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謝謝。」做了最終決定,左羨的心終於落到了實處。

兩人又聊了幾句,掛斷電話后,葉星北就見顧君逐正不眨眼的看著她。

葉星北問:「怎麼了?」

「你給左羨寫的歌?不是那首明月星輝,灑地成歌,竹影搖曳,萬里山河吧?」顧君逐問。

「不是,我又另外寫了一首,」葉星北知道顧五爺的醋勁又發作了,摟住他的脖子,笑著說:「你放心吧,這首歌既沒有你的名字,也沒有我的名字,可以讓羨羨唱的!」 ?更新時間:2011-01-02

自天地形成以來,我們生存的地方叫做界。天地光輝,日月精華,讓這一片廣袤的大地中慢慢聚集了靈氣。

靈氣產生了天地萬物,萬物中心有一頭奇獸,命叫「洪荒」。此獸一吸可吞日月,一呼可截天地。

一日,洪荒見天地靈氣過於濃郁,幾欲形成液體,便用盡全身之力,將界中靈氣全部吸納進自身。

最後,用金石之堅,大地之固,河流之柔,林木之生,烈火之滅,加上洪荒奇獸自爆軀體,將全身血肉之靈融入其中。於是洪荒奇獸的每一塊血肉都形成了一個直立行走,可吸收靈氣的動物。這動物便是我們的祖先,叫做「人」。為了紀念洪荒奇獸,人們便將自己生存的土地叫做「洪荒界」

而洪荒奇獸的五臟,就化作洪荒的五個源頭,分別為極,道,念,始,源。

這五個源頭,便是混沌初期的起源,而極,便是洪荒奇獸的肺部化為的。為五大源頭之首。

洪荒奇獸的肺部乃是洪荒奇獸最重要的地方,洪荒奇獸最主要的能力便是吞噬,最主要的防禦便是吞噬,最主要的攻擊便是吞噬。一吸之下,萬千生靈盡入腹中,一吐之下,無數億壺的靈氣隨之散發。

所以,極之道,便是以自身的能力與洪荒五源頭中的極打開聯繫,從而獲得極的力量。而極,象徵這吞噬,吞噬便是海納百川之法,萬物都能夠吸入其中,補充自己。極之道,唯一的神通便是吞噬,吞噬一切。

其他的源頭還分別有各自的兩個到三個本源神通,極之道的神通只有一個,就是吞噬,而吞噬也是最為強大的一個神通。

仙武訣本就是溝通洪荒五源頭極的法決,不過修鍊仙武訣的人無數,其中能夠與極源頭連接起來的不過億萬分之一。

而且大多數是在渡過仙君之劫的時候,李峰此刻能夠在練氣期領悟極,完全是因為李峰體內的東西經過了靈兒靈氣的灌注,鎖仙決的壓縮,然後在毀基渡劫后達到完美的平衡。

內勁,真氣,靈魂之力,心火,道念,一切修士能夠修成的力量,在李峰體內呈現,這便是海納百川,這便有了溝通極之道的基礎。

有了基礎,缺的便是引火線,而這天劫便是這引火線,本來這天劫李峰無法渡過,但是他卻不甘自己這樣死掉,然後玉兒,黃昊便隨著自己的死而消亡。

巨大的不甘便成為了李峰聯繫極之道的導火索,極,本來就是不屈的意志,曾經天與地只見靈氣幾欲成為液體,但是因為洪荒奇獸不屈,利用洪荒五源頭,極,也就是洪荒奇獸的肺部,吸入所有的靈氣,才讓天與地逃過一劫。

當七道天雷轟入李峰的身體后,身體內的五臟六腑已近完全被天雷之力毀滅,獨獨留下了李峰的心臟在跳動。

「嘭嘭」第一聲,仙武決第一轉完美融合,內勁歸位。

「嘭嘭」第二聲,仙武決第二轉完美融合,真氣歸位。

「嘭嘭」第三聲,仙武決第三轉完美融合,肉體歸位。

「嘭嘭」第四聲,仙武決第四轉完美融合,丹田歸位。

「嘭嘭」第五聲,仙武決第五轉完美融合,靈魂之力歸位。

「嘭嘭」第六聲,仙武決第六轉完美融合,心火歸位。

「嘭嘭」第七聲,仙武決第七轉完美融合,神識歸位。

「嘭嘭」第八聲,仙武決第八轉完美融合,道念歸位。

「嘭嘭嘭嘭」第九省,仙武決第九轉完美融合,仙武一體,極之道生,連接通道開啟。

李峰只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沖入體內,那力量中散發這巨大的意志,力量運轉一周,將身體所有的東西全部修復,然後融合成為一個白色圓球,靜靜的在腹部轉動,體內空空如也,只有那白球。

什麼道念,什麼心火,什麼識海,什麼經脈,什麼五臟六腑,都沒有了。整個體內只剩下了白色的光球。但是,沒有了這一切,李峰卻感受到自己現在無比的強大,比之前還要強大許多倍。

李峰緩緩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從塵土中爬了起來,天上的雷劫見李峰還活著,立刻運轉最後一道雷劫,這一次卻不是九道,而是二十一道,這便是毀道基,重渡天劫的後果。

李峰看了看天上醞釀的劫雲,儲物戒指中的靈火拳套立刻出現在手中,隨即,體內白球一動,李峰便是感覺到靈火拳套被收入了白球之中。

但是李峰的眼睛卻生生的看到靈火拳套還戴在手中,就在李峰疑惑的時候,突然傳來了靈兒欣喜的聲音。

「李峰,不用擔心,你已經與極之道產生了聯繫,那白球便是原力,極之道的原力,極之道唯一的神通便是吞噬,吞噬一切,你的手套便是被他吞噬了,但是只要你的印記還在,隨時能夠用原力幻化出靈火拳套,威力與吞噬之前一樣。」

李峰立刻明白了,「既然如此」李峰看了看天上的劫雲,「那我就將你這劫雲也吞噬了吧」

隨後李峰將四城煉仙賽第一的獎品幻化出來,羽王翼,帶這羽王翼李峰便是沖向了那劫雲之中,頓時李峰便是被那雷劫包圍,周身電光閃爍。

四周的人除了靈兒之外,全被李峰瘋狂的行為震驚了。從他們開始修道一來,見過有人為了渡劫慌忙的,有人充滿信心的,更有強者生生將劫雲驅散的。但是沒有一個人如李峰一般,沖入雷劫之中,而且還是比自身強大百倍的劫雲之中,享受劫雲的。

黃昊此刻突然摸到了身上一個靈符,拿出來一看,赫然是當日德隆真人給黃昊的,德隆真人的實力黃昊也有個模糊的感應,同樣的是強大的無可比擬。看了看天空中的李峰,黃昊嘴唇一咬暗道:命都沒有了,還要什麼自由!

隨即便是捏碎了救命符。但是天空中卻沒有任何動向,李峰依然在劫雲中吸收,片刻之後,那劫雲居然縮小了一大半,而李峰那股不屈的氣勢卻越來越強盛。

「極之道,有了極之道又如何,看我將你毀滅在搖籃之中!」

隨即,那翻天的掌印便是向李峰所處的劫雲襲去,就在掌印即將擊中劫雲的時候,一道白色的閃電從中閃了出來,居然生生將掌印刺破。

黃昊,古玉兒,還有孫龍等一干修士臉上一喜,而道玄真人等人臉上卻是充滿了震驚,他們顯然比孫龍他們更為了解神秘人的實力,見此刻李峰居然能夠抗衡神秘人,他們如何不震驚。

「哼,極原力的自我保護,等你意識歸位,消除了自我保護,我瞬間便是能夠將你秒殺,有自我保護又如何。」

一炷香之後,天上的劫雲終於被李峰吸收完畢,只見李峰閉著眼睛從天上緩緩降落,直直的站立在黃昊等人身前。

突然,緊閉的雙眼打開,兩道閃電居然從眼中發出,而且身上也猛的散發的「滋滋」的閃電聲音,整個人彷彿遠古的雷神一般。吸收了強大了百倍的賜福之力,再加上溝通了洪荒五源頭,李峰感覺自己無比的強大,甚至對付金丹境界的人也不懼。

「哼,小子,我看你囂張。」

還沒有等李峰體會一下極之道的力量,那巨大的掌印便是再次向李峰壓來,李峰連忙運力抵擋,卻發現自己與對方的實力實在相隔太遠,即使自己擁有了極原力,也無法抵擋對方的攻擊。

「黃昊小子,老夫還以為你寧願死也不認老夫為師了。」一道爽朗的聲音從天際傳來,隨即一道靈氣衝來,打散了天空中的大掌印。

又是一個高手。黃昊聽到聲音,並見到德隆真人居然打散了天空中的大掌印,終於是放下心來,看來這德隆真人真的能夠救他們一命。

眨眼間,德隆真人便是出現眾人面前。

道玄一見,居然是自己皇極門的客卿,德隆真人,連忙喊到。

「真人。」

德隆一見,微微一笑,卻是沒有理會,便是望著黃昊說到。

「怎麼,想通了,準備做我的徒弟了?」

李峰轉眼看著黃昊,黃昊牙齒一咬,將那已經使用過的符咒丟在地上,抬頭說到。

「只要你能夠救我們出去,我便認你為師!」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又寫了一首新的?」顧君逐讚歎道:「葉小北同學,你最近很高產嘛!」

「最近……確實有點……」葉星北偎進他懷裡,仰臉看著他笑,「這是你的功勞呀!是你刺激的我的靈感!」

「是嗎?」顧君逐挑眉看她,似笑非笑,「那你是不是得給我點獎勵?」

葉星北:「……」

看顧五爺這似笑非笑的樣子,准沒好事!

她綳起臉,「說正事……羨羨剛剛和我說,如果可以的話,她和我們簽約之後,請我們幫她揭露盛響的醜惡嘴臉,最好能替她報仇,讓盛響倒霉,並且永世不得翻身!」

「永世不得翻身?」顧君逐笑了聲,「果然不能得罪女人,最毒婦人心!」

葉星北眯眼:「再給你個機會重新說一遍!」

顧君逐笑,捏捏她的下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什麼和什麼呀?你走開啦!亂七八糟的!」葉星北笑著拍他一巴掌:「你別鬧了,都說了要和你說正事!」

「說正事就說正事!」顧君逐將她攬入懷中,親了一口:「她說的事,當然沒問題,本身為她洗清冤屈的過程,就是揭露盛響陰謀的過程,盛家的公司都是和娛樂圈有關的,娛樂圈最吃口碑,盛響的名聲壞了,咱們再幫著推一把,娛樂圈的蛋糕就那麼大,誰都想多吃幾口,牆倒眾人推,用不了多久,盛開傳媒就會被娛樂圈的其他勢力瓜分,盛響很快就會傾家蕩產,到時候,她想怎麼去羞辱盛響,就怎麼去羞辱盛響,想讓盛響永世不能翻身,她自己就做到了,根本不用我們出手!」

葉星北想了想,問:「你是不是想等羨羨和我簽約之後,再放出視頻,證明羨羨的清白。」

顧君逐點頭:「對。」

他頓了下,挑眉:「你想現在就放出去?」

「對呀,」葉星北說:「反正現在她已經答應我們了,我相信她不會食言,而且,她食言也沒事,會食言而肥的人,我們用著也不放心,對吧?」

顧君逐笑笑,揉她腦袋一把,沒有說話。

他知道,他老婆還是心軟,想給左羨多一個選擇的機會。

他們在和左羨簽約之前幫左羨把身上的髒水洗乾淨,等事情了結之後,左羨如果實在不願意和他們簽五十年合約,左羨可以找借口反悔,拒絕和他們簽約。

如果左羨食言而肥,不肯和星時光簽約了,他老婆肯定也不會報復左羨,只會對他說,通過這件事,看清了左羨的人品,沒讓左羨加入星時光,是她的幸運。

他老婆總是那麼心軟、善良,喜歡為別人多考慮一些。

當然,他老婆這樣做也很有道理就對了。

就像他對左羨說的,他不缺錢,也不缺人才,只要他想找,以後他可以源源不斷的幫他老婆找到很多人才。

他要的,是這些人才,對他老婆絕對的忠心。

在簽約之前,幫左羨洗白,算是對左羨人品的一次測試。 ?更新時間:2011-01-02

聽到黃昊的回答后,德隆真人立刻轉頭對虛空中喊到。

「我說玄空子,你個老龜毛,在旁邊看戲看的舒服吧?你說你不好好在你玄天宗蹲著拉屎,你跑到皇極門得瑟什麼?」

玄天宗?李峰一聽德隆真人的話后,立刻疑惑起來。

「哈哈,龍德老賊毛,你還是翻鼻子的德行,別說我,你還不是一樣,不好好安生的呆在你的暗城,做你的副城主,跑到皇極門來,還當什麼客卿?」

穿越養娃日常 說話間,一個老者的身影從天空出現,一身著裝赫然是玄天宗的道袍,一雙眉毛最為其他,白色,居然綿延到耳朵邊。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但是經過眉毛的渲染,卻讓人忍俊不禁。

「德隆真人,你真是暗城的副城主?」道玄真人有些慍怒的問到。

「不錯。」隨後,德隆真人便是臉部變化,一個更讓人想笑的臉龐出現了,臉部其他倒沒什麼特點,獨獨一個鼻子彷彿要翻上天,就如同豬八戒的鼻子一樣,只是沒有豬八戒那麼大。

「我說道玄小兒,你皇極門已經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了,還死撐。本來還想借你的力量,將三十六天罡都提升到渡劫期,卻功虧一簣,說你們沒用,還真是沒用,白白浪費我三十六個迷魂種子。」

道玄真人臉上紅一塊,白一塊。自己機關算盡,不僅沒有得到,即使得到恐怕也是為了別人做嫁衣,看來皇極門已經是扶不起的阿鬥了。

那皇極門四位太上長老現在也想找個地縫鑽下,以前皇極門多麼輝煌,如今,別人欺負到頭上,卻不敢放個屁。

同為渡劫期的高手,自己比皇極門的掌教要強許多,但是這玄天宗的太上長老卻比自己又要強上許多,渡劫期的高手,比的便是靈氣儲量。

有的剛入渡劫期,不過五千壺靈氣儲量,像皇極門的掌教。

有的入了不長,不過六千到七千壺的靈氣儲量,像皇極門的四大太上長老。

有的則是蹲了近千年,壓制住天劫感應,為的是經營自己的門派,而他們都有近萬壺的靈氣儲量,堪比大乘期的高手,然而經過了無數年的壓縮,他們的靈氣恐怕也如李峰一樣,盡皆化為液體,威力簡直有十萬壺靈氣儲量,恐怕一般的大乘期高手也不如他們。

德隆,不,暗城副城主龍德真人和玄天宗的玄空子正是這樣的人。

天上的對話已經讓地下的修士震驚不已,皇極門確實已經不復往昔了,暗城副城主居然暗中做了皇極門的客卿,沒人看的出來。玄天宗在皇極門最機密的事情中下了手腳,依然沒有人看的出來,皇極門,是時候退出頂尖門派的爭奪了。

「老賊毛,今日我必定要將這斗之鼎帶回去,你我千年來交手無數,大部分都是我佔上風,你練體聯盟也被我逼到暗城那個角落裡萎縮著,現在,你還想我再次發動對練體聯盟的爭鬥么?你們老大還被我封印在玄天宗了,也不知道這聯體聯盟是怎麼了,幾十年都沒見一個鳥人來救援一下,這老大當得夠傷心的。」

「哼,老龜毛,今日不會讓你如願的,即使今日我不幫他們,練體聯盟你也容不下,至於我們盟主,不是不救,時候到了他自然會脫離你們的封印。這其中有一個是我的徒弟,今日,我便為我徒弟討一個公道。」

「那便打吧。」玄空子嘆息一聲,隨即便是拿出一道符咒,一個翻天掌印便是形成,不過此番並不比剛剛對陣李峰的那個,掌印是金色的,巨大的掌印形成的威壓,居然讓李峰這些修士有了膜拜的衝天。

「佛門舍利掌印?來的好,看來上次我斷了一根指頭,你已經修補好了,不錯不錯。」

「老賊毛,你少冷嘲熱諷的,上次幫你颳了半邊的臉皮,你不是也長回來了。」

這時,龍德道人身體突然變大,一拳攜帶著無比的威勢攻擊而去,逸散的能量,居然讓李峰所在的地面,再次向下凹陷。

李峰看著天空的大戰,喃喃道:「好強大,比我紫骨期那會兒要強大百倍還不止。」

隨後,李峰便是笑著對黃昊說。

「你的師父還是暗城副城主了,我在萬千藏仙閣中看到過他的介紹,千年之前便是一方高手,修仙者,但是卻極力維護練體者,陣法大師,一手強大的陣法讓人無法抵擋。看來他最適合當你師父了。」

黃昊嘟噥到:「適合倒是適合,但是畢竟我不喜歡門派的束縛,有了師父,便會失去許多自由的。」

李峰想到他是為了自己才不得已拜了師父,頓時安慰道。

「好了,我想練體聯盟應該不會太約束的吧!」

「當然會約束,至少有了門派之爭,一旦我看上了敵對門派的美女,我該怎麼去追?真呆!」

李峰一聽,頓時啞口無言。

「好啦,開玩笑的。我已經有了心動了女孩了。」黃昊鎮定的說。

「真的,誰啊?」李峰立刻八卦起來。

「不告訴你,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的。」黃昊還在繼續裝神秘。

天空上的戰鬥打得如火如荼,兩個不愧是仙境大陸的頂尖強者,千百年來不分高下,龍德道人手中陣法不停的打出,總能夠將玄空子的攻擊打斷。

看起來龍德真人佔了上分,但是有眼力的人便是看的出來,龍德真人雖然能夠一直打斷玄空子的招式,但並沒有傷到玄空子的元氣,反倒是龍德真人有些力竭的樣子,顯然是連續的陣法讓他消耗很大。

就在這個時候,李峰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靈力波動,李峰立刻轉頭看向靈力波動的地方。

在他轉頭的一剎那,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

「李峰小兒,你逃的出丹宗,逃的出我的搜查,卻沒想到在這讓我碰上你,你讓我顏面盡失,我便讓你不得好死!」一道身影飛快的衝來,眼尖的李峰立刻認出了是丹宗最後追殺自己的風長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