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奇老弟,把錢給了小兄弟!」

方正看到葉鋒答應,轉身對著身後的李文奇說了一句。

方正說話間,對李文奇也客氣了幾分,真武者的身份,去哪裡都是一方豪雄,李文奇肯屈居在他這裡,主要因為當年李文奇身受重傷,被他所救,只是受傷太重,即便治好了他,依舊留下暗疾,修為難以寸進,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李文奇自願在他這裡當了一個老僕。

當然,像是方正這樣的人,不缺僕人和追隨者,高級藥師的身份,是可以讓那些九階武者無條件追隨的。

李文奇自然知道這藥方的價值,所以什麼也沒有說,掏錢一疊子金票,交給了葉鋒。

交易完成,葉鋒背起他的東西,對著他們抱了抱拳轉身離開。

「小兄弟,等一等…..」

「方前輩,有事?」

「你背的是藥草?」

葉鋒剛走幾步,方正看到了葉鋒背著的藥草,看到這些藥草的時候,方正的心裡也是一驚,半米多高的藥材?這得長多少年?靈藥長上幾百年屬於正常,但這些普通的藥材長上幾百年,就算是他見到的也不多,這些藥材用作丹藥的輔葯,絕對能提高丹藥的品質。

「不錯!」

葉鋒心裡奇怪,但還是點頭應了一聲。

「你這草藥賣嗎?」

「呃,這些不賣!不過方前輩要買的話,以後有了可以賣!」聽到方正的話,葉鋒沉吟了片刻說道。

其實他奇怪方正買這些藥草幹什麼,一般只有丹師或者藥師才會買,難道他是丹藥師?

本來方正以為葉鋒是什麼大家族的子弟,畢竟十五歲的一階武者,肯定出自大家族,而大家族的人一般都聽說過他的名字,所以只報了名字,其餘的沒有說。

他本來還奇怪,葉鋒聽到他的名號,還有他的一個人情,居然沒有什麼反應,哪裡會知道葉鋒根本不知道方正這個名字代表的是什麼。

方正聞聽葉鋒的話,並不以為意,笑著開口,道:「呵呵,小葉兄弟,你這麼多藥草帶回去,無非也是賣,不如賣給我,畢竟咱們也算是熟人了,價錢方面絕對不會讓你吃虧,一千兩銀子一斤,怎麼樣?」

這樣的極品藥草,方正才不會相信葉鋒以後還能弄到,所以並沒有打算放過這些,葉鋒這一包估計有著百斤,這對他下次煉丹有很大的好處,再者,這些東西都是配藥的極品。

聽到方正的價格,葉鋒心裡也是一驚,沒有想到方正會給出這麼高的價格,他估算過藥草的價格,就算是極品,但由於都是普通藥材,五百兩一斤也就不錯了,沒想到方正直接給出了千兩的價格。

葉鋒心裡一驚,便恢復了平靜,道:「方前輩,實在不好意思,這些草藥我還有用,如果您想要的話,以後我採集到,給您送過去!」

價格再高,也沒有自身的實力重要,方正要是想要,他最多冒險去採集,但這些到手的他無論多少錢也不會賣掉。

「小葉兄弟,這些藥草都是極品,只有在丹藥師手中才能值錢,但我相信這蘭水郡內,不會有人比我給的價錢更高!」說到這裡的時候,方正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傲然。

「方前輩說的這些我明白,但這些東西我沒有打算賣!」

葉鋒自然明白方正說的是事實,如果能賣的話,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賣出去。

看到葉鋒一再拒絕,方正也不好說什麼了,畢竟他也是一個人物,如果是其他人的話,他要是說要草藥,恐怕想著辦法給他送來,而且一分錢不要,只為和他搞好關係。

「小葉兄弟既然不肯割愛那就算了,不過,我要告訴小葉兄弟的是,藥草這東西不比其他,不能亂用,否則可能要命!」

「多謝方前輩教誨,葉鋒明白!」

葉鋒自然知道方正說的是實話,這些東西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只是方正也是好心,所以他也十分客氣的道謝。

「好,既然如此,就罷了,如果你什麼時候想賣,可以把藥草帶到青霜城的天寶閣,這半年的時間我都會在那裡!」

葉鋒聞言,點了點頭,縱身離開了這裡。

「老爺,這葉鋒真是靈者?」等葉鋒離開后,李文奇才對著方正問道。

靈者太過稀少了,所以他對葉鋒是靈者的事情一直存有疑慮。

方正聞言,搖了搖頭,道:「我雖然說見過幾個靈者,但對靈者剛覺醒的樣子也不太清楚,回去找人問一問,不過我感覺這葉鋒有很大的幾率是靈者!」

李文奇聞聽方正的話后,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而是看向了葉鋒消失的方向。

靈者,他以前身為九階武者,卻沒有見過,可見這靈者的稀缺,有的宗門可能有靈者,但他連蘭水郡都沒有走出過,更別說進入宗門了。

「絕對是靈者!」

方正雖然沒有見過靈者覺醒,但此時,他心裡卻有一種強烈的感覺。 葉鋒離開這裡后,急速的向著家裡跑去。

「小鋒回來了,沒事吧!有沒有受傷!」葉鋒剛進門,凌婉蓉便走了過來,擔心的問起來。

其實也由不得她不擔心,此時的葉鋒,衣服破破爛爛,身上更是血跡斑斑,

「母親,我沒事,這血都是凶獸的!」看著凌婉蓉關心的眼神,葉鋒像是回到了前世,前世他母親在世的時候,每次放學回來,母親總是這樣噓寒問暖。

「小浩呢?」

「小浩去馬教頭家了…..」

葉鋒聞言便沒有再說什麼,葉浩這樣的天才,馬奎也比較喜歡,所以一般都會在早課過後,給葉浩開小灶。

馬奎雖然說只是一階武者巔峰,但是這麼多年下來,也掌握了幾門武技,葉鋒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小鋒,你先去休息,娘去做飯!」凌婉蓉看到葉鋒確實沒有受什麼傷,才長出了口氣說道。

葉鋒把一包鐵臂熊的肉交給母親后,回到了他的房間內。

「嘶…….六萬五千兩銀子!」

葉鋒回來的路上共經歷了四波截殺,因為時間關係,他並沒有仔細查看這些戰利品,沒有想到這些人材料不多,銀兩確實不少,只那個騙子攤主他們五個人就給貢獻了三萬兩銀子,其他那些人也貢獻了三萬多兩。

不但這些,還有方正買藥方給的一萬兩金票,這就是十萬兩銀子啊!

「呼……」看著放在一個包裹里的大包銀票,葉鋒也忍不住心裡有些激動,呼吸不由得一簇。

即是他前世站在了巔峰,也不得不感嘆這世界的變化有些太快了,一個多月前,他為了一百兩銀子去搏命,後來拼的性命得到兩千兩,而現在去了一趟天狼山脈的外圍居然帶回了十多萬兩銀子,甚至還有價值無量的靈藥和價值十數萬兩的草藥,這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

同樣,葉鋒心裡明白,錢都是小事,自身實力才是根本,因此,包裹里的那些靈藥,才是一切的基礎。

另外一堆東西,則是他從那些人身上搜刮而來的,有秘籍,還有一些他叫不上名字來的東西。

《狂風刀法》《三重浪》《靈犀指》《柔水勁》《金波功》《凌波步》《連珠箭》《斂息決》。

他從這些人身上一共搜出了八本秘籍,這些秘籍雖然都是初級秘籍,但卻正是他們最需要的。

尤其是當他看到那本《三重浪》的時候,葉鋒的心裡一動,這《三重浪》給他的印象十分深刻,如果不是他肉體強橫,絕對會飲恨在那個騙子攤主的掌下。

三重浪,水屬性的武技,第一重增加百分之二十的威力,第二重增加百分之五十的威力,第三重能夠增加百分百的威力。

而且這還只是說的普通修鍊,如果是水屬性體質的人,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更加強勁,第一重就能增加百分之五十威力,二重百分之百,三重百分之一百五。

這個世界秘籍稀缺,能有多少符合本身屬性的秘籍讓選呢?因此,一般有了秘籍就會修行,威力差點也沒有關係,總比沒有任何加成要強。

《靈犀指》和《狂風刀法》葉鋒看了,也有不少的作用,至於《金波功》和《柔水勁》,是成為武者后修行的功法,一般相對應體質的人修行,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但如果體質不對應,不但不能增加修行速度,如果相剋的話,還會減緩這種修行速度。

像是他們這種平民根本就找不到測試身體屬性的方法。據說一些大的宗門和家族都能測試,也不知道真假,葉鋒也沒有見到過。

至於《凌波步》則比寸步差上不少,所以葉鋒直接放到了一旁,而《連珠箭》《斂息決》則被他收了起來,這兩本秘籍都是他最需要的。

其他的東西,葉鋒都叫不出名字來,不過,一個不知道什麼材料的牌子卻引起了他的注意,牌子巴掌大小,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上邊畫著一個狼頭和寫著一個天字,其他的特徵也沒有。

這塊牌子看著十分平凡,但葉鋒心底卻感覺這個牌子不平凡,只是哪裡不平凡他也說不上來,只是一種感覺。

葉鋒十分相信他的感覺,因此,沒有任何猶豫把這個牌子收了起來。

葉鋒把所有的東西,都裝到了一個箱子,放到了他的床下邊,然後思索怎麼利用這些靈藥來。

突然,葉鋒的腦中,靈光一閃,他不會煉丹,也沒有見過,但是他可以煉藥啊!想到這裡,他趕緊出門,來到青山鎮的雜貨鋪,買了一堆瓷瓶,依照葉鋒現在的實力和腳程,半個時辰他便從青山鎮趕了回來。

「娘親,我聽村裡人說大哥回來了嗎?」

葉鋒正在屋裡收拾東西的時候,聽到門外傳來弟弟葉浩的說話聲。

「小浩!回來了……」

聽到說話聲后,葉鋒也從房間走了出來。

「大哥,你回來了,歷練沒有遇到危險吧!」看到葉鋒出來,葉浩圍著他轉了幾圈后問道。

「沒事,我沒有深入,只是在外圍轉了轉!」看著葉浩擔心的樣子,葉鋒笑了笑說道。

聞聽葉鋒的話,葉浩長出了一口氣,葉鋒的實力只是在外圍轉的話,並沒有多少危險。

其實他哪裡知道,葉鋒說的外圍和他所想的外圍並不是一個地方,在他們這些人心中,挨著他們村子附近的山脈就算是外圍,這些地方野獸橫行,很難碰到凶獸,即便有也都是一階凶獸,而葉鋒所說的外圍則是天狼山脈的外圍,那裡野獸凶獸橫行,即便在裡邊碰到一隻高階凶獸也沒有什麼意外。

甚至深入外圍的話,九階凶獸也不在少數。

葉鋒自然明白葉浩誤會了,不過他並沒有解釋,免得他們擔心。

「母親,這是我配製的一些調料,以後做肉的時候放點,味道非常好!」

葉鋒跟葉浩說完話,便從包里拿出一大包的材料,交給了凌婉蓉。

他配製的調料都是藥材,能緩慢改善一個人的體質,這正是他母親所需要的,凌婉蓉才三十多歲,但容貌已經好似四十多,身體更是因為這些年營養**,已經很差,而這個調料正好可以改善這種情況。

「好!你們兄弟倆去屋裡等吧!」接過葉鋒遞過來的包裹,凌婉蓉對著他們說了一句。

「母親,這是什麼肉這麼香呢?」

等凌婉蓉端著飯菜走進來的時候,葉浩頓時驚呼了一聲。

凌婉蓉剛進屋,葉浩就聞到一股撲鼻的香味,讓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幾口唾沫。

「熊肉!」凌婉蓉心裡也十分震撼,這肉是她做的,在做好這肉的時候,還沒什麼,但當她放上調料的時候,這股香氣頓時飄了出來,讓她也不由得咽了幾口唾沫。

凌婉蓉說完,看了葉鋒一眼,她心裡明白這是葉鋒給的調料的功勞。

「香就多吃一點!」葉鋒看到弟弟的樣子后,從碗里拿出一塊肉放到了葉浩的碗中。

「好吃,真好吃!這肉里好濃郁的靈力,這暴力棕熊恐怕快到凶獸級別了吧!」葉浩畢竟只有十歲,聞著這香味早就等不及了,因此,沒有任何猶豫,拿起熊肉吃了起來。

「呵呵,是啊!」葉鋒並沒有過多的解釋,怕他們擔心。

暴力棕熊和鐵臂熊都是熊,但實力卻是天差地別,鐵臂熊作為一階凶獸中力量的佼佼者,它自己一個就能滅殺暴力棕熊一群,只是葉浩他們沒有吃出來,他自然也不會去過多解釋。

凌婉蓉也沒有再說什麼,跟著吃了起來。

葉鋒看著母親和弟弟大口吃肉的樣子,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以前家裡別說凶獸肉了,就是野獸肉都很少吃到,現在卻都能吃上凶獸肉了,而且只要他在一天,他就絕不會再讓母親和弟弟受苦。

晚上,葉飛看著放在面前的一株靈元草和一株血靈草,陷入了沉思之中。

最後,葉鋒拿起靈元草,把血靈草收了起來,他今天上午提升的太猛,需要鞏固一下,所以靈力葯可以暫時押后,凝氣葯現在就能用了。

葉鋒拿著靈元草,又把其餘的草藥拿出來一些,葉鋒研究過凝氣丹的丹方,這普通的草藥就算是極品,一次也得放入幾斤來配藥。

葉鋒在院里生火,就用今天下午新買的大鍋。

人家煉丹用的丹爐,但他不會煉丹,何況青山鎮這裡也沒有丹爐賣,他只能買了一個大鍋回來。 親們,三江票啊!!!求三江票!!!!

用鍋製作凝氣丹他可是開天闢地頭一份。

好在他不是煉丹,他是熬藥,煉丹是除了方子外,火候和丹爐也非常重要,但是熬藥卻不同,他雖然說對火候有一定的要求,但並不是太高,他需要的是藥物的配比,這才是最為關鍵的。

葉鋒往鍋里加上水,開始生火準備起來。

「哥,你在幹什麼?」

「是啊!小鋒,你在弄什麼?」

葉鋒在院子里生火,自然引起了屋裡凌婉蓉和葉浩的注意。

「這次出去,碰到了一個丹藥師,他說我有丹藥師的天賦,便傳授給我一些東西,我煉製一點凝氣丹試試手!」

現在葉鋒對他的實力有了一定的信心,所以一些小事情,他也不再隱瞞,這樣的事情家人早晚會知道,他完全可以找到理由解釋。

「嘶!!丹藥師?」

聽到葉鋒的話后,凌婉蓉和葉浩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驚呼起來。

丹藥師,天藍國最為尊貴的一個職業,他們村裡的林原,以前就跟著一個丹藥師做過一段時間的丹童,但回到牛角村后,卻還有著超然的地位,就算是這樣,其他的村子也都是羨慕不已。

現在葉鋒竟然有丹藥師天賦?想到這裡,凌婉蓉雙手合十,嘴裡不斷的念叨起來,如果葉鋒真有丹藥師天賦,哪怕就算是給一個丹藥師當丹童,她以後也就不用給大兒子操心了。

葉浩也沒有想到大哥沒有修鍊的天賦卻有丹藥師的天賦,一個丹藥師可比武修強多了,此時,他心裡只有興奮,為大哥有丹藥師天賦感到高興。

葉鋒對著兩人點了點頭,看到鍋里的水已經熱了,便不再說話,一樣一樣的往鍋里放起了藥草。

凌婉蓉和葉浩看到葉鋒的樣子,誰也不再說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打攪到葉鋒,他們雖然說誰都沒有見過丹藥師煉丹,但卻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受到一丁點兒打擾。

葉鋒一樣一樣的把藥草放了進去,等他把所有的藥草放了一遍后,把靈元草也放了進去,直到鍋里的水開了,然後再次開始放入這些極品草藥。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幾個時辰很快過去,葉鋒看到鍋里的藥水只剩下一碗左右,便趕緊把火熄滅,用瓷瓶把這藥水裝了起來,別看只有一碗葯,但卻足足裝了二十瓶。

凌婉蓉和葉浩兩人,一直站在院子中,看著葉鋒煉藥,一句話也不敢說。

「小鋒別灰心,哪有第一次煉藥就能練成的,就算是那些高級丹藥師,也得失敗幾次吧!」

「是啊!大哥,我也聽說,丹藥師煉丹十次,能成功一兩次都是萬幸,咱們才煉製了一次,沒事,明天晚上繼續!」

此時,兩人看到葉鋒的鍋里只剩下一碗黑乎乎的藥水后,安慰起葉鋒來。

重生之銀河巨 他們沒有見過煉丹,卻也知道,丹藥是用丹爐煉製,而葉鋒只用了一口大鍋,甚至到了最後,那裡有什麼丹藥?只有一碗藥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