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錚耍了猾頭,避開妖王元陽的鋒銳,專撿軟柿子捏,撞進妖獸群中大開殺戒。

妖王元陽氣的三佛升天,執戟沖盪過來,尾隨追殺,但他的攻擊速度卻不能與聖煌神拳的拳破虛空相比,如電如光的聖煌神拳就是收割妖獸魂靈的最牛鋒刃,所過之處,妖獸鬼哭狼嗥,肢碎體崩,魂靈被攝,根都沒多少反抗之力。

這些妖獸中沒有千年修行的巨獸,最多也就是三五百年的小妖獸,所以任由元錚宰殺。

這還是在魂賀境的邊緣處,那些千年妖獸甚或幾千年的巨獸都深深藏在最靠近魂海中樞的秘心之地,不是他們不肯出來,而是受深賀宮的神奇引力作用,根無法離開那裡太遠,就象之前被元錚宰掉的那頭虎鯊精,是個很意外的存在。

妖王元陽也沒敢深入秘境中樞之地,因為那裡有令他心悸的佛系秘陣存在,只是靠近都會令他心神俱顫,所以妖王元陽暫時沒能收服到戰力更兇猛的妖獸。

如此一來,也就便宜了元錚,就這樣,魂相元錚在前邊衝殺,妖王元陽在後邊追斬,他把魂賀境的邊緣區域搗了個地覆天翻。

無窮無盡的魂靈之力被元錚汲薩他的冥池,冥池的能量也在一分分的壯大。

巨龜背上的孔瑤箏看到太子元陽佔了上風,心中也是喜不自勝,但看情況好象僅僅只是佔了點上風,想要拿下這元錚是不可能的。

她受妖王基因滲透也在境界上有了新的突破,堪堪達至大先天圓滿極致狀態,半步跨出去就是又一個第九階強者。

孔瑤箏甚至慶幸自己這一世能成為元陽的愛妃,誰又能料到自己的丈夫會是聖古妖王元靈的轉世?

無疑這是天下掉下的一個好肥大的餡餅,就砸在自己腦殼上。

每念及此,心中也是感慨萬千,之前差一點被復甦的妖王活活弄死,但在最後關頭給他擠出了自己那枚真陽種子,多少年來他們做為夫婦都沒有奪去彼此的那枚種子,就是想等進軍第九階時一舉收穫巨益,人算不如天算,妖王復甦的體能太強悍,三幾番連轟就把她的種子給轟出去了。

雖然孔瑤箏沒能借著妖王的回饋破境,可是妖王元陽借著她的真陽種子卻凝鍊出了『人首』,相信不久的將來,隨著修為的增長他能恢復人形。

就在孔瑤箏催動巨龜追上去欲助妖王一臂之力時。

一道身形就在龜背上現身了。

孔宗玉。

素衫飄飄,有如神仙中人,腳不沾龜背,浮懸在那裡。

一雙妙眸就這樣盯著孔瑤箏。

「瑤箏,隨為師去吧?」

「啊……師尊,你還活著?」

「不錯,不僅活著,還成功晉踏第九階,你……」

「不,師尊,我應該叫你姑姑,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親情歸親情,但不能改變我的選擇,瑤箏是元太子的女人,生死相隨,不離不棄。」

「唉……當年也是為了玄音宗的發展,姑姑才出此下策,叫你嫁入皇室的……」

「不用再說了,姑姑,我意已決。」

「你,大該是看好元陽的發展吧?其實大可不必,這半獸半人的妖孽,又怎麼及得上真正的人?」

「賤婦,你哪有資格來離間我與箏兒的情感,去死吧!」

三叉戟驀然搠回,下一刻就到了孔宗玉的胸前,她能豐挺的雙聳似要被一叉穿透。

但是孔宗玉也不是擺設一枚,叉與酥胸間那看似寸許的距離,瞬間成了一種永恆,孔宗玉的身形似被三叉戟的妖氣迫開一般,保持寸許距離飄蕩出去。

元陽臉色一變,自己乃是妖王復甦,居然縷遭俗世凡修的戲弄,拿不下元錚魂相,同樣也傷不到這個孔宗玉,氣的他凶性大發。

「你這賤婦,把大好陰丸送給了元錚那小狗,還有臉來誑箏兒隨你去?要給王綠帽子戴嗎?」

「元陽,不管你是什麼轉世,你現在的脆弱也傷不到我孔宗玉,這個世界變了,不再是以前煌廷一家獨大了,我有更好的選擇,為什麼要看你們的臉色?」

「王乃是聖世之妖王,遲一天修練回妖王狀態,你別執迷不悟,此時歸來,王既往不咎,否則明年的今日便是你孔宗玉的祭辰。」

「別吹大氣了,我若沒幾分把握,敢出來獻醜嗎?」

「叉死你這賤婦。」

三叉妖王戟驀地綻放出千道妖芒,團團將孔宗玉鎖在風暴中心。

孔宗玉夷然不懼,妙眸微闔,嬌叱一聲。

「玄音萬劍,破!」

下一個呼吸間,足足一萬道細密的劍氣驚現,以孔宗玉為中心爆開。

三叉戟妖氣形成的重重戟幕寸寸崩開。

但是妖王就是妖王,復甦后的修為雖微弱不堪的不及全盛時的千分之一,可與俗世凡修相比那還是無比的雄厚。

音氣化形的萬道音劍也在戟幕中消耗殆盡。

孔宗玉便知自己遜了一籌。

微嘆一聲,她形影俱消。

「呃,這賤婦只是來了神魂凝相,卻非體,不過她的修為大進,倒也不敢小覷。」

那邊元錚早殺出百里之遠了。

魂海第一戰,漸漸落幕。

..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入眼兩點天藍色,一線星光深淵圖!

咕嚕……

林浩吞咽了下,感覺鼻腔有一股腥味。

不由得微微揚起了頭,不讓自己那麼尷尬。

「怎麼了?你沒事吧?」

看林浩的異樣,秦詩音眸中閃過一絲擔憂。

「沒事,就是太刺激了!」

林浩嘴中含糊不清,有點口乾舌燥。

秦詩音的身材是那種比較勻稱有美感的。

最突出的優點就是……

身前那兩個碩大的大布包!

非常惹眼!

而此時

那一件天藍色的小衣服,已經不足以完全接納!

「是不是…太暴露了?」

秦詩音兩隻小手護在身前,臉色通紅,囁嚅地道。

「還好還好,大家不是都這樣的么?」

林浩眼神示意,果然,其他的女明星們,也是清一色的清涼的-比-基-尼-套裝!

億萬盛寵 :帝國總裁霸道愛 秦詩音的這個還算好的。

甚至有的已經是一線天,不可謂不大膽!

這些女明星為了博取眼球,也是夠拼的了!

只見她們一個個,扯高氣揚,自信滿滿地從休息室中出來!

頓時

引起了節目組不少工作人員的側目!

但當有人注意到秦詩音這邊時,頓時驚訝地大聲驚呼了起來!

這立馬引起那些女明星門的注意!

她們看看自己,又看看秦詩音;

相互比較了一下,頓時臉色無比難堪!

「怎麼可以這樣!這不是欺負人么?」

「我不服,她一定是做了手術!」

「哪有這麼誇張的?是不是墊了什麼東西呀?」

「該死的!她居然搶了我的風頭!」

見狀,不少女明星們都露出嫉妒的神情。

對她們這些明星而言,天天鍛煉,身材不是一般的好!

但有的時候,有的人先天優勢就是明顯,這些人怎麼比都比不過!

「呵!這群胭脂俗粉,還想跟我老婆比?想得美!」

林浩抬頭挺胸,覺得自己在這群人中,特別有面子!

甚至那些男明星們,看向自己都是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呵,還想看?

不給你們看!

林浩一個橫身,便擋在了秦詩音的面前。

而且又取過一件輕紗,披在她身上,顯得不那麼惹眼。

但即使如此,依舊讓眾人感到無比驚艷!

「哼!囂張得意什麼?一會兒有的你們哭得!」

有一位女星撇了撇嘴,不忿地道。

「就是就是,冉姐,一會兒看我表演,讓那姓林的再得意!」

她的男伴討好似的說道!

女星接著吩咐道:「不僅讓那個姓林的慘敗,而且要讓那女的出溴!」

「要得要得!」

「這必須的!」

「看我表演!」

「讓他丫的得意!」

其他組的搭檔們,都鬥志昂揚,勢必要將林浩這邊給比下去!

「這次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不遠處,張妍玉看著準備就緒的各組明星們,皺眉望向白起靈道。

「這次參加的一共有八組。」

白起靈漠然道:「其中有七組,都有實力唱將!」

「甚至有好幾個,都是音樂界的才子!」

「林浩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比得過他們!」

張妍玉似乎明白了,「看來,你這次,是想要羞辱他們兩人了?」

「不是羞辱。」

白起靈搖頭,「而是讓他再也無法在東勝抬起頭來!」

「這次歌手的實力差距,不是一星半點,能夠彌補的!」

「他會敗得非常慘,而且,毫無懸念!」

張妍玉嘲諷,「這麼有自信?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不是自信,而是事實。」

白起靈目光瞥向林浩,閃過一絲寒芒,「林浩,他不適合待在東勝!」

《奔跑吧》綜藝節目,錄製開始!

作為這次節目最大的亮點,「你唱我跳」環節,率先開拍!

錄製現場。

一台造價不菲的鋼琴旁。

八位男明星,依次排開,等待就位!

而泳池邊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