼餘墨和景莎莎坐下,傭人奉上飲品和果盤。

寒暄幾句,葉星北問餘墨:「阿墨,你和莎莎找我什麼事?」

「是莎莎的身體……」餘墨說:「嫂子,景家發生的事,那天您和我們主子……呃,不對,是我們老大……您和我們老大都在場,您肯定知道莎莎被盧雅馨陷害,服用了過量避孕藥的事。」

「嗯,」葉星北點頭:「我知道。」

餘墨握緊景莎莎的手,捏捏她的掌心,無聲的安慰她,繼續說:「嫂子,我帶莎莎去看過醫生了,醫生說,避孕藥對身體造成的傷害是不可逆轉的,現在,莎莎的卵巢和輸卵管都發生了病變,以她現在的卵巢和輸卵管的情況,結婚之後很難受孕。」

餘墨看了景莎莎一眼。

景莎莎眼眶紅了,低垂著眼眸不說話。

餘墨無聲嘆口氣:「要我說,生不生孩子沒什麼打緊的,可莎莎喜歡孩子,非要生,我聽我們老大說,您身邊有個醫術特別厲害的中醫,我想請她幫莎莎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辦法幫莎莎調理一下身體。」

「哦,這樣啊,沒問題!」葉星北痛快說:「崖兒就在對面的學校當校醫,我給她打個電話,她很快就能過來。」

對葉星北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事。

不管是從餘墨和顧君逐的關係來說,還是從景莎莎和寧淮景之間的關係來說,她都希望景莎莎的身體可以康復。

她給岳崖兒打了一個電話,岳崖兒很快來了。

幾人打過招呼后,岳崖兒給景莎莎仔細的號脈,又看了餘墨和景莎莎帶過來的醫院檢查單。

看完之後,岳崖兒說:「我可以給開些中藥調理,但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

她看著餘墨和景莎莎說:「我畢竟年輕,診治過的病人有限,我所學的知識,都來自於我爺爺留給我的他一輩子的行醫經驗和我在學校里、書里學到的知識。」

「我爺爺留給我的手札上,有幫女人調理體內激素的方子,我覺得,那個方子應該可以改善莎莎的身體狀況,幫助她受孕,但是,我不能保證百分百有效果,因為我沒實踐過。」

餘墨問:「會對莎莎的身體造成副作用嗎?」

「當然不會,」岳崖兒輕笑,「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名好醫生,但我至少不會草菅人命,我開的方子,即便沒辦法讓莎莎受孕,但肯定能改善莎莎的身體狀況,讓她越來越健康。」

「那就行了,」餘墨握著景莎莎的手說:「我始終覺得,她能不能懷孕並不重要,身體健康才會最重要的,岳醫生,麻煩你幫莎莎開方子吧,謝謝你了。」

「不客氣,都是一家人嘛,」岳崖兒笑著搖頭,取出紙筆,給景莎莎開了一張藥方,又詳細的註明服用方法和注意事項。 在要求小粥粥幫忙尋找紫環的同時,真小小也開始信步人潮之間。

的確與小粥粥的回答一樣……

整個離炎區內,並沒有紫環的身影,不過經過神識仔細的篩查,她有了極意外的收穫。

她在人群里,不但發現了一些意料之外人人影……更看到了正喬庄易容后的真美麗姐姐、木妙音、居平……還有一臉懵圈的沈一浪與海翁!

怎麼會這樣?

真小小高高地挑起了眉梢。

絕情總裁的報復 真美麗、居平、沈一浪等人不說,至少身上都有看得見的強大晉陞潛力,可當年靠自己幫忙作弊才進入虛靈宮的海翁,雖然此時也已成為分神圓滿,但根骨資質嘛……似乎不足以位列整個離炎芸芸眾生中的前十萬之位!

因為沒有看到紫環,真小小心裡本來已經對這合道戰場產生了質疑,現在看到海翁出現……她越發意識到,青光甄選修士進入此地的條件,與眾人想象中偏差巨大。

除了每界至強,合道戰場……似乎尤其偏愛曾進入過虛靈宮的修士,而仙緣聖地自己熟悉者,卻少之又少。

「大家都過來。」

通過自己的神識,真小小向故友們發起邀請。

在聽到真小小的聲音回蕩耳畔的剎那,沈一浪臉上迅速浮升出鮮明的歡喜,他一把拖起海翁,便大步朝真小小所在的方向狂奔而來。

在沈一浪靠近前,真美麗已經出現在真小小的視線中。此時映入眼帘的,並不是真小小熟悉的臉龐。

彷彿動用了什麼特別的法寶,此時的真美麗頂著一張又圓又大的臉,小塌鼻四周還遍布著點點雀斑,雖說不上難看,卻也絕對不是美人的範疇。

「姐,你這是……」

真小小嘴角一垮,還沒把肚皮里的疑惑倒出來,便驀地瞥見美麗姐姐身後匆匆跟來的一位青衫公子。

公子容貌英俊,氣質溫潤。

一看就令人想起……

「戎師兄!」

真小小頓時反應過來,真美麗姐姐已經與戎和玉在現實中相見,只不過因為美麗姐姐曾被碧翎欺騙,本著對所有容貌俊美之人的厭惡和恐懼她,她根本不敢以真實容貌和戎和玉相認,只想用難看的餅臉,把他嚇走。

「小……小幻彩!」

戎和玉眼底閃過一絲猶豫,不過曾在虛靈宮一起修鍊的大夥,都是以魂識人的,是以好好甄別真小小與沈雪舟身上氣息之後,戎和玉立馬就反應了過來。激動地衝上前來,用力拍打沈雪舟的肩膀。

「沒想到饅頭老弟如此一表人才。」

噗!

聽到這些一個比一個不正常的外號,鎮魔浩蕩噗了出來。

「戎兄那裡的話。好久不見!好久不見,下在甚是想念。」沈雪舟此刻也顯得格外熱情,因為好好看看現在情況……這傢伙十有八九,得成為自己連襟。現在十分有必要加深革命友情。

說不定日後蹲牆角,也能結個伴兒。

「我可想你了,你怎麼神遨遊的時候,跑到了別的極天去?」此時緊握真小小雙手的真美麗,差點哭出聲音,雖然之前真小小在霸血城遇見居平時,曾讓他帶信回火城給姐姐報平安,不過在居平面前,她並沒有提到自己是鎮魔血脈。 第196章少帥要辦電影公司

黃金榮和杜月笙,如今在上海,算得上是青幫中風頭正勁的十幾位扛把子之一,尤其是杜月笙,憑藉著他那一身鋼膽鐵骨,逐漸在大上海嶄lu頭角,上位之迅速,為人之豪爽,深得上海各界三教九流的認可。我要啊手打-=會員手打shoudafroco=*

這樣的一個人,誰不給他三根面子,他暫且不說,黃金榮可是上海灘的巨頭,身為法租界華董,平日里連洋人都奈何不了他,怎麼會有人把這兩個大爺給抓起來了。

這事情,我是不太相信,不過看著江肇銘那副慫相,他也不會有騙我的膽子。

「怎麼回事,把事情說清楚了。」我示意江肇銘起身。

江肇銘爬起來,一五一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這件事情,完全是由黃金榮而起。1921年,黃金榮五十四歲了,人過了這把年紀很多事情就看得開了,所以老頭不再打打殺殺,而是開始享受生活。黃金榮喜歡聽戲,他開設在鄭家木橋的老共舞台戲館,就是上海有名的票號。尤其是戲館裡面的名角,要臉蛋有臉蛋,要唱腔有唱腔,很快就風靡上海。

在老共舞台戲館的名角中,有一個人藝名lu蘭春,傾國傾城,名動上海。lu蘭春這個女子,原先就是個法國巡捕房中間一個翻譯的養女,小時候常常到黃公館玩過,跟著黃公館裡面的師傅們學戲,有一次,黃金榮看到曾經的小姑娘已經出落成傾國傾城的大美人,而且唱功極佳,便心生歡喜,把lu蘭春捧到了老共舞台戲館,黃金榮又不啻重資對lu蘭春進行包裝,邀請名家和她配合,加上lu蘭春的確有那麼幾把刷子,是的lu蘭春迅速成為上海無數男人朝思暮想的夢中女子。

誰都看得出來,黃金榮是要包了lu蘭春,都深知黃的用意,面對黃金榮這樣的大佬,很多追求者都悻悻而散,不過也有那麼一些人渾然不當回事的。

這一天,黃金榮依然像平時一樣去給lu蘭春捧場,台上台下叫好聲一片,lu蘭春唱的是自己的拿手好戲,結果不知道怎麼的,把一段戲文唱走了樣,台下雖然有人能夠聽出來,但是黃金榮坐在那裡,誰敢惹,卻沒想到個包廂裡面,有一伙人不識時務地喝起了倒彩,讓lu蘭春十分尷尬。我要啊手打

太歲面前動土,黃金榮哪裡能忍住這口氣,命令手下把那領頭的叫過來。青幫弟子涌過去,抓住那伙人的領頭的,狠狠就是幾個巴掌,一群人耀武揚威地把那領頭的年輕人推到黃金榮跟前時,黃金榮目瞪口呆。

這位被扇耳光的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浙江督軍盧永祥的公子盧筱嘉。

這兩個耳光,算是惹來禍事了。

現在的整個浙江和大半個上海,都是盧家的天下,淞滬鎮守使何豐林在這位盧少帥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看他的臉sè,這樣被當眾扇了兩個耳光,盧少帥怎麼可能會咽下這口氣。

更何況,這位盧少帥,不是一般人。民國頭十年,有所謂「民國四公子」之說,都是風流倜儻,卓爾不群,居委名門貴胄,財勢絕倫。這四公子,第一個就是袁世凱的二子袁克文,號寒雲,為了託身青幫,袁二爺跑到山西個禮字輩的青幫前人墓錢磕了頭,算是拜了師,成了大字輩。第二位,則是東北關外王張作霖的大少爺張學良,第三位,是南通狀元曾經做過北洋政府實業總長的張謇的公子張孝若,至於第四個,便是浙江督軍權傾東南的盧永祥的兒子盧筱嘉了。

這位盧少帥,喜歡聽戲,精於音律,算得上是個票精,本來是想聽個鮮兒u蘭春的美sè,沒想到反而被黃金榮的人扇了兩個耳光。扇也扇了,黃金榮和盧少帥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眾目睽睽之下,黃金榮自然不可能當眾道歉,而盧少帥,卻早已推開周圍的青幫弟子,撒下狠話,出去了。

結果,半天之後,出了租界前往戲台的黃金榮被當街抓走。杜月笙聽了這事,卻拜訪何豐林,結果也是一去不回。他們兩個人出了這事情,江肇銘他們就束手無策了,趕緊過來找我,讓我幫著想辦法。

聽完了江肇銘的話,我就覺得一盆涼水迎頭澆來。

黃金榮呀黃金榮,你這個死麻皮,扇誰的耳光不好你非得扇盧永祥的那個寶貝兒子上一次,的風bo中,我們就和何豐林鬧翻了,結下了梁子,這一次,自己的辮子被人家抓住了,想撈人,談何容易。

如今的盧永祥,權傾江浙,聲勢如虹,對付我們這幫人,實在是小菜一碟。

「師爺爺,你得做主,否則咱們可就垮了。」江肇銘看著我,一臉苦相。

「虎頭,先帶他出去。」我沖虎頭擺了擺手,虎頭領著江肇銘下去了。

把玩著手裡的茶杯,我開始思考到底從哪裡下手才能夠解決這事情。

整個事情的緣起,就是那位盧少帥,如果想讓黃金榮和杜月笙被撈出來,那麼一定得讓這位盧少帥心滿意足才行,只要他既往不咎,那事情就好辦了。

可關鍵是,這位四公子之一的盧少帥,我從來沒打過交道,更不知道他的深淺,如何才能夠讓他面?要知道,黃金榮的人可是眾目睽睽之下扇了他兩耳光,以盧少帥這樣身份的人,他是不可能人忍得下去的。

「嘉棠,你去o一o情況。」我揉了揉太陽穴,把顧嘉棠招了過來。

顧嘉棠領命,一溜煙去了。

一通打聽下來,總算是把這位盧少帥的情況掌握了個清清楚楚。這位盧少帥,風流倜儻極為英俊不說,才華出眾,精通音律,會填詞作曲,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唯一不敢興趣的,就是政治,沒少把盧永祥氣得雞飛狗跳。

「師父,姓盧的這次來上海,好像對電影有些興趣,在虹口電影院包了一個包廂,幾乎每兩三天就去看一場電影,風雨無阻。」顧嘉棠的一句話,讓我眉頭一動。

這位盧少帥喜歡電影,那就太好了,這上面,說不定就有突破口。

我微微一笑,然後拿來了請柬,寫了一個請帖,交給了顧嘉棠,吩咐一通,顧嘉棠辦事去了。

公共租界跑馬場,觀眾席上的幾乎多是外國人,寥寥幾個中國人的面孔,也都是西裝革履,能夠到這裡來玩地,自然都不是一般人。

「師父,在那呢。」顧嘉棠朝旁邊指了指。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我忘了過去,之間人群之中,站著一個年輕人。穿著一身白sè的西裝,叼著一根雪茄,英俊無比,氣度非凡,一邊看馬一邊和周圍的人說笑,引得很多女人都偷瞄過去。

不愧是民國四公子之一。

「少帥,咱們的那匹馬這一次贏定了」周圍有僕人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