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還需要魚餌呢,小月,坐的太久了,腿有點酸。」魏風誇張的伸著腿,將兩塊上品靈石,在手裡吱呀呀的轉來轉去。

羅凌月抿了抿嘴唇,還是起身過來,伸出小拳頭,給魏風一下下捶著腿。

哈哈!魏風心裡大笑,嘴上卻在埋怨,「你這手法不行,先按這個足三里,然後握成空心拳。」

「是那個壞女人教的吧?」羅凌月瞪著杏眼問。

「是啊,她對此樂此不疲,學著點吧!」魏風一副無賴的姿態。

「哼,半老徐娘,也讓你惦記。」羅凌月嘴裡不屑,卻還是按照這個手法,仔細的給魏風按摩。

兩條腿都按了,魏風舒坦的想要差點哼哼出聲,羅凌月伸出了雪白的小手,「伺候了半天,該打賞了吧?」

「不行,還差這個。」魏風眯縫著眼睛,嘟起了嘴。

羅凌月做了個噁心的表情,左顧右盼,突然將櫻唇湊過來,貼在了魏風的嘴巴上。

好柔軟的嘴唇,香氣立刻撲進了口腔,魏風心神蕩漾,一把將羅凌月抱住,開始狂熱的吻著她的臉。

欲拒還迎,芳息急促,羅凌月迷失了,不由也抱緊了這個她所依賴的男人。

「我愛你!」

迷亂中的羅凌月,脫口說出了三個字,將激情更是推上了高峰。

「小月!」周法通扯著嗓子一聲高喊,將二人陡然喚醒。

「師父,來啦!」羅凌月在魏風的懷裡撕扯出來,一邊整理著凌亂的秀髮,一邊跑了出去。

魏風躺在床上,久久回味著剛才美妙感覺,相處這麼久了,他也是真心喜歡羅凌月,剛才不過是嬉鬧,沒想到還真發生了夢寐以求的一幕。

等了好半天,羅凌月才洗了臉回來,紅暈仍然沒有消退。

「小月,這個給你。」魏風起身將一塊上品靈石,塞到了羅凌月的手裡。

「不,我,我用不了這麼多的。」

「你天資這麼高,將來一定會用上的,跟我客氣什麼!」

羅凌月沒有說話,眼圈卻紅了,低頭看著手裡的上品靈石。

魏風在她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小月,我剛才是逗你玩,即便你什麼都不做,我有的也會分給你一半的。」

「為什麼?」羅凌月仰著臉問,兩行清澈的眼淚滑了下來,看上去楚楚可憐。

魏風心疼的替她擦去淚痕,柔聲道:「你愛我,我也愛你,真心的。」

「小風,你前途無量,我忽然覺得,跟你很不般配。」

「別這麼說,我發誓……」

羅凌月突然捂住了魏風的嘴,「小風,什麼都別說,我信,等咱們離開這裡,我就嫁給你,絕不後悔。」

「嘿嘿,等我們結婚的時候,請師父去當證婚人,是他成全了我們。」魏風的心裡,好像裝著個蜜罐。

「讓徐猛去當伴郎吧?」羅凌月眨著眼睛壞笑。

「那可不行,我怕他哭死,晦氣。」魏風連連擺手。

「那就是朱俊?」

「他還行,可以襯托得新郎官更加英俊。」

兩人一起大笑,在這深秋的季節里,空氣漸冷,破舊的小屋卻因為火熱的愛情,充滿了暖意。

練功,補充真氣,穩固住四層修為。

魏風跟羅凌月說笑了一陣子,盤膝坐下,先是取出了早先那塊下品靈石,握在了手裡。

進入四層后,體質已經有了改善,穴竅打開,魏風很快就感覺到靈石上的特殊氣息,通過手臂,緩緩滲入到丹田之中。

這就是靈氣,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隨著調節呼吸,靈氣在體內漸漸消失,繼而轉化為真氣,留在了丹田內。 一連吃了兩碗,李春雨還是一幅意猶未盡的樣子,葉皓軒接過她的碗道:「行了,餓太久了一次不能吃太多,不然傷身子的。」

「謝謝你,我,我已經被掛在這裡幾天了。」李春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有點想哭。

「以後女孩子,最好不要一個人出現在深山老林里,這個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而且也有一些大型的動物出沒,你沒有遇到,已經算是幸運的了。」元心安慰道。

「我,我不是一個人出來的,我和朋友還有同學一起出來的,可是我們走散了。」李春雨說。

「走散?這裡怎麼會走散啊?」葉皓軒有些詫異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們在這一帶轉向了,一直到晚上,也沒有轉出去。我休息了一會兒,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然後醒來的時候發現他們不見了……我有些慌,四處找他們,可是不知道那邊有斷崖,所以就一腳踩空了。」說到這裡,李春雨還是心有餘悸。

當天晚上的情景,就像是一場惡夢一樣,讓她現在想想還有些后怕,在她眼前的明明是一片坦途,可是她走著走著,突然就一腳踩空了。

「一直沒有和他們聯繫上嗎?」元心問。

「沒有,因為在這裡手機根本沒有信號。」李春雨道。

「這個地方會走散?」葉皓軒有些疑惑的站了起來,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只見這邊的山勢高低不平,四周的樹木十分的有規則,儼然已經形成了一個遁甲八門陣法。

「怎麼,有什麼不對嗎?」元心看葉皓軒的神色有些異樣。

「沒事,這個地方的布局,挺像一個陣法的,以陰陽五行為基,如果是普通人,很容易在這裡面迷失的。」葉皓軒搖搖頭。

「是巧合,還是人為的?」元心微微的一愣:「按理說,這個地方是古代大巫棲息的地方,不應該會有人懂道家的東西的。」

「恐怕不是巧合吧。」葉皓軒四下張望了一下道:「走吧,這個地方不能多呆,最好我們天黑前能趕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

「好,她怎麼辦?」元心問。

「帶上,如果前面有鄉鎮的話,把她安置在那裡,然後想辦法送她回去。」葉皓軒說著。

「你們這是要去哪裡?」李春雨站了起來,她的腳之前脫臼了,雖然被葉皓軒接上,但是現在走路還是有些不方便。

「我們去的地方比較偏遠,你去不了。」葉皓軒道。

「你們是去探險嗎?」李春雨眼前一亮:「如果是探險的話,你們能帶上我嗎?我有過荒野的求生經驗,最喜歡探險了。」

「你不怕我是壞人?」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這女孩還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她難道一眨眼就把自己之前的經歷給忘了嗎?

「怎麼可能,是你救了我啊,如果是壞人,你會救我嗎?」李春雨毫不在意的揮揮手。

葉皓軒覺得,這姑娘對探險已經到了一個令人痴狂的地步了,不過現在把她一個人放到這種荒山野林裡面,也確實不放心,而現在他們已經深入這邊山區的腹地了,如果回去,耽擱的時間恐怕會不少。

「這樣吧,我們帶上你,向前面走,如果有比較繁華一點的地方,你就在那裡留下,然後聯繫你的家人回去,一個人千萬不要在冒險了。」葉皓軒道。

「我已經摸清楚了。」李春雨前:「這條山叫做三界山,據說是古代的時候涿鹿之戰後九黎族退進的地方,九黎又稱為巫族,所以這個地方受遠古大巫的保護,一山之隔,其實是兩個天地。」

「在向前方,人煙不多,而且大多數都是盆地山村,那裡的村民保持著最原始的生活,所以想讓我在那裡聯繫家人,有些不太可能。」李春雨道。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元心微微的一愣,李春雨說的事情,教科書上絕對沒有。

「是我的一個導師,他是研究華夏宗教文化的,是他告訴我這些,他還對我說,傳說中的巫與蠱是真的,在向前幾百里,就是湘西的最深處了,傳說那個地方,有真正的巫存在。」李春雨道。

「你想多了,那只是些傳說。」葉皓軒淡淡的說。

「我說的是真的,我的導師不是一般人,他是宗教文化研究學院的副院士。」李春雨著急了。

「走吧。」葉皓軒搖搖頭,他扶著李春雨,扛著自己的北包向前走去。

李春雨的導師說的一點也不錯,但是這種牽扯到神秘力量的事情,國家一般不會讓向外傳的,不過那名導師說的話,卻八九不離十,看來他是真的下了一番功夫的。

「你們是探險的嗎?」李春雨又問道。

「算是吧,我是醫生,我要去深山裡面找些藥材。」葉皓軒說。

「去哪裡找?我仔細研究過這裡的地形路線,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們呢。」李春雨說著又問:「是孔雀坪那裡嗎?」

「是的,你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葉皓軒指著地圖上的目的地問。

兩人是要去孔雀坪那裡,不過他們只是知道大致的方向,軍刺他們找到的電子地圖,是從邵氏科技研製出來的最新衛星裡面找出來的,因為那個地方在普通的衛星圖裡根本找不到。

那個地方很神秘,偏差是一定會有的,葉皓軒不確定具體的方位到底在哪裡。

「我看過關於那個地方的一些資料。」李春雨來了精神:「相傳那個地方是最神秘的一個苗寨,在那裡有遠古大巫的血脈世代相傳下來,大概的位置我知道。」

「你確定?」葉皓軒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他覺得這個女人處處透著不尋常。

「當然,帶上我一起吧,我會成為你們的嚮導的,我經常探險。」李春雨充滿期待的說。

「我覺得,我們是應該帶上她。」元心想了想道:「因為連你都不確定,地圖上標註的那個地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好,但是你要想辦法通知你的朋友一聲,不然的話他們會著急的。」葉皓軒道。

「我不知道他們現在哪裡呢。」李春雨微微的愣了愣道:「而且這個地方有些邪,我們三個,剛開始怎麼走都走不出來,我們本來是在一起休息的,可是我醒來之後,他們就不見了。」

「這個地由於的山勢形成的是一個陣法,以陰陽五行為基礎,你不懂那些,當然走不出去了。」葉皓軒道。

「啊,那怎麼辦?」李春雨有些傻眼了:「我男朋友和我閨蜜,會不會出事?」

「這個……只有天知道了。」葉皓軒扶著她道:「走吧,天黑前要走出這個陣勢,不然晚上又有些麻煩了。」

之前李春雨休息有幾個小時,經她這麼一耽擱,天色已經微微的有些擦黑了。

葉皓軒也不確定,這個陣法到底是人為的還是巧合形成的,因為這個陣勢實在是太大了,如果要真的是人為的,那該是要多逆天的能力啊。

因為陣法布局相當的精妙,稍微有些差池,整個陣勢就發揮不出來他原本的效果,葉皓軒總覺得這個地方有些怪怪的,總之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比較好。

好在天黑之前,總算是走出了這個迷宮一樣的陣勢,三人一起向前又走了數公里的路,只見一片森林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天晚了,前方停宿。」葉皓軒看了看前面的地勢,晚上在森林裡面過夜顯然是有些不明智的,這個地方人跡罕見,鬼知道裡面到底有沒有什麼兇猛的動物。

不過好在不管在兇猛的動物,都會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怕火,只要晚上在這裡生上一堆火,一般情況下都不會有東西靠近。

「在這裡吧,挺不錯的。」元心找了一片空地,這個地方臨著小溪,而且周圍堆起來的石頭又是天然的屏障。

「行,就在這裡吧。」葉皓軒解下背包,把裡面的帳篷給拿了出來,他的帳篷不是市面上需要搭的那種,而是很小的一團泡沫狀的東西,只要按下上面的按鈕,就會自動生成,裡面利用的是納米科技。

這款帳篷是邵氏科技研發出來的最新產品,葉皓軒臨走的時候邵清盈送過來的,反正體積也好,葉皓軒直接帶了即幾個出來。

「這是什麼?」李春雨吃驚的看著那自動形成的帳篷,這比市場上賣的那些需要搭很久的先進多了,而且裡面的材質具有保暖透氣的效果,睡在裡面絕對不會感覺到悶。

無良夫郎太腹黑 「邵氏科技的產品,現在還沒有上市呢。」葉皓軒笑了笑道。

「太先進了,什麼時候上市我一定要買一個去,不然的話探險的時候單是帳篷都要佔據我好大的地方。」李春雨興奮的叫道。

「你這個,就送給你了。」葉皓軒笑了笑,這個女孩對探險很熱衷。

「真的嗎?這個……需要不少錢吧。」李春雨有些猶豫的說,畢竟這玩意看起來很先進,如果要用錢買的話,一定需要不少的錢。 咔嚓一聲響,手裡的下品靈石碎了,魏風頗有些心疼,還是丟在了一邊。

不夠用!

丹田裡的真氣多了些,距離充盈還是很遠,魏風不舍的拿起那塊上品靈石,握在了手裡。

上品靈石的價值高,不止體現在靈氣充足,而是其中蘊含的靈氣更為純凈,具有更高的轉化率。

端坐了兩個時辰,好像沒吸收多少上品靈石內的靈氣,可是,丹田內的真氣,已經開始主動沿著小周天運行起來。

魏風感覺身體非常舒暢,輕飄飄如同雲里霧裡,這一刻,他終於體會到修行的美妙。

對一名培元期的弟子,一次賞賜兩塊上品靈石,喬冉的出手可謂大方到了極點。

這其中有魏雪舞的原因,更為重要的是,青雲門最近這十年,一直呈現倒退的形式,作為一名掌門,喬冉比任何人都憂心如焚。

感受到魏風修為的變化,喬冉是震驚的,隨即明白周法通之前所做的一切,他選擇不點破,卻送了靈石,就是想要悄悄的重點培養魏風,一鳴驚人,重振青雲門。

只有天靈根的修士,才會晉級的這麼快,也許之前長老們都探查錯了。

喬冉心裡是這樣猜測的,也不無道理,沒人見過傳說中的天靈根修士,整個烈風宗都沒有這樣的奇才。

魏風能夠快速晉級,當然是因為他那雙特殊的眼睛,還有危機重重,形式所迫,不得已才冒險沖關。

幾天後,魏風四層修為已經穩定了下來,他決定開始練習扇子上記錄的秘法,隱氣決。

仔細觀察丹田內的氣團,尋找八個閃光點,用了整整一個晚上,他還是找到了,開心的差點笑出聲來。

用意念同時關注八個點,難度相當大,為了今後的安全,魏風決不放棄,多次努力下,他甚至看到了八個點的不同,上面好像有奇怪的符號。

人體真是奇妙,藏著巨大的潛能,魏風從來沒對自己的身體如此感興趣,簡直樂此不疲。

順時針轉動,收!

魏風用意念快速轉動上方的八個亮點,身體內的所有真氣,瞬間迴流,經脈閉上了,而丹田內的真氣,奇迹般的凝固成原來真氣種子時的狀態。

哈哈,老子真是修鍊奇才啊!魏風自我陶醉,但是,很快便笑不出來了,恨不得要放聲大哭。

修為斂去了,亮點找不到了!

這就相當於有了一盒寶藏,鎖上了,卻沒有鑰匙打開,還有個屁用!如何釋放修為,又成了必須面對的大問題。

那顆像真氣種子樣的氣團里,一定有八個亮點,但是凝固成一團,越發難找。此時魏風太疲憊了,準備好好休息一下,再施展眼功,研究釋放修為的方法。

然而,隨後發生的一切,如果能夠一直睡下去,魏風寧願永遠都不要醒來。

中午時分,魏風懶洋洋的從床上爬起來,羅凌月端來了洗臉水,他草草洗了把臉,準備再給周法通製作一批符紙。

突然,法器宮的大門被強行推開了,一行人闖了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