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些人有辦法勸動林天佑。

要是連其他人也勸不動林天佑,那他就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第二天。

「龍皇前輩,聽說您要帶我一起去神域?」

一大早,毒邪神便來到了林天佑的房間,他表情無比的恭敬。

「嗯,朱雀說了,如果我離開朱雀世界,你可能會不聽話。

到時候會讓他非常頭痛!」

林天佑隨口說道。

「誣衊!

這是赤果果的誣衊!

龍皇前輩,我對您是一片忠心,您吩咐的事情,我就算赴湯蹈火也要完成。

怎麼可能會不聽話?

一定是朱雀看我不順眼,一心想封印我!」

毒邪神半跪在地上,大聲表著自己的忠心。

同時還不忘記貶一下朱雀。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進通天梯呢?」

林天佑看著這個聲淚俱下的邪神,淡淡的問道。

「當然要跟著您一起去!

神域是無數人心中的完美之地。

而且我現在已經是天道半神級別的境界。

若是能進到神域,吸收裡面的天道靈氣,哪怕只有一天,我也不枉此生了!」

毒邪神連忙點頭。

他還有一句話沒說。

那就是有龍皇這個天帝級別的存在保護,他就不用擔心被神域里的人趕出來了。

因為天帝級的強者,有資格進到神域!

他至今還當林天佑只是天帝強者。

完全沒有想過,林天佑已經是真神境了。

「嗯,既然這樣,你也準備一下,我吃完早飯,就出發!」

林天佑點點頭,示意毒邪神離開。

毒邪神不敢怠慢,恭敬的退出了他的房間。

「大哥!大哥在嗎?」

就在毒邪神剛剛退離,房外又傳來了一陣大嗓子。

林天佑微微皺眉,這聲音不是他的結拜兄弟窮奇的聲音嗎?

他還以為窮奇消失了。

「大哥!」

門被推開,窮奇一臉委屈的沖了進來。

「我心裡苦啊!」

他是真的苦,被壓在地縫之中這麼多天,沒有一個人過來救他。

而且這地縫蘊含了大量林天佑當時突破天道的天道之力。

令得他根本無法將地縫擠開。

直到今天,他才得已脫身,又累又餓又難受!

「抱歉,我去對付毒邪神了。

沒有注意到你的去向。

還以為你先離開了呢。」

林天佑帶著歉意的語氣,說道。

怎麼說,對方也是他的結拜兄弟,自己對他的去向不聞不問,實屬不應該。

「大哥,聽說你要去神域?

帶我一個吧!

我也要去!」

窮奇訴苦之後,立刻轉變心情,開始詢問起去神域的事情。

「你要去神域,應該不難吧?

你老爸不是前任天帝嗎?」

林天佑反問。

「是前任天帝沒錯。

可當年我因為跟我老爸鬧矛盾,他一氣之下把我進到神域的身份憑證給毀掉了。

如今我已經沒有資格再進神域。

幾萬年過去了,我現在很想過去見見我老爸,向他說聲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惹他生氣了。

大哥,求求你,就帶我過去吧。

這句對不起,我已經憋了幾萬年,無論如何,我也要跟我老爸將這句話說出來!」

窮奇一臉祈求的盯著林天佑,希望能實現他的願望。

「惹老爸生氣的壞孩子嗎?」

林天佑喃喃自語。

他看著窗外的風景,思緒一下子就回到了陽界。

他在陽界的老爸林武,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在洪荒世界,似乎一天相當於陽界的十天。

而在朱雀世界,一天更是相當於陽界的二十天。

這麼算下來,他已經跟林武分開了有一年多的時間。

「等我救出梓鴛,救出天子,成為新的天道主宰之後,我便回一趟陽界。

去看看我還是身為龍王時的父親!」

龍皇暗暗下定決心道。

「大哥,大哥?」

見林天佑發獃,窮奇便喊了幾聲。

「嗯!

你要去神域,那就跟著一起來吧!」

林天佑恢復冷漠,點頭答應了窮奇的請求。

反正窮奇的實力也有,對他來說,還不算是累贅,帶著就帶著了,沒什麼大礙。

「多謝大哥!」

窮奇聞言,激動的就在衝上來給林天佑一個友情的擁抱。

但林天佑才不想跟一個男人擁抱,直接一腳踢出,碩大的窮奇就好像炮彈一般,直接飛了出去。

窮奇撞翻了好幾面牆壁,但他沒有生氣,只是嘿嘿的傻笑。

下午時分,朱雀派了人過來,請林天佑去通天塔。

那塔在朱雀宮的深處。

常年被結界所封印。

今天被朱雀以術法解開。

林天佑跟著侍衛一同前行。

很快,便來到了一處高塔前。

此塔高不可見。

矗立在天空的雲層之中。

明明看上去很高,但卻是若隱若現,又好像虛無縹緲。

給人一種無比虛幻的感覺。

「龍皇,你來了!」

朱雀站在這裡很久了,見林天佑過來,立刻迎了上去。 說罷,百里流月手持紅月之鐮,周身數道紅芒旋轉不停息,眸光化作一抹血色之瞳,天空之中,白天變成了黑夜,紅色的月亮從烏雲中露出真面容。

狂風亂舞中,飛舞著的,是少女漆黑如墨的長發,以及紅光萬丈的紅月之鐮。

「師父……」慕容恬驚呆了。

比起之前在大陸之上所見到的流月師父,如今的師父,似乎更添加了一絲暴戾與嗜血,但是卻更加出人意料的帥氣迷人。

慕容恬享受著這種被維護的感覺。

有師如此,夫復何求。

所有人眼見天空變色,月光顯現出了紅月,不由得紛紛失了顏色。

這是什麼樣的壯麗景觀?!

五聖地的許多人,怕是多年都未曾見到天空這樣的異變了!

饒是聞人毓,也不由得狠狠震驚了一番,但她並未因此退縮。

未知的事物總是可怕的,但是總有解決的方法。

聞人毓手上幻化出了她的三尺長劍,那是一把青色的霓虹劍,五彩繽紛,絢爛無比,模樣華美,精緻絢爛。

此劍一出,在場所有人的臉色瞬間變了,這回是吃驚且震驚的神色。

眾人反應過來后,立刻起身撤離這片地方。

澹臺風驚訝道:「聞人家主,竟然使出了青虹劍!」

「不好!聞人毓真是瘋了,速速撤離到安全的地方!」獨孤彥的臉色亦是大變。

「這青虹劍是何物?」赫連丹與玄澈皆是一派悠閑地神色,不見絲毫害怕。

玄澈優雅一笑:「無礙,不過是個比較厲害點的,能夠招來風雷雨雪,能夠毀滅一片地段的絕頂神魂之劍罷了。」

赫連丹聽此,驚訝道:「此劍具有毀滅性,難怪他們那麼懼怕,那……你我不撤么?」

玄澈望著赫連丹,微微一笑,他摸了摸赫連丹的頭,溫言淺笑道:「我們不需要撤離,只需要靜靜地看著就好。百里流月,是不會讓青虹劍的威力顯現出來的。」

赫連丹望著前方凌空盤旋不斷發起進攻的百里流月,面上浮現出了笑意。

是啊,她是她赫連丹的姐姐,是絕世天才,更有可能是神的轉世,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只見百里流月似笑非笑的眯起了眸,她勾起紅唇,將紅月之鐮,高高舉於半空。

「你也是時候歸位了,器靈。」百里流月嘴間低沉的說出了這句話。

剎那間,天地變動,一抹紅芒自百里流月展開,發出了一道強大的圓形氣流!

不知何時,從東方迅速凌空飛來一抹華美如陽光灼燒刺眼的紅霞,那抹紅霞迅速進入了紅月之鐮中!

剎那間,紅月之鐮發出了巨大無窮的力量!

魂器與器靈的合二為一,立即將青虹劍所有的威力皆威壓於腳下!

聞人毓手中的青虹劍竟然從她手中落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