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一次靈道比斗經驗的烏塵,在面對第二個對手的時候,顯得從容很多。

他的對手,是一名狂武三重的弟子,身體周圍有一層類似於武之氣旋的氣流作為屏障。

那層氣流說薄不薄,說厚不厚算是武之氣旋的雛形。

有了一場比試經驗的烏塵,一上來雙手亂舞,結印如飛,唰唰唰二十幾個火球,還沒等那武道弟子衝過來,已經當先籠罩過去。

那武道弟子憑藉身體周圍的氣流,擋了一擋,想要撐過這一輪火球術,再尋找機會出手。

哪知道二十幾個火球剛落在地上,後續的三十幾個火球,已經迫不及待的沖了過來。

就這樣一波火球落下去,另一大波火球正在趕來的路上。

一波!

兩波!

三波!



到了第六波!

那位武道弟子體內所稱無幾的武氣,再也無法支撐身體周圍的氣流。

波一聲,氣流破滅!

數十個火球術,打在那位弟子的身上,雖然火球本身的威力不算太大,但是數十個火球加起來的力量,也足以把那弟子推下擂台。

台下有一大部分人是在聽了第一天比試的傳言后不信,想來看烏塵出醜的人。

等他們看到烏塵出手才知道,自己是多麼幼稚。

眾人不是沒有看過靈道弟子出手,火球術這種最基本的靈技也屢見不鮮,更高階,威力更大的靈技,其他弟子也有用過。

但是他們誰見過如此恐怖的火球術?

誰見過這猶如瘋子一般的結印速度?

一些斷言,烏塵遇到自己必敗的人,也不由暗暗皺緊了眉頭。

這樣瘋狂的火球術,這樣恐怖的速度,就算自己遇到,是不是能贏?

很難說!

接下來的三名對手,烏塵無一例外還是用的火球術。

尤其這最後一名對手,身具狂武四重之力,身體周圍的氣流已經形成一個三尺範圍的小規模氣旋。

憑藉著氣旋之力,數次把烏塵逼的後退不止,但最終還是沒有撐住烏塵那如同疾風驟雨一般的火球術,被轟下台來。

東方石台下圍觀的人們,里三層外三層,甚至稍遠的石台,樹梢都站滿了人。

五場決選比試,東方石台因為烏塵存在的緣故,人氣暴增!其他三個石台加起來圍觀的人數,也沒有東方石台多。

一開始有道神宮三美,或白劍離在其他石台登場,或許還能拉一點人過去。

但是隨著比試進行,烏塵那一手令人驚艷的火球術,實在是太過震撼,聞名而來的弟子,成倍增長。

更有不少靈道弟子說,這陳武的火球術,每看一次感觸都有不同。

帶著面具的神秘靈道弟子,如鬼如魔的火球術。

一切的一切無不吸引著道神宮眾弟子的眼球,到最後烏塵的人氣終於超過白劍離,道神宮三美的總和躍升為道神宮第一。

一大批忠實於烏塵的弟子,自稱「粉塵」,組織則名為『粉塵宮』。其實就是「陳粉」的意思,不過『粉塵』叫起來好聽。

粉塵宮的人數隨著烏塵人氣的攀升,極度增加,把『三美護衛隊』和『白家人』遠遠拋在了後面。

至此,烏塵五場作為被挑選者比試,全部打完,獲得五分,總分十五分,在東方石台二十人裡面排名第三。

還有兩名弟子跟他一樣五場皆勝,但是時間上早一些,所以被排在前面。

下面開始的是,烏塵作為挑戰者身份的五場比試。

五名被挑選者中第一人,站在烏塵對面的時候。

烏塵不由摸了摸鼻子,自己的眼光還真是好啊。這第一個人就身具狂武五重之力,雖然還沒有開始交手,對方的武之氣旋就已經釋放出來。

顯然對方早就聽說過烏塵的傳聞,所以先做準備。

一丈多範圍的武之氣旋,如雲如霧不斷旋轉。

遠遠不是狂武三重、四重的氣流可以比擬的!

下方圍觀的人數依舊眾多,除了佔了一半數目的粉塵心中一沉之外,許多弟子看到此處,一陣冷笑。

面對成型的武之氣旋,烏塵的火球術再快再密集又能如何?

隨著主持長老一聲「開始」落地!

十幾個火球,一如以前一樣向那武道弟子沖了過去。

若是從前,看到如此數目和速度的火球術,圍觀的人們定然是發出一聲讚歎。

但此時卻是響起一陣噓聲。

果不其然,十幾個火球,一接觸到武道弟子的武之氣旋,就被吹的四分五裂,熄滅不見。

那武道弟子嘴角微微一撇,現出一絲不屑。

又是十幾個火球,砸落過來。

再次被武之氣旋擋在外面,消失不見。

「陳師弟!若是你只有這點本事?我勸你還是別費力氣了。火球術縱然取巧,也只不過是個基礎的靈技而已。

如果你沒有更高階的靈技,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那武道弟子胸有成竹道。

烏塵聞言,眼睛一眯。 ******

「那就請王勃師兄指教吧。」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二十幾個尺許大小的火球沖向王勃,再次被對方的武之氣旋打散。

王勃冷哼一聲,一條兒臂粗細的九節軟鞭落在掌中。

那九節鞭每一次都有一尺多長,九節軟鞭足有一丈三尺開外。新秀榜比試並不禁止弟子使用武兵,靈具。

武兵,靈具,同樣分凡靈真寶天仙神七階,每一階又一到九級。傳說中高階武兵,靈具威力因為等級的不同,差別極大。

但是不知何故在武者中流傳的高階武兵靈具極少,流通在市面上的多為低階武兵靈具,皆不超過凡靈二階,真階靈具武兵已是極為罕見之物。

低階武兵靈具雖然有所差別,但是並不明顯。

有不少弟子相比於武兵靈具而言,更看重個人的修為,甚至有相當一部分弟子習慣於赤手空拳,堅決不用靈具等物。

烏塵的五場比試中,僅遇到兩個持有武兵的弟子,算上現在的王勃是第三個。

當然武兵靈具的使用,全憑武者或靈者的喜好,自身資源決定。

王勃手中的九節長鞭,名為九狼鞭。據說是採用九頭四階狼王的脊骨煉製而成,號稱是靈階二級武兵,威力卻比一般的靈階三級武兵不弱。

但見王勃冷哼一聲,擎鞭在手,身軀向前暴射五丈,右臂一展,九狼鞭在空中劃出一道灰濛濛的弧線向烏塵抽了過來。

王勃前進的距離加上長鞭的長度,已經把烏塵覆蓋在攻擊範圍之內。

烏塵心頭一震,沒有料到王勃速度如此之快,九狼鞭覆蓋範圍又出奇的大。

烏塵心中雖驚,臉上卻沒有顯出絲毫表情。

只見他雙臂一張,身子向後一倒,以一個極為傾斜的角度,如大鳥一般向後暴掠六七丈。

九狼鞭鋒利冷森的鞭頭,幾乎是擦著烏塵的下巴,掃了過去。

如果九狼鞭再長一寸,烏塵的下巴還有沒有可能就要兩說。

避過來勢,烏塵左右手各自現出一個火球,想要準備反攻。

卻在這時。

王勃臉上現出一絲冷笑,接著手腕微微一抖。

那根落空的九狼鞭,竟然驟然停頓,然後鞭頭如同靈蛇一般,以一個筆直的角度掉轉過頭,再次向烏塵衝來。

烏塵心中大駭,這九節鞭變化多端。

在前世也是極為難練的兵器之一。

有道是「三年練劍,五年練刀,十年練鞭!」

鞭被排在了最後,其難度可想而知。

哪知這王勃看似最多不過十四五歲,這一手九節鞭卻是如臂使指,造詣非凡。

但是烏塵畢竟是烏塵,九節鞭變化莫測,但是在他看來也不過爾爾。

眼看九節鞭鞭頭如箭,眨眼間來到烏塵面前。

圍觀中人看到此處,不由都閉上了眼睛。

烏塵的火球術的確不凡,在靈道弟子中也足以稱傲!

但是面對狂武五重的武者,沒有高階靈技的支持又怎麼可以?

烏塵在報名的時候自稱是都靈境巔峰,但通過幾場比試,都隱約猜到烏塵的靈道境界至少應該是狂靈以上,靈田也定然遠遠超出常人。

不然那每場幾十上百個的火球術所需要的掌控能力,絕不是狂靈之下的靈道弟子可以擁有的,一般狂靈境界的人靈田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巨量的靈氣。

狂靈境號稱武者和靈者強弱互易的開始,若是烏塵身具高階靈技,一般的武者,哪怕高上那麼一兩個境界,靈道修鍊者憑藉靈技的強大威力也可以搏上一搏。

可是現在烏塵雖然有狂靈之力,火球術終究無法把他的全部實力體現出來。

憑藉火球術,在決選連勝五場,這個戰績足夠驚人,卻不能改變現狀。

王勃境界上高於烏塵,武之氣旋完全把後者的火球術拒之門外,有了九狼鞭之便,王勃現在幾乎就是跟烏塵近身相鬥無異。

靈道修鍊者不擅近身爭鬥,這是常識。

就算烏塵表現有些突出,但他是靈道弟子,這一點就不會例外。

眾人幾乎可以想象到,烏塵鮮血飛濺的情形,一旁的主持長老甚至已經做好了停止比賽的準備。

耳輪中只聽一聲金鐵交擊的銳鳴響起!

火花四濺!

王勃的九狼鞭沒有擊中烏塵,卻是被一根黑紅相間的長棍擋了下來,九狼鞭的鞭頭纏在長棍頂端,整根長鞭被拉的筆直,尾端依然在王勃手中。

王勃用力拉拽起來,九狼鞭發出格格的聲音。

「王師兄武兵凌厲,在下自知不敵。我們還是赤手空拳玩玩吧。」

不知何時烏塵已把長棍插於地上,任憑王勃如何用力,哪裡能撼動分毫?

石台下圍觀的人們,看到此處一呆,眾人都沒看見這棍子是從那裡拿出來的。

不過這陳武竟然能把一根如此長的長棍插於青石地面之中,由此可知其身體力量必然極為不凡。

「也好,就讓你心服口服!」王勃冷哼一聲,身外武之氣旋驟然加速,雙手一晃,漫天掌影如同羅網一般向烏塵籠罩而來。

這王勃當真不凡,就算舍了九狼鞭,掌法更是精妙絕倫,不在鞭法之下。

看著那無數掌影,烏塵只覺周身熱血澎湃,相比於靈技靈法,還是武技來的淋漓暢快!

只聽烏塵高喝一聲:「來得好!」腳下一蹬,身軀暴退,雙掌或戳或點,又或者手指亂動。

唰唰唰,幾十上百個火球,憑空出現在烏塵身前。

只是跟往常不同的是,這次烏塵的火球,竟然跟普通靈道弟子一樣,不,應該是比普通靈道弟子的火球術,還要小一些,只有鴿蛋大小。

圍觀的人們看到這近百個鴿蛋大小的火球,不由冷笑一聲,紛紛暗道:「看來這烏塵真是黔驢技窮了,連大一點的火球都發不出了,鴿蛋大小的火球,張口就能吹滅。又有何用?」

事實上也果然如此眾人所想的那是,幾百個小火球,如同一張珠簾一般向王勃撞去。

依然是沒有挨近對方身體,就被武之氣旋撞得七零八落,散落在地,然後熄滅。

就在人們滿是鄙視和不屑的目光中,烏塵看著散落在地,緩緩熄滅的小火球,眼睛亮了起來。 「最近和商祺還有聯繫嗎?」

餐桌上,姜染剛夾了塊小排,還沒來得及放進嘴裡就聽到了姜爸的詢問聲。

商祺?

誰來著……

姜染眨眨眼,用了幾秒鐘的功夫才想起來這號人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