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軒,我現在不想回酒店,能麻煩你帶回家一趟嗎?」

「可以是可以,但你家在什麼地方我不知道啊。」

「沒事,你只要向南方飛就行。」

大概能想到樂傑為何現在要回家,因此胡文軒並沒有開口詢問,只是默默的全速向器靈大陸南方飛去。

……

聖人離開,這麼大動靜之後判斷今晚不會再出現打曉光主意之人,李莉也就強行扶住自稱沒事、嘴角卻留下鮮血的夕夜向房間走去。

「莉莉學姐,這麼久才出現你到底去什麼地方了?」

「沒什麼,你一遇到危險我就想要出手可看到熟悉的火焰就四處尋找了一下火焰的主人。」

「那麼你找到了嗎?」

「沒有,在酒店發現了氣息等到追到飛鳥城外的時候就完全失去了氣息,讓他給跑了。」

聽到李莉的回答,心中對火焰主人很感興趣的夕夜也很失落。

「那你有看到他的長什麼樣子嗎?」

「沒有,要是我能看到他的身影,我一定能把他給抓到。」

看著李莉忿忿不平的模樣,夕夜明白她不僅是為了洗刷被擺脫的屈辱,更是為了想要確認火焰主人是不是曾經消失在『天誅』中的同伴。

「夕夜,你沒事吧?」

「傷勢重不重?」

純白空間漩渦中白雪和貓兒跳出來,夕夜也就失去了開口安慰裝作堅強的李莉的機會。

「沒事,不過是自己給了自己一拳,休息一下就能恢復到最佳狀態。」

為了讓夕夜向兩位擔心自己的妹妹證明,李莉配合的放開扶住夕夜的手。

「你們不用擔心……」

特意的跳了一下,可雙腳還沒落回地面夕夜視線就變得一片漆黑,意識瞬間飛離了**。

李莉、白雪、貓兒三者迅速做出反應,可在三者任何一個觸碰到夕夜身體之前他的身體先一步幻化為金光粒子,在倒到地面之前消失不見。

「老師。」

「「母親。」」

極度同步的三位少女,白雪開啟純白空間漩渦瞬間回到屬於夕夜的房間。

整潔的卧室之內,金光女子靜靜地坐在床邊守護著一臉痛苦之色的夕夜。

「老師,夕夜的情況怎麼樣?」

【我也不太清楚,雖然大概能明白夕夜被動了什麼手腳、中了什麼招式,可現在的我沒有辦法出手】(未完待續。) 確實要是寧英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肯定早就動手了也不會就這麼靜靜的守著夕夜。

「我有辦法……」

自告奮勇的貓兒無視寧英兒和李莉的異樣目光,快速扒光了夕夜的上衣。

【貓兒,我可不記得把你教成一個壞孩子】

「真大膽……」

無視背後傳來的平常情況下早就讓自己害羞致死的發言,可貓兒還是毫不客氣的用手按上夕夜那與少女相比也不落下風的嬌嫩胸膛肌膚。

【歸屬於所羅門智慧下七十二魔神中宣告過去和未來的古老魔神,此刻相應吾之召喚現身吧——瓦沙克】

並非是貓兒力量釋放的漆黑之光,夕夜光滑的胸膛中央無視顯現出充滿智慧之力的神聖五芒星。

而在這五芒星中出現的魔神,臉長的如同一個倒三角形的頭蓋骨,延伸到下顎的兩眼泛著灰白色光芒表示其眼盲的事實。與之前的阿加雷斯不同這次瓦沙克無視可能對器靈大陸封印造成的破壞,以更加具有力量的身軀透過五芒星降臨在凡間。

【不知現在能否以神之名來稱呼?】

身為魔神,瓦沙克卻意想不到的遵守禮儀。

【不可,神系還未重新建立的現在那個名字只會引來神明的討伐。以寧英兒來稱呼我即可】

對方彬彬有禮,寧英兒自然也不會失了禮儀。

等到瓦沙克和白雪、貓兒甚至李莉都認識一遍之後,幫助夕夜整理好服飾的寧英兒終於也開始詢問正事。

【七十二魔神可有辦法幫助夕夜】

【有,在貓兒閣下召喚我之前,七十二魔神一直在努力著幫助夕夜公子留住靈魂。雖說由於器靈大陸的封印緣故,無法直接喚醒夕夜公子就是】

說著為了表達歉意,瓦沙克特意向寧英兒俯身道歉。

【靈魂?難道不是有人惡意封印了夕夜神明部分?】

【真是十分抱歉。為了保護夕夜公子他的神明力量是我等封印的,畢竟惡毒之人使用的方法是夕夜公子的力量越強他們對靈魂的吸引力就越強】

沒有感覺到寧英兒的怒氣,瓦沙克也就繼續說了下去。

【現在既然我已經準備好足夠的力量再配合上正在神界努力的其他七十二魔神,只要給一點時間我等定然能幫助夕夜公子恢復到完好如初的狀態】

來自於神明的保證,寧英兒自然相信乖乖地離開了夕夜的床邊,靜坐到卧室一旁的沙發上和李莉、白雪、貓兒一同等待。

……

夜晚降臨整個天空被閃亮星辰點綴。可由金屬鑄建而成的城市卻是名副其實的不夜城,人造光芒包裹的城市在遠處地下人類眼中宛如星空出出現第二個圓月。

「即便是參觀過,但每次見都像是第一次,感覺超科幻超壯觀的。」

散發著貴族氣質的男子,此刻卻不顧形象的表達著內心的興奮,好在除開身後一直陪伴自己的貼身護衛外,周圍並沒有其他人的氣息。

「咳咳~」

忠心護衛為保護主人形象的完美提醒,下一瞬間真紅色火焰憑空燃起。

「參見紅炎聖人——」

「擁有寶具的亞瑟公子,你若真心尊敬我以學院長稱呼即可。聖人什麼的現在對我來說和恥辱沒有兩樣。」

表面上看上去精神奕奕的紅髮老者,但亞瑟能夠察覺出來老人精神方面的虛弱。

「果然勉強維持住聖光不分裂很吃力嗎?」

「唉~,之前由師兄領導的時候聖光內老一代的家族、長老就一直想讓師兄恢復聖光世外桃源的地位,迫於師兄的實力和在聖光學院內的勢力他們一直隱忍,現在師兄被他們趕走,再加上聖光城在天誅下毀滅,聖光搬回到聖光山脈深處他們現在根本不聽我這個代理學院長的命令。」

兩年間經常見面跨越年齡差距而成為友人的老人,盡情地向亞瑟訴說著煩惱。

「兩年前看在與師兄情誼而待當學院長老之位長老們。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強硬手段才讓聖光的老傢伙們同意這屆器靈師大賽的舉辦,現在長老已經陸陸續續的離開。真不知道器靈師大賽后該怎麼辦才能維持現在聖光在大陸上的地位?要是萬一真的要恢復成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幻靈肯定會撕破與聖光的古老盟約?事情發生到那種程度,聖光真的危險了……」

熟絡之後每次見面老人都是差不多的訴苦內容,但為了能分擔真心相交的朋友,亞瑟每次都認真的傾聽溫柔的安慰。

月關星辰之下,數十分鐘傾心交談紅髮老者王正君、聖光學院的王老終於想起正事。

「最近那個小子怎麼樣?」

「他去看了你們一族的秘寶。雖然沒能取回來,但也得到相當強大的力量。認真起來的話,我和你應該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樣啊……」

聽到心中擔憂之人現在實力強大,明白『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個道理更見證了許多這個事實的王老露出滄悲之色。

「跟我來吧……」

日常見面寒暄完成,王老也從台階上起身為亞瑟和他的守衛向天空之城的深處走去。

「這次是最後一批的靈器裝備了。明天開始天空之城將正式啟程向飛鳥城趕去。」

「真是捨不得。明明是足以引領未來數百年器靈大陸靈器文明的天空之城,根本建造用處竟然只是為了給即將到來器靈大陸的來客準備的墳墓。」

「不,算不上墳墓。只能算是囚禁『天災』的臨時牢房而已。」

投入眾多心血、財力、勞力與智慧的結晶,要是這兩位非建造參與者的惋惜被曙光的鑄靈師們聽到,天空之城肯定會變成不舍哭泣的海洋。

「你們兩個應該是從飛鳥城過來的,怎麼樣聖光放任大陸勢力們進行人才掠奪,有沒有吸引出一些早已蠢蠢欲動的大型勢力?」

為了避免在到達目的地前的時光變成無聊時間,王老也開始暢所欲言的閑聊了起來。

「大型勢力現在到還沒有出頭,到是有一個超大型頂級勢力開始向夕夜伸出了貪婪之手。您允許這種計劃通過,難道就不擔心夕夜,還有那些孩子出什麼意外嗎?」

「作為大陸上配得上天才稱號的孩子,讓他們早點認識到自己是多麼搶手的存在,一方面可以讓他們今後不會小看自己被一些人的花言巧語欺騙,另一方面有天賦開花之人在他們面前盡情地展現實力也能夠激發競爭意識。至於夕夜和孩子們的安全,師兄作為計劃的提倡者肯定考慮出完美的防禦保護策略。」

向著北方投去懷念的時光,可王老不知道是『人才掠奪』計劃的提倡者整個努力的保持冷靜,不讓自己的急躁散發出的炙熱光芒破壞萬劍的生態。

原本是為了儘可能的吸引出大陸上對曉光和其他有天賦的孩子有歹心的勢力,好早加防範可超乎葉辰預料的是,第一個夜晚剛開始夕夜就在敵人不知名的偷襲中倒下了。

再怎麼急躁也無法親自動手去向偷襲夕夜之人下達葉辰『光輝劍神』的『天誅』,葉辰只好生著悶氣向沉睡在器靈大陸大地深處的眷屬傳達新的命令。

……

【果然是招魂幡,難道區區凡塵中擁有和七十二魔神向抗衡的力量】

晨曦透過窗口薄紗射進房間內,手握滿是不祥氣息寶具的瓦沙克,收回力量讓夕夜從空中緩緩降下。

【招魂幡?那不是說中華】

差點說出神明間的禁忌,寧英兒緊急閉上了嘴。

【正是,要不是寶具之後神系的強大,我等七十二魔神也不用和凡間仙人消耗這麼多的時間來奪回夕夜公子的靈魂】

雖然寧英兒沒能把話說具體,但同為神明的瓦沙克早已知曉她沒能說出口的話。

【現在夕夜是不是就徹底沒事了?】

【不好說,雖然夕夜公子現在已經恢復最佳身體狀態。可畢竟這個乃是正品寄託神明許可權的寶具,而且並非屬於我等的神系,需要讓我帶回去找寶具所屬神系的舊友幫忙分析出神明許可權的真面目才能確定】

謹慎的發言,足以看出對於瓦沙克它們七十二魔神來說夕夜的重要性。

【這樣的話夕夜是不是也無法參加這次的器靈師大賽?】

【不用擔心寧英兒閣下,我擔心只是招魂幡讓夕夜公子在面對神明時有危險,但如果是像人類的這種盛會,依靠夕夜公子現在的人類實力可以很輕鬆的享受】

聽到瓦沙克的話,寧英兒也撤回了帶夕夜會傲雪峰的準備。

【夕夜公子要醒了,我也該回去了。為了避免夕夜公子心中出現瑕疵滋生魔障,請不要告訴他有關招魂幡的事情】

身軀化為漆黑霧氣,夕夜胸口的五芒星相呼應的釋放神聖智慧之光為瓦沙克打開返回七十二魔神世界的大門。

「媽媽?」

失去意識之前的最後記憶,夕夜蘇醒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著那帶給自己溫暖的身影。

「不要急,我一直都在的。」

溫柔的摸頭殺,夕夜心中的不安瞬間全部消失。(未完待續。)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夕夜、夕夜……」

敲門聲再加上熟悉的呼喚,迴響起數日之前聲音主人對自己的告白,夕夜內心的興奮瞬間變成害羞,一時間竟然不敢在寧英兒面前去開門。

【莉莉,你去幫祈蝶開門吧】

「好。」

得到老師的命令,李莉也不好意思繼續等著捉弄夕夜。

【祈蝶可是不錯的姑娘天賦極高,還和你同為救世之劍計劃中不可缺少的人,擁有一直陪伴在你身邊的資格】

「誒~」

意想不到的一擊,夕夜瞬間小臉通紅的低下了頭。

「媽媽,你已經知道了嗎?」

【嗯~,不光是我。就連小亮、小月、小良、小天他們幾個,還有傲劍山莊的大家也知道了。不要欺負祈蝶哦,不然小亮要是教訓你的話我可不會幫忙攔他的】

寧英兒將祈蝶認定為兒媳婦的語氣,還沒正式對祈蝶告白回應的夕夜有一種既成事實的錯覺。

「莉莉姐?你為什麼也會在夕夜的房間?」

「吃醋的模樣好可愛,今晚我可以把位置讓給你,讓你也體驗一下小兩口的恩愛膩歪時光。」

徹底被李莉捉弄了明白這個事實,原本就沒有懷疑李莉的祈蝶,小臉通紅到快要滴血的程度。

【好了,莉莉不要捉弄小蝶了。她可是來為申悅幾個孩子搬救兵的】

從房間深處傳來的聲音,想起正事的祈蝶快步衝進夕夜的房間。

「寧英兒閣下……」

聖光學院教義不論事情多緊急面對前輩、長者的禮儀不能忽視。

【小蝶,你不用這麼見外的直接稱呼我為媽媽就好】

「你在說什麼呢?不管怎樣都太著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