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站在山巔的廢墟之中,目光四望,只見得整片山巔似乎都變了,原本高聳的山巔生生被抹平了數十米下去,一切的樹木、生靈都已經不復存在,整個山巔,唯有王沖和梁少兩人存在。

袁統領等六大御境隨著王沖他們一起被衝擊而下,而現在,還活著的卻只有王沖和梁少,那可怕的自爆衝擊令袁統領等人當場便斃命於此,王沖和梁少若非實力強大,恐怕也都難逃一死。

「小絕學,竟有如此逆天之威!」王沖披頭散髮,站在廢墟,到現在,他似乎才明白小絕學的真正威力,小絕學自爆,至尊之下無人可擋。

「那小子逃走了?」梁少目光在周圍環視一圈,沒有見到凌凡和冰女的身影,甚至連屍體都沒有見到,整個山巔地域,只有他和王沖存在。

「逃?他如何能逃得了!」王沖眯眼望著天際,喃喃道了一聲,小絕學自爆,他們承受可怕衝擊的同時,凌凡也必將承受更大的反震力量,他們都被轟成重傷,凌凡還能逃得了?

若非已經灰飛煙滅,那就是反震致死,被冰女帶走了。

「小絕學,看來註定與你我無緣,走吧!」王沖嘆息一聲,動用了那麼大的力量,到頭來依然未得到小絕學,如此,只能說明他們的確與小絕學無緣了。

梁少也不甘的長嘆口氣,隨後只得離開,凌凡都已經不在了,他們留在此又還有何意義,兩人雖重傷,但力量還在,身形一動,各自飛掠而起離開了山巔。

這一次,玄雨城真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小絕學沒有得到,反而損失了十幾名御境力量,這之中,更還有統領人物存在,這樣的一股力量葬滅,對玄雨城來說都已經是不小的損失。

……………………………………………………

旭日西下,晚霞拉開了黃昏的序幕,一輪彎月從天際之邊攀爬而起,推開黃昏的帳簾,迎來了蒙蒙夜色。

夜色之下,那是一條清澈的潺潺小溪,小溪之旁,一團篝火正熊熊的燃燒著,冰女將一根枯木扔進火堆,頓時濺起了一串火星,火光映襯著冰女的臉龐,令冰女看上去柔媚而又動人。

然而那動人的臉頰上,此刻卻布滿了複雜的意味,偶爾看向火堆旁那躺著的身影,冰女都會不由自主的嘆息一聲。

山崖之巔,凌凡引爆鎮天方神印,令得他重傷昏迷,而冰女也受到強烈的風暴衝擊,隨著凌凡一起墜下了山崖,此刻,冰女和凌凡就在山崖之底,那躺著的身影,就是凌凡。

當初被震傷的時候,冰女無法聚力飛行,只能任由身軀向山崖掉落,好在山崖下有一個水潭存在,才讓她和凌凡僥倖沒有被摔死,不過她倒是緩了過來,可凌凡卻一直還在重傷昏迷當中,三天過去了,凌凡沒有絲毫的好轉。

這一次引爆鎮天方神印凌凡傷得的確太重了,好在他體魄強大,若換做尋常人,那樣的反震之力和衝擊下,早已是灰飛煙滅。

三天了,距離當初山巔大戰過去已經三天了,冰女和凌凡在山崖下就這麼足足待了三天時間,她倒也不怕玄雨城的人能找到他們,這片山崖很深,布滿了濃霧,玄雨城的人即便找來,也絕不容易找到他們。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讓冰女惆悵的是,她和凌凡的關係變化。

當初凌凡在山洞救她,為她解開封印,本應是她的恩人,然而因為凌凡褻瀆了她,被她追殺了足足七天七夜,後來遇到玄雨城之人。

與玄雨城之人大戰,凌凡為了救她,被圍殺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到現在,冰女自己都已經不知道究竟是該感謝凌凡還是該恨凌凡。

要說不恨,那是假的,冰女身份高貴,從小到大從未有任何人敢褻瀆她半點,別說褻瀆,那些男子就連眼神都不敢對她有異樣,然而她聖潔的身軀卻被凌凡摸了個遍,甚至還在那傲人的雙峰之上揉捏了不少次。

此事若傳了出去,那冰女一世的清白就全毀了,她如何不恨凌凡。

然而對凌凡的感激卻也真實的存在於冰女內心,凌凡兩度救她,這一次不計追殺的前嫌,為了她更是重傷三天未醒,這樣的恩情,冰女又怎能沒有感恩之意。

就這樣,恨和感恩在冰女內心攪動著,掙扎著,讓她一時間也不知道究竟接下來該如何與凌凡相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嶺南金剛門的人吧,這一手金剛爪練的不錯嘛。」葉皓軒笑了笑道。

聽到金剛門這三個字,刀疤臉的神色不自由主的微微一沉,他沉聲道:「金剛門已經不存在了,閣下以後也不要在提了。」

「金剛門當時在嶺南也是名震一方的門派,可惜後來因為一場變故沒落了下來,眾人當道金剛門已經不存在了,可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還能遇到金剛門的傳人,真是幸會。」葉皓軒說。

「去,把這個男人殺了,然後把這個大洋馬給我抓過來,我今天要好好的騎一騎她。」剛才身上被艾莉扎了幾個血洞的男人這才回過神來,他站起來咬牙切齒的喝道。

「是,吳少。」刀疤一低頭,然後緩緩的張開了雙手,神色不善的盯著葉皓軒。

「你竟然成了別人的下人?」葉皓軒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當時金剛門在內江湖中的地位也非常高,可是沒落之後的金剛門竟然淪落到為別人跑腿的地步。

「做我們江南吳家的下人,有什麼不好的嗎?你聽說過吳家嗎?內江湖吳家。」吳姓男人對著葉皓軒獰笑道。

「沒聽說過。」葉皓軒想了想說。

自從當天與劍聖在雪山大戰之後,葉皓軒便開始關注內江湖的事情了,所以他才會了解金剛門的事情。但這個吳家是什麼玩意,他還真的沒有聽說過。

可能是個小角色吧,因為他在了解一些資料的時候,一些下三濫不入流,只用一些花拳銹腿撐門面的門派,他就直接自動忽略了過去,所以他根本沒有聽說過吳家。

而看這貨的身手,連艾莉都能一腳把他踹飛,想來他的那點功夫,恐怕連花拳銹腿都有所不如。

「混蛋,殺了他,馬上。」男人大怒。

「你是醫聖?」刀疤突然說。

「不錯,我就是醫聖,你認識我?」葉皓軒頗感到意外,他只當自己只在醫學界出名,沒有想到內江湖竟然也有人認識他。

「呵呵,之前雪山那一戰,可以說是驚世駭俗。醫聖以一已之力,力挫當世四大高手,劍聖和花聖皆敗在醫聖手下,死的死,傷的傷。而書痴更是被醫聖活生生的折辱而死,現在整個內江湖中,有誰不認識醫聖?」刀疤笑道,他臉上的刀疤太多了,所以他笑起來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的確,葉皓軒當天折辱書聖的事情被傳到了微博,這段視頻在內江湖的圈子裡徹底的傳瘋了。那可是書痴啊,華夏三聖六痴中的其中一人,可是他竟然被葉皓軒硬生生的氣死,這讓所有人對葉皓軒的實力都有一個全新的認識。

在加上他在垂死之際硬是把花聖給秒殺了,這更是讓他在江湖中聲望大振。現在內江湖中傳著一句話,寧惹閻王,莫觸醫聖。葉皓軒竟然比閻羅王還要可怕,他氣死書痴的事情給內江湖中所有人留下的陰影就可想而知了。

「那你應該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花聖都讓我給秒殺了,你的這點實力糊弄一下普通人還可以,在我跟前你就不要在逞強了。」葉皓軒說。

「我既然投靠了吳家,那我就奉吳家為主,他讓我殺你,我就一定要殺你。」刀疤說。

「即使你明知道打不過我,也要殺我,對嗎?」葉皓軒問。

「對,哪怕明知道是死,我也要殺了你。」刀疤認真的說。

「愚忠,你的氣節很高,但是你效忠的卻是這麼一個SB,真的為你感覺到不值得。」葉皓軒說。

「吳家給我口飯吃,給我一個容身之處,我為他效忠而死,這是理所當然的。這不是愚忠,這只是做人的基本誠信罷了。」刀疤搖搖頭道。

「你走吧,你打不過我。上來了也是送命。」葉皓軒說。

「打不過也要打,因為我是內江湖的人。」刀疤說。

「就因為你是內江湖的人,所以你就要跑上來送死嗎?」葉皓軒笑了,這貨還真的是傻的可以啊。

「內江湖中的人不應該畏死的,挑戰你這樣的高手,我覺得雖死猶榮。」刀疤雙眼中閃著劇烈的戰意,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病態的笑容:「來吧,拿出你所有的實力來與我一戰,即使是被你秒殺了,我也心甘情願,因為死在你這種高手的手裡,是一種榮耀。」

葉皓軒覺得,這傢伙的骨子裡面有種叫做狼性的東西,他和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點像的。這讓不由得讓葉皓軒想到了在雪山的時候,他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卻還是毅然去和劍聖去廝殺。

這是一種氣節,葉皓軒如是想到。

「你……你是醫聖?」直到現在,那個被艾莉在身上扎了幾個洞的男人才回過神來,他有些驚異不定的看著葉皓軒問道。

「對,我是醫聖,氣死書痴,秒殺了花聖的那個醫聖。」葉皓軒一點頭道。

「你你,你說的是真的?」男人結巴巴的問道。

「如假包換。」葉皓軒認真的說。

砰……男人竟然雙腿一軟,就這樣跪在了葉皓軒的跟前,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醫聖前輩,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我是不故意衝撞您的,你老就看在我不懂事的份上,饒過我這一次吧。」

這一幕把葉皓軒驚的目瞪口呆,這劇情轉換的太快了吧,這傢伙還沒有開始打,就趴在地上求饒了起來。這尼瑪也算是內江湖的人,氣節呢,你的氣節呢?

做為一個擁有氣節的內江湖中人,他應該被自己揍的頭破血流也不求饒傲然不屈才對,做為主子,你竟然還不如你的一個下人,你讓你的下人情何以堪?你的手下明知道對方是醫聖的情況下依然敢挑戰,可你呢?一句話也沒說,你就跪在地上求饒了起來了?

尤其是那句您老,讓葉皓軒相當的不爽,他才二十多歲好不好,他抓著花玥問:「我老嗎?我很老?」

「不不,你還沒我大呢,哪裡會老呢。」花玥連忙搖頭。

「那你這王八蛋為什麼說我老?你作死嗎?」葉皓軒說。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醫聖前輩,我只是一個小內江湖世家的小人物,求您別跟我一般見識了,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您了……」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趴在葉皓軒跟前哭訴了起來。

「滾滾,有多遠滾多遠。」葉皓軒有些鬱悶,真是什麼人都能遇到,他也真是醉了。這貨還不如他的一個保鏢下人有骨氣呢。

「對不起,對不起……」男人一邊道歉一邊向後退。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招惹到葉皓軒這號人物,當初看到葉皓軒折辱書痴的視頻時,他感覺到蕩氣迴腸,真特媽的霸氣,那可是書痴啊,是整個華夏內江湖中為數不多的頂尖高手之一。

可是他竟然硬生生的被人吐口水,被人折辱,被人硬生生的氣死。當時他的心情複雜程度可想而知,葉皓軒的形像在他心中上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今天會招惹上葉皓軒這種恐怖的人物,不要說和葉皓軒一對一的幹上一場了,他連抬起頭看葉皓軒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滾。」看到刀疤站在當場,男人不由得大怒。

刀疤低下頭,然後默默的退下。

葉皓軒搖搖頭,他感覺到無奈,他覺得刀疤這個人不錯,很忠心,大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感覺。可惜的是他的主子,似乎是一個沒有什麼骨氣的人。

經過這一個小插曲,艾莉的興趣也沒有了,只得老老實實的跟著葉皓軒一起回去。送她回到了賓館,葉皓軒便打車回去了。

中醫交流進行的很順利,葉皓軒的聲望在這短短的半個月內也達到了顛峰,尤其是這段時間他找了幾個絕症的患者,同時進行治療,在這半個月內,這些患者的身體明顯的有了極大的改觀。

尤其是羅伯特的妻子得到葉皓軒的格外關照,她的身體越來越好了,她現在已經可以在醫院的公園內和丈夫一起散步了。經過檢查,她體內的癌細胞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她現在只需要調養好身體,基本上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樣了。

葉皓軒為她開了藥方,並寫出一些針對她身體的葯膳讓她服用,叮囑她回到自己的國家以後嚴格的按照自己制訂的飲食方案去做。要改變她的飲食習慣,她可以多活數年,甚至可以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羅伯特夫婦對葉皓軒千恩萬謝,他表示回到自己的國家以後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扶植中醫,力爭在三年之內把中醫院開到他們的國家去。

其他各國的代表對中醫也體現出了濃厚的興趣,對於葉皓軒這種不通過任何手術和化療手段都能治好一些絕症的手段他們表現出很濃厚的興趣,更重要的是中醫竟然可以不藉助任何醫療器械就能準確的診斷出人身上的毛病。 恩和恨在冰女內心相互纏繞著,令得冰女內心此刻無比複雜,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與凌凡相處,是繼續追殺,還是感恩於凌凡。

「罷了,你兩次救我,我若再對你下手,便是無情無義,既如此,從今往後,你我恩怨一筆勾銷,再見面,便是陌路人。」激烈的內心掙扎之後,冰女長嘆一聲兀自道,既然不知道是該感恩還是該恨,那便只有恩怨相抵,一切一筆勾銷。

她和凌凡不再有任何關係,也不再有任何恩怨,再見面,便是陌路人。

或許也只有這樣,她內心才會好過一些吧!

冰女站起身,再次望了凌凡一眼,隨後目光收回,便準備離去,然而也就在此時,忽然間躺在地上的凌凡輕哼一聲,放在胸口的雙手顫了一下。

冰女豁然回頭,蹲下身來,目光盯著凌凡,只見凌凡眼角抽動,隨後微閉的雙眼緩緩睜了開來。

「這是……」凌凡睜開眼,第一個映入他視線的便是冰女的臉龐,令他不由得一驚,在他記憶中,最後一抹記憶就是重傷昏迷,莫非冰女也受到了重傷,隨他一起墜入了山崖?

還是,他們兩個都已經到了陰曹地府?

「你醒啦!」冰女的聲音響在了凌凡耳邊,凌凡摸了摸臉,有了知覺才發現,這並非是陰曹地府。

「我們這是在哪?」凌凡坐起身,目光向四周環視一圈道。

「你和玄雨城那些人戰鬥的山崖之底。」冰女應道,凌凡聞言眼中詫異之色閃過,他記得自己是掉下了山崖,但沒想到竟然還在山崖之下,莫非被他猜中了,冰女也因為之前的戰鬥受了重傷,無法離開這裡。

「玄雨城的人呢,他們沒有追到山崖下來?」凌凡又是問道,他能感覺到自己昏迷了很長時間,這段時間他和冰女竟安然無恙,玄雨城的人怎會沒有追擊他們。

「我也不知道玄雨城的人,不過那日之後,我想玄雨城的人應該也不好過吧!要不是已經沒有力氣來追殺你,那就是他們恐怕以為你都已經死了。」冰女道,當日凌凡引爆鎮天方神印,能量衝擊何其可怕,她在凌凡身後都受到了巨大的波及,更不用說和神印貼近的玄雨城之人了。

就算是不死,在那衝擊下也絕對重傷,哪還會有力量來追擊凌凡。

凌凡望著朦朧的天際,長長出口氣,當日的戰鬥場景依舊清晰的在他腦海之中,鎮天方神印引爆,的確可怕至極,然而他自己也因此受了極重的傷,那時候若是再有玄雨城的來殺他凌凡,他凌凡必死無疑。

不過好在他還活著,玄雨城的人看來在那一擊下應該也不好過,最少已經放棄了追殺他。

「你怎麼樣,傷勢還好吧!」凌凡轉過眼,又是望向冰女道,他昏迷之前冰女就已經受了傷,後來又有能量衝擊,冰女應該也傷勢不輕。

「你擋在我前面,我還能有什麼事,你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冰女斜了凌凡一眼,然而凌凡關切的話依然讓她內心有著漣漪波動。

凌凡聞言笑了笑,運轉玄力,查探了一下體內情況,此刻的他比三天前要好上了許多,原本重傷的五臟六腑現在似乎也癒合了,雖然依舊有傷勢在身,但卻已經並不大礙。

這一切也要多虧他體內的大浮屠塔,每一次他受重傷,大浮屠塔都會有一股力量滲透而出,流散到凌凡的四肢百骸,為他修復傷口,令他受傷恢復的時間縮短不少。

「這一次……謝謝你了!」冰女又是坐在了火堆前,猶豫了一下之後終究對凌凡道出了這聲謝。

本來她是打算一走了之,和凌凡恩怨一筆勾銷,哪知凌凡偏偏這個時候醒了過來,既然凌凡醒了,那她也不能裝傻,當日凌凡因為她而重傷的事,她不能當沒發生過。

「謝我?不追殺我了?」凌凡一愣,有些詫異的道,這似乎不符合冰女的性格啊,追殺了他七天,現在放棄了?

「你要是嫌命長的話,我現在也可以一劍送你歸西。」冰女狠狠白了凌凡一眼道,令得凌凡脖子一縮。

「你既然謝我,也該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的身份,還有你為什麼被封印在山洞中?」凌凡道,對冰女的信息他的確有些好奇,如此絕色美女,怎會被封印在山洞之中。

另外,冰女看上去也就二十歲的樣子,竟有著御境巔峰的實力,身份背景想來應該也不簡單。

「我叫東方雪情,身份,你最好還是不知道為好,若有緣分,終有一天你自會知道的。」冰女淡淡道,說到此,她臉龐上再次有複雜的神色浮現。

「至於被封印,那是因為五十年前我被人出賣,才被封于山洞之中,若非你出現,我恐怕還要在山洞中待上百年時間。」冰女又是道,而聽聞此話凌凡眼睛卻是狠狠瞪了起來。

「多少年?你剛剛說多少年前?」凌凡瞪大眼睛道,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五十年前,怎麼了?」冰女道。

「五十年?」凌凡唇角一顫,只感覺頭皮都有些麻了起來,照冰女這麼說,那她豈不是七八十歲的老太婆?

他竟然在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身上摸了個遍,更讓人噴血的是,凌凡竟然還在某一處摸了好幾次,到最後都捨不得收手。

看著凌凡的表情,冰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一笑,冰山似都要融化。

「我的確被封印了五十年,但這五十年我處於冰封之中,一切都沒有任何變化,還是和被封之前二十歲一樣。」冰女道,她顯然猜到了凌凡內心所想。

然而她五十年都處於冰封之中,這五十年就好比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一樣,封印解除之後,她從新回到這個世界,依然還是二十歲。

凌凡聞言後點了點頭,這才釋然一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好說,說到底,冰女仍然還是二十歲的少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當然,這個是需要很多年的行醫經驗才行的,總之對於這次華夏之行,交流團隊相當的滿意,他們大多數當場就與華夏當局簽訂了中醫引進協議。之後會有中醫人才遊走各國去巡演,把中醫的神奇之處展示給他們國家的人,然後他們派遣他們國家相關的醫學人才來到華夏學習中醫,進行交流。

交流會結束后,有一批人執意要留下來學習中醫,其中就包括艾莉,她留下來的目的很多,學習醫的同時接近葉皓軒,撲倒他。

但是葉皓軒極力的阻攔她留下來,因為另外幾位成天監視著他,怕他出軌呢。後來因為艾莉受家族壓力,在加上世界醫學協會有些事情抹不開身,她只有暫時回去了。

中醫交流結束以後,葉皓軒便組織了一批中醫,組成一個中醫團隊,他準備帶著這個團隊遊走各國,向各個國家展示中醫。中醫推行即將邁出一大步,想想葉皓軒都有些小激動。

他抽了個時間看了看中醫學院的進展,後期階段的房子事情是最多的。粉刷,布線等一些零碎的雜活相當的多,比起前期架框架蓋房子來說,這種工程的進度是相當的慢。

鄭蘭蘭已經完全接手了中醫學院,教師招聘已經在緊張的進行中,葉皓軒親自編寫的教材已經印刷出版,在過半年,中醫學院就會開起來,這裡對中醫來說,擁有一個劃時代的意義,中醫即將起航。

葉皓軒剛剛從診堂出來,就接到了趙子騫的電話。

「趙叔,有事嗎?」葉皓軒問。

「小葉,倭國方面來人了,他們有些特殊的情況處理不了,所以……你可能出差一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