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林楓就親眼看看,你們是怎樣踏進我林氏大門的?」看著那漸漸走近的四支隊伍,林楓面無表情地冷笑道。

言畢,便是隨手從一旁看熱鬧的人群中奪過一把躺椅,躺在上面閉目養神起來。

「那個楓公子啊,真是您回來了?嘿嘿,楓公子你看看,這是一百一十壇上好老黃酒,怎麼樣?俺老黃頭沒有來晚吧?」

這時,賣黃酒老頭也是趕著牛車先迎親隊伍一步適時趕到,指著自己那裝滿酒罈的牛車向林楓邀功道。

「呵呵,黃酒爺爺,不晚,一點都不晚,剛是時候!二長老,吩咐我林氏男兒出來接酒,順便付一下酒錢吧!」看著黃酒老頭那支紅彤彤地酒糟鼻,林楓樂不可支地應聲道。

言畢,一邊挪開門前的桌椅,一邊呼喊著林氏宗族眾人出來搬運美酒!

「嗯?什麼情況?這是幾個意思?是在為迎接我們而準備的嗎?哈哈哈,看來這林氏眾人還挺不錯的嘛,終於知道討好自己的姑爺啦!」四支迎親隊伍遠遠地相互調笑道。

說話間,那吹吹打打的長龍便是已經到了林府門前,看到那一個個的大紅喜字時,更是感到一陣欣喜若狂!

只是,當他們看著那一個個忙忙碌碌的林凌氏族人從自己身旁走過,卻是不願招理自己時,迎親的四人臉色瞬間變得異常難看起來,一抹濃郁地怒火也是禁不住地噴薄而出,

頓時間,便扯開他們自己的喉嚨大聲咆哮起來:

「林遠老東西滾出來,老子已經來了,還不快將老子的媳婦送出來?是想讓老子進門嗎?哼哼,怕只怕你們經不起老子自動上門啊!」

啪啪啪

然而,四人話音剛落,四道響亮地巴掌聲便是在這時突兀地同時響起。

隨即,就見李心朋、張一楓、田伯紅和韓夢四人的身體,像是四隻死狗般的重重跌向了遠方。 「什麼?你敢出手偷襲老子?混蛋!你個該死的小雜碎,你是什麼人?你又知道老子是什麼人嗎?」乍然受襲,回過神來的田伯紅一臉憤恨地咆哮道。

「嘿嘿,本公子是什麼人?田放和田玉青那兩隻老狗沒有告訴你嗎?很好,看來我林楓三年未曾顯身,你們全都將我忘記了吧?

哼哼,既然如此,那就從你田家開始,重新認識一下我林楓吧。我,林楓,林氏宗族少族長,父親雖然沒了,但是只要有我林楓在,林氏永遠不倒。

林氏男兒何在?辱我族人者,當殺無赦;犯我族威者,亦當殺無赦!

田家老狗居然如此羞辱於我林氏宗族,你們可有膽量再次拿起兵器隨同我林楓一起滅了田家?」聽到田伯紅的話語,林楓眉頭猛然一皺后開口道.

「少族長請放心,林氏男兒雖然已經被毀了武道根基,但是我們的血液還是熱的,一個個小小的田氏宗族而已,還不配讓們大家低頭的!」林楓話語剛落,三長老之子林玉老便是率先應聲咐和道.

「什麼?少族長?你是林楓?這…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死了嗎?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乍然間聽到林楓的這說詞,再經林玉龍這麼一證實,一抹濃濃的不安感,瞬間便是湧上了田伯紅的心頭。

「咦,你終於想起來了?很好,既然想起來了,那田家同我們林氏宗族的恩怨相信不用林楓開口你已經知曉了吧?

至於李家、張家,還有城主府的雜碎們,多餘的話林楓就暫且不說了,待林楓滅了田家歸來之後,林楓希望看到你們各自的誠意。

哼哼,若是林楓不滿意,那你們三家和田家一樣,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林楓殺意滔天的出聲道。

而在這說話的功夫里,他已是吩咐阿黃,趁著這好不容易才起來騷亂,偷偷去城主府將林月兒救出來。若是不能得手,那就在暗中保護於她吧!

「對了二長老,瑤瑤姐呢?林楓從回來到現在,怎麼都沒有看到她的身影呢?

更何況現下整出這麼大的動靜,她為何還是不顯身呢?」林楓突然間回過身來向著二長老林遠開口道。

林瑤瑤,是林楓大伯的獨生女,在她生下來沒有多久,他們就相繼離世,或多或少,在這其中都是有著一絲林楓的原因!

她也是整個林家堡內除缺林月兒和父親之外,第三個全心全意對他好的人,而且她和林楓還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不過卻是比林楓早生了兩個時辰。

在林楓被家族驅逐出林府的三年中,就只有她和林月兒兩人沒有去在意那麼多,時常來陪林楓談心,可以說她是是林楓一直以來心中兩根精神支柱之一也不為過!

只是從上一個月起,連續三個月了都未見到她的身影,林楓心中難免會有所不適與不安。

「瑤瑤?她。。。她現在很不好!」聽到林楓的問話,林玉龍忍不住地心頭一跳道。

「什麼?很不好?林玉龍,你將給我說清楚,瑤瑤姐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若是有一句隱瞞之話,林楓就先廢了你!」林楓一臉怒意地應聲道。

「我。。。楓少爺,非是玉龍不想告知於你,而是玉龍也不知道該怎樣對你說啊!算了,你還是隨我去一起去風林院看看吧!」

看著林楓那番怒氣衝天的神情,和那絲毫不曾顧忌的可怕殺意,林玉龍猛吸一口氣后,方才再次應聲道。

不知怎的?

當林楓說出「瑤瑤」二字時,明確地感覺到一旁的三大家族和城主府之人的臉上,全都是忍不住地湧現出一抹不安之色,濃濃地悔意也是在那一剎那間從他們臉上一閃而過。

「嗯?原本林楓就只是說說而已罷了,沒想到你們竟然是如此的該死至極?

哈哈哈,不錯,真的很不錯,李家、張家、田家,還有城主府的雜碎們,今日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們的狗命了。

只是請你們記住我林楓一句話:莫以惡小而為之,辱人者,人恆辱之,殺人者,人恆殺之!」

呼呼

話語說到這裡,那可怕至極的濃烈殺意,便是在這一眨眼間瀰漫而出,一下子就將在場的眾人籠罩在了裡面。

特別是之前歡歡喜喜前來迎親的三大家族和城主府之人,當他們感知到這股濃郁的殺氣時,自己的身體就已是不由自主地向著林楓跪了下去!

「現在才知道悔過?晚了!霸天三式第一式風嘯雲動,給我殺!」

就見眼前一道勁風滑過,林楓便是在這時掄起他的拳頭,一拳向前重重轟出。

轟隆隆

那看似極其簡單的一拳,但在它甫一出現的那一剎那間,便是天地頓暗,絲絲濃郁的黑氣,和那陣陣地狂風呼嘯聲,也是一併而來,洶湧澎湃地向著眼前眾人轟擊過去。

「什麼?不,不要啊楓少爺,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錯了,那都是家主他們的意思啊!」

看著這迅速向自己等人席捲過來的恐怖攻擊,四方勢力來人不很是不甘地出聲求饒道。

不過在這一刻,說什麼全都已經晚了,那可怕地拳印已是化作漫天的風勢衝進了人群之中。

嘭嘭嘭

噗嗤,噗嗤

頓時之間,就聽巨響聲不斷響起而又落下,四方勢力加在一起足足有著兩三百人的迎親隊伍,除了李心朋、張一楓、田伯紅和韓夢四人重傷倒地外,其餘之人就在這一眨眼間盡數死亡殆盡,化作了一地的碎肉。

只是當眼前的兩百多人盡數死亡的那一剎那間,隱隱約約中,在林楓的頭頂上面,突兀地多出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旋即,絲絲濃郁的,但卻是肉眼難以看到死亡之氣,剎那間就瘋狂地向著那雙血紅色眼睛瀰漫過來。

不同於以往,在這一刻,伴隨著那些死亡之氣的不斷湧入,那雙眼睛竟然是慢慢地變得清澈起來,那些迅速滲入林楓體內的濃郁死氣,卻是盡數化作了磅礴的龐大能量,讓林楓的修為在那悄無聲息中得到了提升!

「爽!原來這地獄血瞳除了賦予我頂級的戰鬥天賦之外,還有吞噬這一作用啊?意外,真是太意外了!」感知著自己體內的變化,林楓差一點沒有興奮的樂出聲來。

「你們四人記住,並非是林楓不想殺你們,而是林楓想要讓你們活著回去傳信罷了!

滾吧,回去告訴你們四方勢力的長老和家主們,讓他們洗乾淨自己的脖子等著我林楓吧。

順便告訴你們一句,別想著逃跑了,我林楓想殺之人,即便他是跑到天涯海角,也必死!好了,滾吧!」林楓滿臉冷漠道。



言畢,林楓的身體便是化作一道閃電,瞬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再一次顯身時,已是向著風林院飛掠過去。

「嗯?怎麼回事?」

還未接近風林院的大門,一股濃郁至極的臭味就已是撲面而來,遠遠地,一道讓人聽起來很是心疼不已的喊叫聲,也是隨之一併傳來:

「寶寶乖,寶寶不哭,乖乖,來,到媽媽懷裡來,別人不疼你,有媽媽疼你們!對了,還有你們的林楓舅舅他也疼你!」

林楓剛剛聽到這裡,話峰卻是突然為之一變,轉變成了怒髮衝冠地咆哮聲:

「畜生,你們這些畜生,有本事你們殺了我吧?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我林瑤瑤雖然不才,但我也是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鬼,讓我林瑤瑤向你們搖尾乞憐?你們做夢!」

「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鬼?」

聽到從林瑤瑤口中所說出的這一句話語,一股難以言表的悲痛感一瞬間便是從林楓心底瀰漫而出,顆顆晶瑩的淚珠也是在那悄無聲息緩緩滾落下來。

「李家、田家、張家,還有城主府的雜碎們,我林楓向天發誓,今日定滅你們滿門,不然,林楓還有何臉面去見林氏宗族的列祖列宗?啊。。。」

就在那一聲憤怒不已的咆哮聲中,林楓上前的速度突然間便暴增起來,僅僅只是一晃之後,就已是衝進了風林院之中,一把抱住了那個被兩條巨大鐵鏈鎖住的蓬頭垢面的狼狽腥臭女人。

「對不起,對不起啊瑤瑤姐,是林楓的錯,都是林楓的錯啊,是林楓在你最需要幫助時沒有出現,否則,又何以給你引來這麼多的屈辱啊!」林楓聲嘶俱淚地抱著眼前的瘋女人喊叫道。 「你是誰?放開,放開我吧,求求你放過瑤瑤好嗎?瑤瑤現在可是懷著你們的孩子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好嗎?瑤瑤怕,瑤瑤真的好怕啊!

楓弟弟,你在哪裡啊?快,快來救救瑤瑤姐吧?他們。。。他們要折磨死瑤瑤姐了,瑤瑤死不要緊,可是瑤瑤姐卻不能為林氏家族蒙羞啊!」

被林楓這麼突然抱入懷裡,精神頭剛剛有所恢復的林瑤瑤就在這時一下子又失常了,大喊大叫的用力推開林楓,將自己的腦袋在那緊硬的地面上不斷碰撞起來。

「不,不要啊瑤瑤姐,我是林楓,我是林楓啊,我來救你了,瑤瑤姐,林楓來救你了,你醒過來,快醒過來吧!」

看著那一眨眼間便是將自己額頭磕出血洞的林瑤瑤,林楓感覺到自己的心裡像是被什麼東西絞住似的,揪心的疼痛難以忍受。

稍稍一愣后,便是很快反應了過來,上前一步很是大力將林楓瑤瑤抱入自己懷裡,那雙清澈的眼睛居然是那麼悄無聲息中變得一片血紅起來。

「我們。。。對。。。對不起,對不起啊。。。」

此時,在聽到林玉龍的彙報之後聞風而至的林遠等人,剛剛趕到這裡,就看到了林瑤瑤再次發瘋的一幕,眼淚就在那悄然無聲中滾落而下。

「我恨,我真的好恨啊!」



就在林楓那怒不可制的咆哮聲中,一拳重重轟出,一下子就將風林院轟成了一地的碎沫。

好半天時間,他方才回神來,頭也不抬地向著眼前的林遠等人開口道:

「二長老,麻煩你吩咐下去,讓我林氏男兒全部於大門前集合,十息時間后,隨我一起前往田家大院,今日,三大家族和城主府我林楓必滅!」

言畢,不等林遠他們有著什麼反應,便是抱起林瑤瑤的身體衝天而起,先一步向著林氏宗族大廳衝去。

三息時間后,林楓仍舊是雙眼一片通紅地抱著已經昏睡過去的林遙瑤,緩緩地從大門走了出來。

「你們是我林氏宗族男兒,生當為英豪,死亦為梟雄,無論是活著還是死去,林楓都希望你們能做一個跨下有鳥之人!

所以,林氏宗族的男兒們,如果你們身體中的血液還是熱的,那就請你們拿起自己手中的兵器,隨同林楓一起滅了那該死的三大家族和城主府的雜碎們吧。

現在,你們就大聲地告訴我林楓,你們怕是不怕?」林楓一臉冷意大聲道。

「不怕,不怕,唯死不退!」林楓話音剛落,眾人便是異口同聲道。

就連一旁的林遠等幾位大佬,在聽到林楓那番豪氣衝天的話語后,也是禁不住地高聲應呼著。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拿起你們手中的兵器,給我殺上田家大院吧,出發!」

環顧了圈眼前那數十道戰意滔天的林氏眾男兒一眼后,林楓方才再次出聲道。

「諾!」

呼呼

隨著眾人話音的落下,數十道身影全便是腳步劃一的統一向前走去,雖然大家在這之前都沒有經過操練,但是難得竟然是如此的整齊與有序,這就使得林楓感到更加地滿意。

「那個,玉龍啊,你看,現在你已是林氏宗族的代族長了,我們兩個糟老頭留下來也沒有多大意思了。

所以,林家堡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兩把老骨頭也隨楓兒他們一起去瘋上一瘋吧!」

看著眾人那已經遠去的身影,二長老林遠為老不休地向著林玉龍吱呼了一聲后,就一把拉起同樣在一旁熱血沸騰地三長老,便準備追著林楓等人的腳步而去。

「什麼?你們無恥!兩個老傢伙,真當我林玉龍是蠢貨嗎?哼哼我林玉龍現下是林氏宗族的代族長,那就理應和眾男兒一起共進退,這種大戰怎能少得了我這個代族長呢?

所以,你們還是留下來吧!」聽到二長老的話語,林玉龍先是一愣后,跟著很快又醒悟了一過來,上前拉住了二人那已經前行的身體。

「呵呵,二長老,三長老,還有玉龍族長,你們都不用推脫,今日你們三人那裡都不用去,就留在林家堡吧!等會若是李張兩家,還有城主府來人,還需要你們接待呢!

記住,無論他們送來什麼東西,你們都不要拒絕,也不要客氣,儘管收下便可,一切等林楓回來后再行定奪。」

遠遠地,林楓的話音及時傳來,一下子就打斷了三人那已是扭作一團的身體。

「唉,那好吧!不過楓兒你可一定要小心啊,那怕是林家堡這些男兒徹底毀滅,你都不要有事,你可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希望啊!」二長老林遠頗為不甘地接話道。

「哈哈哈,放心吧二長老,除非是城主府和另外兩家派兵來援,否則,在這小小的千葉鎮,還沒有人有資格能讓我林楓正眼相看!田家我滅定了!」林楓很是篤定地回答了一聲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老天,楓兒。。。楓兒他今年方才十四歲而已啊,更何況在今日之前,他剛剛才死里難生,難道這十多年來,他一直都是在隱忍著?

天吶,有此等妖孽在,還有誰敢亡我林氏宗族?就是那賊老天,你敢嗎?」

再次聽到林楓傳來的聲音,林玉龍三人在放心的同時,也是陷入了深深的震驚之中。

與此同時,田家大院早已是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家主,你下命令吧?聽林楓那小雜碎的口氣,田家今日是無論如何也是躲不過此劫了,要怎麼辦,您直接下令!」聽到田伯紅帶回的話語,大長老田玉青滿臉猙獰地開口道。

「要我說啊,林楓那小雜碎不是想要拿我們立威嗎?我們就先下手為強,將昨天晚上從林家搶來的那貨賤貨和小雜碎們先抓起來,相信有她們在手,林楓小兒或許應該會收斂一番吧!」二長老田安心接話道。

「嗯?二長老言之有理,田伯紅,去,傳我命令,將林家堡的那些雜碎們先給老子抓起來.

哼哼,今日老子倒是想看看,林楓那小兒究竟是如何的一番了得?想要大言不慚滅了我田家大院,是誰給了他狗膽了?」大長老意氣風發地接話道.

「諾,遵長老意!」

聽到大長老的話語,田伯紅雖然心中很是不安,但他仍舊是毫無怨言的去執行了下去.

「那個,大長老,二長老,那些林氏族人,本就是我們摸黑搶來的,現下又用他們來威脅別人,這恐怕不太好吧?

我看還是先緩上一緩!本座總覺得此事我們不應該操之過及,既然林楓那小雜碎已經放出話來了,肯定是有所準備的!

要不,我們先等等看吧,說不定還真有著什麼轉機不一定?」田家家主田放憂心忡忡地插話道.

「家主您過慮了!若是林楓那小兒真有能耐,昨天晚上怎麼還會被擒,以至於差點送命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