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答應你。」吳塵雖然看不到水琉璃此時的表情,但是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她內心深處的想法。

看到她那無助的樣子,吳塵的心裡不知為何竟生出了一種心疼的感覺。

這個情況嚇了吳塵一跳,趕忙搖搖頭將雜念拋出去,而後道:「就當是我還你的第二個人情吧。」

但是這話,怎麼說都像是為了掩蓋他耐心真實想法的借口。

「謝…謝謝。」水琉璃並沒有在意吳塵說的最後一句話,因為在她看來,這件事情的難度已經不是一兩個人情能夠抵消的了。

所以,她的心裡也是非常感動。

「你們有什麼計劃?」吳塵沒有再看水琉璃,因為他現在不敢看她。

因為吳塵發現,自己在面對水琉璃的時候,他的心會不由自主的發生變化,要知道,他以往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可是現在,他卻為了水琉璃而改變了自己的認定的事情,這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看來以後自己得離她遠點!」吳塵害怕了,他怕自己再跟她糾纏下去,自己的向武之心會發生動搖。

如果認識他的那些人還活著的話,肯定會被他此刻的想法給嚇到。

曾幾何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吳塵,此刻居然會害怕一個女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夏九幽暫時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攻破擎天宗,所以才會使用如此陰險的招數,其目的就是誘使我們出去與他決戰。所以,我認為應該保持現狀。」吳用見吳塵答應跟他們合作,心中一喜,立刻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你錯了。」吳塵搖了搖頭,但是想到其他宗門對於天行宮的了解程度,也就瞭然了,於是道:「僅憑你所知道的那些情報來看,你的這個想法一點也沒錯。但天行宮遠比你們想象的要強大,他們之所以不進攻,不是沒把握,而是要將你們全殲。」

「不可能,如果他們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什麼還要等到現在?」杜峰不相信,畢竟,他們和天行宮暗中爭鬥了這麼多年,要是他們真這麼強的話,早就一統流雲界了。

「你之前想過你們六大宗門聯合起來會如此不堪一擊么?」吳塵瞥了杜峰一眼,反問道。

「這個……」

「天行宮在數萬年前,是一個超級勢力,即便是在三千大世界,也能夠排進前十,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淪落至此,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們所擁有的力量,絕對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吳塵道。

「這不可能,我們宗門的典籍中對天行宮有過詳細的介紹,他們……」杜峰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話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記得,他們典籍中對於天行宮的記載也只有最近千年,再往前就變得相當的模糊。

而對於這模糊的部分,他下意識地選擇了忽視,甚至自以為是的認為,天行宮和他們乾坤門一樣,也只有一千多年的歷史而已。

可是經吳塵這麼一說,他就意識到了癥結之所在。

乾坤門的典籍中之所以對一千多年前的天行宮記載的十分模糊,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時候的天行宮很強大,強大到讓人不敢去觸碰的地步。

只是,他數百年來的認知瞬間被打破,這讓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吳塵,你的意思是說,夏九幽之所以寫這封信,他的目的並不是想要引我們出去,反而是想要讓我們誤會,好繼續龜縮在擎天宗?」吳用的腦子比較靈活,稍作思考便抓住了重點,臉色也是不由地一變。

「你又錯了。」吳塵搖了搖頭,又道:「他根本不在乎你們出去還是不出去,因為憑他們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你們就算出去也不會改變什麼。」

「那他送這封信來幹什麼?」吳用也是被吳塵繞的有些糊塗了,不是想誘使他們出去,也不是想他們龜縮在擎天宗,那他送這封信幹嘛?

「讓你們喪失鬥志。」吳塵道。

「喪失鬥志?」吳用不是很明白,一封信就能讓他們喪失鬥志,這可能么?

「如果,這位剛剛走出了這道大門,你認為會是什麼結果?」吳塵瞥了杜峰一眼,問道。

「你是說……」吳用這一下明白了吳塵的意思,因為一旦杜峰負氣之下離開了擎天宗,勢必會被天行宮頃刻間覆滅。

沒了乾坤門,僅憑他們五大宗門,想要戰勝天行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短時間或許還看不出來什麼,可時間一長,他們可不是會喪失鬥志嗎。

可是很快他又皺起了眉頭,因為他想不明白夏九幽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不戰而屈人之兵?可是既然他們有足夠的實力將它們覆滅,有必要搞得這麼麻煩么?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種叫做混元金珠的東西?」吳塵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

「你說的是可以封存強者修為的混元金珠?」就在吳用他們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李輕語出聲道。

「你知道混元金珠?」吳用一怔,因為他根本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是的,我曾經在一處古地中看到過混元金珠的介紹。」李輕語點了點頭。

「既然你知道混元金珠,我想你應該能想到他們要做什麼了吧?」吳塵看著李輕語,問道。

「你是說,他想用我們來為混元金珠充能?」被吳塵這麼一提醒,李輕語臉色頓時大變。

「如果,我猜得沒錯,他應該就是這個目的……」 混元金珠本身並不是特別珍貴,在三千大世界雖然沒到隨處可見的地步,但只要是有點身份的人,都會買一顆來。

因為在三千大世界,很多人都有貯存真氣以備不時之需的習慣。

而稍微大一些的宗門,更是喜歡賜下封存龐大修為的混元金珠給弟子,以增強弟子的實力。

天行宮的那顆混元金珠之所以珍貴,那是因為其中封存了至少一位尊級強者的修為,這樣的混元金珠即便是在三千大世界也是不多見的。

使用它,便可以控制帝器之下的任何法寶,其珍貴程度可見一斑。

也是因為這樣,夏九幽之前才能夠使用攝天網。

而夏九幽又是個野心極大的人,他肯定不甘於只征服流雲界,他的目標應該是中等甚至是三千大世界。

而他最大的依仗,便是攝天網。

當然,憑藉攝天網,他的野心極也有可能得以實現,畢竟攝天網還是非常強悍的。

但想要使用攝天網就必須要藉助混元金珠,可是他的那枚混元金珠被自己奪了過來,他自然得想辦法彌補。

他現在能用的辦法,就是李輕語說的那個,以生靈血祭,為混元金珠充能。

為混元金珠充能有兩種方法,一種比較輕鬆,那就是讓強者往其中注入能量,但以天行宮的現狀來看顯然不可能實現。

另一種方法,便是血祭生靈,強行抽取生靈的力量灌注到混元金珠中。

使用第二種方法,需要血祭的生靈沒有反抗之心,甘願赴死,才能成功,而且,即便成功了,得到的能量也會駁雜不坎,控制起來也不會像強者灌輸能量的混元金珠好控制。

但這無疑是夏九幽唯一能用到的方法了,所以他沒得選擇。

用六大門派的人血祭,夏九幽至少可以獲得一顆相當於封存武宗級彆強者的混元金珠,雖然藉此金珠使用攝天網還有些勉強,但簡單控制一下已經完全足夠了。

吳用他們沒能猜到這一點,不是他們不行,而是他們壓根就不知道混元金珠的存在,自然也就不知道給它充能的方法了。

「他也太狠了。」從吳塵空中聽到這個解釋,杜峰他們一個個都被嚇了一跳。

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每個人的手上恐怕都至少有上百條人命,所以,對他們來說,殺個把人不算什麼,也不覺得有什麼。

可是如果要他們一次殺將近十萬人,他們可是想都不敢想。

而他們六大門派聯合起來足足有十數萬人之巨,這夏九幽為了一己之私,居然要一次擊殺他們十萬數萬人,這簡直稱得上是喪心病狂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好辦法?」吳用覺得吳塵既然看得這麼透徹,還來找他們,這就說明他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心中不由得期待了起來。

本來他覺得就算贏不了,他們還有最有一條路,那就是向天行宮投降。

可是聽到吳塵的這個解釋之後,他就明白了,夏九幽是不會接受他們投降的,所以,他現在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等。」吳塵道。

「等?等什麼?」吳用不明白。

「等夏九幽出招,然後見招拆招。」如果是吳塵自己一個人的話,那怎麼著都行,可現在要帶著這麼一大群人,那就只能誰來將擋兵來土掩了。

當然了,最好的辦法就是他直接出去,找機會殺了夏九幽以及天行宮的那些高手,但那樣就沒啥意思了。

「你之前不是說,你一個人就能報仇嗎?既然這樣,你為什麼不直接出去殺了夏九幽,這樣的話,這一切不就都了結了么?」杜峰冷哼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誰不知道,他們也能做,現在他想要的是徹底解決這件事情,而不是什麼見招拆招。

「杜峰,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如果你覺得這樣不行,你可以離開,我絕不會挽留。」一聽杜峰這話,吳塵還沒說話,一旁的吳用便厲聲呵斥了起來。

這傢伙實在是太過分了,人家幫助自己,這傢伙不僅不感恩,反而如此過分。

其他人也是側目看著杜峰,顯然,他的做法也將他們給激怒了。

「我就是隨口一說,隨口一說……算我錯了還不行嗎。」杜峰雖然不懼吳用,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吳用一個人對他有意見了。

要是自己再不讓步,那自己可就犯了眾怒了。

而現在離開,那簡直就是找死,之前杜峰之所以選擇離開,那也是因為在氣頭上,此刻他也已經冷靜了下來,自然不會去送死了。

「對於那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我只想說一句話,自己想死找個沒人的地方,別拉著其他人。」吳塵也沒有太過在意,既然答應了,他就不會半途而廢,更不會因為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傢伙兒生氣。

他之所以這樣說,也不過是想要警告他一下,你可以什麼都不做,但不要壞事。

「你……」

「怎麼,我說的不對?」吳塵冷哼一聲,身邊的靈劍立刻顫動了起來,劍尖直指杜峰。

「我…我不跟你一般見識。」杜峰看著無塵身邊的那些靈劍,心中也是一陣恐懼,哪還敢跟他作對,立刻給自己找了個台階,走了下去。

「對了,吳塵,我之前聽說有認在幽冥城煉製出了一件下品玄兵,那個人也叫吳塵,是不是你?」吳用見氣氛有些壓抑,立刻轉移話題道。

而他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玄兵,那在流雲界可是相當珍貴的物件,要知道,小世界與中等世界中間隔著強大的屏障,遠非一般人可以衝破。

而且,中等世界的人也不會像小世界那樣,會不遠萬里的去雲水界那樣的不入流的世界招攬弟子,因為他們根本不缺人,更不缺天才。

而他們想要得到玄兵,只能打通屏障從中等大世界換購,而這樣做的代價也是非常巨大,就算是他們七大宗門聯合也吃不消。

所以,他們手裡的玄兵數量也是屈指可數。

現在居然有人能夠煉製玄兵,對他們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是我。」吳塵倒是沒有隱瞞,反正這件事情早晚都會傳開,隱瞞也沒啥意義。

「那你能不能幫我們煉製幾件玄兵?我知道你的條件,我願意付出五份材料煉製一件玄兵。」吳用立刻道。

「我也願意……」其他人也紛紛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不煉!」吳塵想都沒想,直接拒絕。

之前,吳塵之所以會幫人煉製玄兵,那完全是因為他急需一件玄兵鎮壓劍陣,這才動手煉製,現在他已經不需要了,豈會費那個精力給別人煉製玄兵?

開玩笑呢。 「為什麼?」吳用他們都不能理解,要知道,五份玄兵材料可是一筆不菲的材料了,即便是去中等世界兌換,最多也不過耗費四份材料而已。

如果他們會煉製玄兵,不要說是五份了,就算是三份也願意煉製。

畢竟,一份玄兵的材料價值也是非常高的,就算是擎天宗這樣的大門派,也最多能夠拿出十份材料而已。

當年他們為了煉製上品玄兵,足足積攢了五百多年,才湊齊了一份材料。

「沒心情。」吳塵懶得解釋,接著又道:「不過,絕品和極品還有上品靈器我倒是可以幫你們煉製,同樣是五份材料。」

吳塵不會幫他們煉製玄兵,但也不會錯過這個大生意,畢竟玄火想要提升,吳塵就得多練器和煉丹。

之前他不找這些勢力合作,一來是自己還沒有現在這樣的名氣,上門去找他們的話,很可能會被他們當成瘋子給丟出來。

二來就是不想跟他們牽扯太深。

畢竟,這些勢力明面上一副正派的形象,但背地裡或多或少都干過壞事,如果他們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忌憚或者貪婪,那麼自己的處境會很危險。

但現在不同了,他現在的名氣雖然不夠響亮,但用不了多久,整個流雲界的人都會知道自己,畢竟,玄兵可不是一般人能煉製的。

再有就是,他已經練成了二階七星劍陣,有了它的存在,任何一個宗門想要對付自己,都得做好被自己報復的準備。

所以,他現在才會同意幫他們煉製靈器。

至於玄兵,那還是算了,畢竟,以自己現在的實力,煉製玄兵還是有些勉強的,他不想為了那些跟自己不相干的人浪費太多的精力和時間。

「那真是可惜。」靈器雖然強大,但和玄兵比起來,那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了。

畢竟,玄兵可以當做傳世之寶,鎮壓宗門氣運,靈器即便是絕品級別,也只能用來提升一些實力而已。

但看吳塵那果決的態度,吳用他們也沒有逼迫,當然,他們也不敢逼迫吳塵。

因為從吳塵表現出來的手段來看,在不動用玄兵的情況下,他想要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是輕而易舉。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即便他們動用了玄兵,吳塵想殺他們的話,也是輕而易舉。

「這樣的話,我們凌雲閣煉製五件絕品靈器……」

「我們萬岳宗煉製六件絕品靈器……」

「風雲宗,四件……」

一時間幾大宗門紛紛下了訂單,不過卻是清一色的絕品靈器。

因為,極品靈器對他們這些歌宗門來說,卻並不是特別珍貴,他們的供奉煉器師也能夠煉製,雖然煉製的速度不快,但一年怎麼也能個幾件。

至於上品靈器,那更是不缺,也就絕品靈器對他們還有些吸引力。

「我紫微福地要煉製一百件上品靈器,五十件極品靈器和十件絕品靈器。」李輕語直接開口,一下就是一百六十件。

要知道,如此龐大的數字,可以說是紫微福地所有的庫存了,也就是說,李輕語準備把紫微福地的全部材料都拿出來讓吳塵煉製。

這個情況可是嚇了眾人一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