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哼!」

老祖宗對於雷凡的母親,還有一對兄弟,都給予了非常高的期望,不過現在是原則問題。

這已經關係到了盤家的聲望,他絕對不會讓步。

他這一聲冷哼,直接鎮昏了除雷凡以外的四人。

雷凡並不緊張,他能感覺出四人只是暫時昏迷。

不過他卻並沒有害怕,一雙眸子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老者。

「你很強大!」雷凡淡淡道,「不過你卻嚇不到我,你不敢殺我!」

「哦!是誰給你這麼大的信心,難道是中天老鬼?」老者提到中天二字的時候,嘴角露出了一絲的輕蔑,「你即便是中天老鬼的親兒子,我也照殺不誤!」

「是嗎?」雷凡取出中天神皇給他的令牌。

這快令牌在他身上有些年頭了,他幾次拿出來都沒有動用,看來今天是動用它的時候了。

「咔嚓!」

令牌被雷凡輕輕捏碎。

一道高大的身影從破碎的令牌中走出,緩緩來到雷凡的身邊。

中天神皇現實仔細看了看雷凡,這一看倒不要緊,臉上經露出了從未有過的震驚。

「師弟!我沒想到你會成長的如此之快!我來看看,你究竟招惹到了什麼樣的對手,竟然讓你不得不召喚我出現。」中天神皇將目光投向對面,他看到了盤家老祖宗。

「哦!盤元!竟然是你。」中天神皇臉上露出了微微的驚訝,不過這種驚訝也就是一閃而過,他聲音中也透出了冰寒,冷幽幽道,「盤元,不管今天我師弟怎麼招惹你了,你若敢動他一根汗毛,我屠你盤家滿門!」

「中天……你……」盤元頓時就啞了火,盤家是他的命根子,是他所守護的一切,若是盤家沒有了,什麼狗屁原則還有什麼用。

「我怎麼了?這是我師弟……」中天神皇將『師弟』兩個字咬得極重,彷彿這其中代表著什麼特殊的意義。

「師弟……」盤元頓時聽明白了中天神皇的意思,眼瞳微微縮緊,即便是他都有些懼怕這個傳說,中天神皇的傳說。

現在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雷凡身上的那股氣勢,還有雷凡短短几年時間就成為如此恐怖的高手,這其中沒有哪位的關係著絕對說不通。

難道哪位真的還在?

這是盤元的猜測,不過這個猜測若是真,萬界就真的要變天了!

「好了,盤元!我先帶師弟走了,你若是想盤家依舊在這萬界生存下去,你就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中天神皇大袖一揮,卷著雷凡就憑空消失了。

只留下盤元在原地發獃,他覺得無比的頭疼。

他是個非常驕傲的人,怎麼能允許別人威脅自己,可是人家以家族為代價,他也只能忍辱。

「一年之後……好,一年之後我會在這裡等你,你若是真的能戰勝我,我便一切依你,你若是戰不過……」

盤元發現即便對方輸了,自己也不能講對方怎麼樣,中天神皇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比誰都清楚,他若是真的傷了雷凡,中天神皇絕對會兌現自己的話。

「你這小子可真能惹事!」中天神皇帶著雷凡出了盤家,嘴角扯出了一個笑容,「盤家這個老東西,可是個愣頭青,唯一的弱點就是他的家人,我只能拿這個威脅他了!哎,我這一世英名啊!」

「咳!師兄,等有時間我一定登門拜謝!」雷凡笑著道,「希望師兄可不要嫌棄小弟啊!」

「哈哈!師兄一定掃榻相迎!」中天神皇大笑,「師弟,令牌報廢了,以後行事可要小心啊!」

「放心吧!師兄,這是最後一次向你求助了,下次我們見面的時候,或許我已經比師兄強了!」雷凡嬉笑,滿臉的自信。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我們萬界的修鍊者又要迎來一位無敵的王者了!」隨著話音緩緩落下,中天神皇的身影也逐漸消失在雷凡面前。

雷凡取出魔人之屋,定位傳送。

下一刻,他出現在萬界城自己的洞府中。

他伸了個懶腰走出了洞府,找到了父母還多了兩個弟弟,這真是喜上加喜,雖然沒有將他們帶出來,可是卻已經了了他大半的心事。

現在的他只需要努力修鍊,一年後再次踏上盤家的大門,將父母弟弟全都從盤家接出來,弟弟更是要改回雷姓!

他現在的修為,普通這樣修鍊下去已經不能完成一年後的大飛躍了,要想變強還是要去危險的地方磨練自己,修鍊速度這樣才能提升的更快。

他覺得自己若是進階天皇巔峰,就有資格與盤元一戰,若是晉級神帝之境,就有可能戰勝對方。

當然這都是憑空臆想,自己到底還是沒有感受到對方真正的實力。

若是修鍊有成,一定要去師兄那裡去討教討教,只有戰勝了師兄,他才有可能戰勝盤元。

「雷凡!我給你個建議,你去尋找中央大世界吧!」猴子的聲音在雷凡耳邊響起。

「中央大世界?那裡有機緣?」雷凡精神一振,他這才想起來,在雷家祖宅下面得到的青色光團。

「說不定!說不好!不過不去你會後悔!這都是我那位老夥計的原話。」

「神爐前輩現在在做什麼?」雷凡這才想起神爐還在雷霆世界當中,而他自從有了體內世界之後,很久沒有進入雷霆世界了。

「他此刻在全力恢復,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復到巔峰,到時候他就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了!」猴子的聲音中充滿了期盼。

神爐原本叫做『乾坤溶日爐』,乃是一位先天神魔的兵器,可惜這位神魔也在當年那一場驚世大戰中死去。

「好!那我就去尋找中央大世界!」雷凡滿臉希冀,很早他就感受到過神爐的強大,若是有它相助,自己便再次增強幾分的實力。

「這是一縷神火,你帶著他就可以感應到中央大世界的方向。」猴子話說完,一縷淡金色的火苗出現在雷凡的面前。

他一把將小火苗捏在手中,只覺得暖暖的。

同時,他感覺到了在遙遠的東方,無盡的星空當中,有著神秘的感應,彷彿是一種呼喚。 「公子!您什麼時候回來的?」正在雷凡默默興奮的時候,一個聲音傳入了雷凡的耳中。

雷凡抬頭一看,竟然是黑童子。

這些日子不見,黑童子的實力大增,已經達到了天皇巔峰,其戰鬥力比原本增強了最少七八成。

「剛才回歸!」雷凡滿意的點點頭道,「黑童子,你的努力終於有了結果,你現在的戰鬥力,在人榜上也能排入前二十了吧!」

「公子英明!我昨天打進了十八名!」黑童子興奮的笑著,彷彿真的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童。

「很好,爭取三個月後進入前十,一年內進入精英區!」雷凡拍了拍黑童子的肩膀,「好好努力吧!只要你在規定時間內能進入精英區,我將送你一件神秘的禮物!」

雷凡想起了自己的神墟令牌,他已經基本無用,將其送給黑童子也算是認定了對方在自己這方勢力中的身份。

「真的嗎?」黑童子眼睛一亮。

他想到了雷凡的大手筆,不禁一顆心狂跳起來。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好了,我要外出一趟,希望你能完成這個目標!」雷凡迫不及待的想去尋找中央大世界了。

「公子!您要去哪?不如帶我也一起去吧!」黑童子舔著臉,想雷凡提出了這個要求。

「哦?我這次去可是非常危險,就連我都不一定能保護的住你,若是遇到危險很可能會送命!」雷凡這不是危言聳聽,相傳當年中央大世界四處危機,不到神皇之境,不敢進入。

即便是現在過了這麼多年,中央大世界肯定更加危險。

「百死不悔!」黑童子眼中全都是戰意,能跟在公子身邊,語氣並肩作戰是自己的榮幸。

「好!那我們出發吧!目標中央大世界!」雷凡感受著黑童子眼中的戰意,自己也燃了起來。

「中央大世界……」黑童子目瞪口呆,不過沒等他反悔,一隻大袖已經包裹著他消失在了萬界城中。

三日後,雷凡兩人出現在一顆荒蕪的星球上。

「我這麼覺得這麼熟悉?」雷凡遙望星空,彷彿自己曾經來到過這裡。

黑童子滿身是血,他剛才在這顆星球上與一群荒古魔龍大戰,費勁千辛萬苦才將那群強大的魔龍斬殺,自己也受到了幾嚴重的傷。

不過在雷凡隨便一顆丹藥的輔助下,他的傷勢很快就復原了。

「公子,或許你以前真的來過。」

「不管了,繼續前進,我若真的來過,肯定會記起來!」

兩人沖入星空,朝著幽深的星空深處出發。

很快兩人出現在了一片黑暗無比的地帶。

這片黑暗地帶中沒有星辰,沒有隕石,也沒有那些漂浮在星空中無處不在的星空塵埃。

這裡簡直就是一片真空地帶,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黑暗地帶的中心傳來。

「我記起來了!上次是彎角族的巴洛神皇帶我們來過這!這是混沌之地的入口!難道中央大世界就在混沌之地中?」雷凡驚叫出聲,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黑童子聽的雲里霧裡,不過他也不是個多話的人,只是等待著雷凡的決定。

「我們走吧!」雷凡揮揮手,首先衝進了黑暗區域,「千萬不要大意,這裡的吸力很強,若是你被吸進去,我恐怕也救不了你!」

黑童子點點頭,緊緊跟隨在雷凡身後。

就在他們前行了一炷香的時間,前面竟然出現了兩道人影。

「來者止步!這裡是彎角族的領地!」這兩個人影竟然是彎角族的強者。

這兩個強者修為都在神帝初期,修為強大,氣息迫人。

看來巴洛天皇的事情敗落了,他的秘密被彎角族強者挖了出來。

黑童子此時卻是戰意磅礴,他修為雖然在天皇後期,卻可以越級戰鬥神帝初期強者,這兩個彎角族強者正好和他旗鼓相當。

「黑童子,你去解決了他們!記住不要留手!」雷凡聲音傳入黑童子耳中,其中充滿了殺意。

彎角族勾結三首人魔,這件事他是受害者,他若是強大起來,彎角族也在他的必殺名單當中。

現在殺他幾個人,也算是收點利息。

「是!公子!」黑童子舔著乾澀的唇,眼角之中露出瘋狂的殺意,身軀則是化作一團黑霧,朝著兩個彎角族的神帝強者就殺了過去。

經過雷凡這些日子不計成本的培養,黑童子的境界已經無限接近天皇巔峰,他的戰鬥技巧也比剛出來的時候強了不止一倍。

如今正是檢驗成績的時候了。

「殺!」

彎角族強者也都是嗜殺之人,強大的殺意衝出體外,朝著黑童子籠罩過去。

一場大戰就此展開。

開始的時候,兩個彎角族強者並沒有將黑童子放在眼中,他們還留了一部分的精力來警戒雷凡。

可是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錯的離譜。

黑童子瘋狂又凌厲的攻勢,將兩個人逼的連連後退。

其中一人因為輕敵,而被直接消掉了半邊肩膀。

形勢就這樣急轉直下,黑童子很快就收割了兩個彎角族神帝的生命。

他們繼續前進,竟然連續發現了三組彎角族強者的隊伍,統統被雷凡和黑童子斬殺殆盡。

彎角族留下的龐大財物,則是被兩個人平均分配。

很快就來到了那日巴洛天皇一張拍碎虛空的地方。

此時這個地方已經變成了一條真正的通道,依舊有兩個彎角族強者在這裡駐紮。

雷凡揮揮手,這兩個傢伙的修為很低,黑童子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收割了兩個人的性命。

「黑童子,這其中或許有強大的神皇坐鎮,我一個保護不周你就可能被他們秒殺,一會見機行事!看到危險就退到我身邊。」雷凡知道這次彎角族是下了大成本,肯定有了不得的人物坐鎮在這裡,他們搞的這麼大的動靜,很可能早已經驚動了對方。

對方說不定現在正在通道的另一頭等著自己。

「公子,你就放心吧!」黑童子臉上露出了興奮,傳說中混沌之地可是好地方,其中寶物無數,機緣更是遍地都是。 第3038章嫌隙已成(二)

那獻王府中有多少李廣延的人,紅雁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麼跑的?

更何況紅雁還曾殺了狄溯的親弟弟狄陽,跟狄家更是不共戴天,她跑去跟狄溯聯手,李廣延真當他是傻子哄嗎?

宋公公急聲道:「王爺萬萬不可。」

他連忙對著獻王道:

「王爺,豐陽宮那位可是名正言順的太上皇,是上了皇室宗碟,曾經為帝之人,他回宮之後,多少人都看著王爺,說不定就是在等著王爺對他下手。」

「他若是出了事,哪怕不是您親自動手,恐怕無論是宗室還是朝臣都會將他的死算在您身上。」

「」到時候傳揚出去,您便要背負上弒君之名,哪怕能夠強行登基,可是天下百姓定會議論,那些文人士子更會將您說成是亂臣賊子。」

宋公公緊抿著嘴唇,一副像是豁出去了的模樣,蒼白著臉道:

「更何況這皇位想要的不僅只有王爺一人。」

「王爺如今手握大權,皇位早晚都是您的,可您若在這個時候動了太上皇,眾臣勢必群起攻之,到時候萬一有人趁火打劫,大義弒親博得仁名,這皇位怕就得讓予他人了……」

「還請王爺三思!」

宋公公跪著磕了個頭,「莫要被人哄騙,將大好的局勢拱手讓人。」

獻王其實心中早有想法,在疑心了李廣延之後,無論他說什麼他都難以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