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還懷疑,當年母親的死,並非是意外。」

姜錦炎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姜雲卿失聲道:「姐,你說什麼?」

「我說,當年母親,很有可能不是因為生你難產而死。」

姜雲卿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姜錦炎,留意著他臉上每一寸的表情:

「當年姜家瞞著李氏的事情,哄著母親下嫁,難保他們不會因為別的事情害死母親。」

「我記得很清楚,母親在懷你的時候,身子十分康健,半點異常都沒有,可是卻在臨產之前莫名其妙的動了胎氣,而且還死在了產房裡。」

「當年照顧母親的那些下人,像是被人提前處理了一樣,全數沒了下落,就連小時候一直跟在母親身邊的嬤嬤也沒了蹤影,我懷疑當年母親的死和姜家人有關,而原本伺候母親的那些人,都被他們滅了口。」

姜錦炎小臉慘白,幾乎不剩半點血色。

他本來就因為從小叫到大的表姐居然是他親姐姐而心神晃動,如今又猛的知道,他的父親,他的祖母,甚至於他叫了十年母親的人,極有可能是當年害死他生母的人。

姜錦炎險些沒忍住昏過去。

他牙關打顫,眼睛發紅的低聲道:

「姐姐,會不會是你誤會了,父親他們怎麼會,怎麼會害母親……他們是夫妻,父親那麼敬重母親,還有祖母,祖母她怎麼會殺人……」

「也許是我誤會,但是他們騙了母親是事實。」

姜雲卿看著年幼的姜錦炎滿臉蒼白的模樣,神情冷淡道:

「我這次回來,除了因為母親的忌日將到之外,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如果他們沒有害母親也就罷了,可如果當年母親的死真和他們有關係……」

她頓了頓。

姜錦炎連忙問道:「你會怎麼辦?」

「自然是殺人償命,血債血償!」

姜錦炎臉色越發慘白,最後一絲血色也消失殆盡。

姜雲卿看著眼前身著錦衣,臉上還帶著稚嫩的少年,一字一句的說道:

「錦炎,你是母親的血脈,也是我的弟弟。」

「我跟你說這些話,不是讓你跟我一起同仇敵愾,甚至手刃仇人,而是想要告訴你,如果我和姜家真有對立的那一天,姜家定會拿你生事,用你來牽制於我。」

「我不需要你幫我,更不需要你做什麼,但是我希望你是真的如你所說,懂得分辨是非對錯,善惡黑白。」

「如果有朝一日,我們真的和姜家對立之時,我只盼你到時候不會成為我替母親討要公道的阻礙。」

30更送到,明天還會有20更,寫完就發出來~

看到書評區所有寶貝兒的留言,不管是留下來的,還是走的,有有都謝謝大家,真的很感動,謝謝你們一直支持著有有~愛你們~

有月票的寶貝,記得投一下,親親大家。

(本章完) 變強吧!

她抬起頭,望向遠處,變強吧!只要她變強了,那麼她就可以去追尋自己想要的了。

經過一年多的修鍊,她的雷脈已經突破到了武皇三階,非常出人意料。當然,現在她關心木風雪在什麼境界了,肯定比她高,仙級木脈不是吹出來的。

不知道這次在渡光島能不能夠找一些用得著的靈藥,其他人參加考核可能是為了獎勵,還有想要出頭。而她參加考核,只想要去渡光島,光明正大的找尋靈藥。

渡光島非常的大,在一個幾十萬里的海域中,在很多年前,東洲的修士發現了那裡,其中一個修士就是流雲派的人。

至於渡光島為什麼叫渡光島,只因為遠遠地看去,那美麗的島嶼就像是被鍍了一層銀光,特別是在太陽的照耀下,更加的美麗。

所以,它叫渡光島。

裡面寶貝無數,每次考核的時候,不僅弟子回去,門派中的長老首座也會去。去不去,都是自願,但是不能夠耽擱弟子考核,如果遇見弟子有危機,還是可以幫忙的。

其中妖獸都是越往裡面越發的強大,一般的弟子還是不敢進去。至於其餘的長老首座有沒有進去過,那就不知道了。

她的記憶中,還有不少前世關於在渡光島發現的各種靈藥,所以她得快些進去,抄近路,將靈藥得到,至於獵殺妖獸就順便吧!

妖獸當然可以不用死,只要你能夠將它親得住,當初木風雪就是得到了白鳳凰,才能夠取得考核的第一名。白鳳凰是神獸,長大了不得了。

不過正如烏雲所說,那就是一頭賤鳥!

她覺得她家的烏雲也是一神獸,畢竟當初烏雲可是壓著白鳳凰打,如果不是仗著木風雪,早就被烏雲給打死了。

所以,什麼白鳳凰她不稀罕,當然,如果能夠將它宰了也行。

「主人,你這麼想就對了。」

烏雲忽然出聲,「我們一定要趕在木風雪之前,趁機將那頭賤鳥宰了,主人,你讓我吃了它吧,吃了就能夠快些長大了。」

烏雲的聲音在木冰雲腦海中響起,她感覺到了它那個垂涎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你能夠對付白鳳凰的話,我倒是不介意你吃了它。」

妖獸與人類不同,是可以互相吞食來提升實力,不會有什麼副作用,那頭白鳳凰如果被木風雪得到的話,那麼她就能夠得到第一名,還能夠得到鳳凰劍,在鳳凰劍之下,她可吃了不少的虧。

嗯,不錯,雖然她暫且殺不了對方,但是能夠一點一點的讓對方錯過那些輔助她的東西,這樣對方也不會像原來一樣了。

其實鳳凰劍是掌門拿出來的,第一名如果是一個男的弟子,就會獎勵降龍劍,那麼鳳凰劍就會依次往後面排列,給名次最高的女弟子,得了鳳凰劍,自然是不能夠得到其餘的獎勵,還是可以選擇得到應有的獎勵,不過,聰明的人都會選擇鳳凰劍。當然,是必須在三名以內,如果三名以內都沒有女弟子,那麼鳳凰劍就會被收回。

同理,如果第一名是女弟子,只要反過來就好了。

本來掌門拿出這柄劍,是給流玉兒準備的。誰知道半路殺出了一個木風雪,騎著白鳳凰就回來了。

說起來還是有些好笑,這白鳳凰先遇到的人是水幻兒,水幻兒被木風雪設計打傷,才得到了白鳳凰,這白鳳凰也非常有眼光,覺得木風雪不錯,所以才選擇了她。

事實證明,白鳳凰選擇得還真的是不錯。

所以,她不能夠讓對方得到。

如果她記得不錯,第三名,是獎勵三株靈藥,好像裡面三株都是她需要的。

木冰雲擰了擰眉頭,難道她要去爭那個第三名?

第一名她不會去爭,除了惹一身騷,又得不到靈藥,更加不可能用鳳凰劍去換靈藥吧?

所以,這個第三名,可以去爭一下了,前提是前世那些弟子獵殺的妖獸,在今生不悔有什麼出入,否則她的勝算就不是那麼大了,畢竟目前比她厲害的人不少。

她雷脈是武皇三階,木脈也有武王一階了,果然廢脈是要突破得慢些。不過她感覺到隨著雷脈變得厲害,她的木脈修鍊速度也加快了。這是不是說明,萬一她的雷脈再次進步,那麼她的木脈也會跟著進步,雖然進步的空間更小一些,總比沒有得好吧?

她意識與烏雲溝通:「烏雲,第三名是三株靈藥,我想要爭取一下。」

「這個嘛,主人,既然有這個機會,我們還有記憶的優勢,怎麼也不能夠放過,對吧?第三名雖然難了些,如果主人能夠獵殺超過第一名的妖獸,最後看著情況往外面掏妖獸,就掏個第三名,不就成了?」烏雲洋洋得意的說道,好像是想出了一個十分絕妙的辦法一樣。

木冰雲也想到了,但是獵殺那麼多,一個月時間夠嗎?

「主人,烏雲非常相信你,你是有辦法的,」烏雲眼珠子轉了轉,「對了,主人,不還有一個蒼鬱嗎?你不是認識這麼大一個大腿嗎?抱著他的大腿,讓他幫你殺,本獸覺得這個辦法非常的美妙。」

「烏雲,你還真的是越來越無恥了。」

「嘿嘿,主人啊,人不自戀天要收,獸不無恥活該背時!!」

木冰雲不知道她是在哪裡學會這些繞口令的,但是,烏雲還真的是有些可愛。雖然她說得自信,但是嘛,她不想讓蒼鬱幫助。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願意站在他的身邊,不是比他矮一截,而是和他齊平。

「烏雲,你好好的修鍊,快點長大。」

烏雲嘀咕了兩句L:「哎呀,人家還小嘛,你就是想著我長大了,你就可以帶著我去裝比對不對?帶你裝比帶你飛,主人,烏雲去修鍊了。」

「好,去吧!沒事就別出來了。去考核的時候,你應該有機會長大,到時候我們獵殺了妖獸,就把你們的妖丹弄出來給你吃。」

「好呀,好呀,主人,話說遇到了你,還真的是烏雲的福氣啊!」烏雲口中有著感概,「你就是這個世界上,對我烏雲最好的人了。」 第469章大是大非

……

姜錦炎在房中待了一會兒,就渾渾噩噩的抱著衛嬤嬤準備的食盒走了。

出門的時候,他腳下一歪,一頭撞在了門前刻著蓮花的柱子上。

「二公子…」

穗兒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扶他。

姜錦炎卻猶如碰到了什麼害怕至極的東西似的,一把拂開了穗兒的手。

「二公子,你怎麼了?」

穗兒踉蹌了一下,滿臉茫然。

姜錦炎神情慌亂道:「我沒事,我沒事……」

他緊緊抱著懷裡的食盒,滿是驚慌的看了眼身後的房門,甚至連披風都來不及拿,就腳下慌亂的朝著外面衝去。

「這是怎麼了?」

穗兒一臉莫名。

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衛嬤嬤拿著披風跟了出來,看著跑進夜色之中身形踉蹌的少年,對著同樣走出來站在門下的姜雲卿低聲道:「小姐,不去攔著二公子嗎?」

姜雲卿搖搖頭:「不用了。」

那個孩子,怕是這會兒最怕的就是她讓人去攔他。

姜雲卿開口說道:「徽羽,你去跟著錦炎,把他送回住處再回來,讓長壽和長喜今天夜裡守著寧慧堂,別讓人去打攪他。」

徽羽點點頭,腳下輕蹬了下地面,身影很快便融入了夜色之中。

衛嬤嬤默默看了片刻,忍不住說道:「小姐,公子畢竟還小,有些事情您可以慢慢跟他說,或者是再等兩天,何必這般急於一時……」

姜錦炎才剛回來,連休息都還沒休息,就貿然聽到了這些事情。

換成尋常人恐怕都難以接受,更何況他還只是個不到十一歲的孩子。

姜雲卿聞言開口道:「我等得了,他們未必等得了。」

衛嬤嬤皺眉:

「可是小姐,您告訴公子李雲姝的事情就算了,何必連夫人的事情也一併告訴他?」

「二公子畢竟還是個半大孩子,心性未定,您這麼貿然將這些事情告訴他,萬一他被人利用,或者是一時心軟,說出什麼不該說的事情來,到時候豈不是反而壞了小姐的事情?」

姜雲卿聞言神情冷了下來,淡聲道:

「他是十歲,不是一歲,事關母親死因。」

「往日他心軟,我可以不跟他計較,甚至念在血脈親緣的份上一次次的原諒他,替母親守著他,可是如果在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他依舊還能被人利用,甚至耳根子軟出賣了我,那麼我也不必念著這所謂的姐弟之情。」

有些事情可以容忍。

但是有些事情卻不能。

她照顧姜錦炎,竭力想要將他扳正,是因為她佔了這具身子,更顧念著記憶中姜雲卿對姜錦炎的那份親情。

可是如果姜錦炎配不上這份感情,更配不上讓姜雲卿這般維護。

她又何必再去守護著他。

姜雲卿從來就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更不是會感情用事的人。

如果姜錦炎當真在明知道姜家是仇人,甚至在她分析了利弊要害,告訴了他姜家當年是如何哄騙孟氏,謀害他生身母親之後。

他還義無反顧的站在姜家那邊,那麼就別怪她無情。

(本章完) 「主人,這個世界真的很大,以後我們一定要到處去看看。」

烏雲說出了這句話,就沒聲了。

木冰雲笑了笑,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烏雲是她最忠實的夥伴,她們的生命綁在一起,也是她毫不猶豫能夠信任的一頭鳥獸。

雖然她的口中時常蹦出來她聽不懂的話,但也覺得她說得非常有道理。前世她還是在烏雲的口中,漸漸知道了木風雪的真面貌。

對了,在前世臨死之前的幾天,烏雲還說有一個大秘密要告訴她的,這會兒才想起,看到烏雲沉浸在修鍊中,她也不打擾對方了。

反正她們一直在一起,至於這個秘密就後面來問吧!

木冰雲轉身,準備回去小木屋,抬頭就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人。

「表姐,你也來報名的?」

木風雪飛快的跑過來,想要握住她的手,卻看到她將兩隻手藏在了袖子裡面,根本就看不到在哪裡,眼底有些尷尬。

「嗯,準備回去了。」

「哦,這樣啊,我也是過來報名的,」木風雪想起了什麼,忽然轉身回去,跑到了凌跡塵的身邊,抱著他的胳膊,「那表姐,我先去報名了,我們回見。」

「嗯。」

木冰雲感覺到凌跡塵的視線在她的身上掃過,沒有半點感覺,轉身就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