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你們偷偷潛入萊雅帝國,還好意思說什麼無恥?」艾琳娜哼了一聲,雖然夾在怪物慘叫聲中有點干擾,但在場的都是高階武者,還能聽清楚她的意思表達:「即便無恥,又怎麼樣?史書只會記載勝利者的豐功偉績,失敗者只會被記載為奸詐小人。你們放心好了,今天之後,史書上只會書寫我浴血奮戰,拚死斬殺十八個龍之谷入侵的怪物。」

地龍聽到史書如何記載的評價,心中倒是深以為然。

怪物們可完全不服氣。但混亂中所有動作都是徒勞。此刻,蛇族的乾燥蛻皮悲劇開始上演。

血淋淋的裡層稚嫩蛇身開始在乾燥破裂的原蛇皮中展露,很快也在嚴重失水。血淋淋的皮膚很快開始變得褐色,逐漸失去知覺,倒也令他們好受一些。

但眼看著自己的身軀變成這幅強制蛻皮模樣,身軀蛻皮得血淋淋,又再變得猶如枯樹榦,換成人族只怕是嚇死了。

幾名蛇族怪物也的確嚇得兩眼一翻,乾脆昏過去了事。

甚至連最強的美女蛇首領,也已經癱軟在地上成了一團。奄奄噓氣了。

安塔瑞斯失水的數度相對緩慢許多,一時沒有危險,此刻見到這種蛇族被強制蛻皮的異狀,反而饒有興趣地開始觀察了。

甚至,連蜥蜴族都開始蛻皮了。

蜥蜴族最脆弱的腹部皮膚開始猶如被撕裂的皮革般,刺啦啦裂出許多猶如纖維般的縫隙。

原本失去水分而喪失的觸覺,此刻在真皮層恢復了。蜥蜴怪們也加入了之前蛇族般的痛呼行列,紛紛痛得在地上打滾,高階武者尊嚴全無。

失去最先制敵的先機。反而聽著艾琳娜吸引吸引注意力的東拉西扯的忽悠,是他們最大的失誤。

「救命啊!」怪物們中開始有求救的了。

「我詛咒你!詛咒你全家……」有蜥蜴武者在打滾痛呼中高叫。

他們的嗓音和蛇族一樣開始嘶啞了。這是渾身失水開始嚴重的明顯表現。

隨著表皮裂開,失水的窘況已經從皮膚,開始透徹全身了。

「真煩,你們真的是蛇族和蜥蜴族嗎?失敗了竟像斗敗的犬族那樣狂吠。」艾琳娜厭惡似的,將右手趕蒼蠅般一揮,幾乎漆黑的串珠叮噹串響:「第四感……味覺剝奪!」

隨著少女的殘酷話音,怪物們開始覺得,口中的舌頭已經乾燥得難以活動了,嗓音啞的再也難以發出聲音。

特別是蛇族。原本舌頭上敏感的可以感受空氣流動、紅外熱量等要素的豐富味蕾,在此時全然失去了作用。

蜥蜴族的舌頭也有類似作用,遭到了同樣悲慘的待遇。

此刻,除了聽覺還在,這些怪物們已經變成了一個個行屍走肉般的存在了。

艾琳娜看著怪物們和安塔瑞斯的反應,知道安塔瑞斯已經發現了失水的真相。

看來自己的抽水能力還不能直接重創安塔瑞斯,要另想辦法了。

於是。艾琳娜貌似很無聊地晃晃腦袋,緩緩說道:「喂,胖子,你想不想再試試更厲害的?」

「更厲害的?」安塔瑞斯詫異:「是剝奪第五感嗎?」

艾琳娜搖頭。飛快地又將手中的串珠一甩:「不是,是更可怕的。不過,先把該做的做全吧。第五感――聽覺剝奪!」

怪物們已經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了。

隨著艾琳娜手中串珠的舞動,最後的水份開始脫離怪物們。

艾琳娜這個「人形少女抽水機」,將功率開到最大了……

怪物們紛紛斷氣……

在保持一千倍左右失水速度的狀況下下,如此長達十分鐘左右時間,怪物們等於7天沒有補充水分。

再加上進入萊雅耽誤的時間,怪物們已經快要接近肉乾狀態了……

美女蛇首領再無魅惑的軀體,就連化為原形僅剩的人族頭部,也猶如一個垂垂將死的老婦。

她算支持的最久的,死亡前僅存意識,就是鬱悶自己從小怪物長大,苦心算計了幾十年,甚至奢望以計謀奪地龍之位,而如今居然莫名其妙就死在這裡。

咔吧,一個蜥蜴怪物的尾巴因身體伏地,剛才還半豎著,突然猶如大火燒過的焦炭般,兀自斷折化落地為枯碳般的幾截。

「是不是太乾燥了?」艾琳娜撓了撓頭,一副事不關己地哀怨道:「真的是,你們這些地球人就是不知道保護環境,我來隨手改造下大自然吧。」

手中的串珠已經僅剩中間一顆大白珠,餘下的已經盡皆變白。

確定安塔瑞斯的失水狀況並不危及生命,艾琳娜決定下狠葯。

「干預的人沒有了,地龍胖子嘿,你真的敢吃我一招大的?」艾琳娜猶如小流氓似的開始坐姿不端,在金座上悠閑地晃來晃去。

「真的敢。之前我承諾你可以隨時刺殺我,此時仍舊如此,期待能看到令人驚愕的攻擊。」安塔瑞斯心下有點不安,但卻耐不住好奇。

他需要考驗,需要看到各種高手的絕招來謀求自己的突破,這種渴望已經超越了對危險的警惕。

剛才離開處女宮大殿的水汽,此刻開始蜂擁而來。

「好吧,你等著完蛋吧!你放心好了,萬一真的弄死了你,我幫你做個小墳頭,保證光鮮亮麗是萊雅國葬規格哦!」艾琳娜下定決心似的從金座上一躍而起,開始往處女宮後面的出口溜。

只見少女拎著袍裙角三步一回頭地叫著:「這招必殺技本該在教皇殿讓大反派發出來的。但既然你那麼真誠要求我,就現在使出來吧……」

什麼亂七八糟的?地龍聽得莫名其妙,卻看她越跑越遠,眼看就離開處女宮了,怎麼發什麼絕招啊?

嗯?等等,剛剛重新回來的水都哪裡去了?安塔瑞斯發現異樣。而且圍在怪物周圍的火焰似乎有點活躍?

這時,艾琳娜的聲音在處女宮後門口響起:「必殺……銀河星爆!!!」

轟――――――

地動山搖。

偌大的處女宮整個爆炸了!(未完待續。 定製愛妻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處女宮外,維塔拉、金薇殿主和希維等人逐一回來,漸漸開始聚集了。參加鮮花祭慶典的野蠻人扎古、水火法師菲利普等人,在萊雅帝國牧師治癒殺怪傷勢后都在。

「請大家耐心等待,萊雅皇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一名禮儀官代表皇家發話。

「吾等之榮幸,如果不超本人之假想,有關大陸之安全事件,我個人願意略盡微薄之力。」光之聖子大螃蟹第一個越眾而出表態。

眾人見光之聖子這樣,自然沒有什麼話說。只有佐茨薇稍有不滿,但輕輕拉著希維衣角並沒有吭聲。

很快有萊雅侍女將各種水飲餐點奉上。

「這回不要錢了吧?」野蠻人扎古問道。

眾人都笑。

「我家公主玩鬧之事,令諸位談笑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居然是萊雅老皇帝現身。

眾人連忙起身客氣,萊雅國民則行單膝禮。

萊雅老皇帝招呼大家隨意坐下。

早有心思聰明的已經有想到,萊雅鮮花祭的變故與地龍有關係,此刻聽萊雅皇帝如此講,再聯想萊雅老皇帝何等身份,居然屈尊與諸位武者同坐,必然有很重要的事情託付。

果然,老皇帝的話語印證了猜想。

「時間可能不多,偏偏這件事說來話長了,我盡量簡要地說……」萊雅老皇帝一番客套后,開始直入主題。講述起近二十年前大地暴君安塔瑞斯率怪物入侵神聖帝國,摧毀第二大都市的往事。

地龍的可怕,除了直接交手的萊雅前任十八金花女衛、獸族劍聖等陣亡高手外,就眼前的萊雅老皇帝最直接接觸了。

老皇帝講到當年與地龍談判時,白莉捷主教到來。

跟屁蟲一樣來的還有狼人道格拉斯,以及新趕來的神聖帝國其餘六位主教。

好豪華的陣容!

水火法師菲利普等人簡直要頂禮膜拜了,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大人物的尊貴者,居然一一現身。

而且,更震驚的事情是,當眾宣布老教皇辭世重歸神聖之光。白莉捷主教已接聖諭就任新教皇!

最令人愕然的是:其餘六位主教毫無異議!

這在歷史上絕無的啊,哪次教皇就任不是明爭暗鬥死掉一半主教?

水火法師菲利普等人完全想不通。

其實六位主教心中不知該哭該笑:白莉捷何許人也?我們敢對她就任提出異議?別人不知道,我們當主教的還能不知道?

tmd那是生命女神轉生啊!熾天使!迦佰莉大人啊!

誰敢有異議,我們第一個就要跟反對者拚命!

那可是掌管生命轉生的天使長!造反的統統活埋也不在話下。

拍馬屁都怕趕不上,誰敢惹啊?

對於道格拉斯這樣拍馬屁的跟屁蟲,六位主教毫無鄙視之意,反而驚嘆這小夥子真有眼力,居然懂得拍馬屁拍對人。

沒有比向生命天使拍馬屁更合適的對象了。

只是這幾位老奸巨猾的主教沒有想到,還有一位準月天使在場。更一時之間沒有想到,這位狼人道格拉斯也是為了向艾琳娜拍馬屁。

「艾琳娜的安排沒問題嗎?」希維忐忑地來回踱著步子。

藍色薔薇維塔拉心思滿腹。但表面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走近了希維沒有多說什麼。

「你怎麼了?」金薇殿主走到維塔拉身邊。她可是從少女時代開始的知己,很容易判斷出維塔拉有事情。

「咦?小薇薇怎麼察覺的?」維塔拉嘴膩不改。

金薇殿主白了她一眼,向芭黛兒等女一撇嘴:「這麼多美女聚集過來,你沒有上去糾纏,肯定是有原因。」

「還是小薇薇最了解我。」維塔拉嘿嘿一笑,但又眉頭略皺地道:「唉,一言難盡,今天這件事完成大半時。我才好說出來。」

「是上屆暗之魔子的事情?」金薇殿主何等人物,在廣博的情報信息基礎上,加之她心思敏捷,又當年接觸過希維父親希托蘭*亞森,因此很容易推斷出只怕希托蘭的亡故與地龍脫不了關係。

當年大陸能有幾個威脅到暗之魔子的,雖然這位暗之魔子性格較軟,但實力可是擺在那裡。絕對不比劍聖差多少。再結合維塔拉現在的反應,只怕離推測結果相差不遠了。

金薇殿主這個話語是凝聚勁力,貼身發出,維塔拉倒是不虞別人聽到。稍一猶豫,略微點了點頭。

「明白了。」金薇殿主沒有多說,卻責怪一句:「你該將這件事告訴我。」

維塔拉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金薇殿主卻明白,她是不想自己卷進來。畢竟地龍是難以攀及的高手,別說已達到聖階中段的自己,就是當年獸族劍聖,據說已經達到聖階高級的那位變態武者,不也因地龍而死?

另一邊,雅莉絲姐妹等處。

「艾琳娜……沒事吧?」亞莎難得說了不少字。

康妮坐在亡靈法師搭建的一個白骨座椅上,威風凜凜似的斜歪著身子搶在亞莉絲前面說:「別擔心她,有危險保證比誰都跑得快!」

旁邊的芭黛兒點點頭,卻嘴唇微微咬了咬。

是啊,她絕對是不肯吃虧的,但第一個暗號居然是可怕有危險的……

轟――――

就在這時,處女宮爆炸了。

轟然震耳聲中,佔地偌大的宮殿整個爆裂,無數碎石塵土飛揚。

處女宮外等候許久的眾人,目光都是一凜。

芭黛兒等女知道,這是第一個暗號!

再等一個,就是翻臉屠龍的大行動!

*******************

「咳咳、喂喂喂、咳咳!」艾琳娜擺著手扇動煙塵,往處女宮幾乎夷為平地的廢墟中緩步踱去,高聲叫著:「胖子!你還沒死吧?」

剛才的大爆炸,她是始作俑者。

將所有怪物析出的水分,重新聚集在大殿內,利用滿月夜月天使澎湃的力量,瞬間都分解化為了氧氣和氫氣。就像之前在半空中做試驗那樣。

瞬間充塞處女宮內的氫氣和氧氣,簡直將大氣壓都提高几倍。

自己都不敢有把握啊,艾琳娜都不知道再加上火焰,這會產生多麼可怕的火焰繼而引發爆炸。

瞬息之間,處女宮的石殿就成了炸彈皮囊,地龍就位於炸彈的中央。

艾琳娜已小心地溜到了處女宮邊緣,卻仍被可怕的爆炸轟力擊飛。

要不是心念所動,一瞬間啟動了止壁來防禦,只怕還要受傷的。

爆炸稍過,艾琳娜查看串珠。

最大的那顆串珠沒有變色!這個該死的地龍九成九沒有死!

艾琳娜心中算盤噼里啪啦打了一通,決定上前繼續按原計劃。

就在她快要走到最初的金蓮台的位置時,一道身影快如閃電,倏忽一下縱到了艾琳娜身前。

這一瞬間,艾琳娜看到,一個渾身帶著龍族鱗紋的英俊青年,怒目襲向自己。

一隻手剛猛如勾,凌厲地抓向了艾琳娜的脖頸。(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許思無奈的望著林凡道:「還不是你惹的?」

林凡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解的道:「又管我什麼事。」

許思解釋后,林凡才明白怎麼回事,原來是她的那個叫賀子章的同學約她吃飯,許思平時工作很忙,有一點閑暇時間也不想浪費在這上面,何況賀子章的心思她清楚的緊,自然不會給他一絲機會。

但林凡上次走的時候跟賀子章提了一嘴,說是有一筆大的業務給他做,這讓身為銷售經理的賀子章有了借口,每每以談生意為由邀請許思,畢竟是老同學,許思不能一直推據,何況人家也只是說一起吃飯,其他的意圖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明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