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神銘在抵抗著來自精神上的痛苦時,異變突起。

『噗-』的一聲傳來。

神銘感到一隻小手瞬間穿透了自己的胸膛,然後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心臟,似乎微微一用力就會結束自己的生命似的,生死一線。

其實這並不是幻覺,就在剛才;安德莉絲的右手已經深深的插入了神銘的胸口抓住了他的心臟,還有鮮血不斷的從胸口與手的裂縫間不斷溢出,不過卻都被厄卡琳娃手上分裂出的觸手吸收進去了,然後將傷口補滿,直至手和傷口糅合在一起,鮮血不再流出。

這也是厄卡琳娃的計劃,只不過沒有對石神銘提到過,她需要的就是這種突然的痛苦與恐懼,如果提前告訴了他,在他防備下效果必定會大大減小。

痛苦遠遠沒有結束。

如果能仔細觀察石神銘胸膛裡面的話,就會發現安德莉絲插入神銘胸口的手開始分裂出無數細小的如同血管般的紅線,並慢慢攀上他的心臟,肺葉,肝臟,脾,腎,如同一張細小;腥紅的網,將神銘的五臟六腑全部捏住,此時,精神與**的兩面痛苦盡數襲來,神銘覺得生不如死的折磨都遠遠不夠形容自己此時的苦楚。

「啊,好痛,好痛苦,好像死了,誰能幫幫我,啊……幫我…能嗎?」無聲的吶喊,因為痛苦而無法發出一絲聲音的喉嚨只能不停的嗚咽,一張臉被憋成了醬紫色,卻無法將想法宣洩出去,這無疑是更加痛苦的,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從額頭上流淌而下,粗大的青筋在其不規則的顫抖,巨大的痛苦還正在腐蝕著神銘的求生意志。

不知道過了多久,本來有點麻木的痛楚卻又陡然加劇。

是否因精神上的痛苦而恍惚了,石神銘覺得自己似乎還產生了幻覺,眼前浮現出一張張熟識面孔對自己來說是多麼的親切,讓其已經殘破不堪的求生意志突然膨脹起來。「哈哈,原來我還真是個色|狼啊。」似寬慰似自嘲;似乎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事僅僅是接吻——厄卡琳娃的柔軟,夏雲的香甜,還有安德莉絲的疼痛……等等,夏云為什麼也在?並且對他的印象也最深啊——

在石神銘無頭緒的亂想,想分散下痛苦的注意力時,一陣陣溫暖的嘀咕在他頭腦中響起。

「神銘,忘記我了嗎?難道我就不是你的家人嗎?如果你出事了,我也會……」」厄卡琳娃擔憂的面孔在眼前浮現。

「神銘,我一直在等你,我希望你能來找我,我知道這不是妄想……然後我一直在期待你的心意。」夏雲的臉龐也出現在眼前,似乎還穿著女裝,不過很可愛,透人心脾的可愛。

「喂,雄性,既然佔了我的便宜,就不要說這麼不負責任的話,我還要你還回來的……」安德莉絲一如既往的傲嬌。

「下次再聚,不過就輪到你請客了,哈哈。」穆之欣的聲音……

「轟~~」腦海里突然轟鳴一聲,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求生的**將痛苦擊得粉碎。

「沒想到自己還有這麼多的牽絆,看樣子我剛剛還真是混蛋啊。」神銘在腦海里輕吟到,本來迷茫的眼神也堅定起來。

「果然不能這樣呢……所以我要活下去。」

「……」

「去TMD什麼狗屁枷鎖。」內心的一聲悶吼,在精神海里翻起滔天巨浪。

「看我粉碎它。」突然神銘岑寂的面目發出一聲悶吼,將厄卡琳娃的精神力盡數抵禦出來,本來還牢牢穩固住神銘的兩人竟突然被神銘爆發出來的氣場給掀飛。

厄卡琳娃悶哼一聲,看樣子她精神層面的創傷不輕,不過在她搖搖頭清醒了下后;便不顧自己的傷勢向神銘衝去,從她焦急的樣子可以看出;此時她的眼中只有石神銘的安危。

神銘胸口上被安德莉絲破開的傷口正以飛快的速度癒合,蠕動的肌肉肌腱瞬間將傷口彌補填滿,沒有一絲痕迹,兩女都能看出這是僅僅靠自身的能力來恢復的,比以前的自愈能力不知強大了多少,並且隨之神銘的身體開始傳來嗡鳴聲,就像無數個小馬達般,是來自每一塊肌肉,每一塊內臟,打磨淬鍊。

「砰,砰,砰…」如雷鳴般的悶響傳來,就在胸口,心臟的律動,是如此的強鍵有力。

「神銘,神銘,能、能聽見我說話嗎?」厄卡琳娃伏在他身體旁邊焦急的觀察著,並且還不停的呼喚他的名字。

安德莉絲也走了過來,拍拍厄卡琳娃的肩膀后對她搖搖頭,她知道神銘已經成功一大半了,但想要挺過來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而此時神銘的內心……

精神上的痛苦已經消失,而此時**上的不適已經不算什麼,第一次被厄卡琳娃寄生時的痛苦可比現在痛苦得多,但是,此時自己的身體卻一點兒都動不了,就好像一具空殼,對,一具有著靈魂的空殼,血肉骨骼筋腱的感覺自己是一點兒都沒法感覺到,這狀態是神銘此時真真切切的感受,就像塞在一個堅固的容器里。

不過,雖然感覺不到自己的**,但神銘卻能感受到自己體內有股強大的生機,非常強大,那團生機幾乎代替了**的作用,寄託靈魂,讓神銘覺得自己依然存在而不是虛無縹緲,不過這樣的感覺絲毫沒有對自己產生任何不適感,反而像是回到母體般溫暖,在滋補修復自己的身軀和靈魂。

身軀是蛹,生機是蟲,他在等待——終將化蝶。……

三天過後。

厄卡琳娃與安德莉絲不安地注視著躺在床上卻一動不動的石神銘,看著他蒼白的面容;如果不是那生機如雷鳴的心跳聲,就會以為他已經死去多時了。

乾枯且蒼白的面龐,如同枯燥的頭髮,還有微微掉落的死皮,都顯得不太正常,如果不是感受到神銘的生機越來越強的緣故,厄卡琳娃她們早就將他送去醫院了。

此時,厄卡琳娃與安德莉絲憔悴的目光注視著神銘,她們感覺出來了;這幾天幾夜的等待讓神銘體內的生機已經上升到了一個頂點,她們也知道神銘就快要醒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感覺,應該是心有靈犀吧,想到這點,厄卡琳娃和安德莉絲相視一笑,是苦笑也似乎在相互寬慰。

「嗤吱。」一聲輕微的響動傳來,卻一下吸引住了所有人頂點注意力……

一絲精神波動從神銘沉眠的身軀上傳來,並且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最後竟在房間里形成一場小型的精神風暴,大型的傢具如床,桌,椅,衣櫃等;全部在劇烈的抖動,而小型的器物如筆,杯,書籍都漂浮在房間半空中上下沉浮,而且如飄蕩在旋風中慢慢隨著規律旋轉。

「神銘…」

「雄性…」

厄卡琳娃與安德莉絲異口同聲的輕喊到。

…… 第1289章你們是在噁心自己,還是噁心我?(二)

「你們當真以為我會相信,你們奉我為主,讓我回朝,只是想要輔佐我成為新皇,是因為你們對我這個初次見面的皇子的忠心耿耿?」

「別拿這種三歲小兒都不信的話來糊弄我行嗎?」

孟少寧嘴裡輕嗤了聲,揚唇嘲諷道:

「你們想要利用我替自己謀取生路,想要利用我保住你們的高官厚祿富貴榮華,想要我跟著你們回宗蜀,去冒險與南王拼個你死我活。」

「如今卻還要擺出一副清流忠臣的模樣來,是想噁心你們自己呢,還是想要噁心我。」

「亦或是覺得,我當真那麼蠢?」

如果霍禾元他們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擺出談條件的架勢,直言想要他回去替他們爭奪皇位,保住他們朝中地位也就算了。

不管孟少寧同不同意,那都是其他的事情,至少他也不至於會厭惡他們。

可是偏偏這幾人既想要得利益,又想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想要在將來以從龍輔政之功佔據王庭,所以尋著機會便跟他灌輸所謂的「為他好」,「替他著想」的念頭。

是真把他當無知的孩童,還是當他是沒見過這些事情的蠢貨?

竇烈剛才那蓬勃而出的怒氣猛的一斷,臉色頓時晦暗下來。

霍禾元也收回了攔著竇烈的手,剛才還情緒激動的臉上乍青乍白,全是被孟少寧揭穿之後的難堪。

孟少寧夾著茶葉放入壺中,看著那水「咕嚕」、「咕嚕」的滾了起來,他這才扔掉了手中的茶葉夾子,發出輕微的一聲響后,面色陡然森寒了下來。

「別覺得自己聰明,就把全天下的人都當成傻子。」

「這一截手指,只是教訓你們碰了不該碰的人,算計不該算計的事情。」

霍禾元瞳孔猛縮,壓下了心頭驚懼之後,對於孟少寧再沒了之前的那點算計和閑適。

他收斂了神色躬身說道:

「大殿下,您果然是人中龍鳳,我和竇烈這點小把戲也瞞不過您。」

「不過您既然知道今天城外的事情,就該知道我們雖然送了人進了孟五公子的營地,卻未曾動他分毫,甚至還替他剷除了與他做對和之前行惡之人。」

「我們只是想要毀了這次和親,而且也發現孟家與我們有一樣的想法,那孟五公子這幾日時常派人在宗蜀營地附近逗留,我們才會選了這個辦法。」

「既能壞了南王的事情,讓他不能與元成帝聯合,又能幫孟五公子一把。」

霍禾元對著孟少寧說道:

「我們絕不敢傷害孟家之人分毫,還望大殿下明鑒。」

孟少寧冷眼看著他:「要不是小五今天沒事,你以為你們還能安然坐在這裡?」

他朝後微微一仰:

「我說過,我不會跟你們回宗蜀,對你們宗蜀的皇位也半點興趣都沒有,這次事情鬧的這麼大,哪怕元成帝有心想要保你們,你們這些人也在京中留不了多久。」

「最後告訴你們一次,不準靠近孟家任何人,如果再有下一次……」

孟少寧嘴角輕掀:

「我要你們的命!」

(本章完) 「小琳,莉莉絲…你們還好吧?」

半晌,一聲輕笑,一位有點陌生卻又十分熟悉少年不知什麼時候已悄然坐在床上,出現得那麼突然,無一絲衣物遮擋——**的身軀展現出速度般的爆發與美的結合,完美得能讓大部分女性都春心蕩漾,流線型且看似有點消瘦的肌肉中卻蘊含著無與倫比的爆發力,溫潤如玉的肌膚,甚至比很多女性還好,還有那張臉,雖然外觀沒什麼變化,卻隱隱得比以前更加深刻,更加眉清目秀,散發出某種氣質讓人增生好感。

他就是石神銘,隨著他起身;大片大片的死皮從他身上脫落,還有如同枯藻的毛髮和不知被何種力量撕扯而爛的衣物,不過卻露出底下更完美的體魄與頭上黝黑的髮絲。

變化很大,人卻變化不大。

「神銘,太好了。」兩個清香柔軟的身軀撲了上來,將石神銘死死抱住,似乎這樣才能表達她們兩個心中的安心與激動,看著自己身上兩個香噴噴的嬌軀,神銘也覺得激動不已,不過更多的是感動,感動她們對自己如此關心與照顧…感懷了一會,他知道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

俗話說飯飽思**,雖然厄卡琳娃與安德莉絲剛剛撲上來的嬌軀能讓一個正常男性瞬間化為惡|狼,哦;不是**,但出來的第一時間神銘的大腦卻是被飢餓給填滿了,他寧願撲上來的是兩隻可口烤雞而不是兩個「可口」的少女,雖然厄卡琳娃和安德莉絲她們兩個的身軀的確很誘人,但在飢餓的侵蝕下他升起不了一絲**,神銘決心要把『飯飽』這個條件先達成,其他的什麼以後都好說。

雖然成功突破體內枷鎖了,但身體中的消耗並不少,並且三天不吃不喝,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神銘覺得自己如果還不補充點什麼到肚子了,他就真的成功輪迴了。

……

「慢點,慢點,又沒人和你搶。」看著狼吞虎咽的神銘,厄卡琳娃像教育孩子般教唆到,惹得神銘直翻白眼,而安德莉絲也坐在一旁;不過是與自己撕搶著食物,不是說好的沒人搶嗎?

看著她那兇猛的樣子,就知道她沒有把自己這個生猛的『病號』放在心上,…喂,這是我碗里的菜。

「唉,幹嘛這麼小氣,我這幾天也沒怎麼吃飯了啊。」

一會,將家裡的存貨都消耗得乾乾淨淨后,神銘才滿意的舒了口氣,雖然沒有飽腹感,但起碼肚子也沒有那難受的飢餓感了,而且看著眼前為自己忙前忙后的厄卡琳娃,神銘也覺得溫馨無比;就像家人一樣,而這些對於從小孤身一人的他而言,家人的感覺就像是奢求,從小到大,每年的各種節日,都是孤身一人,看著其他家庭熱鬧溫馨親人滿堂的場景都會由衷的羨慕。

但現在不同了,他也有了值得他挂念和挂念他的家人,在同一間屋子裡,看著熱鬧的兩人,神銘暗暗發誓,誰也別想將這份溫暖奪走。

「喂,雄性,你究竟到了個什麼水平了……」安德莉絲本來酒飽飯足后就躺在床上的身子突然坐起來問道。

石神銘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後再握了握拳,遲疑地吐出三個字,「…不知道。」

「不過比以前好多了,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可能提升了很大一截,似乎快達到detachmenter了。」想了會再補充上了這句。

說完,他就感到一股不好的預感……

「那等下我陪你練練吧,看看你提升了多少。」安德莉絲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看著神銘。

說實話,神銘也想找個機會看看自己突破后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也是想找個人練練手,不過當試試的對象是眼前那名披著蘿莉皮的『人型巨龍』時,神銘就有點難堪了,之前鍛煉的時候『每天一虐』他可是記憶猶新啊,就算他對自己現在的實力很有信心,可也沒把握能抵禦得了她的攻擊。

咬咬牙,神銘點了點頭;他最後還是決定試試,至少沒生命危險就是了,大不了再被打一頓。

厄卡琳娃也看見了神銘的猶豫,但卻沒有制止,反而小有興緻的看著他,她也想知道神銘到了什麼程度了。

……

晚上,還是老地方的樓頂。

神銘正早已嚴正以待的看著不遠處與自己面對面的少女。

和神銘的表情相反,安德莉絲正十分輕鬆愜意的表情看著神銘,絲毫沒有因為他突破了而認真對待。

神銘深吸了口氣,他發現眼前的安德莉絲從氣勢上看更加恐怖了,以往沒突破的時候,不知道她確切的實力,只有難以戰勝這個概念,但;現在自己的實力有了質的飛越,當自己能看清楚她身上的血氣時,就被其嚇一跳,浩瀚如惡海,奔騰如凶獸,這形容的還只是自己能看見的一部分,血氣,殺氣,還有更為凶暴的莫名氣勢被她以什麼方式壓抑住,不經意間透露的一絲就讓自己心驚肉跳。

畢竟是從刀山血海中闖出來的,可能是她身上的傷不足以使她的氣勢與實力全開吧,神銘只能如此猜想到。

「這次你先,我來看看你的實力成長了多少。」安德莉絲向神銘翹翹手指,示意這次讓神銘先攻擊。

神銘也不矯情,瞬間爆發衝上去並且身影還悄無聲息;就像突然消失了般,如果是以前,這是他絕對辦不到的。看著神銘的動作,安德莉絲雙眼微微一凝,露出少許認真的神色。

『砰。』

安德莉絲頭也不回的就往後一抓,剛好就有一拳頭出現在那裡,並且還被她一把抓住,這時候,拳頭劃破空氣的聲才響起來,「速度很不錯,我不用心眼還不能看到你。」

蹲下身子,躲過神銘差點踢中的腿后,安德莉絲瞬間將他的腳踝抓住然後猛地扔出去,再緩緩的說:「所以,我也會認真點了哦,這次是150%。」

邪邪一笑,她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然後瞬間;離此地七八米外兩個身影似乎兇猛地撞在一起,神銘一把也握住了想要給自己臉上一拳的安德莉絲鬱悶說道:「不是說好不打臉的嗎?」

「我樂意,不行嗎?這次是160%。」說完,石神銘被一股大力踢飛出去,不過同時也護住了胸口,沒造成多大的傷害。

越來越吃力地抵擋安德莉絲的攻擊,但卻沒有給自己造成什麼實際的影響,石神銘也大概清楚自己的實力是什麼水平了,不過,自己也還沒有拼盡全力。

「170%——」安德莉絲的聲音從頭頂傳來,神銘一驚以一個十分不雅的動作滾在一邊。

『砰。』地面堅硬的鋼筋水泥化合物被安德莉絲的小腳砸開一個不淺的小洞------那據說導彈都轟不開的。

神銘一驚,就感覺一股惡風從自己左側腰部傳來,慌忙地躲開擦身而過的小巧拳頭,他也嚇出了冷汗。

「180%-」剛剛還慶幸的神銘被後背的聲音瞬間打入了地獄,一股巨力傳來,神銘就感覺背部如同被一輛急速行駛的懸浮貨車給狠狠撞上,疼痛得全身像散架般。

雖然疼痛,他還是在倒地的一瞬間瞬速起身戒備,心有靈犀的向前一撲,自己剛剛站在的地方就一聲巨響被砸開一個大坑,而安德莉絲就站在裡面沉著臉看著神銘,似乎對這麼久沒有放倒他讓她有點不耐煩了,也讓她『怒火』更甚。

「190%。」

看著幾乎快狂暴的安德莉絲,神銘覺得自己快撐不了多久了,安德莉絲一進入戰鬥就容易失控;他可是深有體會。

而就在他馬上要開口認輸時,安德莉絲似乎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了。

「200%…」一聲清脆的低吼在他耳邊悄然傳來,重重的擊中了他的後背,隨後,神銘的身軀砸爛了一片地面,並倒在地上疼痛的**著,半晌無法站起來,只能無言的在地上喘息。

這次比以往敗得更快。

厄卡琳娃擔心的來到他的身邊,有點擔憂的看著躺在地上喘氣的神銘,然後略帶責備的看了眼安德莉絲,似乎在說她下手沒有輕重。

「喂,沒事吧。」

安德莉絲無所謂的叉著腰,似乎不以為意的說到,「哼!我的男人可不能這點苦痛都吃不了,並且,我也不想要個實力比我弱的配偶。」

說完,三個人都是一愣。

恢復過來的神銘是驚訝什麼時候自己就成為了安德莉絲的配偶了,她不是一直都喜歡小琳的嗎?還幫助她從實驗基地中逃了出來,雖然被一個漂亮的小蘿莉這麼說他很高興,但聯想到自己被她慘虐的情景,神銘還是更害怕自己和她在一起后還有幾年好活才是,不過他內心的想法卻十分高興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