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搖著頭,回答。

「以我認識到那個凌月仙姬的話,她是不會被這些人給嚇到要求助我們的!甚至,反而更加樂意於獨自一人對付這些敵人。找上我們的話,只會減弱她的樂趣!」

一邊的淺蔥點著頭,認同了桔梗的話。凌月仙姬就是這麼一個人,高貴,傲慢,冷酷,從不會因為敵人的強大而感到害怕,在還有無盡的喜悅。

因為敵人太弱的話,玩起來就太沒意思了!

「是嗎,我對這個凌月仙姬也更感興趣了!」

犬夜叉眼睛一亮,預感到這位凌月仙姬恐怕將是他遇到過的最為特別的人了。對即將到來的見面,也充滿了期待。

這份期待,在犬夜叉一行接近四國島的時候,變得越來越強烈。哪怕是隔了數百里,遠處那座無比巨大的島嶼上散發出來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妖力波動,也讓犬夜叉渾身鼓盪,精修到極致的妖靈力竟然開始不由自主的散逸出來。

尤其是犬夜叉血脈之中那正在覺醒的犬神之血,彷彿要燃燒起來一樣,讓他難以自持。

這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感覺,讓犬夜叉的心情隨著接近四國島,變得原來越煩躁,越來越不安,哪怕有桔梗和櫻姬兩人在旁安撫,也無法平靜下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桔梗和櫻姬用身體努力的安撫下犬夜叉那躁動的心神,將懷疑的目光投向了遠處那個島嶼。不過這次桔梗和櫻姬卻猜錯了,出現異常反應的,不僅是犬夜叉,在遠處的四國島中心,中央皇朝的都城——凌月仙宮深處,海棠春睡般半倚在華麗的皇座上的凌月仙姬,也顯得異常煩躁和不安。

她高貴而妖嬈的身體在巨大的皇座上不安的扭動著,口中發出了淺淺的低吟,口中無比饑渴。在她旁邊,侍女紅纓將第五杯靈泉遞了過去,可是依然無法解除凌月仙姬的饑渴和燥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覺和和第一次遇到牙王的時候一樣,難道……」

喝光了第五杯靈泉之水,身體卻越來越煩躁的凌月仙姬,那完美的臉頰泛著淡淡的紅暈,鮮艷欲滴的金色眼眸彷彿要滴出水來一般,媚態嫣然,勾人犯罪。如果不是因為這座宮殿里的妖怪都是女性,哪怕是主人,那些妖怪們也會衝上來了吧。此時的凌月仙姬,實在是太過了。

煙視媚行,艷絕天下,傾國禍水,都無法形容此刻的凌月仙姬的美麗。

不過,正在凌月仙姬回憶起自己上一次出現這種煩躁狀況的情景的時候,在外面,犬夜叉他們已經登上了四國島陸地,有淺蔥和桔梗在場,他們抵達的消息也飛速的朝著凌月仙宮傳來。

不過晚了的消息當然已經不用了,在犬夜叉登上西國島的瞬間,凌月仙姬也感應到了犬夜叉身上那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氣息。尤其是那股奇妙而有熟悉的共鳴,也讓她清楚了自己異變的來源。

這是身為同宗同源,力量的性質卻截然相反的天狗一族的血脈共鳴。而凌月仙姬此刻的反應比當年遇上斗牙王還要強烈,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犬夜叉犬神血脈的覺醒程度,超過了斗牙王,甚至不再已經達到妖魔之境的凌月仙姬之下。因為兩人都已經達到了妖魔的境界,所以共鳴的反應才如此強烈。這是源自於血脈中的對對方的最本能的渴求,血脈的覺醒度越高,身體的反應就越強烈。

「果然是犬夜叉嗎?這個小傢伙,給我的驚喜,還真是超乎想象呢!原本我以為自己成為妖魔之後,將會永遠孤身一人度過接下去的無盡歲月,不過現在看來,呵呵呵……」

眺望著犬夜叉飛速接近的方向,皇座上的凌月仙姬綻放出了燦爛的笑聲,那聲音蘊含的喜悅,絲毫看不出她是那個淡漠冷酷的腹黑女皇,反而是像終於找到自己渴望已久的玩具的小女孩。

在凌月仙姬身後,已經端起第六杯靈泉的紅纓聽到了凌月仙姬的自言自語后,將靈泉放了回去。她知道,這種東西已經不需要了。

(看樣子,凌月仙宮即將迎來一位新的男主人了,犬夜叉嗎?希望你可以帶給仙姬幸福,不,是一定要讓仙姬大人幸福!)

吼!

殿下,娘娘跑路了 當犬夜叉距離凌月仙宮不過一百里的時候,他和凌月仙姬的血脈共鳴,已經達到了極致。那似乎要衝出身體的滾燙鮮血,讓兩人同時發出了一聲低吼。

隨後,幾乎是同一時間,犬夜叉化作一陣流光,直直的沖向了天空,在他的身體中,爆發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妖氣,幾乎遮住了整片天空,形成了一片火燒雲,朝著凌月仙宮的方向翻滾而去。同樣,在百裡外的雲霄之中,巍峨而壯麗的凌月仙姬也從中隱現,隨後,一道白色的長虹飛上天空,同樣散發出一股絲毫不在犬夜叉之下的妖氣,或作白色的雲霞,迎上了犬夜叉妖氣化作的火燒雲。

「吼吼吼……」

悠長而又嘹亮的犬鳴聲響徹了整片天地,在整個四國島的生靈那敬畏的目光中,紅白相間的兩片雲彩中,一隻渾身紅白相間的猙獰巨犬,和一隻的雲犬踏著各自妖氣形成的雲彩,在天空追逐嬉鬧,撕咬翻滾。

天上的那輪紅日,隨著兩隻巨犬的嬉戲,被黑暗一點點的吞噬了!

天狗食日,這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候的天地異象,此刻因為血脈共鳴的兩隻世界僅存的天狗血脈,而不可思議的發生了。 [正文]第五百一十一章凌月仙姬的初吻

————

「吼吼吼……」

震動天地的犬鳴聲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天,自然,天狗食月的異象也整整持續了一天。而這一天的日食,也成為了流傳後世的未解之謎,被無數科學家和天文學家追逐。

不過,只有此時的幾個人才明白,這種天地異象的來源,卻是天空的那兩隻巨大到難以想象的巨犬。犬大將的身體已經夠大了,可是此時此刻,在天空那兩隻幾乎遮住了整個天空,造成了天狗食日的兩隻妖犬,卻要更加巨大。全力釋放自己妖氣的犬夜叉和凌月仙姬,他們的一隻腳就足有一座山那麼大,哪怕沒有天狗食日的異象,整個西國島都要被他們的身影遮住。

直到太陽西落,黃昏來臨的時刻,兩道長虹才從天空墜落,回到了凌月仙宮。

在仙宮的大殿之中,桔梗和櫻姬已經等在那裡,還有五十年前從蓬萊島上出來的藍等人。倒是沒有看到奏姬,她還在九州。

轟!

隨著一聲轟鳴,一道熾烈的白光降落在空無一人的巨大皇座上,隨後,一身雍容華貴,魅惑眾生的絕世宮裝女子出現在那裡。在皇座前的兩個榻榻米上,桔梗和櫻姬兩人的視線卻落在這位絕世美女的懷裡,那個閉目酣睡的銀髮少年身上。

這個宮裝女子和那個少年,自然就是在天空纏綿了一天之久的凌月仙姬和犬夜叉了。

「犬夜叉怎麼了!?」

作為犬夜叉的正式妻子,同時還在凌月仙宮呆過一段時間的桔梗,給了有些擔心的櫻姬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後才盯著對面精神奕奕,散發著無窮魅力的凌月仙姬問道。

哪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桔梗也能清楚的感覺到,此刻的凌月仙姬,和她離開時的那個人有了非常大的改變。

不僅是力量,氣質,還有……在她身上,竟然散發著一種和犬夜叉極其相似的氣味。不,不是相似,應該是和此時的犬夜叉散發著一種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的親密聯繫。

是因為天狗食日的異象嗎?

桔梗對犬族雖然並不是非常了解,可是按照犬怪的習性來說,剛才凌月仙姬和犬夜叉,絕對發生了非常親密,甚至不亞於男女愛人結合的那種聯繫。

從回到皇座上,凌月仙姬的目光一直都放在懷裡的少年身上。她那迷離的目光,完全不像是一位長輩對晚輩的慈愛,反而更像是……在看最親密的。溫柔的幾乎要滴出水來的情感,透過她金色的眼眸侵略著陷入某種奇妙的昏迷狀態的犬夜叉。不僅僅只是看,在桔梗說話的同一時間,她纖細如玉的手指也在犬夜叉的臉龐和上輕輕的。

「凌月!」

看到凌月仙姬當著自己和櫻姬的面對犬夜叉做出那種完全不應該是長輩應該對晚輩所作的事情,桔梗的語氣有些嚴厲。

「不要著急,桔梗!」

凌月仙姬的注意力終於依依不捨的從犬夜叉的移到了桔梗身上。那迷離的目光,也開始慢慢恢復了她一貫的冷漠和平靜,排除她那隻依然在犬夜叉的身體上活動的手的話。

「我不會吃掉你的小男人的!」

似笑非笑的眼神,讓桔梗有些氣惱。眼前這個女人的性格,還是像以前那樣惡劣。

「你對犬夜叉的稱呼是不是錯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也算是你的兒子。作為母親來說,你現在的行為也有些太過親密了吧!」

「哦,吃醋了!」

凌月仙姬的紅唇微微翹起,調戲著桔梗。這種事情,從桔梗蘇醒以來,她就一直樂此不彼。不過,她的眼神還是那麼奇怪,如果說以前看桔梗是婆婆看媳婦,那麼現在的目光,更像是在挑撥自己的姐妹。

桔梗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難道凌月仙姬對犬夜叉……不,這個女人不是櫻姬,櫻姬還可以說是十六夜的轉世,這一世的她和犬夜叉沒有任何關係。可是凌月仙姬,是犬大將正式的妻子,而且還是殺生丸的生母。她不可能冒著忌諱,和犬夜叉發生那種關係,別說其他的,就是殺生丸這一關,她也過不了。

「你現在的眼神相當討厭啊,桔梗!」

桔梗閃爍的目光中蘊含的想法被凌月仙姬輕易的看穿了,她挑釁般的低下頭,比玉還要光潔,比水還要柔軟的臉頰貼上了犬夜叉的臉龐,親昵的摩挲著。

睡夢中的犬夜叉發出了一聲低吟,身體微微動了一下,卻沒有醒過來。

「夠了,凌月仙姬,你打算對我的兒子做什麼!」

這個時候,一直被忽視在一邊的櫻姬終於站了起來,絲毫不比凌月仙姬遜色,甚至在容貌上還要略勝一籌的她冷冷的注視著凌月仙姬。

「果然是你,十六夜,我還以為你可以一直忍下去呢!」

然而,面對櫻姬暴露的自己的身份,凌月仙姬卻沒有絲毫吃驚。

桔梗見到凌月仙姬似乎早就知道櫻姬的身份,吃了一驚,但是隨即一想,就理解了。以中央皇朝擁有的能耐,自然知道犬夜叉身邊每一個女人的情況。雖然凌月仙姬和櫻姬從來沒有在正式場合見過,可是雙方想必都知道彼此的存在。而且,當初在京都的時候,凌月仙姬就已經派遣手下去過了。

也許,從那個時候起,她就已經知道了櫻姬的真實身份。

「放心,我不會做出傷害你兒子的事情!相反,現在的犬夜叉很好,比任何時候都要好!」

凌月仙姬目光凜然的和櫻姬對視著,她的玉指輕輕的劃過犬夜叉的嘴唇,然後沿著他的下巴,來到了他衣服的內側,溫柔的著犬夜叉堅實的胸膛。

在這個過程中,一直和凌月仙姬對視的櫻姬還沒有發現,但是一直觀察著犬夜叉的桔梗卻看到了,在犬夜叉的臉頰兩側,隱隱的浮現了數道鮮紅的詭異妖紋,妖紋看上去和凌月仙姬,還有殺生丸臉上的紅色妖紋都非常相似,只是紋理有些差別。

犬夜叉的血脈在加速覺醒!

桔梗曾經聽凌月仙姬描述過斗牙王的相貌,真正的犬族血脈,臉上都會擁有那些紅色的妖紋,這是天狗血脈的犬族和普通犬族的差別。

日本本土也有犬妖,可是只有臉上擁有妖紋的犬怪,才是真正來自天狗血脈的一支,算是妖界的皇族霸主。這也是為什麼犬族明明勢大,可是正式的族人,卻只有現在的凌月仙姬,犬夜叉,以及殺生丸的原因。不,以前的犬夜叉只能算是半個,只有現在,犬夜叉才算是真正繼承了純真的天狗血脈。

他臉上的妖紋,就是妖界皇族的證明。

「凌月仙姬,你竟然……」

「哦,終於注意到了嗎!」

聽到桔梗的話后,凌月仙姬臉上盛開了燦爛的笑靨。

「不,現在還不夠,原本我以為犬夜叉只是繼承了犬神的血脈。可是在這之上,他的體內竟然還蘊含著一股比我們的祖先天狗更加強大的火焰之力。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應該是鳳凰的力量吧!」

「那又怎麼樣?」

桔梗平靜的回答道,激動的櫻姬此刻也看到了犬夜叉的變化,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怔怔的盯著他臉上越來越明顯的紅色妖紋。

「不怎麼樣!原本我我只是打算利用血脈的共鳴,讓犬夜叉的血脈覺醒加速而已。天狗食日,正是我們血脈共鳴引起的天地異象。不過,犬夜叉給予我的驚喜實在是太大了,他體內竟然還蘊含著那麼強大的鳳凰血脈,雖然加快了血脈覺醒的程度。但是同時,犬夜叉的人類之心竟然也保存了下來!」

鳳凰準確的來說,既不屬於妖怪,也不屬於洪荒巨獸,而是鴻蒙初開的三大神獸之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天地初開,只有風火水三種力量,風是走獸麒麟,火是飛禽鳳凰,水是鱗甲神龍,接下來才有各種洪荒巨獸登場。論血脈,鳳凰無疑要比天狗更加高貴。

凌月仙姬原本是打算喚醒犬夜叉的血脈,然後將他調教為自己的小男人。如今。血脈純凈的犬怪,只剩下凌月仙姬,犬夜叉,還有殺生丸三人而已。

凌月仙姬是個女人,還是一個獲得永生,正處最女人最美麗的時刻的女人。在接下來的無限時光之中,難道要讓她一個人孤寂的過下去嗎?

殺生丸和犬夜叉不用說,作為男人,他們可以選擇的伴侶很多。可是作為中央皇朝之主的凌月仙姬,她不可能自由的選擇陪伴自己一生的伴侶。也選擇不了,在現在的妖界,還有誰能配得上她。而且,高貴的妖界皇族,天狗的直系血脈,怎麼可以和這個蠻夷之地的骯髒妖怪結合。

可是,凌月仙姬又不可能選擇自己的兒子。

原本,犬夜叉確實只是被凌月仙姬當成晚輩來看,不是因為對方是斗牙王和十六夜的兒子,而是因為對方是繼承了一般犬怪血脈的半妖。

不過,這個想法,在今天感覺到犬夜叉那絲毫不在自己之下的血脈之力,甚至身體和靈魂還被共鳴的力量操控的時候,被徹底打破了。

原來,她未來的無盡生命之中,其實還有一個人可以陪伴在她身邊,和她一起度過永恆的歲月。

不過,強勢的凌月仙姬,卻沒有料到。在她打算利用血脈共鳴束縛住犬夜叉,將他變成自己的小男人的時候,她被反噬了。在犬夜叉體內的鳳凰之炎,燒掉了犬夜叉覺醒的一部分天狗的本源之血,將它強行改變成了鳳凰的本源。

現在的犬夜叉,臉頰雖然出現了妖紋,可是額頭卻沒有月牙型的印記,反而……在燃燒著淡淡的火焰。

這說明犬夜叉雖然脫離了半妖的身份,可也不是純正的妖怪,而是半妖怪,半神獸的身份。一邊是天狗,一邊是鳳凰。天狗的妖紋已經浮現了,可是鳳凰的力量比天狗的血脈更加強大,因此犬夜叉的額頭只是出現了淡淡的火焰印記,若隱若現,卻沒有凝成實體。

犬夜叉的人類之心,也因此被保留了下來。

「這個小冤家,既然奪走了我的初吻,也就別想逃出我的手心!」

「初吻!?」

聽到凌月仙姬對睡夢中的犬夜叉在自言自語,桔梗不可置信的叫出聲來,反而是櫻姬,並沒有太過驚訝。這是當然的了,在前世的時候,她就從斗牙王那裡聽說過這件事情了。

凌月仙姬有著難以想象的潔癖,在斗牙王突破妖魔之前,她連手都沒有讓斗牙王碰過。殺生丸確實是凌月仙姬和斗牙王的兒子,可是,卻是兩人用各自的血脈之力提煉出來的本源,融合后誕生出來的完美的天狗血脈。

說是兒子,還不如說,殺生丸是斗牙王和凌月仙姬兩人的複製體,結合了兩人各自繼承的那一部分的天狗的神性和魔性的力量,真正的完美妖怪。

這也是當年斗牙王為何會在人生的巔峰狀態,守著家裡的嬌妻不要,卻在外面和十六夜結為連理的原因之一。 [正文]第五百一十二章仙姬柔情

————

犬類是如何接吻的這個問題,估計也很難表述清楚,比起人類那種溫馨甜蜜的親昵方式,犬類表達親近的方式,更喜歡用戰鬥和撕咬。

就像在雲端之中,奪走凌月仙姬初吻的犬夜叉,卻是咬破了對方的嘴唇,喝下了她那蘊含著邪惡的雲犬本源血液一樣。

因此,當犬夜叉那隱藏在身體中的犬神血脈在凌月仙姬的幫助下完全覺醒,而作為人類的那一半血脈卻被鳳凰之血代替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深夜。因為不知道犬夜叉的身體離開凌月仙姬的話,是不是有什麼隱患,桔梗和櫻姬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凌月仙姬抱著她們的小男人,走進了自己的卧室。

在桔梗帶著櫻姬回到之前她居住的那個房間,躺下休息之後。因為一直想著犬夜叉和凌月仙姬事情,兩女直到深夜,都無法入眠。

趁著這個機會,桔梗向櫻姬詢問了一下有關凌月仙姬保持著處子之身的事情。

「櫻姬,凌月仙姬說她今天被犬夜叉奪取了初吻,這是真的嗎?」

雖然以桔梗認識的那個凌月仙姬,是絕度不屑於說謊的,更何況是這件有關她自身和斗牙王清譽的事情。可是,擁有殺生丸這個兒子的凌月仙姬竟然今天才失去初吻,那豈不是說,她和斗牙王根本沒有一絲關係。

在旁邊的榻榻米上,櫻姬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回憶了一下前世的記憶,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凌月仙姬倒是沒有說謊。我聽牙王說過,凌月仙姬似乎有著非常強烈的潔癖,當初她嫁給牙王的時候,雙方曾經許下了一個約定,在牙王突破妖魔之前,不能碰她一根頭髮。」

「那殺生丸……」

「牙王和凌月仙姬的婚約在當時是必須的,繼承了天狗血脈的犬怪,當時只有他們兩個。為了維持血脈,兩人必須要誕下一個孩子才行。為了這個目的,雙方貢獻了自己一部分的本源之血,然後孕育出了殺生丸這個擁有完美血統的妖怪。與其說殺生丸是凌月仙姬和牙王的兒子,倒不如說是他們兩人的複製體。不過這件事情,當然不可能對外說明,所以給出的殺生丸的身份,才是兩人的兒子。」

「原來如此!」

桔梗此時終於理解了,而且,當初她蘇醒之後,奏姬對她曾經說過的那段話,也在她的腦海中浮現。

「桔梗,犬夜叉不可能只屬於你一個人,牽挂在她身上的情絲,無論是數量還是身份,都遠超你的想象。當事實出現在你眼前的時候,無論多麼不可思議,我也希望你能夠以平和的心態來接受!」

「作為犬夜叉最深愛的女人,你有這個權利,也有這個義務!」

現在想來,奏姬恐怕早就知道了,從五十年前離開蓬萊島的時候起。而那句「不可思議」,恐怕還包括奏姬她自身。

對於當初中央皇朝的那個時代,名震天下的「雙姬」之名的由來,桔梗真切的感受到了。無論是奏姬還是仙姬,兩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在桔梗陷入對奏姬的話的回憶的時候,見到她一直沉默的櫻姬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怎麼了,桔梗!難道是在想凌月仙姬。放心,那個女人的性格雖然惡劣,但是信用還算不錯,應該不會傷害犬夜叉。不過……」

「不過,也不可能完好無損的把犬夜叉放回來!」

桔梗猶豫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倒是曾經當過母親的櫻姬非常大方,站在凌月仙姬的角度,替她解釋了一下。

「這也不能怨她,桔梗,同為女人的你應該清楚,獨自一人寂寞的渡過了數百年,內心的壓抑一旦爆發出來,那種感情絕對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平靜的。但我們也不比太過擔心,那個女人的自尊心比任何人都要強烈,不可能霸王硬上弓的。大概……」

「大概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