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辰的努力運轉真氣,蘇雲汗如雨下,但收穫不小。蘇雲吐出的廢氣,讓丹樓中白霧騰騰。隨著廢氣的排出,丹田中的真氣被提純了整整兩倍有餘,一股暖流在丹田流動,蘇雲終於做到了將真氣液化。

蘇雲這三年因為試藥,體內殘留的藥性,讓他的真氣雜而不純,方才卡在八級武者整整三年有餘。一朝突破,真氣液化,成為九級武者,蘇雲喜不自禁。

盤坐在地,蘇雲靜靜的休息著,回憶著剛才的點點滴滴,蘇雲忍不住感嘆了起來。

「這幾年當葯童,每天種葯,浪費了太多時間,我根本沒時間修練。每天試藥,讓我的身體殘留太多雜亂的藥性,真氣液化也比常人難上多倍。若非上天眷戀,讓那個散修一縷殘魂被我所奪,這一生恐怕無望成為強者,只能當一輩子小葯童……我起點太低,落後別人太多,必須加倍努力,我距離將液化的真氣升化成真元,僅有一步之遙,不能浪費時間了。」

感慨了一下,蘇雲又爬了起來,已經耽誤的三年,沒有辦法挽回,除了勤奮之外,別無選擇,好在變態的精神力,散修的記憶,讓自己擁有更多的優勢。

丹樓中,葯氣撲鼻,嗅著葯香,蘇雲忽然興奮了起來。蘇雲獲得了那個散修的一些記憶,腦海之中,多了許多煉丹術。

利用丹樓中的藥材,蘇雲完全可以煉出更好的丹藥,輔助自己聚成真元。但是私自動用宗門藥材,如果被抓住,會被重重的懲罰,甚至有可能被廢掉武功逐出宗門。

冒險,還是不冒險,讓蘇雲猶豫不決。

蘇雲現在的實力太弱,在靈劍宗中幾乎等於一隻螞蟻,任何會危及性命的事必須精慎,蘇雲沒有被興奮沖暈大腦,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丹樓中每一顆藥材都有記錄,如果被人發現自己偷盜了藥材,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蘇雲沒有去動那些藥材,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廢棄在牆角的一堆堆藥渣,這些藥渣已經被火龍丹師遺棄,大部份草藥的精華被提取,但依然還有少量的藥性遺留在藥渣之中。

蘇雲的記憶中,那個散修的煉丹術比火龍丹師不知要高多少倍,利用腦海中更為高級的煉丹術,將這些藥渣提純重新煉藥,變廢為寶,對現在的蘇雲來說,也並不難。

這些本就打算倒掉的藥渣,自己拿了,宗門也不會怪罪。這般一想,蘇雲沒有猶豫,開始行動了起來,將那些藥渣快速的分類,一陀陀藥渣被蘇雲快速的分撿了出來,劃分成一堆堆。

鼻子略略一嗅,蘇雲就知道這些藥渣裡面蘊含著什麼藥性,藥力還剩下幾成。

蘇雲這種查顏觀色,辨別藥材藥性的能力,遠遠超過了靈劍宗的火龍大丹師。

花了半個時辰,蘇雲將那上百公斤藥渣,分成了幾十小堆。

點燃爐火,扔上幾塊靈石,點燃之後,蘇雲將那些藥渣放在丹爐之中煉化。

仔細的控制著爐火,不停的往丹爐中添加各種的藥渣,蘇雲就像孵蛋的母雞看守蛋似的,目不轉睛的守在丹爐邊。

兩個時辰過去,一股強烈的葯香四溢出來,丹爐之中,出現了五顆黃色的丹藥。上百公斤藥渣,用了大半之後,提煉出來的精華,只夠煉出四枚『化元丹』。

化元丹擁有將真氣升化的作用,對武者將真氣升化成『真元』大有幫助。

蘇雲激動的拿起丹藥嗅了嗅,按腦中記憶,這五枚丹藥的藥性已經達到了三成左右,不過蘇雲很滿意,畢竟這是藥渣所煉。

天微微亮了,蘇雲不敢大意,快速的收好五枚丹藥,熄了爐火,返回房中,一口將兩顆『化元丹』吞了下去。

化元丹入腹即化,蘇雲感覺肚子快速的膨脹了起來,丹田中的真氣像沸騰的開水,不停的翻湧著。

蘇雲知道這是化元丹在幫助自己升化體內真氣的原故,當下靜守心神,任憑體內翻江倒海,蘇雲紋絲不動。

如煙似霧的白氣從蘇雲口中吐出,在化元丹的幫助下,體內液化的真氣再次升化,真氣的雜質化成廢氣再次被排出,只保留最精純的能量留在丹田之中。

時間再度流逝,體內真氣沸騰,蘇雲感覺腹中好像有座火山在不停的爆發,滾滾的熱浪在丹田之中劇烈的運動,真氣的中雜質不停化成廢氣從口鼻排出,一絲絲精純的真元慢慢出現在丹田中。

下了一夜的小雨停住了,明媚的晚光從外面照了進來。

蘇雲微微睜開了雙眼,從床上跳了下來。

丹田之中,狂暴的真氣已經安靜了下來,海量的真氣被提純之後,凝聚成豆子大小一團赤紅色的氣體存留丹田之中。

「這就是真元嗎?」

蘇雲抑制住激動的心情,當下試著催動真元涌遍全身。

隨著意念一動,那股精純的能量,瞬間聚到了指尖,蘇雲伸手一彈,嗖的一聲,一道紅色的指力暴射而出。丹樓堅硬的石牆被射出指頭大小的一個洞,深達五寸。

蘇雲驚呆了:「好猛強的威力,這比從前的我何止強上十倍,想不到擁有真元的真武強者,攻擊力這麼強。」

蘇雲狂喜,這一夜的變化,已經徹底的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沒人會想到,卡在八級武者三年的蘇雲,不但在一夜之間,將真氣提純液化,成為九級武者,還更進一步,凝出了真元,晉階真武境界,氣海丹田的容量也足足大了十倍有餘。

實力的暴增,讓蘇雲激動萬分,他就像個貪玩的孩子,喜不自禁的催動真元涌遍全身,真元運行的流暢感,讓蘇雲說不出來的舒服。

錯嫁太子妃 蘇雲正享受著真元瞬間周遊全身產生的快感,忽然間,身體一陣燥動,心臟之中赤浪滾滾,一股股狂暴霸道的能量似乎要從心臟之中噴出來,隨即全身上下如同火燒,血液像沸騰的岩漿,劇烈的翻騰。

蘇雲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我已經凝成了真元,怎會身體還出現這樣反常的情況?」

心臟中的異火,沸騰的熱血,讓蘇雲汗如雨下,心急如麻。

「難道我們家族的那個傳說是真的,我們家族在數萬年前,真有那種可怕的血脈。」

身體的異常,讓蘇雲忽然想起了家族那個被遺忘的傳說。

; 沸騰的熱血,讓蘇雲想起了關於家族的一個古老傳說。

蠻荒大陸奇大無比,擁有許多數之不盡的傳說,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血脈傳說。

傳說蠻荒大陸上,有一些神奇的家族,擁有太古、遠古、上古遺留下來的神魔血脈,這些恐怖的血脈,如果被開啟,將會讓人成為超凡的存在。蘇家正是這眾多血脈傳說中的一個。

傳說蘇家在數萬年前,有一位先祖擁有神奇的融血能力,這位老祖融合了九種神魔血脈,成為九陽聖脈,擁有神靈一般強大能力,只是不知為何,這位老祖後來無原無故消聲匿跡,從此杳無音信。

自那位老祖之後,數萬年過去了,蘇家也再也無人能夠恢復強大的血脈。隨著時間的流逝,後代子孫不停的與外姓通婚,血脈不停的稀釋,傳說也越來越少被人提起,無法恢復強大血脈的蘇家被整個世界遺忘,從此沒落。

家族的傳說居然是真,一切在自己身上應驗,蘇雲整個人激動得顫抖了起來。

「我們蘇家擁有太古遺血,如果能夠恢復一種血脈就能成為超級強者,如果能夠恢復九種太古遺血,九血歸一,便能成為至高無上的九陽聖脈,便可傲視天下。」

激動了片刻之後,蘇雲又疑惑了起來:「數萬年來,我蘇家先祖無人能恢復血脈之力,為什麼我現在有激發太古遺血的預兆?」

蘇雲不認為自己的天賦能超過先祖,但是有一點蘇雲可以確定,那就是自己超強的精神力,絕對超過了任何祖先。

「難道是因為我得到了那個散修的魂魄,精神力提高了十倍,所以才激發了我體內的太古遺血!」

迷惑解開之後,蘇雲更為喜悅。

今日三喜臨門,蘇雲不但一朝之間突破九級武者,成為真武強者,還擁有那位散修精湛的煉丹和煉器陣法記憶,更讓人欣喜的是,蘇雲竟然意外的激發了太古遺血。

蘇雲的心一下狂野了起來:「我擁有太古遺血,還有可能成為九陽聖體,我蘇雲此生註定不凡。」

瘋狂的喜悅,讓蘇雲很想放聲大笑,但卻生生的止住了笑聲。

太古遺血,九陽聖脈,這事如果傳出,無數的強者會將蘇雲當chéngrén形聖葯,他們肯定想幹掉蘇雲,拿他煉丹。

現在泄露秘密等於自殺,蘇雲只能強忍喜悅,捂嘴傻笑。

激動之後,蘇雲平靜了下來。閉上雙眼,蘇雲開始仔細的瀏覽腦海中那龐大的記憶,想看看以那位散修鍊丹能力,能否幫助自己恢復太古遺血,凝成九陽聖體。

短暫的搜索記憶,蘇雲眉頭皺了起來。

「要恢復太古遺血,需要煉製『血神丹』,血神丹需要妖皇之血和太古遺種的血液為引子。這簡直難比登天,一位妖皇足以橫掃一域,要弄到妖皇之血難比登天啊!太古遺種,能夠輕易屠滅一國,同樣難弄啊!」

蘇雲搖頭嘆息,縱然自己擁有超強的煉丹術,但沒有材料,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想要一瞬間太古遺血,幾乎是不可能,至於九陽聖脈,沒有恢復太古遺血之前,連想都不要去想。蘇雲沒把握一瞬間恢復血脈,不過慢慢的恢復血脈,蘇雲還是很有信心。

「先從提純血脈開始吧,只有血脈更純,恢復太古遺血的希望才更大。哪怕是恢復九脈中的一脈,就能讓我受益無窮。我得先煉製『煉血丹』和『血元丹』凈化血脈,不過材料同樣有點困難。」

『煉血丹』和『血元丹』需要妖獸精血為藥引,越高級的妖獸血液,是越好的藥引,除此之外,還需要十幾種靈藥,才能煉製成丹。

靈藥珍貴無比,一株靈藥,價格就達到了萬兩白銀,甚至十兩萬白銀,靈劍宗的藥材庫,都由真武後期強者看守,偷肯定是不行。就算是火龍丹師需要這些藥材,都必須登記才能拿到手。丹樓之中,根本沒有靈藥儲存,蘇雲就像想順手牽羊,也無法在這丹樓之中弄到靈藥。

「看來,只能想想其它的辦法了,羅天城的拍賣行常年拍賣丹藥,我煉上幾顆珍貴的丹藥,一定可以賣出好價格。」

蘇雲想了一想,決定趁著火龍丹師還沒回來,開始將餘下的藥渣繼續丹藥。

丹樓中剩下的藥渣並不是很多,而且效果不是很好,無奈之下,蘇雲只能動用另一種增加藥效的方法。那就是散修普遍採用的『引氣術』。

『引氣術』可以牽引天地靈氣涌用藥材之中,能夠增加藥材三分之一左右的藥性,但是動用引氣之術對精神力的消耗極大。不過這一切都在蘇雲可承受的範圍之內。

當下蘇雲利用強大的精神力,開始接引天地靈氣湧入煉丹爐中。

蘇雲的精神力很強,但以那些散修的眼光來看,僅僅只相當於鍊氣期的修士,只能引動方圓百米之內的天地靈氣。光這些天地靈氣,不足以讓這些藥渣煉成更高級的丹藥,無奈之下,蘇雲咬破手指,將體內的一滴精血滴入了丹爐之中。

蘇雲擁有太古遺血,就算還沒激發血脈之力,但這些血脈遺留在血液之中,哪怕只有純度百分之一太古遺血,也堪比二品靈藥。

隨著天地靈氣的湧入,和稀薄的太古遺血滴入丹爐之中,爐中香氣更盛。蘇雲專心的煉製著二品靈丹『擴脈丹』,二品靈丹『真靈丹』。

擴脈丹,依靠太古遺血的霸道,可將武者的筋脈擴充強壯一倍,還能讓氣海丹田更為穩固,對真武和靈武強者都有用。

而真靈丹,能夠讓九級武者輕易的提純真氣,並且可以輕易凝聚真元。這兩種丹藥對蘇雲暫時無用,但對九級武者和真武前期來說,幾乎是至寶。

兩個時辰之後,日上桿頭,已是第二日中午時分,蘇雲終於將兩種丹藥煉好。

飛快收好丹藥,蘇雲正yu離開靈劍宗。丹樓外,忽然響起了一個少年的聲音。

「弟子羅勇,求見火龍丹師。」

蘇雲不耐煩的叫了一聲:「火龍丹師不在,你改日再來吧。」

「丹師不在!」

門外少年聽到此言后,直接推開門,趾高氣昂的走了進來。

眼前少年,名叫羅勇,是靈劍宗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實力達到了九級武者。外門弟子每個月會得到靈劍宗賞賜兩枚聚氣散,而且羅勇的家族還是天羅城三大家族之一,這傢伙從小養尊處優,一直很高傲,以前沒少欺負蘇雲。

羅勇瞧著蘇雲,沒好氣的哼了起來:「外門長老讓我來拿一枚『聚氣散』,小葯童你快點給我去拿,別讓大爺等太久。」

想起這傢伙經常欺負自己,蘇雲就不爽。

「一個九級武者,有什麼好高傲的。」

蘇雲厭惡的輕哼了一聲,轉身走向了丹房。

羅勇耳朵極靈,蘇雲這低聲一哼,居然被對方給聽到了,這傢伙不爽的走了過來。

「慢著,小葯童,你剛才說什麼?」

蘇雲冷笑轉身:「我說什麼,你不是聽見了嗎?」

閃身一縱,羅勇攔在了蘇雲面前。

「小葯童,你是不是吃錯藥了,以前見了老子,乖得像孫子,今天不但敢在背後說我壞話,還敢頂嘴?」

看著蘇雲,羅勇頓時驚訝了,他不知道這個卡在八級武者三年的小葯童,有什麼底氣跟自己這樣說話。羅勇已經在想打斷蘇雲哪根骨頭好,再讓這傢伙在自己面前跪下求饒,讓他知道九級武者的尊嚴不是八級武者可以挑釁的

羅勇不知道蘇雲其實心中也在這麼想,已經進入真武境界,九級武者在蘇雲面前,不過只是個靶子,蘇雲想打就打。不過,蘇雲不想跟這種小人物糾纏,自己還要去拍賣丹藥,煉製『煉血丹』和『血元丹』來提純血脈,哪有空跟這傢伙磨蹭。

強忍不爽,蘇雲再次哼了起來:「羅勇,你到底是來拿丹,還是來找茬的?好狗不擋路,給我滾開。」

羅勇瞪大著眼睛,張大著嘴巴:「我耳朵沒聽錯吧?你是在罵我?」

蘇雲呵呵一笑:「爺爺罵的就是你,聽明白了嗎?」

羅勇一時被罵懵了,如果說剛才蘇雲背後偷偷說自己壞話,是以為自己聽不到,可現在,這傢伙就是指著自己的鼻子在罵,這傢伙哪來的底氣,誰借的膽子。

羅勇的火氣一下竄上了九霄雲外:「蘇雲,你是找死,一個試藥小葯童,居然敢罵我。」

暴怒的羅勇,一怒揮拳,轟向了蘇雲的胸口,真氣裹著拳頭,這一拳的力量,達到千餘斤,而且速度奇快,根本不是八級武者可以擋住的。

「你小子躲也躲不了,就等著被老子一拳打飛吧。」拳出之後,羅勇腦中就閃現了這個念頭。

「砰!」的一聲,羅勇的身體直接被蘇雲隨手一揮拍飛,倒飛十米,重重的摔在了石壁之上,撞得羅勇頭昏腦脹,全身生痛。

搖了搖暈乎乎的腦袋,羅勇趴了起來,難以置信的瞪著蘇雲,羅勇有點想不明白,事情怎麼跟自己預料的不一樣,這傢伙不是卡在了八級武者三年了嗎?八級武者不是應該被自己一拳打飛的嗎?怎麼被打飛的是自己……。

胸口一陣疼痛,羅勇眼中閃動著怒火:「你什麼時候突破成為九級武者的。」

「我有必要告訴你嗎?」

「九級武者了不起嗎?老子剛才大意,再吃老子一拳。」被暴打的羅勇,一怒之下,動用了高級武技『化鐵手』,一股黑色的真氣覆蓋雙拳,羅勇的雙手,變得好像鐵一樣硬,身體一縱,羅勇飛撲而來。

羅勇的身體才飛出三米左右,又是一聲清脆的巨響。

一隻真氣所化的拳頭,在半空中,轟中了羅勇的胸口,如同被千斤巨錘砸了一下,羅勇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直接被拍飛,再次撞在了石壁上,骨頭髮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羅勇胸口肋骨被蘇雲轟斷,像條死狗一樣,貼著牆壁滑了下來。

「真氣液化,你不但成為了九級武者,還已經將真氣提純,真氣液化了……你什麼時候做到的,我想不明白,我天天修練,我還每月有聚氣散,你有什麼……你除了種葯,就是試藥,你怎麼會比我更強,不……你沒那麼強,你身上肯定有一件玄器,只有玄器才能讓八級武者實力大增。」

嘴角流血,羅勇身體抽搐,氣得顫抖,恨得咬牙切齒,他絕對不相信以前任憑自己欺凌的那個小葯童,實力比自己強。惟一的解釋,這小葯童弄到了一件玄器,剛才是用玄器輔助真氣外放,打傷了自己。

「蘇雲,你死定了,玄器只有前十的內門弟子才能擁有,你敢用玄器打傷我,哈哈,我告訴別人,你就死定了,很多人會來搶你的玄器,反正你這小葯童,火龍丹師也不會在乎的,你死定了。」羅勇哈哈賤笑著,只要自己將蘇雲擁有玄器的事告訴別人,蘇雲不死也得脫層皮。

「啪!」

羅勇的話還沒說完,被蘇雲隔空扇了一個耳光。

蘇雲拿著一枚聚氣散微笑著蹲在了羅勇面前:「以前欺負我很爽嗎?現在換我欺負你,你還爽嗎?想不明白為什麼挨打吧,哈哈,那就慢慢想。你可以滾了,這破丹,你就慢慢啃吧。」

將聚氣散塞在了羅勇懷中,蘇雲毫不客氣的拎起羅勇,將他扔出了丹樓。

撲通一聲,羅勇被扔出之後,重重的摔在了石板上,暈死了過去。

懶得去理暈死的羅勇,蘇雲揣好丹藥,以火龍丹師命令自己下山採藥為由,輕鬆的離開了靈劍宗。 蘇雲快步走下劍靈山,買了個斗笠罩住頭部,稍稍偽裝了一下,就飛快趕往百里之外的一個羅天城。

羅天城地理位置特殊,是九個城市必經之路。除此之外,它還毗鄰大海,是天羅國重要海上碼頭。

通過羅天城出海,可以從海上前往東靈古域十幾國。重要的交通樞紐,繁華的海上通道,每天上百萬不同的人從羅天城經過,讓這個城市格外繁華。

許多商會看中了這點,紛紛在羅天城立足,各種交易市場,各種拍賣場,星羅棋布。每天在羅天城交易的藥材,寶石,香料,皮貨,礦石,武器……等等物品,數之不盡。

蘇雲動用靈劍宗普通弟子所修練的『踏雲功』,快速的向著羅天城跑去。順著寬敞的馬路,蘇雲一路狂奔,四周草叢,平原不停的倒退。一個半時辰左右的狂奔,蘇雲汗如雨下,終於到達了羅天城。

一堵堵高達二十餘米的寬厚石牆像巨龍一樣綿延百里,將羅天城給圈了起來。

靈劍宗雖然只是個八品宗門,但卻是星羅國五大宗門之首。在星羅國中,還是很有面子,蘇雲沒受到任何阻攔,直接進入了羅天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