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狠!」吳塵張大了嘴,沒想到這丫頭看了自己半天,最後憋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對付你這種人,就得狠一點。」水玲瓏知道吳塵怕什麼,雖然這樣說讓她也很不高興,但也只有這樣才能起到效果。

說著,她便捧起一捧湖水湊到嘴邊,看了看吳塵又看了看水琉璃,這才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可是這一口剛喝到嘴裡,她的小臉立刻一變,趕忙盤腿坐下,修鍊了起來。

「終於安靜了。」吳塵忍不住感嘆道。

「吳塵,你給我滾出來,不然,我滅了邵陽宗。」夏九幽看到吳塵他們居然在裡面開起了玩笑,心頭很是憤怒,直接沖著吳塵吼了起來。

「隨你的便,反正我對邵陽宗的印象也不怎麼好,你想滅就滅吧。」吳塵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你就不怕……」

「好了,那些無關痛癢的廢話你也別說了,我也懶得聽,你要是想要玄火,那你就過來拿,如果沒有那個膽子,就有多遠滾多遠,看著你就心煩。」吳塵沒好氣地道。

「你……」夏九幽被吳塵氣的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

可是,有這個吃人湖泊的阻擋,他卻拿吳塵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過去拿?別看玩笑了,那不是去那玄火,而是去送死,這一點他非常清楚。

「還不滾。」吳塵冷著,一副你再不滾,我就不高興了地模樣,氣的夏九幽差點真不顧一切的衝下去了。

「你以為這樣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你太天真了。」夏九幽強忍住心中的怒火,沖著身後的人,喊道:「來啊,將這座湖給我封起來,我要將他們困死在這裡……」 夏九幽可不打算這麼輕易地放過吳塵,就算他得不到玄火,這口惡氣他也必須要出,不然,他一輩子都不會舒坦的。

「夏宮主,你難道不覺得這樣對一個小輩很不符合你身份的事情嗎?」吳用看到夏九幽的舉動,眉頭一皺,諷刺道。

「吳用,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夏九幽現在是憋了滿肚子怒火沒處發,那還會給吳用面子。

「是嗎!」吳用可不怕夏九幽,於是沖著湖中的吳塵他們道:「小夥子,你做的不錯,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們走,諒他們也不能把你們怎麼樣。」

「多謝前輩的好意,我們暫時沒有離開的打算。」吳塵笑了笑,並沒有當真。

吳塵也知道這吳用說這些不過是想借自己來氣氣夏九幽而已,如果自己真出去了,他還真不一定能保的了他們。

不過能夠讓夏九幽難受,吳塵自然樂意配合。

「也是,那你就陪他們玩玩,等你覺得沒意思了,就到擎天宗找我,別人怕他天行宮,我們擎天宗可不怕。」吳用最後這句話完全是沖著夏九幽說的。

「吳用,你真要插手此事?」夏九幽臉色冰冷地看著吳用,眼底更是爆發出森然的殺機。

「怎麼,你想對我動手?」吳用毫無退縮之意,冷冷地盯著夏九幽。

「哼!」最後夏九幽還是敗下陣來,冷哼一聲,收回了目光。

他之所以會退縮,倒不是他真就怕了吳用和擎天宗,而是他不想再這個時候跟擎天宗徹底翻臉。

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情形之下。

如果自己真的跟擎天宗開戰,其他的勢力絕對不會袖手旁觀,到那時,他們天行宮可就要與整個流雲界為敵了。

以天行宮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與整個流雲界對抗。

「小兄弟,記住我說的話,玩膩了就來找我。」吳用也不想太過逼迫夏九幽,因為他現在也沒把握能夠將天行宮扳倒。

即便其他的實力也參與進來,勝負不過是五五之數,即便贏了,也是殺敵八百四損一千的局面,得不償失。

「我會記住的。」吳塵應了一聲。

雖然他現在沒這個意思,但也不好駁了吳用的面子,畢竟,人家明面上還是支持自己的,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走了。」吳用知道夏九幽的計劃因為吳塵的出現算是破產了,他繼續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

至於招收弟子的事情,交給下面的人做就行了。

看到吳用離開,其他幾個宗門的掌門對視一眼,也相繼離開。

夏九幽卻沒走,他不相信吳塵一輩子都不出來。

而吳塵卻無視夏九幽那可以吃人的眼神,直接坐了下來,捧起湖水喝了一口,而後立刻閉上眼睛修鍊了起來。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的功夫就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夏九幽也在這裡等了一個多月,最後,他的耐心也徹底被消磨一空,但是在他走之前,直接從流雲界調來了大量的人馬將湖泊圍了個水泄不通。

為了保險起見,他更是調來了四位真武境的長老,分別守住了整個湖泊的東南西北。

沒辦法,吳塵有玄火在手,沒有真武境的鎮守,其他人和吳塵交手,根本走不過一個回合。

可是,吳塵卻這些不以為意。

夏九幽留下的人雖然數量很多,實力也都不弱,但真正讓他感覺到威脅的只有夏九幽一人而已。

那四位真武境的長老對吳塵來說,也不過是空有一身修為的擺設罷了。

現在夏九幽等不及離開了,只要吳塵願意,他隨時都能離開。

不過,他的修為也到了突破的邊緣,他打算突破之後在離開,所以,他是一點也不著急。

至於水琉璃和水玲瓏,也是很喜歡這樣一個地方。

尤其是水琉璃,因為她的修為突破到了靈元境之後,在外面想要提升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除非前往流雲界。

但是,她現在還沒有做好準備,所以暫時還不會離開。

也就是說,正常情況下,她在流雲界是別想再突破了。

原來愛情,因爲青春 而在這裡,她每天都可以服用大量的靈液,修為提升的速度非常迅速,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她就觸碰到了靈元中期的屏障。

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再度突破。

水玲瓏就更不用說了,她的修為本就不高,在靈液的幫助下,她的修為簡直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樣迅速。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她的修為就再次突破,達到了地元圓滿之境,而且,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著。

這讓她很是激動,修鍊起來也更加賣力。。

就這樣,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吳塵的修鍊再度突破,達到了地緣巔峰,元神印記也因為突破的緣故凝練不少。

水琉璃則在半個月前就已經突破,現在她正在鞏固自己的修為。

至於水玲瓏也達到了突破的邊緣,用不了多久,她便能再次做出突破。

但是,吳塵卻不想繼續待在這裡了。

這裡的修鍊速度雖然很快,但這速度對他來說還是慢了一點,要論提升修為的速度,還是煉製丹藥服用快一些。

而且,他還得去準備《不滅聖體》第三重所需要的東西。

正如他猜測的那樣,《不滅聖體》的第三重需要的正是道火還有九種玄階絕品的丹藥。

道火還好以些,畢竟他現在有了玄火,只要他用點心,培養起來也不算困難,而且這玄火積累了不弱的力量,倒是省去了他不少的功夫。

但玄階絕品的丹藥就讓他犯起了愁來。

愁的倒不是如何煉製,而是如何湊齊這九枚丹藥所需要的藥材。

因為煉製玄階絕品的丹藥所需要的藥材都是非常珍貴的,而且需要的藥材高達上百種之多,雖然吳塵在雲水秘境里也收集了一些,但還是遠遠不夠的。

繼續留在這裡也只是浪費時間。

而他一睜眼,水琉璃也跟著睜開了眼睛,因為她突破到靈元後期之後,靈液對她的效果也大幅度的減弱。

再想靠靈液突破,已經行不通了。

所以,這段時間,她也只是在鞏固自己的修為,所以吳塵一醒來就被她察覺到了。

「準備走了嗎?」水琉璃似乎是看穿了吳塵的想法,問道。

「嗯,呆在這裡畢竟不是長久之法。」吳塵點了點頭。

「還是再等幾天吧,玲瓏馬上也要突破了。」水琉璃對此也是沒有意義,但她看到水玲瓏此刻的狀態后,就改變了主意。

「那就再等幾天……」 「你猜,皇帝為什麼把臣子的妻子和孩子抓進皇宮,而不是直接將他們處死了?」

「為什麼?」夜心沒猜,她直接問了為什麼。

「因為皇帝喜歡上了臣子的妻子,逼她和自己在一起」

「皇帝很有心機,知道臣子的妻子很剛烈,拿臣子和臣子的兒子威脅女人」

「後來了?」夜心問道。

「後來?後來那就是第二日的故事了,今日的故事我就講到這」冥天笑道,眼睛朝夜心眨巴。

雖然他沒說話,但是夜心看懂了他眼睛里的意思。

「要想知道第二天的故事,就活到那個時候啊」

正巧,這時假山外面傳來侍衛的呼喊聲,夜心拉著冥天走了出去。

「我們在這」

「心公主,你們沒事吧!我們聽說有刺客襲擊你們,就立刻趕了過來」侍衛長走過來說道,隨行的還有皇帝身邊的大太監。

「我們還好,刺客抓到了嗎」夜心點了點頭,問道。

「抓是抓到了,但是我們慢了一步,抓到他們的那刻,他們咬破了嘴裡的毒藥」

「公主殿下,當時發生了什麼,可否與老奴去見陛下說一下」張公公說道。

「好,張公公,您帶路」夜心點頭,倆人不過出來一會,又回去見獨孤梟了。

去了后,夜心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後冥天站出來說道。

「永元帝,這次的事怪我,他們是沖著我來的,是我連累了心公主,真是不好意思」冥天客氣的笑了笑,但看著夜心的時候,笑容可沒那麼客氣。

還有些賤氣。

「無事,既然你來到了我傲瀾國,就是我國的貴客,我們自然會負責你的安全」

「心兒,你以後出門也要配備侍衛,但是,這次你們怎麼又在一起?」一次是偶然,那這次怎麼又那麼悄然?

「回父皇,滄溟君說對本國的水土文化很感興趣,想看看本國的風景,但和其他的皇子公主不熟,就想讓我帶著他看一看」夜心也不想聽冥天編什麼理由了,先一步開口說道。

總歸,讓冥天說話,對她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這人看著笑嘻嘻,巴不得整死她。

「但兒臣這麼多年一直在冷宮,也沒有出去過,也不知道,所以」夜心欲言又止的看著獨孤梟。

「朕明白了,沒事,心兒,你就陪著滄溟君逛逛吧,正巧你也沒有出宮看看過,等你們休息好了,可以拿著朕的口諭出宮去看看,領略一下我傲瀾國的繁華」

「多謝父皇!兒臣遵旨」

說完后,夜心就離開了,這一天下來,實在是有點累。

心累。

夜心走了,冥天也走了,刺殺他的人,他相信很快便會來第二波,他期待那個冷宮出來的小公主的表現。

「希望你能一直活下去」

「可不要讓我那麼快失去了興趣啊」。

「不然,你會死的很痛苦的呢,我可不想親手解剖你,但是,一想到可以親手解剖你,又覺得好興奮啊」夜色的星空下,冥天坐在屋頂,嘴裡放著一顆糖,看著夜心寢宮的方向,喃喃地自言自語,又帶著些讓人發滲的 十天之後,水玲瓏的體內突然迸發出一股極強的力量,接著一股恐怖的吸力將四周的靈氣全部吸納,就連下面的靈液都被吸收了不少。

而這股力量來的也快,去的也快,當一切回歸平靜之後,水玲瓏也終於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師父,吳塵,我突破了!」隨即,水玲瓏便高興地喊了出來。

「別喊了,我們都看到了。」一旁的吳塵沒好氣地回了一句,剛剛他正在修鍊《霸天訣》,就在開闢出第三條經脈的關頭,這丫頭突破了。

而且搞出的動靜還這麼大,要不是他的境界足夠高,這一下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怎麼,我突破你不高興?」水玲瓏白了吳塵一眼。

「高興,怎麼會不高興呢。」吳塵也懶得跟她廢話,直接道:「既然你突破了,我們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離開?為什麼要離開,我還打算一舉突破到天元境呢。」水玲瓏有些捨不得這地方,短短兩個半月就讓她從地緣後期,突破到了地緣巔峰,這速度太快了。

她相信,最多三個月,自己就能在進一步,突破天元境,所以她根本不想離開。

「你還真敢想,你要是在這裡突破到天元境,我敢保證,你這輩子都別想再進一步了。」吳塵很是無語。

自己為了等她突破,都多等了十天,要是等她突破天元境,那他什麼也不用幹了。

「你嚇唬誰呢!」水玲瓏可不相信吳塵的話,她對自己的天賦還是很有信心的。

「玲瓏,吳塵說的沒錯,你突破的速度太快,這並不是一件好事,還是聽吳塵的吧。」水琉璃知道吳塵說的誇張了些,但大體上是對的。

因為突破的速度太快,並不是一個好現象,尤其在天元境之前,突破太快容易基礎不穩,這個影響可是相當長遠的。

以水琉璃的天賦,雖然不至於無法突破,但也會很麻煩。

「那好吧。」水玲瓏可以不信吳塵,但水琉璃的話,她不就不能不相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