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

夏天點點頭,允諾下來。

葉凡隨後笑道:「你可以啊,竟然把所有地方勢力給拉攏到一起了,現在這是又對家族勢力出手了,想把他們都拉攏在一起?」

「嗯。」

夏天點點頭:「整合全部的力量,這樣才能更有力的打擊地窟生物,只是我想說,你回去和一號說說,聯合ZF不要多想,我們炸天盟在解決完地窟生物后,幹掉天堂島后,便會解散。「

「哦對了。」

聽到夏天提起天堂島,葉凡想起什麼,他說道:「一號還和我說了,關於天堂島,他說我們先合力解決了地窟生物,等地窟生物解決了,聯合ZF會出全力與炸天盟一起對付天堂島的。」

夏天笑了笑:「希望如此吧,希望到時候聯合ZF不會和上次一樣,在我們對地方勢力出手之時,拋棄我們。」

葉凡呵呵一笑,沒說什麼。

夏天也是一笑。

隨後兩人又說了一些話,然後就此分離。

夏天在目送葉凡離去后,回到宇涵等人身前,見到宇涵氣色這會比先前好多了,他問道:「怎麼樣?」

宇涵點點頭:「傷好的差不多了。」

「嗯。」

隨後夏天又看向楊倩和楊天雄,楊天雄道:「夏天盟主,你放心,我的嘴很嚴的,以後我楊家哦不,以後沒有楊家,只有炸天盟,我楊天雄一定盡心儘力為炸天盟戰鬥。」

夏天點點頭。,

楊倩卻是一臉懵逼,什麼情況,夏天究竟給她老爸灌了什麼迷魂湯,竟然讓她老爸這會對夏天這麼忠心?

她滿心不解,楊天雄沒說,夏天也沒說,她也不好問什麼。

隨後夏天和宇涵離去,他們要奔赴下一家,還有很多家族勢力需要他和宇涵去讓他們加入炸天盟呢。

楊倩注視著夏天離去的背影,在夏天的身影從她視線當中消失后,她這才收回目光對楊天雄問道:「老爸,你為什麼……」

「不要問了。」

楊天雄一擺手,制止了楊倩繼續說下去,但看到楊倩眼中充滿了不解,他猶豫了一下說道:「相信我,我做的決定不會錯的,跟著夏天,以後我們絕對可以吃肉的,未來這顆星球夏天有可能成為主人。」

楊倩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夏天是地球的主人?

……

夏天和宇涵離開楊家后,便徑直前往家族勢力當中排行第二的家族白家。

倒了白家就簡單的許多,直接上門一頓暴揍,而後又是一頓忽悠,白家最後加入。

之後夏天又和宇涵把家族勢力當中的前十家族全部給轉了個遍,除了第八的家族沒同意被夏天和宇涵直接滅了滿門后,其他家族都被他給忽悠瘸了。

在前十的家族選擇加入炸天盟后,其他的一些家族,都不需要夏天親自出面,直接排手底下的人前去商談,自願加入的有大大的福利。

不願意加入的,直接幹掉。

這樣一來,連打帶嚇唬的,到最後幾乎大部分家族勢力的家族選擇加入炸天盟。

……

在天有些黑了的時候,夏天和宇涵回到了鎮魂街。

累了一天了,夏天在回到鎮魂街之時,感覺有種踏實的感覺,彷彿回到家一樣。

不過現在夏天也的確將鎮魂街當做了自己的家。

在回到元尊殿,簡單休息了一下,夏天有些疑惑,他回到鎮魂街卻沒有見到趙馨。

詢問了一番后,聽到趙馨竟然朝陽區了,一天都沒在鎮魂街,讓他眉頭一蹙。

這時身邊的宇涵說道:「哥哥,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

夏天看向宇涵。

宇涵說道:「哥哥,我覺得趙馨有些不對!」

「怎麼說?」 混跡二次元的陰陽師 夏天眉頭一挑、

宇涵道:「自從趙馨生病,出院之後,我就覺得趙馨似乎像是換了一人一樣,我的意思是,她表面沒變,但靈魂好像已經變了,好像不是以前的趙馨了。」

聽到宇涵的話,夏天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最後他點點頭:「你也有這種感覺?」

「哥哥也有?」

「是啊,我也覺得趙馨和以前不一樣了,很多地方都不一樣了,但具體是什麼地方我一直沒想通,今天你一說,我覺得也是,她好像真的是靈魂都發生了變化。」

夏天說道

說完,和宇涵對視,正想說什麼之時,趙馨從外面跑了進來:「夏天,你回來了。」

夏天看到趙馨回來一怔,而後和宇涵對視一眼,然後沖趙馨點點頭:「嗯,我回來了,你上哪去了,我聽說你一天都不在鎮魂街。」

趙馨聞言微微一笑:「我去陪我媽媽了。『

「哦。」夏天點點頭。

「對了,夏天你今天幹嘛去了,今天的事情還順利嗎?」

聽到趙馨的詢問,夏天看了一眼宇涵,宇涵搖搖頭,夏天心領神會,他嘆了口氣:」別提了。「

「怎麼了?不順利?」趙馨問道。

夏天點點頭,裝作苦惱的道:「是啊,你也知道,我成立炸天盟,需要讓地方勢力和家族勢力全部都家族,可是家族勢力這幫傢伙,一個個頑皮的很,都頑強抵抗,都不加入炸天盟。

而且還有更壞的消息呢,原本加入炸天盟的那些地方勢力,在聽到家族勢力都不加入后,有一些也開始嚷嚷著要退出呢,哎,真是讓人頭痛。」

夏天妝模作樣的揉著太陽穴,看著那一言不發,不知在想什麼的趙馨,雙眼微微一眯。 翌日清晨,陸凡從酒館中走了出來。

一夜未眠,拚命喝酒,陸凡不僅沒有昏昏沉沉,反倒是神采奕奕。

「胖子老闆,下次我再來繼續喝酒。倘若有好酒,記得給我留著。」

胖子老闆站在門口,啃著花生道:「成啊,你這小子根骨不錯,酒品也還行。日後有機會,我可以介紹一些老傢伙給你認識。」

陸凡笑著道:「都是釀酒的大師嗎?」

胖子老闆點頭道:「可以這麼說。他們釀的酒,那都是不一般的。」

「那成,我盡量多來!」

抱拳拱手,陸凡留下幾株藥材,放在了門口。

胖子老闆皺眉道:「我說了,我的酒只賣故事,不收東西。」

陸凡道:「我也沒給什麼。一些釀酒的玩意而已,告辭。」

言畢,陸凡帶著十三與小黑離去。

十三亦步亦趨的跟在陸凡身後,腳步都有些虛浮。小黑更是爬在陸凡的肩頭睡熟了。

胖子老闆看了一眼陸凡留下的藥材,笑著道:「這小子,居然還真的懂點酒。」

龍涎草,醉靈葉,九色花。

三樣單獨拿出來,不過就是普通的藥材。但放在一起就是另外的含義了。因為昨夜胖子老闆請他喝的酒,其中主要的原料,就是這三味藥材。

陸凡不過喝了半壇,竟然就品了出來。

這要麼是天賦,要麼就是酒鬼。

而無論哪一種,胖子老闆都是極其喜歡的。

點點頭,胖子老闆喃喃的道:「臭小子人還可以,看來得給你介紹個不錯的師傅。嗯,吳塵那老傢伙回來了,就介紹給他吧。相信,多一個弟子,他也不會介意的。這小子,有望繼承他的衣缽!」

胖子老闆揮手收起藥材,回到店裡,輕輕的關上了店門。

。。。。。。

陸凡則開始在都城之中四處打聽丹塔的方向,這本來應該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才對,堂堂鍊氣士的丹塔,難道不應該是眾人皆知嗎?

但實際情況卻出乎陸凡的意料,問來問去,竟然沒人知道丹塔準確的方位。

有人說在外城,有人說在府城,還有人說在中心城。

沒有辦法,陸凡只好乾脆買地圖自己去看了。

好不容易弄到一張都城的地圖,一看之下,陸凡驚住了。

整個都城,竟然有四座丹塔,分別立於四個地方。

走上一間巨靈族開的酒樓,登高望遠。

陸凡也確實看到了這四座雄偉的丹塔。

紅藍金青四色建築,非常的好認,但是哪一座丹塔才是正確的呢?

還是說隨便一座丹塔都可以?

陸凡這般想著,先找到了最近的紅色丹塔。

剛剛走到塔前,陸凡便看到整個塔,完全就是封閉的狀態。孤零零的一棟建築,沒有人煙,沒有大門,什麼都沒有。

最讓陸凡覺得這裡不對的是,堂堂鍊氣士聖地,怎麼可能連個陣法都沒有。

故此,陸凡失望的又去往下一座丹塔,等到了地方,陸凡登時發現,情況依舊一樣。

這就不對勁了,難道這其中還有玄機不成。

陸凡仔細的看著地圖。忽的心中微動,這四座塔的排列方式,不就是小五行破滅陣的陣法紋路么。

陸凡手掌凝聚起罡氣,引動周遭的天地之力在面前一劃。

一個小巧的五行破滅陣出現,往地圖上一按,登時發現,四個點,正是對應的五行破滅陣中的,火水金木!

而第五個點,就在都城的中心城中!

陸凡笑了,感情是這麼玩的啊。

這要不是鍊氣士,還真的不好找!

看準了地方,陸凡便迅速向那邊趕去,期間要穿越幾個定點移天陣,但這都不是問題。

好不容易,等到陸凡到了地方,出現在眼帘的,赫然是一座巨大如山的建築。

看了許久,陸凡終於認了出來,這是一方鼎,一方無比巨大的鼎!

就在此時,陸凡感覺到體內的九龍玄宮塔與十方鼎都開始不安的躁動。

尤其是九龍玄宮塔,直接冒了出來道:「偉大的主人,您怎麼跑到這個地方來了。該死的,這是魔窟,這是萬惡之源,上次十方帶我來的時候裡面的老混蛋,還想把我給回爐重煉了。」

聽著九龍玄宮塔的叫喊,陸凡可以肯定他來對地方了。

這裡便是傳說中的丹塔,雖然從外表上來看,根本就不是一座塔。

陸凡邁步往裡面前面走去,剛走幾步,忽的陸凡便感覺到自己穿過了什麼陣法。

而後眼前的景色大變。

原本空無一人的街道,瞬間變得熙熙攘攘。巨大而古樸的鼎形建築,此刻散發出九彩的光芒。

「隔絕陣,移天換地。有意思!」

陸凡輕笑著,掃視四周,一個個往來人,顯然全部都是鍊氣士,嘈雜之聲不絕於耳。

「唐兄,您的這本絕世唐丹,寫的真不錯,借我回去細細研讀一下吧,讓我也學學裡面的丹法。」

「土兄過譽了,您的斗破丹決,也厲害的很,我也想學習一下呢。」

。。。。。。

「上好的丹方,小五行丹改良之法,誰有興趣看看。可以少幾味藥材,但藥效依舊不變呢。」

「你這算什麼。看我的氣海擴張之法,一分經脈可儲存兩分元氣,無危險,好修鍊,都來看看啊!」

。。。。。。

陸凡一邊往前走,一邊聽著四周的叫喊。

有賣丹方的,有切磋丹法,還有切磋不高興了在文斗的。

如螞蟻一樣的人群,在建築內出出進進。

每一個都至少是在外界受人尊崇的鍊氣師,但在這裡,他們只是醉心於煉丹的普通氣士。

「這位仁兄。看你們的模樣,你們是武者吧。你們怎麼進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