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大腦當中也傳來劇烈的疼痛,讓他不由得再次躺下。

躺了很久,夏天又緩緩睜開眼睛,然後就躺在那裡,望著夜空獃獃出神。

也不知在想什麼。

緩緩抬起手,頓時疼得他呲牙咧嘴,不過他仍是將手臂抬起來,然後張開手掌在空氣當中握了握。

看著那在自己手中一握,便肉眼可見的靈氣波動,夏天心裡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好濃郁的靈氣啊。」

隨後他又揮了揮手,將面前的靈氣給揮散,不一會看著那靈氣再度凝聚在自己的眼前,夏天將手臂往下,然後閉上眼睛深深滴吸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這就是天月大陸嗎?果然外國,哦不外球的空氣都是香的。」

(本章完) 臨戰突破,武者大忌。

但凡是突破境界,無論是武者也好,鍊氣士也罷,都要尋一僻靜之處,無人打擾,才敢靜心突破。

甚至一些強者,還會專程請高手護衛,嚴禁任何人靠近,就算這般,突破成功與否也只在五五之數。

可今日,陸凡顛覆了所有人的常識。

他竟然就這麼直接坐了下來,強敵環飼之中,開始突破。

真的視章光等人如無物!

朱俊忍不下去了,起身道:「我來。」

這次,章光一手攔住了他道:「小心有詐。盛犰,還是你來吧。」

一直坐在旁邊,裹著長袍的男子站起了身來。

臉上符文遍布,他便是八傑之二,盛犰。

點點頭,盛犰緩步上台,同時將郝書的身軀扔了回來。

丹田被破,郝書生死不知。

章光等人只看了一眼,便是一聲長嘆。

這怕是救不回來了!

盛犰走到了陸凡面前五步遠的地方,面帶戒備的看著陸凡。

雖然陸凡此時坐在那裡,像是在突破。

但誰又能保證,這不是陸凡故意弄出來的手段。至少盛犰是不相信,真的有人能如此淡定的在生死斗中突破。

抬手,身上符文亮起,一把由黑白灰三色光芒凝聚成的長槍出現在了盛犰的手中。

而後,盛犰直接將長槍向陸凡的臉扔去。

鐺,陸凡體表的光芒一陣晃動,擋下了長槍。四周的天地之力,也跟著一陣波動,陸凡微微皺眉。

盛犰樂了,大笑道:「這傢伙還真的是在突破!」

這般說著,盛犰身上罡勁放出,一片兵刃在他的周身出現。

他本人如同瞬間長出了上百條手臂一般,每一隻手上,都握著一把兵刃。

「千手刃,盛犰!」

他此招一出,不少人立即叫喊出了他的稱號。

最近這幾年,盛犰是很少出手了。以至於都城的人,都快忘了他的名號。

但他的標誌性功法一旦出現,立即還是有不少人認了出來。

下一刻,盛犰將手中的兵刃全部扔了出去,空間碎裂聲響起,每一道兵刃所過之處,都會留下一道清晰的空間裂痕。

「千刃殺!」

盛犰面帶冷笑,這一招,就算不能殺死陸凡,也可以直接斷了他的突破。

而一旦一個人突破被斷,單單是那反噬,便足以讓人要死要活。

盛犰很期待看到陸凡滿地打滾的模樣!

可就在此時,驀地,一隻黑龍突兀的從旁邊沖了出來,擋在了陸凡面前。

黑炎噴吐,一瞬間便將所有的兵刃,全部燒的一乾二淨。

龍嘯聲起,雙腿直立,到來的黑龍,正是小黑無疑!

「靈獸!」

盛犰驚訝的道。

小黑對著盛犰叫吼不止,身上黑炎升騰。

盛犰頓時笑出聲道:「陸凡,你不會以為就憑這一隻靈獸,便能讓你順利突破吧!」

往前邁出一步,盛犰身上罡勁猛然射出,如若一片劍雨,落於小黑。

龍吟聲再起,小黑的身軀驟然膨脹一倍,一抓拍散一片罡勁。

與此同時,小黑口中直接噴出一片黑白火焰。

霎時間,四周空間發出清晰的碎裂聲響。

盛犰大驚失色,連退幾步。

「好可怕的湮滅之火!」

一邊驚叫著,盛犰的身影消失了。

小黑瞪著眼睛左看右看,旋即,像是發現了什麼,甩尾擊向空中。

砰!

巨尾撞到實體,正是盛犰的身影。

但是盛犰此時手中卻多了一樣東西,那是一把由罡勁凝成的盾牌,直接擋住小黑的甩尾攻勢。

與此同時,盛犰手掌在半空中一按!

下一刻,小黑便看到面前的空間開始迅速坍塌。

怒吼連連,小黑張口火焰噴出,如同四道牆壁,將四周空間焚燒一空,不讓任何空間塌陷落到陸凡身邊。

被小黑保護在身後的陸凡,猶如身處虛空之中。

身前身後,皆是黑暗。

盛犰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了小黑的面前。

手掌按在了小黑的鱗片上。

「分離!」

一道清晰的符文注入小黑的體內,緊接著,小黑痛苦的大叫起來。

鮮血不斷從小黑的體表噴出,像是有無數兵刃在它體內瘋狂肆虐一樣。

雙眸赤紅,小黑此刻也瘋狂了。

它的兩隻前爪猛然抓住了盛犰的身軀。

張口便是一片火焰!

盛犰連忙揮手一邊罡勁布在面前,但下一刻,火焰竟然對他穿胸而過。

「虛無,幻影,一切皆是虛妄!」

盛犰淡然的念著某種功法。

他的身軀透明如紙,小黑突然發現自己不能握住他了。

旋即,盛犰便從小黑手中掏出,轉手又是一掌拍在了小黑的腦袋上。

立即,小黑痛苦的倒地,全身抽搐。

任江等人看的滿臉笑容,道:「打的好。盛犰哥的空間武道,越來越成熟了!」

盛犰俯下身子,看著小**:「區區靈獸,也敢擋我。不自量力!現在,我要殺你的主人了。你能如何?」

盛犰走到了陸凡面前,一掌打在陸凡的身上。

他手中符文一亮,但整個人卻被彈了回來。

又是一道波紋亮起,陸凡身軀微微晃動,依舊坐在那裡。

盛犰驚訝道:「自帶防護,有些本事啊。難怪有此自信,敢當眾突破!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擋下我這一招嗎?」

盛犰說著手掌之中,亮起一片氣團。

無數在他罡勁的支配下催動氣團,很快氣團開始變得狂暴,變得鋒銳,讓天地都開始為之變色。

盛犰本人開始如幻影般在眾人的視線中抖動起來,手中的氣流越來越盛,四周的空間都開始出現割裂的紋路,像是一卷畫布被人強行撕裂,露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痕。

「風殺!」

輕輕一喝,盛犰抬手便準備將手中氣團向陸凡扔出。

但就在此時,小黑猛地起身將他撞開。

他手中氣團,直接向著任江等人飛了過去!

「什麼?」

任江大聲叫喊著,連連往後退。

但那氣團不僅來得快,還封鎖住了四周的空間,眼看著就要被擊中。

突兀的,一把劍如光掠過,緊接著,氣團消失無蹤。

章光淡定的收劍,繼續抱劍觀看著高台之上。

盛犰此時真的惱羞成怒了,差一點就把自己人殺死了!

「該死的靈獸!」

盛犰一腳將小黑踩在了地上。身軀周遭無數兵刃出現。

「看來只有先殺了你。小小靈獸,你倒是很忠心啊!」

被踩在地上的小黑拚命掙扎著,但它越是掙扎,身上的鮮血便流的越快。

無數兵刃瞄準的小黑腦袋,盛犰輕聲道:「去死吧,你的主人很快也會去找你的!」

言畢,一片兵刃落下,小黑此時猛然發出悲鳴之聲。

這一聲,震的一片兵刃飛到了別的方向。

與此同時,正在突破中的陸凡,忽的睜開了雙眼,口中喃喃道:「小黑!」

就在他睜開眼的同時,一道光,從他身上猛然放出,直衝天際。

旋即,整個天空,開始發出隆隆聲響,像是有萬千獸吼之聲從天際傳來,真的所有人全身顫抖。

都城,中心城內。

幾乎所有武者,都看到了這道衝天而起,刺破天際的光芒。

整個天空都像是被刺穿了一個窟窿,光芒還在繼續往上。

韓家。

山頂之上,一名老者看到這一幕,皺眉道:「又有誰摸到大道了嗎?不對,這力量如此弱小,怎麼會有這般穿透力,奇怪,奇怪!」

天家。

天家家主,指著天空道:「此功法,從未見過。來人,找到此人,看看是誰在突破!」

水家,澹臺家等其他武道家族,皆看到了這一幕。

紛紛開始打聽,這是何人在突破。

內城之中,御花園內。

秦商大帝正在賞花。

他輕輕的瞥了一眼遠處的天空,輕笑道:「我武安國,又要添一高手了。有趣,有趣。來人啊,查查是誰,把名字報上來。」

幾名金甲護衛登時消失無蹤。

丹塔之上,星辰尊者的虛影再度出現。

他俯視著下方的陸凡,驚訝道:「此子竟然有這般力量。他練了什麼功法?修的什麼武技?」

正說著,他的身邊,又多出幾道虛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