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丹,絕對是神丹以上!

丹鼎之中,那一顆正在迅速成型的丹藥,正在瘋狂的跳動,似有撞碎十方鼎跑出來的趨勢。

陸凡手掌在丹鼎上一按,便將此丹壓死。

要說掌控力,現在的陸凡,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看著即將完成的丹藥,陸凡笑著道:「看來我的煉丹水平。也沒有掉下太多麼。」

一顆神丹,就這麼以極快的速度被陸凡煉製出來。

煉丹要訣,快,穩二字,算是被陸凡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這不僅僅是陸凡丹法的功勞,也是陸凡的修為增長,所以他的煉丹水平跟著漲了不少。

如果陸凡是在丹聖國煉出此丹,他定然將一舉成為天下最強丹師之一。

但在這裡,陸凡所能震住的,也就是這些神煌一脈的人了。

喝!

陸凡掌心一翻,鼎內丹藥躍起,準確無誤的落在了陸凡的掌心上。

通透圓凈,混沌之氣流轉在外,確實是絕世丹藥。< 完全不知道外界沙漠開始塌陷,有河流進入,他則是沉入了河底。煉化那天狼老祖的火焰。

-*-*-*-

王城,赤虎和愕蛟的人,則是兵臨城下。王城的人誓死抗爭。

付雪梅則說,妖神回來有你們好看。赤虎和愕蛟族長則說,妖神已經去見鬼了。不會回來了。死定了。

頓時讓付雪梅等人震驚,而後擔憂不已。

而就在這時,突然間,絕跡荒漠那地方開始坍塌,然後拿變得炙熱消失,頓時讓人們不解。

付雪梅等人擔憂,小狐狸則是疑惑,然後說沒有事情的。他能感應到親宇還說著。付雪梅等人點頭。

-*-*-*

赤虎和愕蛟則是疑惑,然後決定不再等待,雖然不解,但是想不明白,開始進攻。頓時下令開大。、而他倆則是衝上了王城,要擊殺付雪梅等人。

關鍵時刻,王族族長到來,解決。讓赤虎和愕蛟大驚。王族族長冷笑,然後大喊,說妖神還活著,接觸了妖族的為難。現在正在閉關,提升實力很快就會回來。

頓時讓王族一面氣勢大增、

赤虎和愕蛟則是嘲諷,然後對抗王族族長。但是被王族族長節節敗退。

就在關鍵時刻,赤虎和愕蛟等人的老祖出現,金烏金剛四位老祖,頓時讓王族族長憤怒。呵斥他們不遵守規定。

赤虎老祖則說,既然妖神出世,那麼規定也就不存在,出來吧。

頓時其他幾組的老者紛紛出來,然後對峙,說既然如此就一站吧。唯獨王族老祖沒有出來。

王族族長則是嘆息,然後被赤虎嘲諷準備去輕的的時候,兩位王族老祖出現。

頓時讓人們震驚。

兩位王族老祖出現后,嘆息而後說既然如此,就戰吧。他們去絕跡荒漠如何,頓時眾位老祖約定,然後前往絕跡荒漠大戰。

赤虎和愕蛟的族長則是憤怒,同時也是知道,這恐怕五打四對他們不利。

而金只有擊殺這面了,撐著老祖不在,於是紛紛爆發全力,開始擊殺。

-*-*-

王族族長也是對身邊的人點頭,然後說既然如此就開展,他對戰赤虎族長,而別人都是大戰起來。

*-*-*-*

付雪梅則是殺敵的同時,想著秦羽不會有事吧。小狐狸等人都是如此。

-*-*-*

絕跡荒漠。眾位老祖到來后,看到這不由驚愕,而後嘆息知道那天狼老祖死去。

而那王族老祖則是在尋找著什麼。赤虎老祖嘲諷說,別找了,一定是死了額驕等人都是嘲諷。

其他人也是認為,秦羽死了。

王族老祖也是嘆息,默認了這個事情。

-*-*-

赤虎老祖則是看著王族老祖,然後說,既然此。一大一打如何。王族老祖點頭。他們都是朋友,其中一位老祖離開。四人對戰。

王族老祖則是四下尋找,那赤虎老祖嘲諷,被王族長老對抗。

-**–

那王族老祖則是不相信,朝著一片水域看去,發現不僅,氣息波動傳去,突然間,他大驚,而後離去。秦羽爆發出來。,讓戰鬥的人們都是驚訝。

-*-*-

王族老祖都是興奮,看到秦羽沒死。

赤虎老祖和愕蛟老祖憤怒,然後對視一眼要擊殺秦羽。吧

秦羽大驚看到兩位強大的存在,頓時大驚。被王家老祖所救,讓他們不要動手。

秦羽則是嘲諷對方,說他會殺光他們的人,隨後離去。

赤虎老祖憤怒,但是被王家老祖攔截,他憤怒到了極致。對秦羽必殺。

-*-*-

秦羽則是冷笑,他雖然此刻的實力,在遇到赤虎族長必殺之。雖然依舊是六階,但是殺對方是不在話下,而且他的意志力似乎已經超宇了六階,快到氣節。

並且秦羽也知道了,一些記憶傳承知道了小狐狸的事情,決定回去告訴他。想到被圍攻,讓他心機。

-*-*-

王城著。赤虎族長被壓制和愕蛟族長,兩人憤怒然後一同使用禁術,讓王族族長憤怒、但是兩人使用禁書後實力大增。聯手之下,讓王族族長不敵。

借借敗退,被擊退。付雪梅則是看到,跑過來。赤虎和愕蛟族長諷刺嘲諷。說還在等待妖神救你。

人們都是嘲諷,小狐狸等人憤怒。

赤虎族長憤怒,付雪梅則是說妖神一定會殺了你的。

赤虎族長冷笑和愕蛟族長,嘲諷一番準備動手。他的氣波關鍵時刻,被秦羽擋了回去、

然人們震驚,付雪梅也是在此感動。

而當人們看到妖神出現后頓時興奮,不過看到妖神的實力優勢擔憂。

赤虎乙方的人則是嘲諷不已。

秦羽冷笑,看著嘲諷自己的赤虎和愕蛟,然後說殺你們夠了。

隨後秦羽出手,付雪梅擔憂。王族族長則說無需擔憂,他知道秦羽實力強大。

-*-*-

秦羽不那件,赤虎族長嘲諷,秦羽冷笑,愕蛟族長也是嘲諷,秦羽還擊,讓愕蛟族長憤怒,秦羽冷笑說先殺你。

被嘲諷看不起夏,斬殺了愕蛟族長,仍人們震驚,腦袋直接站下。

而後劍指赤虎族長,族長族長則是大驚,然後狼狽逃竄,讓人們震驚。

秦羽則是追擊,攔住了對方,雪山追擊。

-*-*-

小狐狸等人都是擔憂,而金烏和金剛族長也是停戰,雙方停戰,不敢再打。

金烏個金剛族長嘆息,然後看著愕蛟族長的屍體,他們知道在東下去,妖神歸來必然殺他們,就看看赤虎族張能否殺了赤虎組長把。

-*-**-

王族族長則是點頭,然後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兩位族長搖頭,。

王族族長則是看著對方,然後大喊,妖神出世,必然妖族一統。誰人不服,殺!

付雪梅他們這方人大喊。

小狐狸等人擔憂,祈禱秦羽別出什麼事情。

金烏和金剛族長嘆息,而後看向他們的人,隨後說對不起他們。。

妖神果然不凡。

-*-*-*

赤虎族長被秦羽擊殺,躲在一處樹後面,他此刻已經不敢戰鬥了。而就在喘氣的時候,突然間,一具屍體出現在他的面前,乃是他二兒子,讓他憤怒。隨後有一句屍體出現,讓他奔潰。

就在他分身的一剎那,秦羽出現,直接廢了他的修為。讓他震怒。

秦羽也是冷笑,然後弄醒了赤虎大二,二人本想嘲諷一番,但是隨後發現他們的父親再次,頓時一愣。震撼不已。秦羽冷笑,然後說一家三口很好。 丹藥入腹,藥力如洪流席捲,奔騰開來。

只是幾息的功夫,陸凡身上的傷勢,便開始迅速恢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那些猙獰可怖的傷口開始癒合。

哪怕是被混沌之氣傷到的地方,竟然也開始急速恢復。

要知道,一般來說,越是厲害的人,越是不容易受傷。一旦受傷,也就越是難以恢復。

尤其是被混沌之氣之類的強橫力量所傷。哪怕你修為再好,也少不了躺上十天半月,修養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慢慢恢復。

可陸凡現在,完全就打破了所有人認知的一般情況。

一顆丹藥而已,陸凡便有痊癒之狀。

而且不僅是傷勢在恢復,連帶著陸凡的罡氣,他的力量,他的氣息也在急速恢復。

這簡直猶如神跡,四長老驚愕的道:「就算是魔修中的饕餮大法,也沒有恢復這麼快的吧!」

四長老的想法,正是其他長老的想法。

二長老嘖嘖讚歎道:「區區一顆丹藥。哪怕是神丹,也不該有如此效果。哪怕裡面有混沌天蘭,最多也就是幫助陸凡將傷勢暫且壓下而已。何以能夠讓他以這種速度癒合。這恐怕還是他自己的能力啊!」

二長老還是見識廣博,眼光犀利一些。一句話,說到了關鍵的地方。

其他長老還在以為陸凡的恢復,是丹藥之能時,二長老便敏銳的發現,其實關鍵的關鍵,還是陸凡自身的恢復能力。

他的肉體與罡氣,分明就像是一個漩渦,在瘋狂的吞噬四周的天地之力。

他體內的生靈大道,此時則如同一顆大樹,伸展出無數枝椏,貫通陸凡的全身,抹去傷痕,修復肉體。

再加上,陸凡本身肉體的極度強橫。所以才造成了諸位長老以及眾多神煌一脈弟子看到的景象。

僅僅只是在原地坐了一會兒,陸凡看起來就除了衣服還有些破損以外。

其他的,就基本恢復如常了。

臉色也開始變得紅潤,藥力在他的體內,還在流淌。

三長老面色變了又變,而後道:「四長老。這等情況,你沒有想到吧!」

四長老不知該說什麼好了。此時他突然才發現,他真的剛剛錯過了一個絕好的擋下陸凡的機會。

至於他所想的,陸凡重傷以後,再無力去過下一難。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有如此可怕恢復力的人,哪怕修為再不濟,也是難纏至極的對手。

只要一次殺不死他,他便能快速恢復,再度來過。

更何況,陸凡的修為絕對不能算弱。至少,現在在場的這些長老,在不動用神煌一脈力量的情況下,讓他們跟陸凡一對一的比試。他們恐怕是沒有一個人敢言勝利的。

眾人靜靜的等待著,他們倒不是不想打擾陸凡。只是剛剛經過大戰,連一兩個時辰的恢復時間都不給,那傳出去,也太失風度了。

更何況,看陸凡的狀態,給不給他時間都是一樣的。恐怕以他的恢復能力,只要慢慢飛到下一座山峰去,路上也能恢復的差不多了。還不如大方一點,讓他恢復好了再走。

可緊接著,這些長老就為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了。

因為陸凡忽然閉上了眼睛,下一刻,身上的氣息便開始詭異的波動起來。

身後乾坤力凝陣,頭頂陰陽力化形。

一道光,緩緩由陸凡的丹田處升起,身下道域無端端出現,身邊的天地之力,道之力都開始劇烈的波動起來。

彷彿是在歡呼雀躍!

「他這是。。。。。。」

四長老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他不是看不懂陸凡在做什麼。只是完全不願意相信。

二長老的臉色非常難看,狠狠咽下一口唾沫,道:「他是在突破!」

四周的神煌一脈弟子,也紛紛驚呼出來。

Leave a comment