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文小子!!!」

「嗷!!!」

撕心裂肺的聲音,幾乎是從嘯天等人嘴裡同一時間傳出的。與他們撕心裂肺的悲壯聲相比,還有著格格不入的大笑聲。

「哈哈!!!」

暢快的笑聲,從葉奈香的嘴裡傳出,這是她從出現到現在,第一次如此暢快的大笑。

除去了易文,她算是了卻了一樁心愿。

可是,葉奈香的笑聲並沒有持續太久,心裡的暢快還未徹底的表達出來,笑聲便戛然而止。

因為……她感覺到了易文的氣息並沒有消失。

這就意味著,自己蓄力的一擊,並沒有達到理想當中的效果!

「不可能!!!」笑容僵在了臉上,葉奈香的心裡是百般的不信。

「不用著急,易文小子的氣息還在!」嘯天大喜道。

鬼姬沒有說話,但心裡也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我就說嘛,師尊怎麼可能那麼不禁打。」藍蝴蝶臉上還帶著淚痕,感受到易文的氣息還在自后,立馬綻放出了笑容。

勁風刮過,塵煙被吹散,只見易文所在的位置,一塊漆黑如墨,七尺高兩尺寬的石碑,擋在了易文的身前。

七尺的高度,與易文相比起來並沒有差距多少,擋在易文的身前剛好合適。

葉奈香的聖器月輪,確實命中了,但是,它卻沒有命中目標,而是命中了擋在易文身前的石碑。

月輪狠狠的砍在石碑之上,根本沒有傷到石碑半點,連白痕都沒有在石碑上面留下。

石碑,正是禁錮魔碑!

當時眼見自己已經無法做出閃躲,易文頓時想到了禁錮魔碑,故而快速從儲物戒指內部取出,聳立在了自己的身前。

聖器很強大沒錯,可禁錮魔碑那是實實在在的仙器,易文不相信一件聖器能夠將仙器給毀去。

果不其然,禁錮魔碑取出之後,成功的將月輪給擋下了!

「好小子!居然在這個時候想到了禁錮魔碑,腦子真是靈活,跟嘯天爺爺我有得一拼了。」嘯天開口說道。

嘯天的話,惹來了旁邊三對白眼。

「這是什麼東西!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居然能夠擋住我的月輪!」葉奈香目光落在了易文身前的禁錮魔碑之上,眼中有著震驚的光芒。

對於自己的月輪,攻擊有多強,葉奈香心裡再清楚不過,然而現在,居然連一道白痕都沒有在石碑上面留下。

這讓她又是震驚,又是不敢相信,同時,還有著對禁錮魔碑深深的好奇!

「此物非同小可,如果得到了此物,說不定能夠讓我化解眼前獸靈坊所面臨的危機!」葉奈香也是識貨之人,雖然不知道禁錮魔碑是何物,但是能夠擋住自己一擊,連白痕都沒有留下,這樣的物品,必定是珍寶!

這一刻,葉奈香的心裡不僅僅只有要斬殺易文了,還要得到禁錮魔碑。

月輪的攻擊被禁錮魔碑擋下,其之上,龐大的靈力雖然消耗了大量,但是,所剩下的靈力也是龐大的!

泰山符的效果還未過去,趁著易文還不能移動,葉奈香屈指一點,月輪再次衝天而起,從另一個方向對著易文斬殺了過去!

「叮!!!」

月輪還未靠近易文,又是一塊禁錮魔碑出現在了易文的另一旁,攻擊,再次被禁錮魔碑擋下。

「還有!」葉奈香心裡震撼,這樣詭異的石碑,她本以為易文有一塊就已經是天大的氣運了,沒有想到,他根本就不止一塊!

並沒有死心的葉奈香,只好控制著月輪再次改變方向。

「叮叮!!!」

脆響聲響起,葉奈香一連改變了兩個方向,都被禁錮魔碑給擋了下來。

此時看向易文,只見易文的四周,剛好被四塊禁錮魔碑封得嚴嚴實實!(未完待續) 「這些問題,我們已經注意到了,天宮也一直在努力,相信過不了多久,我會改變這個局面的。」葉皓軒說。

「那就好。」邵清盈微微的點點頭,她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道:「我發現,我還是格局不夠,早在世界改變之前,我就嗅到了一點苗頭了,可惜,還是沒能改變這個局面。」

「你要管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畢竟你的是人腦,不是機器。」葉皓軒笑了笑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有你的肯定,我覺得似乎也不是那麼沮喪了。」邵清盈哈哈一笑道。

「老闆,於家的那位大少找你。」神主來了一個電話。

「於家,於風?」葉皓軒的眉頭微微一皺道:「他找我幹什麼?」

「不太清楚,不過這傢伙,似乎是有點小心機。」神主微微一笑道:「他說他有重要的消息告訴你。」

「行,你讓他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回去。」葉皓軒點頭。

「於天王的孩子?」邵清盈問。

「對,於天王的孩子。」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他算是老大吧,上一次被他老子教訓的不輕,不知道這一次是想耍什麼花樣。」

「以我之見,他可未必是在耍花樣的。」邵清盈笑了笑道。

「哦,怎麼說?」葉皓軒問。

「直覺,你回去看看吧,說不定他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呢。」

「好,那我先回去了。」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回頭在來找你。」

從邵氏出來,葉皓軒一路開快車,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有些納悶,按理說,自己導致那傢伙挨揍,又關了那麼多天的禁閉,他應該是恨自己才對的,為什麼他又反過來找自己?難不成他是被揍傻了嗎?

於風倒是不傻,今天他又和自己的幾位弟弟妹妹吵了一架,他們幾個還是說自己慫,他們要和跋奕繼續搞葉皓軒,和葉皓軒不死不休。

於風懶得和他們一般見識,他過來找葉皓軒,心裡自然有自己的小九九。

「葉先生。」看到了葉皓軒,於風恭恭敬敬的一拱手,微微的一躬身。

「為什麼這麼客氣?」葉皓軒有些納悶的看著於風,這傢伙看起來也正常啊,難不成他被他老子揍的那一頓給揍傻了?

「葉先生,自從上一次的教訓之後,我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於風微微的低下頭,他慚愧的說:「身為神裔,我本來是有責任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的。」

「但是我和我的一眾妹妹弟弟們,一直在惹麻煩,所以我痛定思痛,覺得以後是要改變一下了。」於風說。

「你就直說吧,你想幹什麼?」葉皓軒的眉頭皺了皺,這傢伙這麼客氣,反而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本來這傢伙的年紀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紀,在加上自己天生神力,又有他老子於天王護著,他不囂張誰囂張?

但是這傢伙說他悔悟了,葉皓軒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他的話的,就關了幾天,揍一頓,就能改變一個人的性情?這是在開玩笑吧。

「我想與他們不一樣。」於風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葉皓軒。

「哦,我似乎是明白了。」葉皓軒點點頭道:「從你的臉上,我看到了野心兩個字,呵呵,只是你這麼小的年紀,就玩權謀,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你的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於風笑了笑道:「而且你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是獨檔一面的人了,我覺得我這個時候去玩些權謀,也不太早。」

「你和我不能比。」葉皓軒搖搖頭道:「我只是為了生存下去,所以我跟前的一切,必須被清空,而你不一樣。」

「你現在有很好的家世,有很好的條件,所以你沒有必要一頭扎權謀裡面去。」

「你是為了生存下去,我又何嘗不是呢?」於風笑了,他悠悠的說:「你只看到了我的表面,卻不知道我所要面臨的事情。」

「我們兄妹四個人,雖然同樣具有天賦,但是能真正繼承我父親神力衣缽的,卻只有一個人,你覺得,我父親會選誰呢?」

「哦,你說這個?」葉皓軒恍然大悟,他微微的點點頭道:「你這麼說,我似乎是明白了,所以呢,你想怎麼做?從你們兄妹四個當中,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嗎?」

「不然,我還有別的選擇嗎?」於風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道:「葉先生,謝謝你打醒了我,其實我早該清醒的,我已經不是小孩了。」

「他們幾人,現在還沒有想那麼多,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要面臨什麼。」於風說:「但是我明白了,我覺醒了,既然我想到了,那我就勢在必得,不能給他們一絲喘息的機會。」

「你想的或許太多了吧。」葉皓軒笑了笑道:「也許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

「哈哈,葉先生,我自己現在面臨的是什麼處境,我自己心裡有數。」於風笑了,他笑的有些苦澀:「我父親的神力,只能有一個人繼承,而也只有一個人,才有可能覺醒雷神之力,成為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你有危機感,對嗎?」葉皓軒問。

「對,所以我有危機感,畢竟我們兄妹四個人,而我也知道,父親最喜歡的人是於電,如果不出意外,他沒能覺醒以後,神力會傳承給於電。」

「可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是你繼承了神力,你也未必能覺醒呢?」葉皓軒瞥了一眼於風,他覺得這傢伙想事情有些太簡單了。

「我當然想過。」於風笑了笑道:「但是不管怎麼說,那樣至少能讓我生活在希望當中,如果我得不到神力,那我是真的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而且就算是我得到神力以後不覺醒,那於家的大權,也是掌控在我手中的,而這個世界,弱肉強食才是唯一的法則。」

「你的意思是,如果有朝一日,你繼承神力,你會清除你的弟弟們嗎?」葉皓軒問。 上方是泰山符,四周已經被禁錮魔碑嚴實的護住,葉奈香一時間控制的月輪,竟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四塊!一模一樣的四塊!怎麼會有這麼多!」葉奈香的心裡無比的驚訝,其臉色,也因為久攻不下,變得難看了起來。

泰山符的效果已經快速的減弱起來,這種符篆雖說厲害,可是能夠持續的時間是很短暫的,不然的話,厲害的制符師那幾乎無敵了。

而月輪,葉奈香其之前儲蓄在裡面的靈力,經過四次的兇猛攻擊,也消耗得七七八八,靈力波動不再強烈。

面色越加蒼白的葉奈香,對於眼前的易文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泰山符的威力變得越來越弱,易文的身體也開始恢復了活動的能力,身上的壓力頓時減少。那身體上因為泰山符的巨力而裂開的口子,也開始快速的癒合了起來。

易筋期,身體恢復能力遠不是凝血能比的。

;.

經過之前的攻擊,易文知道,如今的葉奈香已經成為了強弩之末,是時候該輪到自己反擊了。

霸體訣施展而出,葉奈香的瞳孔一縮,她明顯感覺到了易文的氣息正在暴漲著。

本是元嬰後期的修為,竟然一口氣提升到了化神初期!

緊接著,地面兇猛燃燒的地煞凶焰,突然快速凝聚了起來,化作了一條巨大的黑色巨蟒,朝著天空的葉奈香纏繞而去!

地面的妖獸,已經沒有幾隻活口了。被地煞凶焰控制之後,相互之間殘殺。只管攻擊不管防禦,哪裡還能活下來幾隻。

除去了這些妖獸。易文當然要控制地煞凶焰對付葉奈香這個巨頭了。

面對來襲的地煞凶焰,葉奈香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她是親眼看見地煞凶焰破去了自己的獸靈術,並且讓大量的妖獸自相殘殺,最後死得七七八八。

眼下自己狀態極差,她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地煞凶焰靠近自己。

沒有與地煞凶焰硬碰,因為她知道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所剩不多了,再與異火硬碰起來,只會消耗更多的靈力。

並且。這靈力消耗了,還極其的沒有價值。

她要以自己最後僅剩的靈力,再次伺機斬殺易文!

一邊躲避著地煞凶焰幻化而成的黑色巨蟒,一邊朝著易文位置所在的上方慢慢靠近!

既然四方沒有辦法攻擊到易文,那麼,就從易文的上方發起攻擊!

受了如此重的傷,普通的修士定然是早就想辦法撤走了,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緊,可葉奈香要斬殺易文的信念太過強烈了。已經強烈到哪怕是最後自己隕落,也要達到斬殺易文的地步。

故而,她沒有想過該如何逃走,她所想的。便是如何取走易文的性命。

如今的她,完全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一邊躲避,一邊移動。幾個呼吸間的工夫,葉奈香便出現在了易文的頭頂上方。朝著下方看去,泰山符已經變得極其的暗淡。力量馬上就要徹底的耗盡了!

「就是這個時候!」葉奈香雙目一眯,身形閃動,躲過了巨蟒的纏繞,體內僅剩的靈力以飛快的速度注入進了月輪之中。

那之前本是因為沒有靈力的供給而變得稍微略顯暗淡的月輪,再此時,再次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

「噗!!!」

一口精血,從葉奈香的嘴裡噴出,噴洒在了月輪之上,有了精血的加持,月輪的氣息又增強的幾分,淡淡的血光,縈繞在月輪的身上。

「去死吧!!!」嘴裡傳出了一聲冷喝,葉奈香就要出手。

可就在這個時候,身側一道靈光快速的襲來,速度極快,當葉奈香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靈光準確的命中了葉奈香的丹田!

並不是葉奈香大意,而是因為靈光的速度簡直太快了,她只聽聞到破空聲響起,下一剎那,丹田處便傳來了一陣劇痛!

手中的月輪還沒有施展而出,葉奈香目光獃滯的看向了自己丹田所在位置。

那裡,一支靈力長箭,正插在自己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靈光。

這一箭,居然是來自下方的鬼姬!

當易文撤走了地面熊熊燃燒的地煞凶焰時,嘯天也把自己的禁制撤去了,鬼姬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瘋狂的往自己的長弓當中注入靈力。

然後,對葉奈香來了這麼一箭!

嘴裡傳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葉奈香身軀一震,插入身體的靈力箭支被震散,化做靈光消散,鮮血,從傷口處流出。

緊接著,嘯天、藍蝴蝶以及小白,攻擊也是先後朝著葉奈香所在的位置落下,這就導致葉奈香不得不停止對易文發出攻擊。

當葉奈香應付著找他等人的攻擊時,下方,突然傳來了強烈的靈力波動。

「轟!!!」

巨響聲之下,那已經靈力僅剩的泰山符,被狂暴的靈力衝破,寬大的石封劍帶著漆黑如墨的地煞凶焰朝著葉奈香快速襲去!

一時間,所有的攻擊都對準了葉奈香,讓本就靈力耗盡的她,變得有些招架不住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