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失敗后,雲苓歌氣得渾身發抖,身型一晃,橙色的靈力化作無數道刀影,朝葉青嵐砍了過來!

葉青嵐悠然冷笑,再次躲開。 江楠沒有注意,就算注意到她也不認識,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男人見過自己,就是在成慶市的時候,那次和肖景恆跟別人賽車,那個男人就坐在對方的車裡。

當時他就看到開車的是個女孩,覺得很意外,也很有意思。

想不到事隔這麼久會在這裡再次相遇。

季冠廷不由又多看了江楠一眼,還記得那次她開車時神采飛揚的樣子,現在似乎比以前更成熟更漂亮了。

她身邊的女孩一直嘰嘰喳喳地跟她說話,她似乎也沒有不耐煩,聽那女孩似乎叫她「江南」?嗯,挺好聽的名字,很適合她。

「江楠姐!」陳明曦被林蔚藍說了一句便放低了聲音,輕聲說道:「要坐這麼久的飛機,有沒有飯吃啊?」

「有的,有飛機餐,可以選擇,等會兒你自己看愛吃哪樣就選哪樣。」江楠小聲說道。

「哦,哦。」陳明曦點頭,「江楠姐,你怎麼什麼都懂,你不是第一次坐飛機吧?」

江楠笑笑,不置可否。

「那我們一下了飛機是不是就要開始工作了?」陳明曦又問。

「應該不會,我們和M國是有時差的,華頓市在M國東部,時差是十三個小時,我們的身體會一時不適應要倒時差,應該會休息后才開始工作。」江楠說道。

陳明曦佩服地看著江楠,「江楠姐,你知道得真多!」

「你要去這個地方出差,事先都不了解一下嗎?」江楠笑。

陳明曦臉一紅,她一向大大咧咧的,不會注意那些細節。

「你不知道,我家我最小,我爸媽都很寵我,我還有一個哥哥,也是什麼事都幫我做好,我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重生帝后帥翻天 不過這段時間我哥心情不好就沒怎麼管我。」說到這陳明曦情緒有點低落,「也不知道我哥怎麼樣了,我好擔心他。」

「你哥怎麼啦?」江楠隨口一問。

陳明曦一下來了勁,「江楠姐,你不知道,我哥喜歡一個女孩子,可是這個女孩子卻嫁給了別人,還讓我哥去幫忙,你說氣不氣人?我哥也太傻了,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江楠一聽,看向陳明曦,這說的不就和陳明哲一樣嗎?

陳明曦、陳明哲,哎,自己怎麼沒想到?

「你哥是陳明哲?」江楠問。

「是啊,江楠姐,你認識我哥?」陳明曦驚訝。

江楠笑,「我們是朋友!」

「朋友?我怎麼不知道我哥還有你這麼個朋友?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陳明曦頓時好奇起來。

江楠笑笑,低聲說道:「其實我是你哥當兵時的營長的愛人,當然認識了。」

「什麼?」陳明曦驚呼一聲,看見別人都看她,忙捂住嘴巴放低聲音,「你都結婚了?怎麼這麼早?」

「我當過兵,在部隊就談了,所以結得早,再說我也比你們都大啊。」江楠笑道。

「你也當過兵啊?」陳明曦再次驚訝,「我常聽我哥說起他的那個營長,說他非常厲害,還救過我哥的命呢。江楠姐,你的愛人是我哥的救命恩人啊,你也就是我的恩人!」陳明曦很認真地說道。

江楠哭笑不得,恩人還能這麼定義嗎?不過她還是很喜歡陳明曦這麼單純的女孩子。

「別這麼說,大家都是戰友,應該的。」江楠說道。

「不是,真的,如果我哥死了,我家就毀了,我爸媽年紀大了,我又什麼都不懂,我家的財產肯定會被那些親戚搶光了,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真是很感激楊營長。」陳明曦很嚴肅地說道。

江楠對她有點側目,誰說她一點不懂事,心裡跟明鏡似的,不過因為家裡條件優越,很多事不用操心,才養成現在的性子。

「好,那你以後對我多多關照哦!」江楠開玩笑說道。

「江楠姐,你放心,這次我帶了很多錢,包在我身上!」陳明曦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說道。

江楠忍俊不禁。

邊上的季冠廷開始還聽她們倆談話,後來她們越說越小聲,也就不再注意,自己看看雜誌不知不覺困了,閉上了眼睛。

兩人說著話慢慢也有點累了,閉上眼睛休息。

剛剛要睡著的時候,機艙里突然傳來很大的嬰兒哭聲,江楠被驚醒,不只她,很多人都醒了過來,大家都皺起眉頭。

不過嬰兒哭是很正常的,餓了尿了都會哭,只要哄一哄,滿足他,他就慢慢不哭了。

可是這個嬰兒哭了好久也沒有停,聽到一個外國女人一直在哄,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已經有人有意見了。

過了一會兒機艙里便響起了廣播,問有沒有醫生,說是嬰兒好像生病了,有沒有人過去幫忙看看。

江楠沒有動,如果有醫生去幫忙她就不用去了,畢竟她還沒有醫師執照。

可是廣播播了好幾遍,江楠也往後看了看,並沒有一個人起身,看來飛機上並沒有醫生。

江楠想了想,對林蔚藍說道:「蔚藍姐,要不我過去看看吧?」

「行,不過如果看不了不要逞強!」林蔚藍說道。

「是!」江楠點頭,起身往後走去。

身邊的季冠廷有點驚訝地看向江楠,她竟然是醫生?

江楠往後走去,季冠廷也跟了上去。

生病的是一個白人小孩,他的母親也是金髮碧眼的白人,眼睛已經紅了,一臉擔憂。

江楠用英語問:「需要我幫忙嗎?」

那白人女人急切地點頭,「你是醫生嗎?」

江楠如實地搖搖頭,「對不起,我還沒有拿到醫生執照,我是一個醫學生。我可以幫你看看孩子,至於能不能幫上我不能確定。」

白人女人一臉糾結,不是醫生她不放心,可是飛機上也沒有其他醫生實在沒辦法,便點了點頭,「那你先看看吧。」

江楠點頭,拿起嬰兒的小手,嬰兒脈搏稚嫩摸脈是摸不準的,但給嬰兒診脈也有專門的方法,就是看嬰兒手掌及手指上的血管及紋印,可以看出來。

江楠發現嬰兒手掌大魚際處有兩根青筋很明顯,有一條很紅,應該是腹部有問題。

江楠伸出手指輕輕朝嬰兒的腹部按了一下,那嬰兒哭得更凄厲了,應該是按到痛處了。

讓嬰兒母親把孩子的衣服掀了起來,發現孩子的肚臍高高凸起,像個鴿子蛋一樣大,怪不得孩子哭得這麼厲害。 圍觀群眾不由得議論了起來,語氣中頗有些惱怒的意味。

「怎麼回事?說好的對決呢?怎麼葉青嵐一直在躲?」

「一個廢物不躲能幹什麼?等著被殺嗎?」

「可總是逃逃逃,這場對決還有什麼看點?」

「屁啊,當然還是小命重要,雲苓歌可是靈士六段的高手,葉青嵐不躲還能等死啊!」

……

其實葉青嵐並不是在逃,她只是在凝神觀察雲苓歌所用的招數。

她算是看出來了,雲苓歌愛面子,喜歡放大招,而且是各種華麗麗的大招,既好看又威風,能使她整個人看起來既強大又美美噠。

放大招好啊!別看你現在鬧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

這種更適合群攻的華麗大招,極為耗費靈力,等她靈力耗竭的那一刻,就是葉青嵐反擊的時刻!

果然,三個大招放完后,雲苓歌已經氣喘吁吁,渾身是汗了。

見葉青嵐依舊安然無恙地站著,吹著夜風很是愜意,雲苓歌那叫一個恨啊!

「唰——!」雲苓歌咬了咬牙齒,臉上閃過一陣怒意,她拔出了腰間的佩劍,沖了過來,朝葉青嵐狠狠地砍了過去。

「完了完了,葉青嵐這個廢物肯定要血濺當場了!」有人捂住眼睛叫了起來。

「可不是嘛,她那點修為簡直不夠看,肯定要被當成蘿蔔白菜一頓亂砍了!」

「媽呀,鬧出人命了,我可不想再看了!」

……

大家一邊說著不想看,捂住了眼睛,一邊又從手指縫裡偷偷觀察著。

然後,他們提著的心掉了下來。

葉青嵐並沒有被砍死,只見她靈活地左右躲避著,蹦跳得快活的不得了。

一雙腳似乎依然站在原地,她整個人像是一陣風一樣,左右搖擺,無論雲苓歌怎麼砍,就是砍不中她。

一炷香的時辰后。

葉青嵐安然無恙,雲苓歌大汗淋漓。

兩柱香的時辰后。

葉青嵐毫髮無損,雲苓歌累得像狗。

三炷香的時辰后。

葉青嵐悠然自在,雲苓歌連握劍的力氣都沒有了。

「葉青嵐,你就會逃,算什麼好漢!」

「噗,我才知道原來你是漢紙啊,人不可貌相,男生女相,這等人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是值得期待啊!」

「你!!!!你!!!!」雲苓歌氣的差點瘋了,總是活在別人恭維中的她,何時受過這等侮辱!

「你什麼你!對付你這種廢物,只用一招!」葉青嵐輕描淡寫的說著,甚至左手還摸了摸右手上的空間戒指。

那閑庭信步,哪裡是來打架的,分明是來看戲的嘛!

「你你……你!」

還沒等雲苓歌說完,葉青嵐動了,她的呼吸與整個天地化為了一體。沒有人看清楚她是怎麼出手的,只看到雲苓歌頃刻間就被狠狠地摔了出去,砸在了一個小攤下面。

小攤被撞翻了,攤子上的雞蛋全碎了,蛋液流了雲苓歌滿臉。

原本雲苓歌還是一個白嫩嫩、眉目如畫,清麗絕倫的小姑娘,此刻已經狼狽的連乞丐都不如!

雲苓歌的肋骨被摔碎了幾根,她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差點岔過氣去。 原本和雲苓歌一起來的,一直巴結她的小姐妹們,此刻一個個冷嘲熱諷或假裝不認識,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上來扶她一把!

人情薄涼,可見如斯!

雲苓歌顫巍巍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可是剛站起來,再次又被蛋液滑地摔了一個趔趄。

「哈哈哈,這個廢物,還京城四大美女呢!還京城四大美女天才呢!連葉青嵐都打不過!」

「可不是,葉青嵐是出名的廢物,竟然把她打跟狗一樣,她也太廢物了吧!」

「就是就是,虧我們還一直跟她混!真是太掉價了!」

「說的是啊,早知道她這麼差勁,我們幹嘛天天巴結她!」

「就是,虧她天天拽的二五八萬,真當全北凰的人都欠她錢一樣,太自以為是了吧!」

「哈哈哈……」

天之驕女落魄至此,不少看熱鬧的人紛紛鬨笑了起來。

雲苓歌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她長這麼大何曾這麼丟臉過,真是恨不得暈過去才好!

撐著最後一口氣,雲苓歌放出狠話:「葉青嵐,你給我等著!你們葉家不過是個吊車尾的世家,等著我們雲家屠你滿門吧!」

「喲,我還不知道雲大小姐何時可以代表雲家了?哈,這是笑死人了!你姐弟兩個都被我打成廢物,你說雲家的長房的位置還能不能坐得穩?給你報仇?嗯哼,本小姐隨時等著,你有種就來啊!」

說罷,葉青嵐不屑一顧地轉身,朝葉府的方向走去。

就在這時,迎面又躥過來一個杏黃色的身影,一看到她就開心地大聲喊道:「姐姐!」

葉青嵐的唇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個笑容,陽光下的拓跋臨淵,杏黃色的身影像是要被陽光融化了一般,厚重的衣袍上流雲紋閃動,妖孽般的小臉上,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熠熠生輝,看到她彷彿看到了整片星空。

看到拓跋臨淵,但是向來很冰冷的葉青嵐,臉上不由自主地噙著一抹微笑,實在是這孩賣萌無敵,淡定如她葉青嵐都被他弄得醉醉的。

「姐姐有沒有想我?」拓跋臨淵湊過來,笑眯眯地問道。

「你想聽『有』還是『沒有』?」葉青嵐揶揄地問道。

「姐姐太壞了,我可是一天想姐姐六百遍呢!」拓跋臨淵拖著她在街上逛著,「離晚膳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先逛街好不好嘛!」

逛著逛著,突然發現前面圍了很多人,拓跋臨淵便湊過去好奇地問道:「官府又出什麼告示了?」

「寧王殿下?」旁邊的少女立刻將他認了出來,立即熱絡地說道,「不是官府的告示,是紫極學院貼出來的招生告示!」

「那豈不是很多人都要去?」葉青嵐看到告示,頓時一臉黑線。

以後紫極學院不會是幼兒園吧,自己一個大師姐看著一群小師弟小師妹,師父去逍遙雲外?

少女看了葉青嵐一眼,遞過去一個沒見識的眼神:「紫極學院可爛了,這種學院誰去啊?真是搞笑!要不是招不到學生,學院至於將這種牛皮廣告貼得街上到處都是嗎?」

葉青嵐頓時鬱悶的不行,有一種自己被坑了的感覺。

不會最後紫極學院就自己和拓跋臨淵兩個新生吧!!! 江楠又用手在孩子腹部其他部位輕輕摸了一圈,孩子反應不大,其他地方應該沒事。不過也不是絕對的,畢竟沒有做B超看不出來。

「孩子這是臍疝,並不是很嚴重,但現在並不能排除有腸梗阻的可能,所以等飛機降落之後你最好立刻帶孩子去醫院檢查。」江楠對白人女人說道,那女人一臉懵,好像並不了解什麼是臍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