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你小子。真是沒想到。對了,定是上官曉晴那個小丫頭的把戲。我怎麼把這個千面魔女給忘了。她人呢?」寒風大為驚喜,隨後想起了上官曉晴的本事,登時問道。

「她已經回去了。嘿嘿,現在他老爹對他看的嚴,想跑出來可不容易了。」林真笑道。

「原來如此,我們走吧。」寒風雙手向後打出一個法訣,隨後下方的陣法便開啟了一扇門戶。

帶著三人走進門戶,尚未到達洞府門口,寒風便已經喊了起來:「大哥,師傅,師伯,你們看誰來了?」

「能讓你這般興奮的,除了你們那三弟,能有誰?陰風老頭,該你了,嘿嘿,我可要將軍了。」靈玉散人滿不在乎的道。

「三弟?快進來。」齊雨瞬間出現在門口。

進入洞府,迎面便見到正在吹鬍子瞪眼的陰風真人和笑吟吟的靈玉散人:「你這老傢伙,還有這一手?不行不行,這個不算。」

「誰說不算?落子無悔大丈夫。你可不能耍賴。」靈玉散人看著那正撓頭苦惱的陰風散人道:「你這老傢伙可別在小輩面前把你一世英名給丟了。」

陰風散人聞言冷哼道:「我可不是大丈夫,我陰風散人可是魔道出身,什麼光明磊落,那也叫魔?這個不算。」

看著吵作一團的兩個老頭子,林真不由得苦笑:「兩位前輩倒是沒變。」

「習慣就好,他們兩個每天都吵架。師伯每次下棋都輸,可是還是纏著師傅下個不停。」寒風聳聳肩道。

齊雨忽然伸手握住林真的肩膀:「久別不見,活動活動如何?」

林真聞言哈哈一笑:「難得大哥有著興趣,就陪大哥玩玩。」

「咦?我說陰風老頭,兩個小子要過過招,咱們還是好好看看他們哥倆的進境如何?」靈玉散人聞言,按住要去拿棋子的陰風散人道。

陰風散人聽了這話點了點頭:「也好。就看看這倆小子的進境。」

當即眾人走出洞去,林真同齊雨飛在半空,同時取出了九龍神劍與神刀戰神。

「接我這招。」神刀戰神斜揮,天空中立刻出現了一道明亮的刀芒,刀芒橫斜,接天連地,直接撞向林真。

這一刀擊出,氣勢牢牢將林真鎖定,根本無從躲閃。

「來的好。」林真一聲暴喝,身子不退反進,身隨劍起,劃出一道似乎是破開黎明的陽光一般的劍芒。

九龍神劍一劍將那襲來刀芒斬斷,隨後余勢不衰,直衝齊雨而去。

「哈哈,看這一擊。」見林真破開了自己的那一刀,齊雨笑著點點頭,隨後他身上暴起衝天的刀氣,一股震天絕地的戰意轟然爆發,凌天的戰意混雜著衝天的刀氣,使得齊雨當真如同洪荒戰神蚩尤一般。

猛烈的氣勢直衝林真,轟然將林真的心靈壓下,彷彿一柄大鎚猛然擊在林真心頭。

「好強的氣勢。」林真混沒想到齊雨這一擊居然刀未至,那凌人的氣勢便已經攻到,措手不及之下登時差點心神失守。

隨後林真施展出了一項劍修絕技,心與劍合,整個人立刻便彷彿成為了九龍神劍的一部分,此時眾人若是使用神識觀察,便會發現林真所在的地方並沒有他的存在,只有兩柄九龍神劍在發出無邊的威壓。

心與劍合,乃是劍修悟劍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施展的強大劍技,一旦施展出來,那麼便可以徹底爆發出來自己對劍道的領悟。

因為自己便是手中神劍的一部分,有誰能比神劍本身更了解如何去發揮劍道的威力呢?

第一次施展出心與劍合的林真頓時便發現自己彷彿同九龍神劍的劍靈合二為一,九龍神劍的特性,自己對劍道那朦朧的領悟,彷彿都無比的清晰。

那曾經得到的九龍劍主多次傳授的劍道也慢慢的清晰起來。

前後數次得到九龍劍主傳授,一共得了他殺,幻,迷,心四種劍道真意,而此時這四種劍道真意再也不是朦朧難懂,而是在林真心中打開了一扇大門。

這扇大門的打開,意味著林真已經開始觸摸到了這四種劍道的邊緣,也意味著林真正式接觸到無上劍道。

林真的身上猛然間爆發出奪目的光華,同九龍神劍的燦爛劍芒交相輝映,而一股彌天席地的凌絕殺氣也隨之爆發開來。

這股殺氣冰冷的讓人窒息,使得所有人心頭頓時升起了一種無限的絕望,彷彿被一頭殺戮億萬的殺神盯上的感覺。

齊雨被這股殺氣一衝,頓時身子一滯,隨後就發現這股殺氣的源頭,林真。仿若是那太古殺神一般凌空殺來。

這一劍居然是那徹徹底底的殺道,絕殺之道。

「好小子,居然領悟了無間殺道。」靈玉散人扶須而笑:「看來這一次你們參加人間的戰爭,倒是讓這小子好好感受到了殺戮的意境。」

陰風散人更是哈哈大笑:「哈哈……這小子對我胃口,多少年了,領悟殺之劍道的劍修我都沒再見過。」

「好。」齊雨雙眼放出凌然戰意,絲毫不懼,戰神刀響起一陣陣鋒鳴,跟著自己的主人帶著衝天戰意同林真站在一處。

狂暴的殺氣,無邊的戰意,兩人氣勢之上絲毫不相上下,但是功力比之林真高出一籌的齊雨卻是無法將林真壓制住。

因為他忽然發現,林真的速度實在太快,若非戰天刀訣對於近戰也是極為擅長,怕是自己要吃不小的虧。

「三弟六種功法共修果然凌厲,這偏近與魔修的殺之劍道中居然暗藏鬼修功法的奇詭和妖修功法的迷幻,甚至夾雜著道修功法的自然和佛修功法的剛正。嘖嘖,大哥怕是要吃不小的虧。」寒風看著兩人大戰,細細的分析著兩人的一舉一動。

蘇雨卻嘆口氣道:「話雖如此,可是林真要取勝頗為不易。人間九境,越到最後相差越大,當日林真憑藉數種功法達到第五境,便能夠憑藉九龍神劍越級挑戰第七境初期的陸寒楓。後來更是憑藉身劍合一擊敗達到第八境初期的陸寒楓。可是現在他即便是所有功法都達到了第六境,施展出身劍合一也不過僅僅能夠媲美第八境中期修士而已。」

寒風聞言點點頭:「不錯,大哥若是施展底牌,也不過能夠媲美第八境中期修士。林真修鍊六種功法,多而雜,雖有好處,但是功力增長緩慢,大哥則專修魔道,功力增長比之三弟迅速,兩人對比起來卻是勢均力敵。不過以後三弟的修鍊將越來越難。」

蘇雨聞言點點頭,明白寒風的意思,今後若是林真再度突破或者修鍊,那就相當於六個林真所需的靈力,再說隨著境界的增長,突破也越來越難。

兩人說話的功夫,天空之上的林真二人已經接連交擊數千萬次,數千萬次金鐵交擊之聲甚至連接成了一整聲長長的聲音。

「哈哈哈……痛快。二哥不如也來玩一玩?」林真同齊雨再次對拼一擊,隨後兩人退後數步,林真看向一旁的寒風。

「好,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寒風聞言也是大為心動,軒轅劍一出,黃金色的劍氣瞬間襲向兩人,瞬間真身已然到了兩人身邊。

「來的好。」林真一聲大喝,九龍神劍劍化游龍,一口將襲來的劍氣吞下,隨後只見林真身子忽然虛幻起來,消失不見。

而另一邊,齊雨則硬碰硬的直接贏了上去,同寒風戰作一團。

忽然,一道虛幻的劍氣猛然間出現在兩人背後,卻是林真忽然出現,同時偷襲兩人。

「喝。」兩人接下對方的一招,同時回身擊退林真。

此時的林真卻是脫離了那衝天的殺意,身子之中瀰漫著一股子虛幻的味道,攻擊也是似真似幻,真假莫辯,赫然是幻之劍道。

「這小子貪心不足蛇吞象的毛病還是沒改,先前共修六種功法,這次居然同時領悟兩種劍道。」靈玉散人皺眉道。

陰風散人也是搖頭苦笑:「別說劍修了,即便是我等,何嘗不是專修一道?偏偏這小子是個怪胎。旁人領悟一種劍道都是晉入天界的資本了,他偏偏領悟了兩種。」

「看來是該跟他說一說一些事情了。」靈玉散人沉吟道。 ?第144章自身之道

三人交戰越來越激烈,三柄神兵所發出的威力越來越大,逐漸使得籠罩住這裡的守護陣法都開始劇烈的晃動。

緊接著三人各自退後。

「你這傢伙還是這麼妖孽。真讓我們兩個嫉妒啊。」寒風聳聳肩道。

「嘿嘿,再來最後一擊如何?」林真輕輕的撫摸著九龍神劍的劍鋒,笑道。

齊雨聞言大為意動:「好。」

林真隨後一聲清嘯,雙劍瞬間合為一柄,隨後消失在了他的手中。而在其他人的眼中,九龍神劍卻是似乎隱藏在了整個天地之中,看上去任何東西都似乎是九龍神劍所化。

激昂的戰意勃然爆發,齊雨手中戰神刀猛然間化作一道光之痕迹,同樣消失在他手中,但是那博大的戰意卻是愈發逼人。

而寒風手中的軒轅劍則是散發出一種沛然溫和的感覺,那是軒轅劍所遺傳的王道仁道的精神氣息,金色的劍芒閃爍著,與溫和之中卻暗暗隱藏著爆炸性的力量。

「哼,今日就讓你們試試我的領悟。」寒風一聲長嘯,軒轅劍氣向著兩人衝擊而去,金色的劍氣夾帶著催山裂岳一般的強大威力直襲兩人。

正當軒轅劍的金色劍氣衝過去的時候,卻見林真伸手一指,九龍神劍居然瞬間出現在那金色劍氣之前,更讓眾人吃驚的是,此時的九龍神劍居然是完全的虛幻。

但就是這虛幻的九龍神劍居然發揮了難以想象的威力,一劍擊出,立刻便將那壓力逼人的驚天劍氣給攔下。

與此同時,齊雨同林真之間也忽然傳出一聲爆響,居然又是一柄虛幻的九龍神劍忽然出現,將齊雨那充滿戰意的穿破虛空的一擊擋住。

齊雨的這一刀穿破虛空,同時攻擊林真和寒風兩人,但是卻紛紛被兩人給從虛空中逼了出來。

三人對拼之下立刻便發出了極其強大的衝擊力,整座山都開始發出碎裂聲。

「不好。」靈玉散人見狀不妙,慌忙出手。

整個山峰立刻瀰漫上了一股通體碧綠的玉色,不僅如此,那激蕩的衝擊力甚至都未能傳播出去,在半空中便撞擊到了一堵無形的牆,隨後便止息下來。

「三弟,你適才所用的是什麼劍技?」寒風皺眉道。

林真聳聳肩道:「那個是心之劍道。以心御劍,心之所在,劍之所在,心之所向,劍之所向。人心無窮,劍技便變幻無窮。」

「人心無窮,劍技便變幻無窮。居然能夠擋住我的虛空幻劍。果真了得。」齊雨難得的稱讚道。

寒風聞言嘿嘿笑道:「大哥啊,我這以實破虛之道可是也把你的虛空幻劍給擋下了,你怎的也不稱讚一下我啊。」

齊雨聞言面無表情的道:「你也好。」

「哈哈哈……」眾人聞言哈哈大笑,看著一旁哭笑不得的寒風,頓感這兩人成為生死之交還真是奇迹。

「你們三個給我下來。哼,比試一下居然搞出這麼大動靜,我老頭子的窩差點被你們給拆了。」靈玉散人破口大罵:「適才那一下若是傳了出去,周圍多少生靈要遭殃?你們三個混蛋。」

三人聞言垂頭喪氣的飛下來,俱都有些羞愧。

陰風散人哈哈笑道:「不錯,都不錯。這次給我們在四道排名大會上爭爭臉,把那些個大門派的弟子好好教訓一下。」

「林真啊。我看你適才似乎使用了好幾種劍道?這樣下去你的修鍊困難重重啊。」靈玉散人忽然道:「本身你已經修鍊了六種功法,現今卻又選擇了三種劍道。」

「前輩……是……是四種……」林真低聲道。

「什麼?四種?」靈玉散人大為吃驚,其他幾人聽林真此言也是一個個面面相覷。

「嗯,殺,幻,迷,心四種劍道。」林真老老實實的回道。

「你這小子啊。你要知道,每一個能夠修鍊到第八境甚至還大有可能升到第九境乃至飛升天界的修士,他們必然會有自己的道。而這個道的核心則往往只有一個。」靈玉散人嘆道:「就像你的師傅,慧通禪師的無畏,孤松老道的超脫。還有這陰風老混球的靈動。這些道的影響之下,甚至連本人的行事都會收到影響。」

「你這老雜毛,我怎麼混球了?」陰風散人聞言破口大罵。卻被靈玉散人給伸手攔住。

順著靈玉散人的手看去,只見林真低頭陷入了沉思。

他的身上,六種功法開始不斷的轉換,殺、幻、迷、心四種劍道氣息也在不斷的輪轉,而林真則站在那裡陷入了沉思。

眾人立刻明白林真此刻進入了頓悟的狀態,都緊張的看著他。

「希望他能明白。」靈玉散人心中暗道。

林真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想著靈玉散人的話:無畏,超脫,靈動……師傅他們的道果然如此,無論他們做什麼,他們追求的道的影響無處不在。

我呢?我的道又是什麼?殺?幻?迷?心?還是其他?

林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所有的過往,所有的經歷,還有所習的一切功法,一切道術劍技也一一在他腦海之中回想著。

良久,林真腦中忽然響起了九龍劍主曾經的一句話:……若是你能夠將其中劍道領悟,再結合自己的人生感悟創出自己的劍道,那麼九龍神劍便將徹底恢復它的威力……劍道,結合自己的人生感悟?兩位師傅的一生,充滿了無畏和超脫,這個應該是他們的追求和感悟。

那麼我呢?我該如何創出自己的大道核心?我一心想要復仇,難道復仇也可以作為劍道核心?那麼復仇結束,我又該如何?

林真不斷的捫心自問,若是當真那樣,報完仇后,自己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那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可是我死了,那麼靈兒怎麼辦?蘇雨呢?還有夢琪,她們該怎麼辦?大哥二哥呢?他們會不會為我傷心?

想到李靈兒,蘇雨還有夢琪,齊雨等人之時,林真忽然腦海之中靈光一閃,隨後哈哈大笑:「我明白了,我懂了,我找到了自己的道是什麼。」

靈玉散人看著忽然大笑的林真,呵呵笑道:「不錯不錯,的確是領悟了,整個人的氣質一下子就徹底變了,不再是那個懵懂少年。你既然找到了自己的道,那麼突破第八境第九境將不再艱難。」

林真點頭答應,心中暗道:「如果師傅他們是無畏和超脫,那麼我林真就是感情。以情為核心來掌握那所有的劍道。人的感情,無形中便符合了天地大道,各種複雜多變的感情,也便同各種劍道相互輝映。」

想通了的林真身上散發著一種溫和的氣息,夢琪看著林真頓時感覺現在的林真哥哥好生親切。

「都進來吧。過幾天我們便上路,此去蓬萊仙島,我跟你們說一下該注意的問題。」靈玉散人招呼道。

進來洞府坐下,靈玉散人笑道:「這蓬萊仙島位於東海。這十洲三島在上古時期,六界未曾封閉之時直接溝通仙界。這十洲三島乃是仙界十洲三島在人間的部分。自從那女媧娘娘封印六界,人間的十洲三島便再也不能溝通仙界去往仙界了。」

「不過這裡依然是修鍊界的聖地,十洲三島物產豐富,各種天才地寶極其豐富。而蓬萊更是十洲三島最好的地方。那裡的蓬萊派乃是海外散修們自發組成的組織,約束力雖然不強,但是卻對海外散修有著極強的號召力。」靈玉散人笑道:「所以九州的排名大會便選了他們的地盤。」

「前輩,也就是說,那裡將不受九州各大門派的影響了?」林真問道。

「自然,海外散修們雖然平日一盤散沙,但若是蓬萊派的幾位散修的盟主發出盟主令,十洲三島所有散修起碼會有八成響應,那種情況任何一個一流大派都不能言勝。」靈玉散人笑道:「所以這個排名也算是公道。到時候你跟我們進去,同寒風他們前去報名參加年輕一代的排名比拼就是。至於蘇雨丫頭,你要不要也去參加?」

蘇雨聞言一呆,隨後擺手道:「我就不用了。」

「那好。不過可不能讓你們兩個去散修所屬的區域,那裡太過偏僻。這樣吧,到時候你們就說是我的干孫女。」靈玉散人忽然道:「這樣就跟我倆老骨頭坐在一起好了。」

「前輩,為何散修位置偏僻?海外散修難道沒有好位置?」蘇雨大為好奇,要知道這可是在海外散修的地盤啊。

「散修們都喜歡逍遙自在,哪裡會去看九州各大門派排名啊。去的大都是九州的散修。他們需要知道九州各大門派的情況。」靈玉散人笑道。

林真聞言點頭:「原來如此,海外散修的生活倒是真的是傳說中仙人的生活啊,逍遙自在。」

「倒也不是,約束雖然少,可是海外散修們也常常遭遇危險,海外散修同樣妖魔佛道鬼諸般修士皆有,相互之間也不是那麼友好,背地裡下黑手的事情時有發生。」陰風散人嘿嘿笑道:「搞不好今天找到一條不錯的靈脈,明天就會被人搶走,甚至小命也不保。」

蘇雨聞言吐了吐舌頭,對林真道:「看來到了哪裡都是拳頭大的是真理啊。」

「這是自然,所謂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何謂自然?自然之道,弱肉強食自來便是其中之一的真理,那麼到了哪裡,拳頭大的都會是真理。」靈玉散人道。 ?第145章蓬萊四老

數日之後,靈玉散人同陰風散人帶著林真等人前往蓬萊仙島。

眾人這一行,立刻便顯示出了第九境修士的不同,靈玉散人同陰風散人帶著眾人飛行,速度卻依然是林真等人速度的數倍。

看著下方几乎是風馳電掣一般後退的景物,林真不由的大為嚮往。

「什麼時候我的飛行速度也能如此之快啊。」林真忍不住嘆道。

靈玉散人聞言道:「這沒什麼,等你也到第九境也可以。若是你能收付善於飛行的靈獸為坐騎,那麼速度更快也未可知。」

林真聞言不由大為心動,開始琢磨著去哪裡抓靈獸了。

很快便已經到了海上,靈玉散人同陰風散人卻是忽然警惕了起來,兩人俱都施展出護身法寶將眾人罩住。

看著林真等人詢問的目光,陰風散人笑道:「這海上可不安全,海上的一些靈獸體型頗大,即便是境界不高,但是那龐大的身軀蘊含的功力卻不屬於第九境修士。所以到了海上便需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