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衍嬰變期實力的凶獸,趙青與陳蛟幾乎持平。

但是,三衍嬰變期實力的凶獸,則相差巨大。

四衍嬰變期實力的凶獸,趙青更是沒有。

趙青越戰,越是瘋狂,心中怒喝道:「陳蛟小兒,若非你老爹侵吞馴獸分盟資源,私下豢養了這些畜生,憑你的能耐,何以與我匹敵?」

「轟轟轟……」

狂暴的氣流肆意涌動,巨大的爆炸、憤怒的嘶吼、兵刃法寶與骨肉撞擊之聲,連綿不絕。

千里之內,好似人間地獄,慘不忍睹。

陳蛟的三百凶禽,與趙青的兩千嗜血鬼蝠,在嬰變期實力的戰團之中,根本就如炮灰一般,大量的屍體,從萬丈高空墜落大地,景象極為壯觀。

數只嬰變期的凶獸,衝進嗜血鬼蝠群中,嗜血鬼蝠的屍體,更是如雨而下。

陳蛟與四名白宗長老,遠避千里,養精蓄銳。此刻還未到他們出手的時候,單就是陳蛟的御獸,就足以抵禦下悟色一眾的首波攻擊。

「啾!」

紫漪化作百丈黑凰,嘶鳴之聲,令所有凶獸的獸魂,感到本能的恐懼,巨大的身軀禁不住顫抖起來。

紫漪駕御黑凰,專門朝二衍和三衍嬰變期實力的凶獸,撲殺而去。

曾經無往不利的黑凰,面對二衍三衍嬰變期的凶獸,不再是一口吞噬,而是要糾纏片刻,方才重創。

與此同時,黑凰也遭受多次重重撞擊與凶獸神通的攻擊,玄異魔氣不斷消耗散逸。

靈寂數月,對紫漪的實力,造成了巨大影響,黑凰之威,不如往昔那般凌厲。

不過,這並不代表紫漪落入下風,黑凰的滔天殺意,令凶獸產生怯戰的驚恐。若非陳蛟強行御使,這些凶獸,定毫不猶豫地掉頭就逃。甚至,還會俯下身軀,主動俯首。

……

就在這邊廝殺成災之際,燕瀾依舊面對著氣勢越來越強的白無欲,面色森然,殺意涌動。

沒了後顧之憂,燕瀾便能集中所有心力,元神瘋狂催動,一股又一股的力量,凝聚於他的雙手之上。

燕瀾本想動用幽獄冥燈,但是,他只能將二十丈之內的修士,強行攝入到幽獄冥燈之中。

此前,他對戰白煙熾烽,即便竭盡所能,也只能靠近到白煙熾烽三十丈距離。

白無欲的警惕與防禦,更為敏感與強大,他無法靠近白無欲二十丈之內。

當初能將趙青攝入幽火空間,乃是燕瀾詐傷,誘使趙青靠近,他方才得手。

因此,幽獄冥燈在此時便失去了作用。

燕瀾眉頭緊鎖,時間已經過了四息,這四息之內,他向白無欲斬了一劍、祭出三蟒二虎、獲得了趙青之助,隨後又發動了雷魂之力攻擊。

但是,燕瀾所有的搶先攻擊,都無法對白無欲構成威脅。

白無欲體內融入的修士魂魄,實在太多。

燕瀾每一波攻擊,都被白無欲體內魂魄的極招擋下。

四息之內,燕瀾已經殺死近二十道嬰變期修士魂魄,白無欲依舊神色如常,並未有一絲惋惜之色。(未完待續)

ps:感謝辰軒兄的催更票,讓仙子有了巨大的動力。當然,這也是因為,最近繁瑣的事情有所緩解,仙子稍微清閑了一些,方才能夠連碼三章。無論怎樣,感謝一直支持仙子的朋友,真誠地說聲謝謝! 二十道嬰變期修士魂魄,施展極招,雖非同時爆發,也未像眼前這般,得到白無欲的修為加持,但所釋放的威能,皆是這些修士生前巔峰極招。

燕瀾摧毀他們,看上去不動聲色,實則也消耗了巨大的力量。

燕瀾深吸一口氣,盲目的攻擊,只會使白無欲氣勢越來越強,反令他自己無法蓄勢,落入下風。

此刻,方圓萬里內的戰鬥動靜,實在太大,餘威更是波動到數萬里之外。

在這荒遠之地,各宗各派均是佔地千里,大型宗派,更是霸佔萬里區域,一般均是井水不犯河水。

因此,某一區域發生戰鬥,不會波及其他宗門,也很少會被其他宗門所知曉。

不過,這裡的動靜實在太大,三衍四衍嬰變期修士對抗,上千頭凶獸混戰,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戰。

萬里之外,越來越多.的修士,謹慎地朝這裡靠近。

隨著人數越來越多,原本遠遠觀看的修士,便隨著人潮,朝戰鬥中央靠攏。

片刻之後,圍觀的修士,數量居然達到了五百人之多。

這些修士中,修為高者有三衍嬰變期,其餘強者多為一衍嬰變期,元嬰期的強者,則是佔據了大多數。

畢竟,嬰變期修士,還是頗為罕見,雷獅皇國偏遠之地,尚未多到嬰變滿地走的地步。

隨著這些修士的靈識,掃過戰鬥中央區域。目睹戰鬥實況時,原本悠然自得的神色,驟然劇變。

「天。幾十頭嬰變期的凶獸混戰,難道,難道是馴獸聯盟出手了嗎?」

「有些古怪,若是馴獸聯盟,那怎會出現凶獸對戰的場面,難道是馴獸聯盟出現了內訌?」

「好像不是,那幾個老者。看上去眼熟,想起來了,他們是白宗長老。不是馴獸聯盟的人。奇怪,他們怎會在這裡?」

「與白宗做對的人中,那三個老傢伙,是劍華門長老。不過。那幾個年輕人。看上去極為面生。劍華門與白宗,看上去好像是死對頭,他們怎麼杠上了,並且還有如此之多的凶獸出手?」

「你們看,那……那是白宗掌門白無欲,好強的氣勢,白無欲果然是這一區域的霸主,四衍嬰變期的修為。當真恐怖!」

「白無欲前面的小傢伙,看他那副架勢。是要跟白無欲對著幹嗎?」

「哈哈哈,那小傢伙是吃飽了撐著了吧,居然敢和白無欲干,簡直是找死!」

「……」

眾多修士,議論不止,隔岸觀火,好不痛快。

大多修士,是看個熱鬧,不過依舊有修士,看出了一些端倪。

一名獨眼修士沉吟道:「嗯?有些不對勁,那個小傢伙,若是那麼容易對付,白無欲的氣勢,也無需提升到這般恐怖。這個小傢伙,真的需要白無欲費那麼大的力氣?」

一名細眼老者,挑著眉頭說道:「呵呵,怎麼可能,那不過是白無欲在試驗他的新絕招罷了。這小子,絕對在白無欲一招之下,灰飛煙滅,不信,咱們賭一把。我若說錯,手中這把寶劍,就是你的。我若說對,你就將你手中寶劍,恭送與我,如何?」

細眉老者手中寶劍,閃爍銀芒,品階竟達人境六品,足堪至寶,否則他也不會時刻拿在手中。

四周其餘修士聞言,目光皆是轉向細眉老者手中寶劍,目光之中,皆有貪婪之芒。

不過,想到細眉老者修為高達三衍嬰變期,他們都只好咽了咽口水,收斂起貪念,將目光轉向獨眼修士。

只見獨眼修士手中之劍,漆黑如墨,看似平凡,但許多人卻是知曉,此劍同樣高達人境六品,乃是獨眼修士宗門的鎮宗之寶。

顯然,細眉老者看上了獨眼修士手中之劍,奈何獨眼修士修為與他相差無幾,不好強奪,方才出此主意。

獨眼修士微微遲疑,目光緊凝燕瀾,察覺燕瀾周身異芒閃爍,神色毫無畏懼。隨後,他將目光放在細眉老者手中寶劍上,咬了咬牙,沉聲道:「好,老子就跟你賭一把,諸位,請給我們做個見證。」

「好,大伙兒眼睛都敞亮點,這個賭戰,可是不小,誰要是食言,以後在修真界可不要混了。」

獨眼修士言畢,當即有許多修士高呼起來。

獨眼修士目光沉冷,心道:「我比你們先到此地,此子竟可滅殺白煙熾烽,扛下白無欲第一波極招攻擊,此招之下,那小子即便落敗,也應不會灰飛煙滅。小子,你得爭點氣,老子可是在用大半身家,為你打氣啊!」

此刻,獨眼修士握住黑劍的手,都已沁出了汗水。

細眉老者見眾人高呼,聳眉一笑,道:「好,老夫向來一言九鼎,白無欲快出手了,我等就好好一觀吧。」

言罷,細眉老者心中冷哼道:「白無欲修為高達四衍嬰變期,方圓十萬里,無一敵手。這小子看上去不過十幾歲,即便是大宗大派的天驕,也斷無可能在白無欲極招之下活命。而且,很顯然,白無欲是想一招取了這小子的命。獨眼老鬼,你的寶劍,老夫就不客氣了。」

獨眼修士身後幾名弟子,均是悶悶地撅著嘴,他們不敢相信,燕瀾與白無欲,如此天壤之別的實力差距,他們的師父哪來的自信,敢斷定燕瀾不會灰飛煙滅。

細眉老者身後數名弟子,則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心中紛紛鄙夷道:「這個獨眼老傢伙,真是白活了幾百歲,一隻眼睛真是不如兩隻眼睛看得清楚。就是不知,師尊贏了那把寶劍,會賜給誰?」

觀戰的氣氛,在這一賭戰之後,更是達到了高氵朝,喧囂之聲,震蕩四野。

當然,圍觀修士中,也有少部分人,心知親眼目睹這般級別的戰鬥,堪稱人生幸事。故他們始終聚精會神,專心觀摩戰鬥,未與四周修士口舌之爭,以期從中有所領悟。

……

時間已過五息,可是白無欲氣勢還在提升。

燕瀾目光森然,此刻,他判斷出,白無欲此時的修為,運轉離魂御道訣,頗為吃力,否則,絕不會消耗這麼久蓄勢。

若是普通絕招,蓄勢這麼久,早已被對手轟殺。

可白無欲不一樣,他的體內,有除之不盡的修士魂魄護體,便給了他足夠的時間來蓄勢。

通常蓄勢越久,威力便是越大。

燕瀾的魂力,感應到越來越多的修士在數千里之外圍觀,他嘆道:「我若躲進禪心空間,定可無礙,但白無欲必不會浪費此招,數千里距離,他轉瞬便至,若不破了他此招,他定會將此招,施加在紫漪他們身上。」

「我不能退,我要戰,我要讓我燕瀾之名,擁有足夠的震懾力。」

燕瀾雙拳猛地一握,一股強大的戰意,當即從他身上散發開來,上沖九霄,下達九淵,令不少圍觀修士,都身受感染,熱血沸騰起來。(未完待續……) 燕瀾目光炯炯,戰意滔天,原先的一切顧慮,盡皆拋到腦後。

隨即,燕瀾掌前,三丈大小的天道雷字,陡然一顫,隨即扭動起來,變成四丈大小,同時,雷字的筆畫好似有生命一般,衍化開來,比原先有所增加,顯得更為玄奧。

燕瀾目光猛地一凝,旋即嘴角咧開,若有所悟。

「哈哈,不屈戰意,昂然意志,霸道毀滅……這皆是雷之靈性,是天之力量。先前,我瞻前顧後,謹小慎微,卻是忘了,天雷本是代表不屈與霸道,代表一往無前的鋒芒,代表天之威儀,若無至強至剛的戰意,這天道雷字,便不會釋放出最強的力量。」

這一瞬間,燕瀾感到全身上下,充斥著前所未有的力量,磅礴的雷能,貫穿全身,融入靈魂。

同時,雷魂之力洶湧而出,與天道雷字融為一體,令燕瀾對雷之規則的感悟,更進一步。

天道雷字,又是猛地一顫,擴大到五丈大小。

雷威,不屈而霸道的雷威,瀰漫千里區域。

蒼穹之上,雷雲滾滾,電芒游竄,好似雷在吶喊,又好似天在助威。

萬里之外的圍觀修士,頓時神色一變,磅礴的天雷之威,令他們所有人的靈魂感到驚顫。

獨眼修士的眼芒陡然大亮,旋即有些熾熱起來。

細眉老者見狀,卻是微張著嘴巴,他怎麼也沒想到。燕瀾會在一瞬之間,氣勢驟變,判若兩人。

「老夫絕不會輸。這小子絕非白無欲的敵手,這一賭戰,老夫定會贏!」

細眉老者眼珠有些顫抖,不知是因為心生悔意,還是被雷威所撼。

原本悠然自得蓄勢的白無欲,在這一時刻,他的臉色終於有了變化。眼眸之中,充斥著一股難以置信。

「一日悟道,勝百年苦修。此子一時頓悟。雖不及百年,但也勝白日修行。我此刻的力量,雖非達到十成巔峰,但也有了九成以上。不能再任燕瀾小兒蓄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離魂御道訣。五魂朝宗,六極歸一!」

白無欲在心頭猛地一喝,五道施展極招的魂魄,當即與他本體融合,加上他本身的絕招,六道終極力量,融為一波十丈之粗的六彩洪流。

洪流一出,千里大地都是猛地搖晃。六彩之芒,更是照亮萬里大地。

「燕瀾小兒。把命拿來!」

燕瀾無視白無欲的怒吼,而是淡漠地望著熏天赫地的六彩洪流,手訣一點,六丈之大的天道雷字,帶著天威咆哮,直朝六彩洪流迎了上去。

「轟!」

天道雷字猛地扎進六彩洪流之中,好似一塊高速墜落的隕石,猛地砸進一頭巨蟒血盆大口之中。

一股無與倫比的炸響,令百里空間瞬間沸騰起來,連虛空都產生狂暴的白煙,猶如氣化一般。

強橫的衝擊波,瞬間形成一枚直徑萬丈的透明球體,那球體的表面,顯然是扭曲了空間,將圓球裡外分割成兩個世界。

眨眼之間,衝擊波蠻橫地橫掃八千里區域,連在數千里之外,與紫漪他們戰鬥的嬰變期凶獸,都有不少被沖走掀翻。

這一瞬間,紫漪與悟色各自祭起一道光華,將華木與璽塵等人,防護在內。

除了紫漪目中充斥厲芒之外,璽塵等人的目光,均是流露出憂色。

這一戰,遠比先前任何一戰更加恐怖。白無欲此招之威,更在白煙熾烽三絕合一之上。

萬里之外,當即亮起數百道光華,這些光華,儘是圍觀修士施展防禦所生。

所有觀戰修士,此刻都是面露駭然之色。

即便是那些三衍嬰變期的老怪,也同樣神色驚異,雙目圓睜。

至於那些元嬰期修士,則只能躲避於家族或宗門老輩的護蔭之下,否則,定會被那餘波,衝擊得支離破碎。

爆炸中央,不但目力無法看到,連探察進去的靈識,都撕得粉碎。

「好強,白無欲強得恐怖,那小子同樣威勢驚人。真是難以置信,區區一名十幾歲的少年,怎會擁有這般駭人的實力。」

「此子,放在任何一個大型宗派,都足以稱得上天驕吧!」

「以我二衍嬰變期的修為,面對白無欲和那小子中的任何一人,都定會灰飛煙滅。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

觀戰修士之中,雖不知燕瀾與白無欲誰勝誰敗,但就這番驚天動地之威,就足以讓他們心神震顫、驚嘆不已。

這些人中,尤以獨眼修士與細眉老者,最為緊張。別人可以看熱鬧,他倆可是有賭約在身,所賭之物,均為各自宗門至寶級的法劍。

爆炸中心,燕瀾周身覆蓋的異獸胎氣瘋狂消耗,元神之內的金色佛力,雖然極力加持,但依舊只能勉強趕得上四周爆炸亂流的摧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